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文化热点回顾 | 夸夸群火了,网友:"彩虹屁"教学现场

原标题:一周文化热点回顾 | 夸夸群火了,网友:"彩虹屁"教学现场

一、夸夸群很火,马上要凉凉?

近日,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夸夸群火了起来。

夸夸群的原型是创建于豆瓣的“相互表扬”小组,建立的初衷是号召大家一起治愈那些暂时遇到困难的小伙伴。后来在大学校园中,以微信群、QQ群为载体的夸夸群开始出现,清华、北大、复旦、西安交大等学校的夸夸群迅速走红,各种“花式夸人”的截图也在网络上传播。

夸夸群的走红据称是源于这条微博,博主称自己被男友拉进了一个夸夸群,收到了一通夸奖的狂轰滥炸,这种建群夸人的方式随后便开始在校园里流传

在夸夸群中,想要被夸只要在一句话结尾加上“求夸”就能得到蜂拥而至的赞美,如“作业还没做完,求夸”,“今天主动加了小姐姐微信,求夸” 。而夸人的方式也被广大网友总结为“彩虹屁教学现场”,“彩虹屁”一词来自饭圈文化,字面意思为就连偶像放屁都能把它出口成章面不改色地吹成是彩虹。

网友总结的“神仙夸奖”套路

▲ 在电商平台上还出现了产业链一条龙的夸人服务

对于夸夸群的爆火,追捧的网友认为,赞美的话是正能量,能增加信心,减轻压力,消解焦虑;而反对的则称,群夸会让人盲目自信,迷失自我,而且这样的夸法真的有用吗?

学者陈波认为:“夸夸群”一定程度上能抚慰人心,缓解焦虑,它的出现给当前盛行的挫折教育敲响了警钟,青少年不仅需要挫折,还需要得到鼓励和肯定。心理咨询师王建一则有评论:人类的心理弱点就是宁听假的夸自己的话,也不愿意听真实的批评自己的话。

不管怎样看待夸夸群,它的出现确实是当下年轻人心理和生活状态的折射,他们处在学业、生活的焦虑之中,同时也缺少排解压力的渠道与环境。

▲ 前几年曾红火一时的“互喷群”

其实,几年前社交媒体上也曾掀起一股“互喷群”热,而夸夸群无疑是互喷群的一种变体。不管是狂轰滥炸的表扬,还是滔滔不绝的对骂,短暂的几分钟宣泄,确实能暂时冲散我们的负面情绪。不过,夸夸群和互喷群一样,作为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快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地在我们视野中消失不见。

二、大师在流浪,小丑在赶来的路上

近日,上海一位“博学”的流浪汉沈先生走红。面对陌生人的镜头,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讲《左传》《尚书》,且金句频出,颇具文采与思辨性,因此被冠以“流浪大师”的称号。

▲ “流浪大师”沈巍

不过,随着沈先生“人气”的陡升,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围观,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尤其是一干网络主播与微商的加入,几乎完全将这种围观变成一场流量的狂欢。他的视频先是被安上“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的标签,而后围绕这位“流浪大师”的身世,各种悲惨的故事被编了出来:博学多才的流浪者、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妻女车祸过世……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那张“大师”被网红围在逼仄墙脚苦笑的照片:

“流浪大师”名叫沈巍,是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公务员,1993年起因病休假至今,“带薪流浪”26年,靠捡拾垃圾和读书度日……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沈巍提到:学审计专业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如果父亲很客气地交流,我一定不会选择这个专业,我会选择中文系或者国际政治研究。毕业后,我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我没有名校背景,对审计专业也不喜欢,但在父亲的约束和压力下,我才做的这个选择。

▲ 自从爆红之后,每天有不计其数的网友来围观沈巍

在“流浪大师”走红背后,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恐怕是参与和营造这场媒体狂欢的人们——普通网友持之以恒赶来听“大师”讲课,其实无关乎同情,更多是猎奇;主播、微商们深谙“大师流浪就是流量”的道理,纷至沓来争蹭热点,保持着网红的基本修养……

不过,在这场狂欢中,唯独沈巍本人与各种被外界赋予的名号,强加的意义无关。新京报“沸腾”写道:沈巍肯定不是什么“大师”,而对他各怀心思的人,却可能真的是“小丑”。

三、叶永青发表公开信回应“抄袭风波”

