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汽车人】通用投资建厂是迫于压力?

原标题:【汽车人】通用投资建厂是迫于压力?

对于通用汽车而言,来自白宫的压力基本上停留在舆论层面。但反思一下,同样加码转向电动车,同样削减燃油车产能的福特,就没有受到同样的抨击。

文/《汽车人》黄耀鹏

3月22日早上,一切看上去都很平常。上午,通用汽车宣布,在总部郊区奥莱恩镇(Orion)将投资3亿美元建立一家新工厂,用于生产雪佛兰电动车和子公司Cruise研发的自动驾驶汽车。当然,后者尚处于测试中。

东部下午5点钟,特朗普听到了他在上任后最好的消息——“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向司法部长提交了最终调查报告。虽然报告中只有很少的部分被披露,但最终结论是,穆勒“不建议“进一步的起诉。特朗普上任后如影随形的大麻烦——他称之为“猎巫行动”(政治迫害),终于落下帷幕。

事后,特朗普在推特中轻描淡写道,这一天,他过得很轻松。听简报、看报纸,还打了两局高尔夫。中国媒体认为,这是他上任后最值得开香槟的一天,他的地位和前景,在这天开始之前还存在疑问。

强力总统回来了

近期对总统而言,好消息似乎都来凑趣。本周早些时候,福特汽车表示,在密歇根州投资8.5亿美元,扩张弗拉特罗克(Flat Rock)工厂的产能,用于生产电动车,这是2023年计划的一部分。此举将创造900个岗位,和通用汽车做法类似的是,福特将该电动车工厂同样作为未来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基地。该工厂还将为其他工厂供应自动驾驶“套件”。

特朗普已经在福特的决定推文后点赞称“欢迎来自福特的好消息”。在此之前,他一直呼吁通用汽车不要放弃俄亥俄州洛兹敦工厂,“赶快回到那里!”他4次抨击通用汽车管理层,甚至CEO玛丽·博拉本人。

华盛顿相信,“通俄门”结束意味着特朗普空前地强大和稳固,与此相比,圣诞节后因建墙费用分歧导致政府关门,则显得微不足道。毕竟白宫和国会山的争斗是华盛顿的家常便饭。而“通俄门”如果持续发酵,很可能促使民主党领袖洛佩西发动弹劾,尽管她拒绝预测前景。现在,所谓弹劾风险已荡然无存。特朗普仿佛看到连任的道路上,已经不存在任何障碍。

缺乏掣肘的特朗普,将更强硬、更喜欢通过恐吓、同时提高嗓门和要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通用汽车早已领教了总统的手段,通用汽车一直小心应对,尽量不回应或者反驳总统的喊话。

通用是不是过于小心了?

这项新投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副主席、州政府官员和通用汽车高管一起前往奥莱恩宣布。这反映了通用汽车感受到来自白宫的政治压力,从去年秋天开始有增无减。因此有人怀疑,这项决定是“政治性的”。

理论上,总统或者华盛顿任何政治势力,都无权对通用汽车或者福特的经营指手画脚。特朗普固然可以给通用汽车管理层扣上“不爱国”的帽子。削减岗位当然会受到工会和政府的压力,但像这样直接干预企业运营的,为战后仅见,甚至金融危机政府持有大量通用汽车股份的时候,当时的白宫主人都没有出来“指导”。此前也从未有哪个总统,如此深入地“参与”车企的运营。

在左翼报纸看起来,总统正徒劳地试图留住工业岗位,召回转向海外的生产。虽然商业领袖们指出“丢失的岗位就不会再回来”,但特朗普仍然忙于敦促和抨击。富士康的庞大招工计划被搁置之后,特朗普则保持尴尬地沉默。

当然,特朗普相信自己的威胁不是空洞的,因为他可以削减电动车补贴。但是作为法律形式存在的补贴原则,总统不可能耗费宝贵的政治资源摧毁掉。而且,一旦摧毁,属于无差别攻击,根本达不到整治通用汽车一家的目的。

学习福特的艺术

对于通用汽车而言,来自白宫的压力基本上停留在舆论层面。但反思一下,同样加码转向电动车,同样削减燃油车产能的福特,就没有受到同样的抨击。福特没有一口气关闭若干家工厂——通常整车组装厂的关闭是引人注目的,因为这意味着上游供货商难以维持生计,甚至围绕着工厂的整个小城市都会事实上消亡。

福特的秘诀,恐怕是“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在宣布一个坏消息的同时,总是佐以一个好消息。缩减燃油车产能,总以大规模扩张电动车生产的计划作为平衡。

去年初,福特宣布将制造电动汽车的投入翻倍为110亿美元,还打算生产一台全电动跑车“Mach 1”。福特执行总裁比尔·福特称,将具有电动动力的马达放在传统汽车并让消费者们了解福特(转向)的决心。当然,他没提到燃油车削减的岗位,远不及电动车增加的岗位;也没提及当前电动车的销量仅占福特年销量的一小部分。福特的庞大投资计划,取悦了供应链、消费者和总统。

所以,尽管通用汽车有着同样激进的电动车计划,却总是被怼,原因恐怕就是对“旧产能”的处置缺乏艺术,或者说缺乏技巧。现在,通用汽车将原本部署于中国的雪佛兰电动车产能放在本土,估计可以大大缓解来自“各方”的压力。

但是,如果将电动车产能放在上海,采购经理们有把握在200公里范围内找到所有的零部件供应商。同时,HR们也有把握招到足够多的熟练工人和工程师。尽管,这些人已经在工厂里随时听候调遣,无须到人才市场上去吆喝,但尽在掌握的感觉,仍是他们留在中国的理由。距离目标市场更近,早已不再是惟一理由,因为美国本土未来也有强劲的电动车需求。

当然,中国公布了“更富有想像力“的限制燃油车计划,美国跟进却受到阻碍。能源生产商雇佣的、势力庞大的院外活动集团,几十年里都徘徊在国会山南翼的走廊里,试图阻碍他们不喜欢的一切议案。他们甚至比总统都更早知道某些提案的内容。

这种局面下,通用汽车选择优先升级本土的电动车制造能力,而将中国的产能放在稍后一点的位置(如果不是彻底取消的话),确定不会遭受市场惩罚?到那时,总统选择用推文还是法令,来捍卫制造商的利益?(文/《汽车人》黄耀鹏,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