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探秘叙利亚难民营

原标题:探秘叙利亚难民营

记者探秘叙利亚难民营,曝光种种内幕。

难民营的大人和孩子们。

IS俘虏及家人目前约有数千人在叙利亚。

3月19日,叙利亚武装力量宣布已经占领恐怖极端组织IS残余势力最后的营地,拒绝投降的极端分子已经撤到巴古兹以南幼发拉底河沿岸的一片狭长地带。尽管叙利亚自由军警告说战斗还没有结束,但一些战士已经开始庆祝。

但IS残余势力的家属及孩子,他们目前情况如何?记者采访了位于叙利亚北部的难民营。

3月9日,19岁的英国姑娘贝居姆,她的宝宝死在了叙利亚难民营。

这是她与极端恐怖组织IS成员生下的第三个孩子。之前的第一、第二个孩子,在生下不久就在叙利亚夭折了。

类似这样的孩子,在叙利亚有3000人左右。

英国对IS成员家人说“不”

2015年,时年15岁的贝居姆和另外两名女同学逃离英国,前往叙利亚,申请“和一名会说英语的介于20至25岁的IS战士结婚”。10天之后,她和27岁的荷兰籍IS恐怖分子雷代克(Yago Riedijk)结婚。

此后,贝居姆生下的两个孩子,皆因营养不良和疾病夭折,和她一同前往叙利亚的两名女孩一个据传死于轰炸,另一个则下落不明。

今年2月,第三次怀孕,而且胎儿已经九个月的贝居姆,对英国媒体称,为了孩子,希望能回英国生孩子,让孩子在英国长大。

不过,贝居姆对自己投奔IS一事并无悔意,称在IS大本营拉卡生活一切正常,就像IS宣传影片一样。她甚至认为武装分子杀人及斩首的做法并无问题,因为那是律法容许的。

贝居姆的请求让英国如临大敌,内政大臣贾维德(SajidJavid)放狠话说要动用一切力量阻止她回国。

2月17日,贝居姆在叙利亚的一个难民营产下了一名男婴,2月19日,在贝居姆生下孩子两天后,英国传来了取消贝居姆国籍的消息:贝居姆家人当天收到英国内政部的一封信件,告知他们内政部已下达通知,剥夺贝居姆的英国公民身份。

贾维德说:“我们必须记住,那些离开英国加入IS的人,对我们的国家充满了仇恨。我的信息是明确的,如果你在国外支持过恐怖组织,我将毫不犹豫地阻止你回国。”

在贝居姆的男婴死在难民营后,不少人抨击英国政府,指拒绝贝居姆返回英国,是道德懦夫。

类似贝居姆的宝宝这样的IS孩子,他们的归宿在哪里?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叙利亚难民营:关注有类似遭遇的弱势儿童。

探秘叙利亚难民营

像贝居姆这样的外国人,在叙利亚还有不少。她们与IS极端分子生下的孩子,目前不仅多达3000人,而且也都处于危险之中。

日前,记者走访了叙利亚难民营。在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里,难民营能让人们远离前线,生活在战争之外,无疑是安全的。在难民营里,有数百名救援人员,还有记者,他们都能相对自由地工作。

不过,要采访这里还真不容易。一是道路崎岖、路途遥远;二是令人窒息的官僚主义,这是进入难民营的两大障碍。

随着IS的瓦解,许多IS的追随者被安置在叙利亚与伊拉克北部边境附近的两个难民营,男性被安置在al-Roj营地,妇女则被转移到Hasaka市南部的al-haw l营地。

记者看到,这两个难民营都挤满了来自巴古兹的新难民,比预期的要多。巴古兹是叙利亚远东恐怖组织占领的最后一个城镇。仅在过去三周内,估计就有25000人被转移到这里,其中有数百名儿童,不少是新生儿,另外还有数百名怀孕妇女。

