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素食,为何从边缘走向主流?

原标题:素食,为何从边缘走向主流?

“素食菜谱正成为饮食主流”

“Glasgow是素食主义者的好地方,有真正的素食社区。”

“素食符合我的人生观”

“看了Netflix的纪录片后,一夜之间我就改吃素了。”

“在家庭里,素食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是为了健康、环保、动物保护……,还是为了什么原因,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和商家接受以植物为基础的生活方式呢?记者专门做了调查,以下是5位素食者对其选择的解释。

Louisa Davidson,

伦敦人,23岁

3月上旬的一个下午,23岁的Louisa Davidson在伦敦市中心布里克巷附近的一家餐厅——“素食之夜”里忙活着。餐厅里,粉色的“素食之夜”横幅高高悬挂,空气中有一股寒意,但很快就被热闹的气氛暖了起来,与其说这是素食展,不如说更像是音乐节。

Davidson为什么经营素食?每个周末,她都注意到素食食品大受欢迎,人们对素食的需求急剧增加。因此,去年9月,她和同事们一起开了一个纯素食夜餐厅,为人们提供音乐、饮料和素食。“开张那天,排队买素食的人,一直排到了街道拐角处。”她说。“我们根本没有做好准备!没有想到大家对素食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决定在圣诞节再开一场,并且把它当作是每月一次的活动。”

素食夜市一夜走红,事情发展得太快了。Davidson大受鼓舞,不仅生意越做越红火,她自己也在1月份从素食主义者变成了素食菜谱推广者。

Davidson说:“乘着素食主义浪潮,我们的素食菜谱正成为饮食主流。人们对此很好奇,他们发现素食不再是乏味的沙拉,它给人们带来很多体验,供应的东西也很棒。在这里,人们可以喝一杯,也可以听音乐,然后一起玩。”

“总之,我们希望提供一个积极的平台,无论你以前是否吃过油炸菠萝,无论你是不是长期素食者。这是一个素食社区,社区里的每个人都支持对方的业务。能成为社区一员,真是太好了。”

Jamie Kidd,

英国素食者,35岁

Jamie Kidd是英国城市Glasgow素食协会创始人,理性的素食主义者。

“我经营一家素饼店。作为苏格兰馅饼之乡Dundee的本地人,我对家乡的馅饼情有独钟,这种风味是其他地方的人做不出的。我在两年半前开了这家馅饼店,大家反应很好,我们供不应求。最畅销的是"马卡龙奶酪派",因为它有苏格兰的味道。我走完了苏格兰和英格兰北部,也去过布莱顿和伦敦参加素食节。

我经营素食店5年了,在那之前我吃素吃了5年。我看不到吃素和吃肉有什么区别,因为我们仍然在增加动物的痛苦。只有在苏格兰最大的城市Glasgow,我才发现推广素食相对容易些,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有助于人们成为素食者。这里有几家素食餐馆,是长期开业的。在过去的几年里,至少有6家新的素食餐馆开张——估计现在总共有12家了,因为上周刚开了一家新的素食餐馆。集结式的市场对素食摊贩和素食初创企业都很有帮助,我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Glasgow有一个素食市场,每月都搞一次素食聚会,并且免收摊贩租金,非常棒。在这里,我们有一种真正的社区感受——大家互相帮助,分享各自的想法。我们并不认为彼此是竞争对手,因为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推动素食运动。“

Kishani Widyaratna,

印度出版业工作者,32岁“我从事素食推广已经10年了。”2008年,英国著名的原味主厨杰米·奥利弗制作了一档电视节目《杰米的家禽晚餐》,在养鸡场做表演。他还在电视上展示了小公鸡被放到缺氧的盒子里闷死的情景。这些小公鸡因为不能像母鸡那样生蛋,对生蛋行业毫无用处,所以被活活闷死。“这听起来很恐怖,但它发生了。我从13岁起就开始吃素,而小公鸡被闷死一事,则促使我开始研究奶制品,研究如何大规模工业化地产蛋。这一做法,也是我素食行为的延伸:我不想为了自己生存而杀生。我一直很喜欢食物,而且会做的菜种类繁多。我的祖先是斯里兰卡人,食物和饮食是斯里兰卡文化的重要因素。我想做饭,也想创造一些有趣和积极的东西,想展示给大家看,成为素食主义者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素食主义符合我的立场。我还通过网络结交了一群素食朋友,了解到很多餐厅,也了解到自己会做什么食物,这些都很有意义。”

Samantha Reidy,

英国兰开夏市艺术家,27岁“我做素食推广已经两年了。在此之前,我不是素食者,但一个周末我看Netflix上的所有纪录片,包括《牛仔》、《刀叉》和《地球人》,我真的被他们吓了一跳,几乎一夜之间就改吃素了。我想:我不能再吃肉了,不能再吃奶制品了。

我发现改吃素真的很容易。有很多食物是素食,而且还有很多替代品,所以吃素不一定昂贵。即使在一个小城镇,超市里也有大量的免费素食区。

改吃素食后,我加入了素食者社团。我真的喜欢他们的杂志,上面有很多信息。他们问我是否愿意成为其代表。作为艺术家,我制作了一些素食贴纸和徽章。我还有很多素食袋子,去购物时总会用上它们。素食是个潜移默化的运动,它在渐渐地扩展。希望有一天,它不再局限于一个社区,而是每个人的行动。“

Dan Strettle,

英国纽卡斯尔市一店主,66岁“小学六年级时,我就反对在实验室做活体解剖,我们班的小伙伴说:"如果你不用活的动物做实验,你为什么要吃它们?"于是我回家想了想,第二天早上醒来说:"我要吃素了。"但我的素食也曾有半途而废的阶段,直到1969年才成为彻底的素食者。明年2月,将是我素食50年。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

几乎每周都有6名新人加入我们的素食团队,其中一些人问:"我家有人吃素,我不知道该给他们吃什么,你能帮忙吗?"或者:"我儿子3个月前吃素,现在我们也加入了他的行列。"在家庭里,存在多米诺骨牌效应。有个10岁的小男孩,自己决定做素食主义者,他很有决心,他的父母非常支持他,也很高兴看到他吃素。“

素食小档案

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生产1公斤牛肉会产生36.4公斤的二氧化碳;一个以肉食为主的人,平均一年因饮食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约1500公斤;素食者仅产生430公斤;因此选择素食能直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少吃肉也可以缓解缺粮的危机;生产1公斤牛肉要投入8公斤谷物,生产1公斤猪肉则需3公斤谷物饲料;减少吃肉,就能减少谷物饲料的消耗。

作者:南都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