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祭拜历代帝王 人家都是一杯酒 这一位享受三杯的超标待遇

原标题:祭拜历代帝王 人家都是一杯酒 这一位享受三杯的超标待遇

李大嘴 大嘴读史

在北京,曾经有一则顺口溜:“有桥没有水,有碑没有驮。有钟没有鼓,有庙没有佛”。

顺口溜说的就是历代帝王庙,是明清两代皇帝崇祀历代帝王和历代功臣的场所。

说实在的,虽然帝王庙属于“北京三大庙”(还有两个是太庙和孔庙)之一,但一堆牌位,连个塑像也没有,实在没啥看头。

北京的帝王庙并不是原创,它的前身在南京,是朱元璋搞出来的。

朱元璋定鼎江山之后,在南京建了一座历代帝王庙。他亲自审定,圈了十六位历代帝王入驻。

这十六位帝王是: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少昊、顓顼、帝喾、尧、舜、夏禹、商汤、周武王姬发、汉高祖刘邦、汉光武帝刘秀、唐太宗李世民、宋太祖赵匡胤、元世祖忽必烈。

(秦始皇呢?晋武帝呢?隋文帝呢?)

正史中对南京的历代帝王庙没有过多提及,野史中倒是记载了一些逸闻趣事,今天就来说说南京历代帝王庙的两个小故事。

据明代梁亿《遵闻录》记载,“每祀,帝王之前,皆一爵,惟献汉高祖以三爵”。

每次祭祀,别人的塑像前都供一杯酒,只有汉高祖刘邦面前有三杯。

刘邦长得特别帅?还是酒量特别大?

都不是。

在帝王庙落成之后的第一次祭祀中,十六个帝王面前还都是一杯酒。朱元璋做完一整套程序之后,重新来到汉高祖刘邦的塑像前,笑着说道:“刘君,今日庙中诸君当时皆有所冯籍以得天下,惟予与汝不阶尺土一民,手提三尺致位天子,比诸君尤为难事,可多饮二爵。”

别人打江山,都有来自家族或者军队的支持,顶天也就是hard的难度级别,只有咱俩白手起家,绝对的hardest级。

老朱老刘惺惺相惜。

从此,刘邦的待遇就与众不同,“超标”了。

明代郎锳的《七修类稿》记载了帝王庙的一起灵异事件。

据说,在建庙的时候,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聚集一堂,各项工程推进顺利,十六位帝王的塑像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按照事先审定的画像,照着做就是了。

但工匠们很快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今天塑好的元世祖忽必烈像,第二天就发现塑像的脸花了,看上去好像塑像流过眼泪。

起先,工匠们也没有在意,可能是有人不小心把水溅到塑像脸上的缘故吧,重新“刮个脸”就是了。

但一而再,再而三,工匠们不淡定了,赶紧上报。

接到报告的朱元璋来到施工现场,指着忽必烈的塑像说:“痴达子,汝胡人入主中国,可谓幸矣。今不革去者,以尔亦一代之主。朕今天命人归,奄有天下,于汝子孙,不加杀戮,但驱还北,则朕之待胜国,亦可谓有恩矣。汝何恨耶。毋再啼哭。”

你这痴汉,你们入主中原,造下了不少杀孽,本来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但是我觉得你怎么说也是一代雄主,不计前嫌,把你也供上了。再说了,我当了皇帝,也没有对蒙古人赶尽杀绝,只是赶走了事,够大气了吧。行了,别哭哭啼啼的了。

说完收功,打道回宫。

神奇的是,忽必烈的塑像再也不出幺蛾子了。

从永乐皇帝开始,明朝把首都换到了北京,历任皇帝每年都要南下祭祀,实在太麻烦了。

嘉靖皇帝觉得太耽误事,决定按照南京历代帝王庙的样式,在北京照葫芦画瓢,重建一个,免得舟车劳顿,这才有了北京的历代帝王庙。

不过嘉靖帝有些偷工减料,只设牌位不塑像,虽然节约了经费,但不好玩了。

最初,北京的历代帝王庙也是十六位帝王,十多年后,俺答汗在明朝的边境搞事,嘉靖帝不胜其烦,一生气,也不管什么“祖制”,任性地把忽必烈的牌位请出了帝王庙。

士大夫们好像对皇帝这种违反“祖制”的行为也没有大加指责,没有触自身利益,关我屁事。

到了清朝,顺治皇帝定都北京后,把历代帝王庙里祭祀的帝王定为25位。(没查到增加了谁,但朱元璋肯定是进去了。)

到了康熙皇帝时期,康熙帝认为除了因无道被杀和亡国之君外,所有曾经在位的历代皇帝,都应该在历代帝王庙中有一席之地。

帝王庙扩容了,好在只放牌位,要是都塑像,估计就放不下了。

等到乾隆皇帝时期,乾隆说“中华统绪,绝不断线”,再度扩容,最后把祭祀的帝王确定为188位。

进了庙,满眼都是牌位,更没啥看头了。

参考书目:《遵闻录》、《七修类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