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鲁迅赞其为“仙女”,她称自己是“三无”女人,只因一生为爱所伤

原标题:鲁迅赞其为“仙女”,她称自己是“三无”女人,只因一生为爱所伤

她是被鲁迅称赞为“仙女”的民国美女作家,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却为爱耗尽一生,落下一身伤病,一颗玲珑心,千疮百孔,为一段即将消逝的荒唐情爱,将自己低到了卑微尘埃里。她称自己是“三无”女人:生无家,爱无果,死无墓。

白薇

白薇,原名黄彰,出生于湖南资兴渡头乡秀流村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白薇的父亲黄晦早年曾留学日本,参加过中国同盟会和辛亥革命,他虽是新派,但对女儿婚姻采取了封建卫道士的态度。为其包办了一桩旧式婚姻,随手就将年幼女儿指给了同村李家当童养媳。十六岁时,白薇正式嫁入李家“冲喜”。至此,揭开了她"炼狱生活"的血泪序幕。16岁的白薇在婆家受尽丈夫和婆婆的折磨,她不但要干尽家中的苦累农活,还要遭受婆婆的非人虐待。甚至被咬断过脚筋,后来求助二舅才终于逃到衡阳,逃到上海,最后逃去日本。

然而,命运之神却还是不愿放过不幸女子,白薇很快就又卷入了一场荒唐的情爱纠葛,更被一个不堪男人折磨了二十余年……

1923年,白薇三十岁。在东京,她遇见了小她六岁的福建漳州人杨骚。杨骚外貌清秀儒雅,又是个爱好文学的热血青年,极容易引得女子一见倾心。他与白薇气质相近、爱好相同,又都是身处异国他乡,便时常聚在一起促膝畅谈。最终,朋友情谊很快转化为炽烈情爱,两人同居到了一起。

杨骚

然而让白薇绝想不到的是,1925年初,杨骚突然一声不响,一人偷跑回了国内,到了杭州才写了封信给白薇。他在信里说他还深爱着初恋,不想再在白薇面前说假话了,他让她别再爱自己。这对于处在热恋中的白薇,犹如当头被浇一盆冷水。她极不甘心这段姻缘至此夭折,便和朋友借了归国路费,追寻着杨骚脚步,连夜启程,不顾一切地赶到了杭州。

见面之时,白薇的情绪异常激动,而杨骚却极为冷淡。在声称三年后再和白薇尽续前缘后,杨骚便独自逃回了福建老家。后又辗转去新加坡找了份教职。白薇见情人再次狠心逃走,不禁恼怒攻心,很快就又病倒在西湖之畔,病好后才又回到日本。

身穿比基尼的封面女郎白薇

白薇虽回到日本,却无时不在关心杨骚的动向。当她辗转打听到杨骚正身处新加坡后,信笺便又追随而去,连绵不绝地倾诉着思念之情。此时,杨骚在新加坡却过得并不轻松,而白薇的深情也更让他感到烦恼。有一次,他终于回了一封信给白薇。信中写道:“我是爱你的呵!信我,我最最爱的女子就是你,你记着!但我要去经验过一百女人,然后疲惫残伤,憔悴得像一株从病室里搬出来的杨柳,永远倒在你怀中!你等着,三年后我一定来找你!”而他确实也这样做了,所以后来回国后传染了白薇一身花柳病。

之后,白薇为根治病痛吃尽了苦头,此后九年竟接连做了多次手术。但白薇杨骚却始终痴心不改,认为只要杨骚能痛改前非,便甘愿和他走进婚姻殿堂,一起相扶相依,共度往后余生。她将杨骚的敷衍当为承诺,发请帖,定酒席,准备与其结婚。然而婚礼当天,杨骚又跑了,白薇喜滋滋地迎接宾客,杨骚却自始至终连面都没露,留下落魄的新娘独自应付尴尬的场面。这让白薇的心凉了,更对杨骚彻底死了心。

白薇和杨骚

1940年,白薇随同文化界人士撤退到了重庆。因长期的颠沛流离,她在日机的轰炸中再次病倒。昏迷之中,同事却将白薇抬到了同处重庆的杨骚住处。再见时,杨骚早已洗尽铅华,竟带着一颗悔愧之心,无微不至地照顾起白薇。他想要跟白薇重续前缘,满怀内疚对她说:“往日全不知道爱你,现在才开始真正知道爱你了。”

可惜白薇再也经不起任何一种未知,生活磨光了她全部的热情和倔强,她只是平静地拒绝了他,然后又平静地离开。

1941年,杨骚被疏散去了新加坡。他在那里谋了一份教师工作,并终于像个真正男人一样,懂得关心和照顾起白薇。每月,杨骚都会从七十元薪水中拿出五十元,寄给远方的白薇,想以此来挽回这段感情。

白薇

然而,“哀莫大于心死”,杨骚的努力最终还是白费。1944年夏天,杨骚自知已无法挽回白薇,便和别人结了婚。而白薇却在这场吃力爱情里耗尽了一生,此后再也没有恋爱结婚。一个人孤独地活到93岁。弥留之时,这位民国最悲情的才情女子却仍旧是孑然一身,没留下任何遗产,更没有丈夫、孩子或是亲人来陪伴。面对这样一个女人,真说不清该是可怜还是可恨。女人过于痴情,其命运悲惨就早已注定,可悲可叹之余,往往引来的便只有一声叹息而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