>文化>>正文

红楼梦:曹雪芹通过两个落魄王孙,写尽人情冷暖世事苍凉

原标题:红楼梦:曹雪芹通过两个落魄王孙,写尽人情冷暖世事苍凉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了四大家族,可以说是天下豪富之族,无论其实财富还是社会地位,在当时都是数一数二的天下望族,然而越是如此,最终曹公却偏通过两个富贵王孙的落魄结局,写尽世情冷暖,令人慨叹不已。

贾宝玉:从富贵王孙到落魄乞丐,终于大彻大悟出家为僧

宝玉的结局,第一回里甄士隐为好了歌注解时,里面有一句“展眼乞丐人皆谤。”这话的字面意思即是,转眼沦落成乞丐,被世人唾弃毁谤,脂砚斋批语点出:甄玉、贾玉一干人。

也就是说,贾宝玉最终成了乞丐,这一点在后人评其的《西江月》二首里也提到: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即贾宝玉在家族富贵时,全然不问家业,等到落魄穷困时,才真正体会到凄凉的滋味。

由此可知,贾宝玉在贾府败落后,在真正出家为僧前,应曾有过一段乞讨为生的落魄生活,他去袭人家一回,脂砚斋也曾透露宝玉曾“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过这样穷困的生活,多半就是乞丐了。

宝玉也许从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为乞丐吧?贾府败落前,他是众人眼中的金凤凰,是人人又疼又爱的宝天王。大观园是他的快乐王国,女儿堆里生死是他毕生的梦想。

在贾宝玉的眼里,虽然憎恶仕途经济,只喜在內帏厮混,但他却一生却离不开仕途经济带来的荣华富贵,一旦离了那个温柔乡,他的一切都成为梦幻泡影。

宝玉凤姐遭魔魇一回,小丫鬟佳蕙曾对小红说:“昨儿宝玉还说,明儿怎么样收拾房子,怎么样做衣裳,倒象有几百年的熬煎。”他以为大家会一生一世在一起,哪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更不会明白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袭人回家探母一回,宝玉请大夫给晴雯看病,要付诊金时,竟然没人认识戥子,麝月问宝玉,宝玉笑道:“你问我?有趣,你倒成了才来的了。”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用到戥子,哪知有一天也会为柴米发愁,为填饱肚子而凄惶。

宝玉生日一回,与黛玉在花阴之下闲聊,黛玉替贾府开支担忧,以为出的多进的少,恐怕后手不接, 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他以为家族的富贵会一直持续下去,哪知道贫富贵贱只是一转眼的事。

俗语说,富不过三代。贾府从贾演贾源算起,到贾宝玉这一代,从水字辈到代字辈,从文字辈到玉字辈,已是第四代,贾府早已大不如前,子孙更是一代不如一代。

然而此时的贾宝玉,却依然沉迷于他的乌托邦之中,就连受宁荣二公之托的警幻仙子,都无法让他醒悟。他不仅无法拯救自己的家族,他甚至连自救的能力都没有。

一个从小在富贵场温柔乡里过惯了的富贵王孙,一旦家族落败,从神坛跌落,他即将面临的,不再是眼前的风花雪月,而是身后无尽的苟且,而这苟且的生活带给他的,不仅是物质生活的极大心理落差,更是思想和重创和精神的刺激。

这些对于早有慧根的宝玉来说,则恰是其顿悟的千载良机,他缺的只是一个触发的媒介,一如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甄士隐,在遇到跛足道人唱的好了歌后忽然顿悟。

87版红楼梦对贾宝玉的结局,设置了两个触发的媒介,一个是其江边与史湘云的劫后重逢,一个是亲眼看到了曾抄其家的贾雨村的下场。在经历了人生巨变后,宝玉终于看破红尘,悬崖撒手。

石呆子:落魄王孙最后的体面,在现实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最后可能沦为乞丐的富贵王孙,除了宝玉,还有一个石呆子。虽然他并未正面出场,但他的二十把名贵扇子,却足以说明他的身份。

贾赦夺扇一回,看上了石呆子的二十把名贵折扇,但“顽固不化”的石呆子,宁愿饿死冻死也不愿卖自己的扇子,别说五百两,一千两都不卖,由此可知,这些扇子绝非普通财物,对他来说,定是意味着什么。

从石呆子一人能拥有如此多的名贵之物可知,其身份也必不一般,连贾赦这样的人见了他的扇子,都觉得自己收藏的不中用了,可见石呆子身份不低。

也许,那石呆子曾也如宝玉一般,是个富贵王孙,后来家族败落,甚至被抄家,他因为年幼或有人暗中相助,因而躲过一劫,且留下小部分财物,供他度日。

但即便他“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却也不是不肯出手卖自己的扇子,与其说这扇子价值连城他不舍得卖,意欲待价而沽,倒不如说,这扇子是他最后的体面和尊严,象征了他过去的富贵荣华生活,是他最后的念想。

想起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即便是穷到无以复加,甚至去偷,被人打断了腿,也还是穿着有功名的读书人才有资格穿的长衫,这是他的体面,是他最后的尊严。

石呆子因为不肯卖扇,最终也是被贾雨村找了个由头,“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最后一句“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写尽世情冷暖,谁会去关心一个穷到吃不上饭的呆子的死活?想来他家族未败落之时,也定如宝玉一般,受了一点惊吓,稍微被父亲打几板子,祖母、母亲等人都心疼得不行。

然而,当他失去所有凭赖,没有了任何屏障的保护,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弱小的不堪一击。

周星驰的电影《武状元苏乞儿》里,被贬为乞丐的父子俩,起初连吃的都要不到,写尽天下富贵人乍贫之后的不适与窘状。

生活就如这般,当你高高在上,也许人人将你捧在手心,但多不是敬重你,而是敬服你背后的那个人,等到他们死的死散的散之后,你在世人眼中,忽然成了不学无术的纨绔子,是不堪大用的窝囊废,是于国于家无望的不肖子。

可以想见,沦为乞丐的贾宝玉,可能连乞讨都不会的他,也只能是靠着善良之人的善心,给他一片破毡,给他一碗酸菜,以此度过凛冽的寒冬。石呆子虽有家,却仅余一口,在被贾雨村暴打夺扇之后,多半也是流落街头成为乞丐,甚至伤未愈而卒。

想起曾“朝扣富儿门”的曹雪芹,也曾“举家食粥酒常赊”,最后在壬午除夕泪尽而逝。有多少由富及贫的落魄王孙,在人生的最后关头,才参透生死,看破红尘,看清人情冷暖,世道人心?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