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百亿还要抵制破产重整,这家“不冻良港”明天会怎样?

原标题:债务百亿还要抵制破产重整,这家“不冻良港”明天会怎样?

作者|段琳玉

来源|野马财经

“以债养债”的老路,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东港”)终于走不下去了。连连违约之下,包括贵阳银行、金元顺安基金、南京证券等在内的15家金融机构已将丹东港告上法庭,诉讼金额共计达9.56亿元,辽宁高院和丹东中院已全部立案。而就在去年,丹东市中院已根据丹东银行申请,查封了丹东港48.93亿元的财产。

这家被外界称为“中国唯一的私人港口”目前全部债务共计489亿元,已偿还、和解310.5亿元,还有近180亿元债务仍无着落。管理层急迫地希望其提供的债务重组方案能够得到债权人的认可,但是,债权人会“买账”吗?

“以债养债”的老路,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东港”)终于走不下去了。连连违约之下,包括贵阳银行、金元顺安基金、南京证券等在内的15家金融机构已将丹东港告上法庭,诉讼金额共计达9.56亿元,辽宁高院和丹东中院已全部立案。而就在去年,丹东市中院已根据丹东银行申请,查封了丹东港48.93亿元的财产。

这家被外界称为“中国唯一的私人港口”目前全部债务共计489亿元,已偿还、和解310.5亿元,还有近180亿元债务仍无着落。管理层急迫地希望其提供的债务重组方案能够得到债权人的认可,但是,债权人会“买账”吗?

目前,丹东港债券违约事件有了新进展。

在3月22日北京召开的债务重组情况媒体沟通会上,丹东港方面表示,由于2016年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东北特钢宣布破产,银行间协会发布《东北地区投资风险警示》,东北地区企业融资渠道关闭。受此影响,已经由证监会批准的丹东港发债计划停摆,导致企业不能以新还旧,资金链断裂。

除了上述原因,集团执行总裁胡凤浩表示丹东港为当地政府项目垫资227.89亿元也是造成债务危机的原因之一。

抵制破产 一厢情愿?

据丹东港在媒体沟通会上通报,截至2018年9月30日,丹东港账面总资产602.75亿元,账面净资产113.43亿元,总负债489.31亿元,其中有息债务419.7亿元,已偿还、和解310.5亿元,占总债务的63.49%。

丹东港方面认为,丹东港集团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后,未来随着未完成项目的收尾,营业收入将逐年提升,期间每年的收入足以偿还调整后的债券利息,无需破产重整。

为抵制破产重整,丹东港还寻求了法律学者的意见,并于3月17日发布《关于就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提出关于破产法相关问题之专家意见书》。该意见书提出五个论证意见及五个企业债务偿还资金来源,迫切希望其提供的债务重组方案可以得到债权人的认可,以避免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书中称“决定是否预重整,主要取决于债权总额占比较大的债权人对其清偿利益在重组拯救与破产清算两种不同情形下的预期,以及他们对债务人拯救复苏的信心”。

这表明丹东港目前能否摆脱破产清算的“命运”,依然取决于债权人对丹东港能摆脱债务危机,未来向好发展的信心。

丹东港还能树立起债券人对它的信心吗?现实似乎难以为它雪中送炭。

尽管发布会上胡凤浩介绍,丹东港目前的货品吞吐量表现上升,但据交通运输部官网显示,2月份丹东港货物吞吐量还是远不及大连港和营口港。

2019年2月辽宁省港口货物、集装箱吞吐量。图片来源:交通运输部官网

对丹东港集团抵制破产重组更为不利的条件是,2018年年底前,辽宁将启动实施沿海六市(大连、丹东、锦州、营口、盘锦和葫芦岛)港口资源整合,成立辽宁港口集团。辽宁省国资委与招商局辽宁分别持有该公司50.1%与49.9%股份。

