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吉星高照 | 朱一龙,慢慢地往前走就挺好。

原标题:吉星高照 | 朱一龙,慢慢地往前走就挺好。

【吉星高照就是“吉”良与明“星”们的私房聊天,可八卦,更轻松,畅谈无拘束,从来不正经,向来以聊得开心为第一宗旨】

“粉上朱一龙简直就是一篇娱乐圈爽文!”

——一位喜欢朱一龙的朋友这么对我说。

在过去的一年里,朱一龙的粉丝从百万逾越千万。人气迅速跻身一线,演艺生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话题之作接连不断,各种人气榜单屡屡上榜。

前些天朱一龙又作为唯一一个受 Chopard 萧邦邀请的中国明星来到巴塞尔表展,而且还被正式官宣为品牌大使,所到之处充斥着欢呼和热情。

从去年开始,这样的情景已经成了他生活的常态。

我问他最近在干什么,他告诉我等巴塞尔的行程之后,又要马上回组拍《盗墓笔记》。那他到底有能休息的时间吗?

“《盗墓笔记》拍完之后我会希望能休息一下,调整一下自己,充实一下自己再出发。”

比起趁着热潮,急功近利地前行,他更想要舒适自在,得以思考的时光。

其实在见到朱一龙之前,我曾偏见地认为这样的明星会有距离感,但当我真的靠近他,和他踱步在巴塞尔的绿荫小道上时,却又发现这个人身上没有分毫让人不适的张扬。

他有些拘谨,话语不多但谈吐得体;面对一些不确定的问题,习惯性地多思考几秒;

当身边的粉丝大声欢呼告白,他会略微腼腆地低下头来;而在讲到和表演有关的事情时,他的眼中又能看得到光芒。

娱乐圈其实不乏蹿红的例子,但突然的蹿红容易导致一个人的心态失衡。看着眼前这位如彗星一般收获了万千人气的演员,眼神里依然满载着清澈。

“真好啊。”——我在心里不由得地想到。

朱一龙厚积薄发的经历从大学时候就开始了。

听从老师教导的一句“要将自己变得丰满,才能适应拍戏节奏”,他的大学四年都在专心地听课作业。

也是在这段勤勤恳恳的时间里,朱一龙真正爱上了表演。发现自己的情感原来可以透过另一个角色得到宣泄。

吉良:当演员这个梦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朱一龙:上大学吧。

吉良:为什么?

朱一龙:因为上大学差不多在大二左右的时候,突然一下找到表演的乐趣,发现表演是一个宣泄自己的途径。

这样模范生的做派也延续到了他毕业之后。成名前的朱一龙演过很多既辛苦又难得名利的角色——

他演过魔教弟子,每日在风沙中拍戏,六月的正午被埋进沙堆;

演过权贵君王,花大量时间练习动作戏,为了一个马背上的动作骑到全身酸痛;

他甚至演过毛猴,杂乱的棕色毛发,面部被涂得黝黑,用这样颠覆的造型演绎野人的暴戾和柔情。

无论题材,无论角色,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投以百分的专注。就像是学生时代勤勉刷题的同学,可能稍显“笨拙”,但却是成就如今的朱一龙所不可或缺的一步。

2014年和2018年是朱一龙的演艺生涯中的两个重要的节点。

2014年,他相继出演了《家宴》和《情定三生》。

在这两部剧里,他有很多情绪爆发的戏份,也由此尝试了外放型的表演方式。

尤其是在《情定三生》这部集宅门争斗和军阀混战的电视剧里,朱一龙担纲大男主,他饰演的迟瑞在家国的爱恨中挣扎交织,朱一龙便把这个人物的情感往极致里去演,让他变得爱憎分明。

这部戏拓宽了朱一龙的表演形式,同时还为他带来了演员生涯里的第一个奖——亚洲影响力东方盛典最具潜力男演员奖。

如果说2014年给了朱一龙表演技巧上的飞跃;那么2018年的意义则在于将一个厚积薄发的演员带到了大众的视野里。

去年,朱一龙迎来了自己三十岁的生日。

如同电影一般,他也在而立之年,收获了一份礼物。

《镇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相继热播,让他一时间获得了巨大的名声。

这两部戏的题材全然不同,角色上却有着共通之处。

《镇魂》里的沈巍,《知否》里的齐衡——两人都是表面温润如玉,带着文人风骨,内心又经受着隐忍与挣扎,带着悲剧色彩的人物。

这时的朱一龙也没有了“大开大合”的情感爆发,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贴实的真情流露。

