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难产是人类进化的代价

原标题:难产是人类进化的代价

▷用进化的方法论来对待难产

关于如何生孩子,一直有两种不同的学派和做法。

一种是尽量的“自然分娩”,鼓励在家里生,推荐自由体位分娩,水中分娩,不要侧切,尽量不要医疗干预,不要用药,不要用药物的分娩镇痛,建议孕妇要“远离”产科医生。

另外一种是尽量的在医院里生,建议整个孕期要接受产科医生的产检和指导,分娩要在产科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完成,要为哪怕是少见和罕见的严重产科并发症做好时刻的准备,只要是有循证医学证据,干预就是合理的,推荐全程的药物分娩镇痛,认为生孩子的时候让产妇忍受疼痛是非常“野蛮”和“原始”的做法,认为在家里分娩很不安全。

一般情况下,助产士会更多的支持前一种观点,医生会更支持后一种观点。

在美国,即使是助产士也会分为两派,一种是“纯自然派”,一种是“循证医学派”,医生多数是“循证医学派”,也有一部分是“纯自然派”。

无论是医生还是助产士,欧洲“纯自然派”的比例会比美国要多一些。但是也有不少的医生推荐的是两种观点相结合的做法,我就是这种“中间派”。

人类生孩子为什么需要现代医学的帮助?需要更多的循证医学?需要产科医生的帮助?

  • 这是因为人类生孩子发生难产的概率越来越高;
  • 这是人类进化的结果和代价,社会发展的太快,人类的自然进化跟不上。

首先是人类“自作聪明”,从四肢着地进化到直立行走和奔跑

我们的祖先以前是四肢着地行走的,因此脊柱是像弓一样呈弧形弯曲的,用来均匀地承担吊在下面的内脏的重量。

随着人类的进化,我们的祖先逐渐学会了直立行走和奔跑,这让整个脊柱和内脏系统转了九十度,打乱了原来合理的力学构造和安排,脊柱被迫变成了直立的柱形。

接着为了支持直立和双足行走,脊柱下端又不得不向前弯曲;为了让头部保持平衡,脊柱的上半部分又要向后弯曲,最终形成了颈、胸、腰、骶四个生理性弯曲,颈和腰曲凸向前,胸和骶曲凸向后。这些弯曲给椎骨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脊柱做了调整,骨盆也得跟着去适应,大小无法变化,只能是形态和位置的调整,但再怎么调整,骨盆还是倾斜的,再加上我们在医院里生孩子是躺在床上生的,完全和我们四肢着地的老祖宗是反着来的,所以,难产的发生就在所难免了。

其次是人类的进化路径是脑袋越来越大

食草类动物是靠动物的本能来生存的,人类不一样,是靠脑子来生存和竞争的。

所以大多数的食草类动物生下来就会很快走路和奔跑,其脑容量比较小,四肢发达,生下来就会走路和奔跑,主要是生存的需要,需要躲避食肉动物,不会跑,跑不快的就会被吃掉。

而人类和食草类动物不同,处在食物链的顶端,不用担心生存问题,怀胎10月主要是在长脑子,出生以后再长四肢,所以出生以后无法独立生存,必须要依靠母亲抚养到10-12个月才能学习行走。

人类的进化是越来越聪明,脑容量也越来越大,头也越来越大。头在增大,骨盆的大小不变,难产的风险就会增加。

第三是人类的食物极大的丰富,胎儿越来越大

人类普遍有机会一日三餐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几百年的历史,在这之前每天能有一顿的饱餐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每日的总的卡路里和蛋白质的摄入是不足的,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所以孩子也长不大。

现在食物极大丰富,孕期补充的食物和营养越来越多,胎儿就越来越大,巨大儿的发生率也越来越高,难产的风险就会上升。

第四是人类生孩子的数量越来越少,生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大

初产妇的难产概率比较高,高龄产妇的难产率比较高,年龄大的初产妇出问题发生难产的概率更高,当生孩子的人群中初产妇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的时候,难产的比例也在上升。

既然难产在所难免,就得正确面对,产科医生和助产士应该是一个团队,应该相互理解和相互支持,不应该相互排斥。

既然难产是进化的结果和代价,那我们就要用进化的方法论来对待难产,纯自然是不行的,太过于医疗化也不合适,老祖宗说的“中庸之道”是有道理的,很多事情不应该走极端。

原标题:《怀孕生孩子那些事之难产是人类进化的代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