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北朝第一迷案:高澄被刺

原标题:北朝第一迷案:高澄被刺

梁太平二年(557 年)十月乙亥,江南初冬的寒风已开始眷顾走向末路的梁朝,梁朝相国、扬州牧、镇卫大将军、陈王陈霸先经过三次辞让,终于接受梁敬帝萧方智的禅位之命,即皇帝位于建康台城,即陈高祖武皇帝。梁敬帝萧方智被陈武帝封为江阴王,不久后被杀于宅邸,梁朝终于划上一个悲剧的句号。对于年已54 岁的陈武帝(生于503 年,卒于559年)来说,胜利无疑来得有些晚。面对江南残破的江山和并不稳固的帝位,回顾向来之路,陈霸先不由满是感叹。

在三国交争激烈,互相影响甚深的后三国时代,哪一方的大势都不是单由自己决定,陈霸先的即位之路亦是如此。回顾陈氏的崛起,还要从对梁朝末期形势影响最大的北齐说起。

北朝第一迷案

东魏与北齐像梁陈一样也是禅代。高澄继承高欢的爵位后,举朝都认为高澄将会取东魏而代之,众臣纷纷劝进。魏孝静帝自高澄嗣位后颇受欺凌,有一次高澄用大杯敬酒,孝静帝不愿曲意逢迎高澄,便不高兴地说:“自古无不亡之国,朕何用此活!”高澄当场大骂:“朕!朕!狗脚朕!”(意指孝静帝像狗脚一样不值钱)又让崔季舒打了孝静帝3 拳。悲愤不已的孝静帝吟诵谢灵运的诗:“韩亡子房愤,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动君子。”子房愤指秦灭六国后张良(字子房)愤而刺杀秦始皇于博浪沙,鲁连耻指战国末期时,赵国受困于秦军,欲复遵秦昭王为帝,以解邯郸之围,齐人鲁仲连耻于赵国屈从强秦。忠于元氏的魏臣从诗中读出孝静帝要诛杀高澄的意图,便发动了一次蹩脚的企图谋杀高澄的政变,但不幸被高澄发觉,参与其事的常侍侍讲荀济、祠部郎中元瑾、大长秋刘思逸、华山王元大器、淮南王元宣洪、济北王元徽等人都被诛杀,孝静帝亦受牵连而被幽禁3 日。这些事都发生在侯景之乱期间,高澄篡逆之心昭然若揭,只是掣肘于战事连绵,无暇进行禅代大事。

颍川战后,如陈元康所言,主持大军攻灭西魏大将军王思政于颍川的高澄,威望达到嗣位以来的新高,正当他图谋进行禅代时,震惊东魏的刺杀案发生了

东魏武定七年(549 年)八月辛卯,东魏孝静帝在高澄的建议下册立了太子。此举例来被视为高澄稳定元魏旧臣之心的举措,册封太子的大典结束后,高澄召集中军将军、散骑常侍陈元康,主管吏部的杨愔,黄门侍郎崔季舒等人到他的宅邸城北东柏堂密议禅代大事。他家中主管膳食的奴隶兰京捧着饭到堂上, 高澄生气地挥退之,而后不加遮掩地对陈元康等人说:“我昨晚梦见此奴挥刀砍我,我得赶紧把他杀了。”兰京听见后大惧,便纠结他的同党阿改等6 人, 假装上食,以盘托刀上堂刺杀高澄。兰京是梁朝大将兰钦的儿子,他在徐州时因战败被俘至东魏,先前他屡屡请求高澄放他回南朝而未获允许,因此还被高澄杖责,兰京久怀怨恨,故而有刺杀之举。

东柏堂的防卫人员,因为高澄与魏琅邪公主私通不想有人碍眼,经常被派出去,故而堂内防卫几近于零。高澄见兰京又端着盘子上来,怒不可遏地说你怎么又来了。兰京举刀大喝我来杀你,招呼同党来杀高澄。高澄大惊,赶忙跳下座位藏到床下。堂上众人都是文官,哪见过这种场面,杨愔吓得拔步就跑, 靴子都跑丢了一只。崔季舒则跑到厕所中藏了起来。陈元康奋起与兰京等人夺刀,结果被扎伤肚子,肠子都流了出来,当夜伤重不治而亡。库直官(疑指高澄的贴身保卫人员)纥奚舍乐、王纮拔刀与刺客搏斗,纥奚舍乐不幸被杀。

高澄的二弟高洋别有他事出东门而去,闻讯立即部署擒捉刺客,兰京等人当场被砍死。高洋当众宣告内外众臣说大将军被奴仆所伤,并没有什么大碍。然后逐一处分诸事,不久后到晋阳处理军国大事,全面接掌大权。武定八年(550 年)五月,高洋接受东魏孝静帝的禅让,改国号为齐,年号天保,是为北齐显祖文宣皇帝。

高澄被刺一案发生在魏齐禅代的前夕,绝非一起偶然的泄愤式的刺杀案。其真相因为史料的缺乏,甚至是某些人的刻意掩盖,淹没在历史中无从查寻。但我们细细观察这件刺杀案的前后过程,并参考当时的政治背景,不难发现其中还是有许多蛛丝马迹。

