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专访WTO前总干事拉米:欧盟不会同意WTO回到老GATT时代

原标题:专访WTO前总干事拉米:欧盟不会同意WTO回到老GATT时代

  如世贸组织(WTO)无法在2019年底前解决上诉机构的法官任命僵局,WTO的仲裁机制将面临实质性瘫痪,也许WTO将退回老关贸总协定(GATT)时代。

对此,WTO前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在23日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期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我知道很多WTO的成员,以欧盟为首,都不同意回到GATT时代,欧盟不会同意的。”

不过,2019年WTO改革的速度,能够快到解锁WTO上诉机构法官任命僵局么?拉米对此表示,要做计划A和B的两手准备,即,有美国的情况下对WTO改革,以及一个没有美国的WTO。

但他也不认为这会发生。特别是美国国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拉米解释了他心中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如果美国要离开WTO,对于美国经济会是一场灾难。”

“其重要原因在于,WTO不仅关乎关税,不仅关乎服务,WTO协定更是贸易协定,贸易协定会在全世界范围内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拉米表示,当美国离开WTO的一刻起,美国的知识产权就只在美国的领土内受保护了。

此外,针对“巴西宣布放弃WTO发展中国家地位”一事,拉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需要找到中间地带,这个中间地带就是“毕业”(Graduation),譬如世界银行或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做法。

WTO不会回到老GATT时代

第一财经:目前美方有一种趋势,即多次公开赞扬GATT ,以及其框架下的非约束性争端解决机制的有效性,并认为WTO下争端解决机制的上诉机构在判案时经常越权。你认为如上诉机构瘫痪,WTO会滑向老GATT时代么?

拉米:回到GATT制度下则是毁掉WTO的一种方式:我们都赞同,从三十年前的旧制度--GATT转变成更为稳固的WTO是一种进步。因而我认为其他国家应该不会同意回到三十年前的情况中。

我也不认为这会发生。我认为其他国家的态度必须很坚决,表明“我们不会允许这样的回归”。然后就看美国会怎样选择,这取决于他们心里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第一财经:在上午的演讲中你提到面对美国对WTO的改革态度,要两手准备,其中计划B是面对美国离开WTO的局面,这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拉米:我个人认为,如果美国要离开WTO,对于美国经济会是一场灾难。同时,我也认为美国国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但是我也看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发的推特说“如果他们不按我的方法来,我会离开这个组织”,所以我也得相信他说的话。

如美国离开WTO ,美国可能就会失去知识产权的保护:当美国离开WTO的一刻起,美国的知识产权就只在美国的领土内受保护了。那对美国经济会是非常大的伤害,尤其考虑到美国在IT和科技上面处在领先地位。基于这些理由,我认为这不应该也不会发生。

不过,在处理方法上,我们我们不能陷入美国“要么接受我的方案,要么没有方案”的思路中。

WTO改革“把美国熏出洞”

第一财经: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述机构的僵局局面,你认为要如何解决?

拉米:我认为美国把上诉机构当成了要挟的人质。他们在说有些法官在某些方面过度解读了WTO的法条时,也许是有道理的。

但顺便说一句,当他们赢下官司的时候他们从来不做这样的姿态,他们只有在输掉官司的时候才这样说。这还挺奇怪的,因为毕竟如果他们指控的是真的,那么无论美国输赢都应该存在这样的事实。现在他们只有在他们输掉的时候才举报,所以这就引发了对他们可信度的怀疑。

我一再重复的是,美国这种要挟的方式,是不正确的。所以我们不应该为这些要挟者提供便利。我们必须抵制这个,并显示出一些韧性。

第一财经:具体要如何做呢?比如从欧盟的角度来讲,要如何展现这种韧性?

拉米:首先,我们要推动谈判的进程。然后在某个阶段,把美国用烟雾从洞里熏出来。现在他们在隐瞒他们的底牌,他们必须给我们看到底想玩什么牌。

具体而言,你必须上交你的提案然后,并就此进行讨论,然后看他们到底哪里不同意,并对不同意的地方进行解释,然后说出他们想要什么。

我从来没见过一份美国的提议中申明他们认为应该如何对WTO上诉机构进行改革。从来没有一份美国上交的文件中写过“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相反他们只是对别人提交的提议说“不不不,这还不够”。但是多久才足够呢?我们无法得知。

第一财经:目前有很多WTO成员都提出了针对WTO改革的建议,譬如欧盟和加拿大都曾牵头。你认为哪份最为可行?

拉米:我认为WTO存在很多问题,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短期问题是如何生存下来,在我看来这种“生存问题”包括在补贴,上诉机构,改善通报、透明度和监管等方面的问题。

在长期方面,还有对对数据交易支持等多方面需要解决的问题,这种更开放的服务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更长期的。

当然,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怎么想,我没有什么头绪。(如果让您选悲观还是乐观?)当我还是总干事时,我经常说,我既不是乐观主义者也不是悲观主义者,我更愿意说自己是一个行动主义者(activistic)。我认为继续通过多边主义机构来解决贸易协定,这是无可厚非的。也许美国这样的国家可能喜欢双边选项,日、欧在经济上可能和中美还能相比,但战略上不如中美。日欧没有双边解决的方式,他们必须选择多边。

第一财经:目前你认为欧盟作为各方调解员的身份还算是成功的?

拉米:到目前为止,欧盟和日本的策略,即让美国留在帐篷里,并同时让中国更多进入帐篷(tent)之中,这就是目前的状况,我希望这个策略能奏效,但是我并不确定。

WTO需要升级,找到中间地带

第一财经:巴西近日(3月19日)在美巴元首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示,“同意在WTO谈判中放弃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treatment)”,此言一出,激起千层浪。你对此如何解读?

拉米:第一,我不认为发展中国家已经准备好准备说他们是发达国家了,这不会发生;第二,目前这个只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体系已经过时了,需要升级。同时,我也不觉得巴西目前是个发达国家。我还是对巴西很熟识的。

我们需要找到中间地带,这个中间地带就是“毕业”(Graduation),譬如世界银行或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做法。

如果世界上(的分类)除了美国就是博茨瓦纳,这是很荒谬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是可以进行谈判的。你不能否认发展中国家中总有一天会是发达国家的,届时在这样的未来,他们要接受发达国家规则,未来肯定不是永恒不变的,否则没有人会相信还有发展了。

同时,现在的系统内的确有不合理之处。给你举例而言,韩国说他们在农业方面是发展中国家,而在工业方面则是发达国家。这就是WTO目前的情形。这应该改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