至少有100名孩子夭折

孩子、老人和体弱多病者,是难民营中最脆弱的群体。今年1月以来,这些难民营一直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夜间温度经常低于零摄氏度,取暖往往只靠柴火,绝缘保护是不存在的,安全加热极为罕见。几乎没有婴儿能躲得过严寒湿冷的折磨。

贝居姆在2月生下孩子后不久,就从al-hawl难民营搬到了al-Roj。就在那里,她的男婴杰拉在3月9日夭折。和他一起埋葬的还有另外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是在一场火灾中被烧死的。

据联合国国际救援委员会(IRC)称,至少已有100名儿童死去,他们要么死在前来al-haw l难民营的途中,要么死在难民营里,大多数死因是营养不良和体温过低。IRC称,约240名儿童是无人陪伴抵达难民营的。

总的来说,这两个难民营的儿童是地球上最脆弱的生命,由于他们的父母不被出生国接纳,所以孩子们的处境更加艰难,随时都会死去,就像贝居姆的孩子那样。

没有国家愿意收留IS家人

到目前为止,除了法国表示有兴趣接收至少一名法国父母所生的儿童外,还没有西方国家愿意接收这些儿童。加拿大的立场是,如果其公民能到达领事馆,他们就会受到接待。

但是,对于被拘留在难民营的妇女来说,这样的结果几乎是不可能的,她们首先需要逃跑,然后要以某种方式穿越土耳其、伊拉克、约旦或黎巴嫩,带着孩子,在途中躲避逮捕。这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国际救援委员会高级援助官员的最大希望是,这些外国国民与IS成员所生的3000多名孩子,都应该获得普通公民权利,受到正常的保护。

可悲的是,贝居姆的第三个宝宝没有等来回国的希望。他是挣扎了一周后慢慢死去的,他的小肺无法应付寒冷和潮湿。

难民营的其他母亲说,她们害怕孩子遭遇同样的命运。她们努力让婴儿远离极端分子,希望引起政府的注意。

“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已经无关紧要了。”al-haw l难民营的一位加拿大妇女说,“但孩子们是无辜的。给他们找条生路吧。”

IS将孩子当“盾牌”

3月19日,“叙利亚民主军”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利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他们攻下了叙利亚东北部巴古兹镇一处IS营地,俘获数百名伤病武装人员。

巴利告诉记者,“战斗还没有结束”,残敌在临近幼发拉底河的零星区域顽抗,一些恐怖分子还把自己的孩子作为“人体盾牌”。他还补充说,战斗激烈,双方在一些区域来回争夺。

不过,巴利预期,将“很快”肃清残敌。

没有国家愿意接收

随着打击IS的军事行动进入尾声,上千名IS成员及其家属的去处成为不少国家头疼的难题。

今年2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网上发话,敦促欧洲国家各自认领并审理各自国籍的在押IS成员,称美方可能不得不释放他们,但应者寥寥。

2月21日,美国政府拒绝承认一名表示悔过的IS女成员有美国国籍,不让她返回美国。

而伊拉克成为第一个大规模“领人”之国。2月初,伊拉克总理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表示,愿意接收伊拉克籍IS人员及其家属。

他说,伊拉克方面正密切关注伊拉克与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反恐形势,将为防止极端分子渗透进入伊拉克境内采取措施。

伊拉克先接收再审讯 1月20日晚,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把150多名IS武装人员移交伊拉克军队。1月21日,10辆卡车载着IS成员及其家属经过加伊姆进入伊拉克。

150多被接纳者中,大多数是伊拉克国籍,少数是外国人。根据伊拉克政府与库尔德武装达成的一项协议,伊拉克方面后续将接收350多人。

在邻近叙利亚的伊拉克边境城镇加伊姆,官员艾哈迈德·马哈拉维告诉记者,整个遣送行动的安保规格极高,这批人被送到安巴尔省的两座军事基地,随后接受审问调查。

“叙利亚民主军”在叙利亚北部拘押大约800名IS俘虏,其中有大量伊拉克人。这些俘虏的家人被圈禁在几座帐篷营地,总人数超过2000人。

本版供稿: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