他会研究人物的性格,“较真”的和导演讨论自己的见解。例如齐衡和明兰的感情线,就在他的提议下放弃了渲染悲剧的情绪,而用了更为内敛的方式来展现。

彼时的朱一龙已能做到“张弛有度”。也在找寻到完整的表演体系的最佳节点,迎来了演艺生涯的高光时刻。

剖析朱一龙的演艺生涯,会发现他其实带着些“生不逢时”的意味。

朱一龙恰好错开了时代流行的脉络——起初难以从国民度强大的中年演员里脱颖而出,待成长起来后,观众群体的审美又开始偏向年轻鲜肉。

但幸运的是,他看待表演并不“功利”。

采访时我就尝试将他在未成名时期的失意悉数给他听,他却表示那些根本不算什么,用谦虚地口吻,一字一顿地对我说:“比起前辈们,我还差很多。”

而当我问他是否愿意像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拍摄《荒野猎人》时那样,为了一个好作品被“野蛮”地折磨时,他则毫不犹豫地给了我肯定的答案。

吉良:像小李子拍《荒野猎人》在冰天雪地里面翻滚,但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你也会去尝试吗?

朱一龙:会。

八年的无名时光对朱一龙而言更像是“养分”,让其始终保持着求知心,在塑造自己的道路上踏实前行。

也因为习惯了这样的“慢节奏”,朱一龙看待事物并不浅薄。即便突然爆红,也依然保持着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情。

问他“火了是什么感受?”

他回答:“就是比原来更忙碌,然后,可供选择的余地变大了。”

再问:“会不会害怕自己的年龄大了?”

他说:“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才开始拥有将人物塑造的深刻的能力。”

用名利场的标准来看,如今的朱一龙其实已经达到了很高的位置,但他依旧保持着真挚而质朴的心态。

“我还是在等剧本,等一个角色,无论类型,只要我觉得他能够激发我的创作欲就可以。”

朱一龙31岁了,他还在等待一个和自己有所共鸣的角色,还是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才刚刚开始。

朱一龙私下的生活其实很简单。

没工作的间隙,就在家躺着。

也有很多爱好,比如会弹钢琴,比如有潜水执照。

只不过他从未刻意显摆过,就像我夸他有执照很厉害,

他就在一旁立马要补一句:级别不高啦。

你以为他的话语里是随性,但其实他又没想过要敷衍对待。即使只是爱好,也寄希望于自己可以做的更加专业——

“自己现在有的一些兴趣爱好,我希望能做得更好一点、更专业一点。”

朱一龙和粉丝们也一直保持着紧密但克制的关系。他将粉丝们称为观众,是作为演员最为重要的支持——

“我觉得对于演员来说,粉丝就是观众,因为观众是演员最重要的支持。”

当我让他给粉丝说一些话言时,他的声调些微降低,像是兄长一般地说:

“大家就好好享受生活,一定要注意身体健康。”

在直播时,我也有感受到朱一龙粉丝们的分寸感,她们自发地维持现场秩序,等直播结束了还跑到微博向我传达感谢。

在很多时候,偶像的举止言谈都会或多或少地影响到粉丝们。社会当然需要三观成熟的偶像,唯有这样的偶像多了,才能对大环境带来良性效应。

明星时代最可怕的一点就在于他们一面被过度滥用,一面又被过度保护。他们中的很多人展现给观众的模样往往缺乏真实,而他们的生活也可能缺乏感受。

虽然对朱一龙了解不深,但透过他以及他的粉丝,我就已经知道了他一定不是一个缺乏感受的人。

除了粉丝,朱一龙和合作的品牌也同样保持着友好且尊重的关系。

当我知道朱一龙成为 Chopard 萧邦的品牌大使时,我就觉得这个牵手十分契合。

正如韬光养晦终被发掘的朱一龙一样,相中他成为品牌大使的萧邦也一直在将精进的匠心一代传一代地延续着。

在巴塞尔,我也感受到了朱一龙对腕表的尊重。

在尝试安装机芯时,他全然沉浸其中;当收到技师送的礼物后,又拿在手上把玩了许久。

朱一龙在直播当天戴了一块 L.U.C Quattro 腕表。他自己一直跟我说,他很喜欢这块表,还向我展示了这块表。

他当然懂得什么是好东西的。

该款腕表配备全新垂直缎光处理的蓝色表盘和白金表壳,以独树一帜的色调,彰显与众不同的卓雅风范。Chopard萧邦选用的独特蓝色,其灵感直接源自庄重典雅而不拘一格的英绅俱乐部所体现的英伦品味。

L.U.C Quattro腕表内部搭载 Chopard Manufacture 原创98.01-L机芯,采用独到的 Quattro 专利技术。虽然机芯小且表身超薄,却可提供长达216小时的动力储存。

而朱一龙参观展厅时,腕间则戴了一块 L.U.C FLYING T TWIN 腕表。这次的 L.U.C FLYING T TWIN 腕表搭载了品牌的首款飞行陀飞轮机芯,我见缝插针向他提问,但也没能问倒他。

吉良:为什么我们叫它飞行陀飞轮?

