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熄火:致敬阿里转型2B 需突围社交天花板

原标题:腾讯游戏熄火:致敬阿里转型2B 需突围社交天花板

腾讯的核心还是社交,社交延展的空间很大,这是其优势。如果社交成为腾讯的全部可能性,也就成了局限性。

媒体训练营3月25日报道

文/左远良

3月21日,腾讯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盈利同比下降32%,环比下滑39%,这是2005年以来最大业绩滑坡,是腾讯13年来最差的财报。

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营收848.96亿元,同比增长28%,净利润为142.29亿元,同比下降32%,环比下滑39%,低于市场预期。2018年全年,腾讯营收3126亿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为787.19亿元,同比增长10%。

腾讯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业绩下滑主要由于成本上升拖累。第四季度,收入成本同比增长43%达到497.44亿元,远高于历史平均。财报显示,全年营收的同比增长主要受金融科技服务、社交及视频广告、数字内容订购及销售多的推动。

腾讯这艘巨轮正在经历转型巨变,向业务多元化转型。从财报看,游戏外收入快速增长,抵消了游戏收入增速放缓的影响。2018年9月,腾讯宣布进行组织架构变革,由消费互联网(2C)向产业互联网(2B)的进化。

马化腾向马云致敬:由2C互联网向2B互联网转型,做得最成功的是阿里巴巴。阿里巴巴2B的成功,缘于电商业务场景天然具有2B基因,包括交易、支付、服务、供应链等场景与环节。支付这场仗最重要,微信支付在过去几年迅速崛起。

腾讯在支付领域取得的成功是不全面的:尽管其在支付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在其它高附加值的金融服务上仍落后于蚂蚁金服。腾讯转型B端市场,但基础薄弱、强敌环伺,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战场中,腾讯目前仍难言优势。

最近有一则关于''腾讯或将裁员10%中层员工''的报道透露,受变革影响,大约会有近200名中层干部近期会被裁撤。在此前腾讯公司20周年的会议上,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称,在未来一年内,有10%不再胜任的管理干部要退。“尤其在中干这个领域,”他态度坚决,“我们几个月之内很快地会完成10%的目标。”

“寒冬”中的腾讯,正处于一种极为罕见的“极度焦虑时刻”。

1

腾讯游戏部门办公独立于总部,管理自成体系,年终奖118个月薪,俨然独立王国。这一地位,未来还会持续多久?

腾讯游戏部门办公独立于总部,管理自成体系,年终奖118个月薪,俨然独立王国。这一地位,未来还会持续多久?

2018年,是游戏行业的至暗时刻。游戏版号停发九个月,所有游戏厂商都只能靠“存粮”度日,有的小公司不幸夭折,而腾讯、网易等大公司自身发展节奏也深受影响,出现业绩增速下滑以及股价下跌。

从财报来看,腾讯的游戏业务自2018第二季度以来,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增速负增长。四季度手游和端游收入分别为190亿和112亿,手游同比增长12%,环比下滑2.6%,增速下滑-0.7%;端游同比下滑13%,而2017年同期同比增长13%,这主要由于用户的时间继续转移至手机游戏。

不过全年整体来看,腾讯游戏业务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2018年,手游收入为778亿元,同比增长24%;PC端游收入增长6%至1040亿元。这成绩除了啃老本之外,与游戏“出海”的战略密不可分。去年腾讯投资的Supercell以及Epic Games推出的《荒野乱斗》和《堡垒之夜》均在海外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在业绩会上,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对媒体表示,将继续在海外做更多游戏投资,而随着自身开发能力增强,会将国内的手游向全世界推行。在去年底,国内游戏版号的审批工作恢复正常,腾讯也将慢慢走出低谷。截至目前,腾讯已有8款游戏获得审批,其中包括7款手游及1款端游,还有更多版号排队审批中。

社交是腾讯的基本盘,游戏和广告的收入也是得益于此。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12月,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0.98亿,MAU 同比增长11.0%。QQ的月活跃账户数达8.07亿,同比增长3%,其中21岁或以下用户的QQ智能终端月活跃账户数同比增长13%。

微信和QQ月活用户的双双增长,继续巩固腾讯在社交领域的“霸主”地位,也带动了其社交广告价值。据财报披露,2018年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581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长55%至398亿元。这部分增长主要来自微信朋友圈、小程序、QQ看点及移动广告联盟的推动。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当外界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在微信身上时,QQ其实也发生了很大改变。比如推出了直播、资讯流等内容功能,在UI设计、厘米秀、表情包制定等方面,都是为年轻人量身打造,依靠00后用户重焕活力。据了解,QQ上短视频及小视频流量同比增长超50%。

从商业化角度看,微信广告之前负载较低,投放相对保守克制,但未来1-3年的收入确定性很强。小程序方面稳扎稳打,在广告和云计算方面都很有前景。腾讯方面表示,要将整个生态打造的更好,整个广告业务仍然强调要稳健持续的增长,而不是只争取一次性爆发的增长,把所有增长耗费掉。

2

蚂蚁支付基于电商交易,强关系;微信支付基于社交流量,弱关系。强弱不同,高下自分。“贫血效应”与“囚徒效应”制约腾讯。

腾讯财报还显示,2018年其他业务同比增长80%,主要来自金融科技及云服务。金融科技服务收入的增长来自向商户端交易手续率、用户端的提现及信用卡还款费用,以及向金融机构收取分销金融科技产品,如微粒贷、理财通的服务费。

