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言 | 从此,更多的中国医生将“明哲保身”

原标题:婉言 | 从此,更多的中国医生将“明哲保身”

山东警方通报聊城主任医师开假药案 停止对医师的调查

【开栏的话:温文尔雅的蔡娘婉在狐观医改开栏目了,她说,慢慢读,莫着急。】

文 / 蔡娘婉 编 / 袁月

【搜狐健康】“聊城假药案”处理结果3月24日公布,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依法对陈宗祥、王清伟作出终止侦查的决定。自此,这是一个结果,但并不是一个结束。如果不出所料,孔孟之乡将“无医可医”!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药品,按假药论处。其中包括“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

卡博替尼属于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且相关适应症在美国也没有得到获批。据[丁香园]分析,陈宗祥医生向病人推荐了卡博替尼,并列入医嘱,这一点的确违反了《职业医师法》相关规定。

陈宗祥不知道自己如此行为会有什么风险吗?

他行医几十年了!他知道。

如果不是熟人相托,如果不是家属舌灿如莲,如果不是当年“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他何至于此!但如果没有如果。

北京的医院为什么不告诉病人女儿这个方案?北京医生“见多识广”,北京医生没有被“熟人‘背书’绑架”,北京医生懂得“请你给我一个为你冒险的理由”!

[丁香园]在文章里说,医生不告诉病人可能的治疗方案,是违背了医德;医生告诉了病人可能的治疗方案,是违背了法律。

的的确确,这样的事情每天在全中国所有医院上演,遵循医德的代价就是铤而走险去违法,这就是众多中国医生面临的选择。

医学是科学,越新的技术风险越大,越新的技术就意味着越不成熟。但很多新技术是危重病人的唯一希望,出于职业精神的医生们愿意去尝试,但让医生们望而却步的是,他们自此要面对的不再是学术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在临床不是在实验室,在人身上诊疗不是在小白鼠身上试验,医生要冒太大的风险。

此时此刻,医生们多么需要来自病人家属的真诚鼓励,而诸如手术前签《知情同意书》等,正是病人全家给医生的一个为自己冒险的理由。

我们在手术室门口,可以听到医生说,“既然你们家属都这样说了,我们医生也就豁出去啦”。

你可知,正是家属表现出的相当无私、正直仗义、充分担当、高度信任、积极配合等感动了医生。医生说豁出去了,也是说明医生不再过多考虑保护自己,决心冒险抢救病人。

冒什么险?冒失败的险、冒受处罚的险、冒上级批评的险、冒同行藐视的险、冒牺牲自己荣誉的险、冒惹官司的险⋯⋯这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大的鼓励,需要多大的正能量?

我们无法要求所有病人和家属,都拥有调动医生正能量的情商和智慧,但我们倡导更多的程序正义。

不信任医生、不尊重医生、给医生下套、把诊疗当成“交易”⋯⋯殊不知任何生命都不可以交易,而医生为你冒险的理由也永远不可能是交易!

之所以说“聊城假药案”并没有结束,是因为我们一直呼吁的“请政府和社会保护医生的善良”任重且道远,没有让医生有安全、有尊严、有价值行医的顶层设计,面对各种花费高昂且治疗效果不确定的疾病,医生在思考:一旦治疗不满意,谁会与医生“有难同当”?更多医生难道不懂得“明哲保身”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