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反杀案引争议 法律要解答“当时该怎么办”之问

原标题:陕西反杀案引争议 法律要解答“当时该怎么办”之问

文 | 沈彬

又是一起有争议的反杀案。这一次因为冲突场景更为常见,因而暴露的问题也更有普遍性——当你遭遇“社会人”挑衅时应该怎么办?

2017年12月10日晚,大学刚毕业的陕西男子王浪在夜店里,遭遇了“社会人”李雷的主动挑衅。李雷拿起一个烟灰缸扔到王浪胸前,王浪起身与李雷发生争执,李雷继续上前争吵,并先后递给王浪两个啤酒瓶,王浪试图认怂、赔笑。但当李雷用左手推搡了王浪的脖子,做出类似扇嘴巴的动作后,王浪愣了2秒钟,突然用酒瓶向李雷头部击去,致其死亡。

(案件审理现场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一审王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在二审中,公诉机关认为,李雷用左手攻击王浪颈部,属于“推搡”的“轻微暴力行为”。而李雷虽然右手曾经举起瓶子,但没有明显攻击行为,不过,公诉人也认为:王浪应为防卫过当,一审量刑过重。辩护人则认为:李雷并非“推搡”,而是“掐捏”王浪脖子,使王产生了窒息感。

由于王浪案件的争议性很大,法官称该案将会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法律专家一起来进行论证,然后再择日宣判。

从报道来看,王浪遭遇了一个“牛二”式的人物。死者本身就劣迹斑斑,案发之前李雷曾向当地出租司机收取每人3000元的“保护费”,而因寻衅滋事遭受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所以在李雷死后,当地乡亲称这是“为民除害”。

(王浪一直在讨好,但仍被李雷辱骂、威胁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王浪自我辩护时提出的两个问题——“我是不是得先让他打受伤了,才能还手?对方中途手里没有了酒瓶,我是不是应该等他捡起酒瓶才能继续反击?”也是很多人急切想知道答案的。

很多人,特别是男生在自己的青少年时代,总会遇到李雷这种“牛二”式的人物,他们会主动挑衅、打人、辱骂:你不还手,当场吃亏,以后常常被其侮辱;你要逃,他可能不依不饶;你认怂认错,他继续霸凌你……但你一旦还手,警方处理时就可能认定这是“互殴”,各打五十大板,而对守法良民来说,这是承受不起的代价。

所以,有刑法学者研究了100起刑事案例,最后的结论是:正当防卫还得靠跑。从两年前的“辱母杀人案”再到去年的昆山反杀案,以及今年两会前被“不起诉”的涞源反杀案和赵宇见义勇为案,正当防卫的标准之争屡屡拨弄着社会敏感的神经。

法治的完善不仅体现在皇皇的法典,还应该让每一个公民对法律有稳定的预期,面对半夜女邻居的呼救、面对小混混的挑衅,知道怎么处置才是合法的。

(李雷攻击王浪的这个动作后,王浪开始持酒瓶反击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目前《刑法》中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只有1条共3款,总共仅191个字!什么叫“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 什么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什么叫“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这些法律本身没有做严格的界定,这导致正当防卫的标准被从严掌握,甚至正当防卫成为“僵尸条款”。

这需要法律、司法政策能制订更细致的标准,明确指引公民的行为。比如,美国就有30个州立法明确了“不退让法”:民众在与他人发生对抗时无需选择退让,可在认为生命安全遭受威胁时使用致命武力,这种情况下杀人被认为是自卫。比如,1984年,纽约工程师戈茨在乘地铁时和四个黑人小痞子坐在一起,并被一个黑人小痞子索要5美元,戈茨直接掏出手枪,开枪射击,导致1人终身瘫痪,3人受伤。最终判决为,戈茨只犯有非法持有武器的罪名,其他罪名不成立。

中美两国国情不一样,不可能照搬“不退让法”,但是之前有关正当防卫已经发生了太多争议,《刑法》中那191个字已经难以满足公民对司法公正的期待,应该给出更明确的指引。

(王浪反击时,李雷手中酒瓶掉落,曾试图去抓烟灰缸还击,但不慎摔倒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去年年底,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公布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正当防卫案),今年两会前涞源案、赵宇案都做了不起诉的处理,前几天杭州检察院高调宣布“刺死传销者的盛春平系正当防卫”,这一系列的司法动向都在说明:中国正当防卫的标准正在悄然改变。今后应该给出更详细的“加减分指引”:加害人是否持凶器、有没有同伙、是否在封闭空间里、公民的社会阅历、身格健康情况……不同情形下哪些因素可能影响司法认定,标准越具体公民就能越明确自己的行为边界。

有法治,才有自由。细化正当防卫的标准,不是为了鼓励争强斗狠,而是为了“法不向不法让步”,通过调整司法政策补上公权保护的裂缝和空白点:让小混混们有所忌惮,让那些“社会人”不敢有恃无恐,让无辜公民知道法律站在自己一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