其一,关于案发前的预兆。高澄被刺前,已有许多关于刺杀的传言,其中最直接的是太史官对高澄说宰辅星光芒很暗弱,这预示着高澄将有不利。但高澄却对此置之一笑。兰京以厨艺颇精受到高澄的重视,虽然此奴因为不能被释放回南而很有怨言,但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厨子,高澄不怀疑兰京会刺杀他固然也是理所当然。我们从常理推断,一个小小厨奴的怨气,绝无可能影响到京师内外并催生出许多谣言。太史提醒高澄宰辅星暗,可能是听到了什么不利于高澄的传言。也就是说,针对高澄的阴谋实际上大有来头,并且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了。

其二,关于高洋的借故离开。高澄召集心腹重臣密谋禅代之事,并研究新朝的重要官员安排,这是当时最最重要的朝政大事,理应召集宗室心腹参加。作为高澄的亲弟弟,况且还是京畿大都督、尚书令的高洋,无疑是首要人选,为何他没有出现在城北东柏堂?据《陈元康传》云他是有别的事,那么有什么事还能比亲兄篡位还重要?何况高洋只是回到他的宅邸,并没有去别的重要所在。更有甚者,刺杀案发生后,高洋竟能毫不诧异地指挥众人,或许可以解释为高洋确实具备常人所无的超强心理素质。但我们仍不由不怀疑,高洋的离开是否并非巧合?

其三,关于案发后的处置。最令人怀疑的是,兰京、阿改等6 人在京城卫戍部队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完全可以将他们控制起来详细审讯,而高洋当场命令把刺客杀死。这么重大的刺杀案,居然不加审讯,不找原因,这岂不是对死者的不负责,何况死者是高澄这么重要的人物?高澄和陈元康本人的死讯更是被隐瞒了数月之久,直到次年的正月才正式发丧。高洋是在怕什么吗?是怕元魏宗室的反扑,还是怕忠于高澄的政治势力的抵制?综合来看,在高澄被刺一案上受益最大的人是高洋,而案子本身透露出的种种不正常的讯息也都隐隐指向了高洋。

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高澄的死,确实符合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当然高洋因为兄弟嗣位之争,有理由、有可能、有动机去谋杀高澄,然而从大形势来看,高澄虽然平时不怎么善待自己的亲弟弟,兄弟两人可能积累下怨恨,但以高澄的威望,高洋无论如何没有可能撼动其兄的地位。真正具备谋刺高澄的意图与能力的,是东魏最可怕的一个松散的政治集团—鲜卑勋贵。如前文所述,高澄执政后大力打压鲜卑贵族,大面积起用河北汉人名士,这是对鲜卑勋贵既得利益的严重挑战。高欢的元从老将们有相当一部分人对高澄又恨又怕,但面对蒸蒸日上的汉人势力和高澄的强势姿态,鲜卑勋贵们在政治上几乎没有什么与之相抗的资本。那么,要解决这一矛盾,唯一手段就是肉体消灭。对于这一暗流,高澄不会没有防范,他的心腹崔季舒亦有一些察觉,故而他会故意当着诸勋贵的面吟鲍照的诗:“将军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意指高澄一旦去世,他任用的亲信会遭到清算。但说到底高澄的威望足以震慑勋贵老将,而且有河北汉人大族的强力支持,这也是他对邺下流传的谣言“百尺高竿摧折,水底燃灯灯灭”不加理会的缘故。

历史终究把神秘的面纱留到了最后,我们无法找到任何关于鲜卑勋贵或是高洋谋杀高澄的有力证据,或许这正是历史本身的魅力。吸引人们探究高澄被刺一案的真相的动机,并非案子本身有多离奇,而是由高澄之死引发的东魏北齐政治潮流的改弦更张,以及对之后三国之局的深远影响。

高澄死后,高洋紧锣密鼓地进行了东魏禅代的政治准备,他以惩治汉人代表崔暹、崔季舒为代价,换取勋贵集团特别是在晋阳掌军的诸老将的支持,本来还对缓解压力抱有幻想的东魏孝静帝见到高洋雷厉风行的状态,不由哀叹: “此人似不能见容,吾不知死在何地。”高洋即位后,对鲜卑勋贵(其中包含已鲜卑化的汉人、羯人等)进行大规模封赏,天保元年诏书中提到,已故功臣孙腾、尉景、娄昭、高昂、慕容绍宗、万俟干、段荣、刘贵、窦泰、刘丰、蔡俊都受到就墓致祭的褒扬,其中仅高昂系河北汉人。厍狄干、斛律金、贺拔仁、韩轨、可朱浑元、彭乐、潘相乐皆获封王爵,这些人全是六镇出身,无一是汉人。

天保元年一系列诏书意味着北齐基本否定高澄的政治举措,虽然高洋在表面上仍然尊崇其兄高澄并追遵为皇帝,崔暹、崔季舒后来也获得赦免,但其后汉人势力再也没有恢复高澄时代的强势地位,对鲜卑勋贵起不到什么制约作用。因此可以说,高澄试图走向汉化的政策宣告破产,鲜卑勋贵重新牢牢掌握了政权,曾经一度好转的政治局面复又走向腐败。

军事方面,高洋对晋阳方面虽大加抚慰,但终究心存忌惮,为了稳定晋阳这个军事中心的局面,他一方面下诏免除太原郡3 年的田租,一方面把注意力转向北方,他亲自率兵频繁北击柔然、契丹、突厥等胡族,不断强化他在北方的存在感。在天保四年(553 年)到八年(557 年)这关键的几年,北齐派去争夺淮南江北的军队,无论统帅质量还是军队数量,都远非北击柔然的军队之比,故而给危如累卵的南朝极大减轻了军事压力。

陈霸先无疑是这一政策的最大受益者。

本文摘自《国史004:后三国战史:从北魏分裂至隋灭南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