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瑶·望西藏④||鲁朗的客人——从来去匆匆到常来长住

原标题:瑶·望西藏④||鲁朗的客人——从来去匆匆到常来长住

到西藏旅行,被很多人列入“心愿清单”。

这片土地素来以她瑰丽的自然风光和独具魅力的人文特色而闻名,吸引着众多国内外游客前来。

过去五年间,西藏累计旅游收入超过1300亿元。其中,乡村旅游更逐渐成为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因为多年来不断完善基础设施,西藏的乡村旅游得以迅速发展。

目前,西藏国内外航线有79条,99%的建制村通了公路,实现了移动信号全覆盖,宽带通达率85%。越来越多的游客们选择了到西藏乡村住一段时间。

3月21日,我随“纪念西藏民主改革运动60周年”采访团来到林芝市鲁朗镇,在此过夜。次日清晨,推开房间窗户,眼前是一个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一夜飞雪,平均海拔3385米的鲁朗变了模样,远处的高山草甸,近处的藏式民居,都被染成圣洁的白色。

在这片洁白世界,我采访到的故事依然多彩。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鲁朗镇扎西岗村的牧民,在短短几年里,与万千游客共同书写的“乡村游记”。

1

藏语里,“鲁朗”意为“龙王谷”,又称“神仙居住的地方”。这里草木葱葱,鲜花馥郁,民风纯朴,牛羊遍地。但一直以来,往来过客一般匆匆路过,极少驻足。

约20年前,来到鲁朗的游客渐渐增多,村里有了第一间民宿,村民传统的生活开始泛起涟漪。

在网上搜索“鲁朗扎西岗村民宿”,平措大叔的名字出现在了首页上。

这位71岁的“网红”大叔,是村里第一个开农家乐、办民宿的人。

1998年,平措大叔为客人提供住宿,给他们当向导,一年收入几千元。

那时候,民宿里没有浴室,只有简单的床铺和公共卫生间,食宿简单得有些粗陋。

如今,平措大叔家的三栋房屋,拥有50多个床位,所有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去年,他家接待了约七八千人,收入40多万元。

在平措大叔家的茶几玻璃台面下,密密麻麻压着很多张名片。

收藏客人的名片,是平措大叔近年想出来的点子。

“有的客人走后,发现东西落在了我这,还有的客人回家后想让我帮忙寄点特产过去。留下名片,是为了方便联系。”平措大叔告诉我。

来自北京的客人赵群立,已经不是首次跋涉4000多公里来到西藏了,但每次途经鲁朗,他都选择在平措大叔家落脚。

这次,他一来就发起了“牢骚”:“大叔,我给你发微信,你咋不回我?”

平措大叔不好意思地掏出手机,他的微信好友超千人,多是前来旅游找他联系住宿的客人。

“我不认字啊,平时都是语音联系比较多。”平措大叔说。

随着鲁朗风景名扬四海,客人数量逐渐增多,扎西岗村民古老的生活随着一间间民宿,而悄然转变。

从2008年开始,在平措大叔的带动下,不光村里,镇上开农家乐的村民也多了起来——

2009年,村长乔也搞起了民宿,提供13个床位。坐在乔的民宿院子里,就能望见云中的南迦巴瓦峰;

2011年,村民拉巴次仁开起了小餐馆,放下牧鞭走下雪山,系上围裙一头扎进小店里,虽然日子依然辛苦,但一年的收入也达到了20万元;

慢慢地,习惯了半农半牧的村民们发现,客人多了,身边的民宿渐次绽放,而生活也变了样。

雪后,鲁朗银装素裹

2

生活的变化越来越快,而且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2012年,在广东省的对口支援下,总投资38亿元的鲁朗国际旅游小镇项目施工建设,让整个鲁朗小镇的旅游业进入了规范化管理的阶段。

这一年,拉巴次仁的店面被征收,他搬到了政府划定的“临时区”,继续他的小餐馆事业。

2017年3月底,小镇竣工。从“临时区”搬回小镇,拉巴次仁盖了新的农家乐,次年7月重新开业——他的小餐馆升级成了高端民宿。

拉巴次仁家的旅馆

此时,扎西岗村的民宿主人们,也开始有了他们的担忧。

距离扎西岗村2公里的鲁朗小镇上,一些中高端酒店相继建成。村里的民宿有了竞争对手,面临着客流量减少的危机。

意识到可能发生的巨变,民宿主人们依然保持着藏民那与风雪抗争的韧劲,开始主动寻求转变。

“小镇建成后,游客比往年多了很多,民宿和农家乐也多了,竞争压力有点大。”几年间,拉巴次仁在经营中摸索出来一条经验:必须做好细节管理,比如打扫卫生要干净彻底,服务态度要好。

平措大叔似乎也有同样的危机感,他在3年前就对房子进行了改造,为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鲁朗镇党委书记边巴告诉我,目前,扎西岗村家庭旅馆的从业人数达180人,占全村总人数的55%。2018年,村里接待了7.5万名游客,实现旅游收入400多万元,人均纯收入达2.3万元。

怎样念好观光旅游的“服务经”,已经变成扎西岗村民生活中的一个主要话题。鲁朗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谢斌辉告诉我,去年年底,管委会对村里的家庭旅馆进行升级改造,今年4月,首批17家就能改造完成。改造后,民宿和农家乐的运营管理将交由林芝智慧旅游公司进行专业打理。

平措大叔的家庭旅馆

3

平静的湖面掷入石块,泛起的涟漪一波接着一波。

从一间间民宿的开张到鲁朗国际旅游小镇项目的建成运行,转变一环扣一环。

鲁朗的气候多样,不但造就了百花齐放、溪流蜿蜒的广袤草甸,更让灌木丛和云杉、树松此起彼伏的原始森林绵延千里。

茫茫的原始森林,生态环境保持完好,生物种类繁多且独特,仅植物种类就超过1000种。

正因如此,这里的林下药材和菌类资源极为丰富,天麻、虫草、松茸、猴头菇等不胜枚举。

2016年,当地松茸的售价还是每斤30至50元,但随着客人的口口相传和保护性开发措施的实施,去年松茸售价已经涨到了每斤300元。

客人的与日俱增,已经彻底改变了鲁朗传统的生活,越来越多的牧民放下了牧鞭。拉巴次仁的弟弟,如今也在镇上的酒店找到了一份如意的工作,每月工资3000元。

从建设到运营,鲁朗小镇已经为当地居民提供了上千个就业岗位。

然而,年均百万的客流量和近七千万元的收入,仍不能满足谢斌辉的“胃口”。在他眼里,鲁朗的潜力远不止如此,还能有更惊人的转变。

“从内陆来林芝,往返机票费太贵,加上租车、住宿等费用,一次西藏旅行成本太高。”谢斌辉说,交通成为鲁朗旅游发展的最大瓶颈。

他期待着,川藏铁路通车的那天,鲁朗会迎来乡村旅游的井喷。

香喷喷的鲁朗石锅鸡

【采访在“图”中】

拉巴次仁在自家旅馆接受记者采访

雪后的鲁朗小镇

平措大叔家庭旅馆

平措大叔和来自北京的游客赵群立聊天

小镇风光

作者:农民日报记者 余瑶

编辑:高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