这意味着辽宁省港口资源整合将进入深度整合时期。 丹东市政府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工作回顾中也指出“有效防范丹东港、欣泰电气等企业债务风险”。对于丹东港破产重组,政府的态度也将产生巨大影响。

高额分红开启丹东港举债之旅

丹东港债务高企的问题于2015年引起外界关注,这一年经济长期增长前景不佳,央行采取宽松措施,股市震荡调整,对债市起到了提振作用。

在此之前五年内,即2010年—2015年是丹东港飞速发展的阶段,却也是债务融资规模高速增长的阶段。这5年里,丹东港的债务融资规模远高于到期偿债规模,净融资规模长期为正,2015年公司净融资规模达到83亿元。

2015年被关注的还有一次耐人寻味的高额分红。

2015年第四季度丹东港的“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高达19.49亿元,这也直接让2015年全年的“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达到了30.81亿元。但是,丹东港2015年的归母净利润仅有11.05亿元。

那么2015年第四季度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高额的分红,分红最大受益人王文良在2010—2015年间还做了哪些事情呢?

都是“花钱”的事情,比如参与慈善活动,捐助善款。

可见资料显示,在这一阶段,丹东港集团大额捐资赞助东港市“送电影下乡”活动;2014年,丹东港集团向中华环保基金会捐赠资金5000万元人民币,专门用于孤山苇场生态的修复项目……

一边是丹东港连连举债,一边是大额分红以及参加各项捐资活动。对此,丹东港在媒体沟通会表示,分红和债务危机没有关系,分红没有形成债务。

但是,据《21世纪经济报道》去年采访接近丹东港人士称,“如果不是这10多个亿的现金流出,也不会给丹东港带来那么大的现金压力,至少开始的违约和周转都是可以处理的。”

2016年,还债压力骤增的丹东港仅发行了4只债券,募集资金47.1亿元,而同年公司却面临119亿元的偿债压力。到了2017年3季度末,其总负债已达到464.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就高达100.16亿元。

分红一时爽,债务谁来扛?摆在王文良面前的路一下窄了很多。

风光一时之后陷入无尽风波

王文良现年62岁(1954年出生),辽宁丹东人。2017年胡润百富榜上,王文良以120亿财富排名全国第295位。早年王文良曾在丹东市政府工作,九十年初下海经商。2005 年2月起任中国日林建设集团(以下简称日林集团)董事长、总裁。

也正是在此后不久,由原交通部和国家发改委编制,并经国务院审议通过的《全国沿海港口布局规划》发布,全国沿海港口被划分为环渤海、长江三角洲、东南沿海、珠江三角洲和西南沿海5个港口群体,丹东港作为环渤海重要港口,成为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支点。

由此,丹东港开始转制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同时期,王文良的日林集团出资1,072.8万美元,拿下丹东港36%的股份,将丹东港的实控权收入掌中。

此后,王文良不断为丹东港招商引资,比如兴建了帕斯特谷物加工和丹东船舶重工企业。同时, 积极推进了与韩国大宇公司合资合作,建起600万吨载重能力的造船产业基地 。

“丹东港的发展目标,不仅是国际综合贸易商港,还要是绿色、环保、节能型港口。”2014年,王文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

王文良在2016作为辽宁人大代表参加了两会,他的献言献策还一度被媒体广泛关注,只是3月份参加完两会,没多久就被曝出给纽约大学捐款2500万美金。

丹东港的债务违约也接踵而至。而除此之外,丹东港的经营也出现问题,其财务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丹东港的净利润已经开始减少,即2016年净利润从2015年的11.05亿元减少至8.94亿元,而2017年前三季度仅为5.39亿元。目前,丹东港还未发布2017年年报及2018年各季度报告。

如今,王文良远赴海南养病,似乎与站在破产边缘的丹东港“同命相连”。那么,丹东港接下来“命运”如何,能否说服债权人认可重组方案?欢迎在留言说出您的看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