3月18日,卷入“抄袭门”的画家叶永青发表公开信,表示将以法律手段解决问题。

▲ 叶永青在朋友圈发表的公开信

“被抄袭者”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从2019年2月9日开始在网络上公布了“叶永青抄袭”的相关证据,期间叶永青除了在接受采时表示“这位艺术家对我影响至深,正在争取与这位艺术家取得联系”外,没有再正面回应。

▲ 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

3月7日,四川美术学院发布声明称:“近日,网上反映我校退休教师叶永青个人相关作品涉嫌抄袭。学校高度重视,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目前正在依规依纪开展核查工作,我们将根据核查进展,及时公布相关情况。”至今也没有后文。

▲ 比利时媒体RTBF的报道 左:叶永青的作品 右:西尔万的作品

随着这一事件的发酵,艺术界人士纷纷登场。知名评论家栗宪庭对因“写过叶永青和刘炜展览的序言”而“向艺术界道歉”,并表示 “抄袭是个道德问题,没有艺术上的问题可以谈”;曾斥资千余万购得多幅叶永青作品的收藏家刘益谦也表示“我觉得就是赤裸裸的‘抄袭’”。

▲ 接受媒体采访的叶永青

另一方面,艺术行业也对此有所表态。香港苏富比春拍决定撤销4月上拍的叶永青作品;成都知美术馆发布声明,作为收藏有艺术家叶永青作品的公共美术馆机构,“取消仍在进行中的新作收藏,正式提出退款要求”。这也是首家公开提出退款的收藏机构。

一些网友看到这篇公开信后,吐槽其“避重就轻”,“好像什么都说了,但是什么又没说”。搜狐文化将持续关注此事的最新动态,不过艺术圈里屡屡爆出的抄袭事件让我们意识到:如果无力清除抄袭,艺术市场的乱象始终是一个笑话。

四、新《倚天》遭持续吐槽:这一届翻拍真不行?

蒋家骏版的《倚天屠龙记》已经上映过半,目前豆瓣评分已由开播之初的5分上升到5.6分,但仍挡不住网友源源不断的吐槽。

▲ 新版《倚天屠龙记》豆瓣评分

在网友眼中,这版《倚天屠龙记》的槽点不胜枚举,例如李东学把张翠山生生演成了油腻的中年大叔,男女老少统一都是韩式大平眉妆容,而且还是打架不脱妆,一打就是毫无节制的慢动作,等等。甚至有网友还总结出“三大毒瘤”——滥用慢镜头、万花筒调色和怎么摔打都不脏的漂亮妆容——并称这也是近几年金庸武侠剧翻拍的通病。

▲ 网友调侃《倚天屠龙记》的慢动作

尽管金庸武侠剧的翻拍“屡翻屡烂”“十翻九烂”,但各大出品方翻拍的脚步并没有放缓,按照“三年翻一小轮,五年翻一大轮”的节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除了《倚天屠龙记》,《神雕侠侣》36年来被翻拍11次,《倚天屠龙记》41年来被翻拍9次,《笑傲江湖》35年来被翻拍8次,《鹿鼎记》35年来被翻拍6次。

▲ 曾舜晞之前的各版张无忌对比

金庸武侠剧按照年代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以TBV为主的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香港金庸剧;二是以本世纪初以张纪中为主翻拍的大陆金庸剧;三是近十年来,以于正、蒋家骏等人进行的重新翻拍。

在TVB的时代,香港影视行业作为金庸剧的开创者,塑造了许多经典形象,在观众心中留下了快意恩仇的武侠烙印;张纪中时代,其强大的制片能力赋予了金庸武侠剧最有味道的江湖场景和大陆式的家国情怀;而当下的翻拍剧,则因技术的进步,让我们在某些细节上得以看到更加精良的制作。

▲ 新版《倚天屠龙记》中灭绝师太的饰演者周海媚正是94版周芷若的扮演者,这无疑是本剧的一张情怀牌

怎么理性地去评价一版金庸武侠剧从来都不是件易事,不同年代成长起来的观众众口难调,往往一开口就会引发“先站队,后开喷”的争议。不断的翻拍让旧版自带“先入为主”的光环,经典难撼;但日新月异的审美又会将观众从几十年前的回忆中拉回当下。但是无论怎样翻拍,身为影视制作方都应该把最大的诚意拿出来——你没办法迎合每一个年代观众的口味,就把金庸老爷子的武侠内核拍出来,这才能够超越年代审美,打动每一个中国人的精神所在。

文 / 俎燚楠 编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