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支付金融业务收入204.11亿,同比增长74%,同比增速较三季度提高了8个百分点,超过市场预期。财报称,支付是腾讯关键基础设施平台,帮助商业伙伴完成线上和线下服务,公司扩大了移动支付市场的领先地位。

数据显示,财付通全年交易笔数达4665亿,而支付宝目前还不到2000亿,然而这并不代表腾讯已经在金融领域超越蚂蚁金服。尽管腾讯支付业务的收入增长很快,但是其毛利率下滑的压力依然很大,从中长期看依然是亏钱的业务。

据腾讯方面透露,过去一年,微信日均总支付交易量超10亿笔,其中商业支付占总支付交易量一半以上。有行业人士分析,另一半非商业支付可能是来自红包为主的小额支付,属于账户体系内左手倒右手的空转,并不能给腾讯带来任何一分钱收入,这也因此将成为微信支付最大的成本压力。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支付的业务是基于场景的,腾讯的支付是基于流量的。基于流量的支付会产生两个问题:一.贫血效应,支付只是作为微信的一个基础服务,而赚钱需要二次转化,需要更多的金融场景;二.囚徒效应,微信支付出海的优势不大,主要是其得益于社交红利的优势仅限于国内,或只能在出境华人群体中产生作用。

关于腾讯云服务的营收情况:2018年,腾讯云服务收入增长超过100%至91亿元;2018年第四季度,云服务的付费客户也同比增长逾一倍。在去年Q3财报中,腾讯首次披露了云服务的收入,一直保持了在较低基数之上的三位数的高速增长。外界普遍猜测,云服务或将从其他业务中“剥离”,成为新业务板块。

3月21日,马化腾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用户流量红利已经消失,接下来互联网必将深入各个产业行业。腾讯去年的组织架构调整,主要是把很多与云相关的板块聚合起来。这并不是为了提高云服务的收入,而是腾讯为了迎接产业互联网的浪潮在做准备。

马化腾表示,现在在金融、零售、交通、医疗、政务以及工业等领域,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都相对成熟,这里面有大量需要腾讯提供云服务的需求,所以前景非常广阔。To B业务最终其实也是要为消费者服务,腾讯要做的就是做好消费级互联网和产业级互联网的连接。

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云收入26.86亿,同比增长78%,全年收入91亿,增长态势良好。过去一年,腾讯云在印度、日本、泰国、俄罗斯等地的数据中心相继开服,到目前为止,腾讯云已在全球五大洲25个地区内开放了53个可用区。

有报道称,腾讯云全球规模已经超过谷歌位列第四,目前腾讯云的收入规模约为阿里云的40%,说明增长速度相当快。行业人士分析称,事实上,一直以来腾讯更擅长于面向C端的业务,而B端则是弱势,还有很多短板需要补足,从C端到B端业务重心的转移,也将伴随着转型阵痛。

3

产业互联网,就是用互联网赚来的钱投资产业?马化腾的想法不全是这样子的,事实竟然全是这样子的。

年报中披露,腾讯截至目前已投资了逾700家公司,有超过100家公司的估值达到10亿美元,其中包含了60多家已经上市的公司。

腾讯方面称,通过投资于上游公司,腾讯在内容上涵盖游戏、视频、音乐及文学的IP组合,令社交平台更加丰富;同时也加强在创新及科技方面的投资,深化与用户、广告主、商户及企业伙伴的连接,以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保持竞争力。

从财务数据来看,过去一年,腾讯的投资收益经历了大幅增长。2017年,腾讯的投资收益61.89亿元,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208.19亿元,涨幅达263.38%。去年一篇名为《腾讯没有梦想》的文章在网上刷频,文章主要观点认为,腾讯正日益从科技公司转变成一家投资公司。

不过,腾讯似乎并不在意外界的看法,未来还将继续扩大投资。刘炽平表示,投资是腾讯集团的核心战略之一,2019年腾讯的投资规模不会收缩。“是在乎于让我们自身有一个选择,去做最重要的事情,同时把一些不是我们能做好的事情,交给被投公司去做,让我们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

然而,去年四季度股市整体大跌,腾讯投资的公司没有出现大型IPO,加上腾讯音乐在该季上市账务计入了一大笔非现金开支,导致腾讯在当季没有出现投资收益,反倒计提了21亿的投资亏损。相比之下,2017年Q4,易鑫、Sea、搜狗等腾讯系公司上市,当季腾讯的投资收益高达79亿;2018年Q3美团上市,腾讯当季投资收益高达87.6亿。

财报会上,被问及Q4投资收益回落、所投公司亏损时,刘炽平回应:“投资项目反映了股市下行的压力,有些上市公司股票在去年年底有些受压,2019年第一季度会好一些。市场的波动不是我们最关注的,我们更关注是不是可以找到未来有机会的公司和合作伙伴。”

一位证券分析师表示,腾讯净利润下降32%的原因也正是由于投资收益亏损,大部分散户只看GAAP就吓跑了,但具体到看估值的话,个人建议剔除投资收益更好。刨除投资收益之后,腾讯在2018年的整体表现,从收入和盈利的增速看,是在经历了三年业绩爆发期后,回落到了2015年较为正常的水平。

展望2019,腾讯业务结构的调整的阵痛将持续,利润率仍将承受较大的下滑压力。所幸的是,腾讯手中仍然捏着一副好牌,正在快速释放其自身的潜力,核心业务游戏受困之下,收入结构逐渐多元化,可观腾讯的护城河之深。温馨提示,看得懂的投资者控制仓位,好好把握一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