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河咀村,她说她家没什么钱

原标题:上大河咀村,她说她家没什么钱

文 | 大白

时间:20190323

坐标:玉溪市江川区前卫镇小街村民委员会上大河咀村

标签:菠菜、葱、芹菜

春天的样子,伴随着绿意,镌刻在云南的日常里。

我第二次踏上了江川这片土地。

第一次是在2015年。

那时候,我辞职,开始徒步环游抚仙湖和星云湖。

这次,我本是去参观李家山青铜博物馆。

从博物馆出来才十二点,我开始在江川压马路闲逛。

最后,到了月亮湾。

月亮湾旁边,是进入上大河咀村的小道。

这个村子的名字,是上图中这位老人告诉我的,她当时正在散步。

我对江川农村的第一感觉就是好富。

2015年,我环星云湖时,都会去沿途的村子转一圈。

相比那时候,现在的村子,光从房子和车子来看,比那时候好很多。

当然,这只是我的直观感受,具体的经济和发展情况,我无从得知。

在入村小道的右边,这个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十分显眼。

2008年,国家提出“永久基本农田”这一概念,后又印发通知,确保截至2020年,全国永久基本农田保护面积不少于15.46亿亩。

上大河咀村在江川城区周边,优先把这些容易被占用的优质耕地划为永久基本农田,于村子和国家而言,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请注意后面那个大水池。

大水池周围,有一股浓重的葱味。

水上飘着很多菜叶,以葱叶居多。

我去的时候,水池三边都有村民在洗菜。

远处的正在洗芹菜,近处正在装洗好的葱。

入村小道的左边,一对夫妻正在种菠菜。

这边的墒很有意思,两边直接用水泥砌起来。

我也是问了才知道他们正在种菠菜。

一个厕所,在入村小道的左边。

露天的,很小。

飘满小浮萍的蓄水池。

道路两边,村民正在干活。

有的忙着种菜,有的忙着收菜。

远处,两个人,正忙着收大洋葱。

近处,绿色的韭菜和什么都没种的墒,形成鲜明对比。

2015年,星云湖周边,好多村子都种韭菜。

现在,上大河咀村,很多人都在种菠菜、芹菜和葱。

入村道路左边的房子。

蓝天下,钢筋水泥房异常亮眼。

村口。

小轿车、电单车和三轮摩托不时从我身旁经过。

我在这里站了三分钟,什么也没做,就看看房子,看看田。

芹菜苗。

我第一次见。

一对正在种芹菜的夫妻。

我本想问问芹菜苗的价格,但他们很忙,我没打扰。

一片绿,门前。

这是小芹菜的颜色。

我要进村了。

村子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红砖和土坯。

现在,红色砖房日益增多,土坯房逐渐被淘汰。

这样也是我在构图时,红砖占画面七分之六的初衷。

育苗厂。

里面有一条狗,很大,我怕。

他们的苗棚,在入村小道的右边。

车。

这是进入村子后的景象。

水泥路、蔬菜、钢筋水泥房和车。

当然,只露一个侧身的土坯房也十分抢镜。

黑色的大棚里。

种着树苗。

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因为没人可问。

一栋土坯房。

在城镇化不断发展的今天,我觉得拍老房子总能留住点什么。

我不念旧。

我喜欢人工智能,我会跑去看机器人,我喜欢了解新技术和新科技。

同时,我也喜欢拍老房子,看那些斑驳的痕迹和久经风霜的气息。

科技和文化,如何把握度,从来难。

对于农村,我感兴趣的,除了生活在那里的人,大概就是房子,无论新旧,还有当地的经济作物。

不过,房子的变迁,其实经济息息相关。

人一般倾向于喜欢新东西,尤其是在有钱之后。

毕竟换新东西,远比接受新理念容易得多。

云南这边,总体而言,自然形成的村落,你家在这,我家在这,整体布局会显得凌乱,不像新盖的房子那样有规划。

这是历史的选择,同时也终将消失在历史的洪流里。

一排房子。

紧挨着。

面向进村的路。

农资店。

在江川县城,有很多农资店,卖种子化肥。

在县城闲逛时,我在一家农资店门口观察了十多分钟,共有15个人进去,其中有9个出来时手里提着红色或白色的塑料袋,目测里面可能装着种子或农药。

仿古的门。

村里的房子,各村差异大,同村差异也大。

当然,规划的除外。

颇具特色的房子。

夹在两栋间。

随意摆放的花草,随意拉扯的晾衣线。

一切寻常,只是真实。

一个药店,一个小卖部。

我不知道这里算不算是村中心。

我去的时候,好几个老人坐在药店前面的长条石椅上聊天。

我也站在那里跟他们聊天。

说实话, 我听他们说话有点吃力,注意力要十分集中,有点像我做口译时候的状态。

其中一位大妈(此处念mo,一声,按照我们的习惯,比自己妈妈大的女性,一般称呼大妈),她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她们村的事。

村里的烤烟房。

这里主要种菜,也种烤烟。

大妈说,以前村里种烤烟的多,现在大家更喜欢种菜,因为种菜更挣钱。

大妈还说,她患了乳腺癌,刚从玉溪市医院化疗回来,身体不太好,平时就帮忙带着小孙子。

她说,她坐着聊天也无聊,可以带我去下大河咀村,当做散步。

她还说,村里这两年开始富起来了,但她家没什么钱,钱都用来给她治病了。

她,比我老妈大一岁。

上大河咀是一个大村,共有四个队。

这里与下大河咀村,同属一个大队,两个村距离不远。

我其实逛了两个村,这里只写上大河咀村。

随机选到了这里,我其实觉得是一种缘分,我们镇叫小街镇,这里是小街村民委员会。

都是小街,都是缘分。

村里两排房子之间的间距不大。

那边,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看我。

村里的人,忙碌的,悠闲的。

村里的小道。

通往下大河咀村。

在上大河咀村,我并没有逛完整个村子,我的时间都花在听村里老人聊天上了。

房子或则村子本身,于我而言,只有附加在人身上才有意义。

我不用听什么人生建议,也不用听什么大道理,只喜欢听他们说那些琐事。

真实而冗长,琐碎而寻常。

车库。

一辆躲在树下的小红车,有遮阳棚,有大树。

你说,这辆车会不会不想工作了?

几排葱,一个人,一群房子。

这是在下大河咀村拍摄的上大河咀村。

写在后面。

江川到处都在建设。

我下车后的第一感觉就一个字:灰。

上大河咀村这边,前面的道路也在施工。

在这大兴土建的时代,哪里能不灰!

另,上大河咀村还是江川地方傩戏“翻猪牙齿”的发源地。

当然,在我去之前,我其实也不知道。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随便选了个种植基地拍草莓,能遇到在玉溪种草莓还算厉害的小哥哥。

随便选了个村子溜达,能挑到一个地方戏的发源地。

不过,这些于我,注定是过客。

好在,我曾经到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