朱一龙:因为平常陀飞轮的支撑处会有一个像桥梁一样的结构,这款把陀飞轮上面的支架取消了,只以底部支撑,看起来陀飞轮就像是悬浮飞行一样。而且这款表特别薄,在这么薄的情况下制作一个飞行陀飞轮,本身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朱一龙参观展厅时佩戴的 L.U.C FLYING T TWIN 腕表是 Chopard 萧邦首款飞行陀飞轮腕表。

搭载了为此表款特制的全新机芯。从美学到技术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突破。

此机芯令 L.U.C. 的多项复杂功能更臻完备,首次设有飞行陀飞轮,同时具备自动上链功能,开创了 Chopard 萧邦的先河。

其超薄外型和典雅表盘也令人印象深刻,配备手工扭索饰纹金质表盘,比例均衡。不受设计陈规所限,糅合玫瑰金的温暖和炭灰色的冷峻,营造鲜明的对比效果,时尚且典雅。

Chopard萧邦在这次的表展上,还展出了另几款富有意义的限量表款——

L.U.C Chrono One Flyback腕表推出了两个限量系列。

第一款 L.U.C Chrono One Flyback 腕表以精钢制作,采用 L.U.C 系列的特有润饰,表缘经垂直缎光处理,表圈和表耳施以抛光打磨。灰色表盘饰以精致的垂直缎光打磨图案,呈现时尚休闲、低调含蓄的深浅同色效果;

第二款 L.U.C Chrono One Flyback 腕表巧妙玩味 L.U.C 系列前所未有的色彩配搭,突显充满阳刚气息的运动风格。军绿色表盘点缀精钢时标、指针及灰色圆环。哑光表壳亦呈现素雅的深色调,休闲内敛同时不缺阳刚之气。

Titalyt®表壳款式限量发行 100 枚,精钢表壳款式限量发行 250 枚,两者截然不同,令人一眼可辨。

另一款限量发行 250枚 的 L.U.C XPS Twist QF 腕表采用符合伦理道德的获“公平采矿”认证白金制作。

其偏心小秒盘位于7时位置,呈现巧妙玩味且井然有度的偏心布局和优雅的不对称设计。

这款腕表精致纤薄,呈现丰富多样的纹理质感,其中蕴含伦理道德的理念,也毫无浮夸之气。

除此之外,Chopard萧邦也同样为女性们带来了集大成之作——

经典隽永,妙趣十足的 Happy Sport 系列,椭圆形腕表采用更为轻盈和谐的全新比例,造型独树一帜,与手腕弧度紧密贴合。搭配1993年这一经典系列首款腕表问世时采用的“Galet”表链,更显温婉妩媚。

这款犹如幸运护身符般的腕表杰作备有精钢款、18K玫瑰金款和双色款三种选择,以精致优雅呼应 Happy Sport 系列所推崇的甜美生活理念。

还有流光溢彩,不能或缺的珠宝佳作——全新的 Magical Setting 系列。从戒指到耳环均采用了精妙的创新镶嵌技术,巧妙玩味光影效果,使钻石和彩色宝石展现前所未有的光彩。

我问朱一龙在这个系列里最喜欢哪个颜色,他就说他最喜欢绿色的。

我其实很乐意看到一些好演员在经历过无名时光后发光发热的例子。

从默默无闻到惊艳登场,这样因努力而成功的演艺人生显得踏实而珍贵,同时又能激励到很多人——韬光养晦的人,终会被人看到。

“每一段时光对于我来说都特别珍贵,我想要去感受每一天,去体会时间的流逝。”

——这是朱一龙在采访时说的一句话。

他其实就是一个很纯粹的人,见过大风大浪,却没有高傲的姿态。

他就像浪花一样,自由却蓄着力量,不急促不功利,而命运的河流也终会将这样的人带向充溢着光彩的远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Lily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