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代言,获腾讯8亿美元融资,贝壳掏空了谁?

原标题:黄轩代言,获腾讯8亿美元融资,贝壳掏空了谁?

留一寸头的黄轩,身着湛蓝色西装,手举一部手机,身边8个大字:海量真房源、省心上贝壳。这些画报近乎覆盖了北上广深杭所有地铁站。

从去年4月贝壳找房上线以来,第2个月便请来黄轩代言,同时在央视世界杯期间,不断植入洗脑式的广告。一直到现在都没停过。用广告换取流量,换取用户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打法。

截止到去年12月份,贝壳找房已经打入100座城市,120多个二手房品牌加盟,业务范围覆盖全国1.8万家门店的17万经纪人。不仅获得了腾讯领投的8亿美元D轮融资,还拿到微信的超级入口,同拼多多、京东、滴滴等巨头并列入驻九宫格,坐拥10亿用户的流量。

成立不到一年,找了个好干爹,精准切入居住服务领域,创始人左晖和他的贝壳已经稳了?

贝壳的野心

左晖是一个北漂青年,1992年从北京化工大学毕业,算是滴滴创始人程维的师哥。

2000年,左晖还在为租房而烦恼,因为黑中介太多,行业不规范,他就想自己做一个。于是在2001年,左晖在北京创立了链家。

链家成长的过程,几乎见证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成长。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互联网泡沫破裂,股市大起大落。为了扩大内需,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正式打开房地产市场,成了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也成了左晖的起跑线。

回看整个链家的发展轨迹,便能够窥探出贝壳成立的雏形和原因。

从房源开始到最终的成交,链家在2002年完成了整个二手房交易全流程。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这一年全国的房地产市场都不景气,但链家选择大肆扩张门店规模,实现弯道超车。到了2014年底,链家走出北京,走向了全国。但说到底,店再多,终究是一个主营线下的房产经纪公司。

左晖想做一个以数据驱动的全价值链房产服务平台。2018年4月,贝壳找房上线。

对链家来说,押注贝壳,既是防御手段,也是一场合纵连横的实用主义,背后隐藏着延伸公司触角和重塑行业规则的野心,链家希望自己才是制定规则的那一方。

早期,房产中介要比现在混乱的多。同一片区域的中介合伙哄抬报价,从中抽取巨大的差价,但服务质量却是从始至终的差。

曾经的链家,在不赚差价和真实房源上下了功夫。事实证明,链家当初的策略是正确的。但链家随着其版图一步步扩大,问题日渐突出:“违规高息放贷”、“违规收取高额中介费”、“编造虚假房源信息”甚至还曾被指为“变相助长房价”。

2016年2月23日,在上海市消保委召开的发布会上,链家就因房源问题被点名批评。两名消费者认为,上海链家存在隐瞒房源真实信息、把即将被法院查封的房子出售给消费者的行为,同时还提供高息贷款服务,权益受到侵害。

左晖说过,链家一直在跟对手“赤身肉搏”。在垂直领域,越往上,路就越窄。贝壳找房有可能让链家更上一层楼。

贝壳用房源信息和链家管理模式的共享,吸引各品牌房产中介加入,由此打破房产租赁行业信息不互通的局面,推出的ACN经济合作网络(一种分佣模式),打破行业内单打独斗的格局。

在传统的交易模式中,一个经纪人会负责某一单交易的所有环节,完成闭环。卖出一套房子是一个经纪人单独的事情,几乎没有任何协作。

贝壳找房希望推动不同品牌经纪人之间合作共赢,ACN模式,具体来说,就是把经纪人的工作链条进行细化,把交易一套房的各利益相关环节进行分割,不同经纪人在每一个节点上付出的劳动都会有所回报。

目前贝壳涵盖二手房、新房、租房、装修和社区服务等众多类目,提供VR看房、交易流程可视化、房屋迁徙系统等服务。贝壳的野心,是要做一个房产中介行业最大的交易平台。

据东方证券发布的研报中显示,至2030年,中国租赁人口将达2.7亿人,住宅租赁市场规模就将达4.2万亿人民币。

这些“链家模式”没有做到的,贝壳找房有机会做到。

既做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一个月前左晖宣布,将贝壳、德佑、链家管理团队合并,将包括公司所有股权、房产资源和精英管理团队等重要资源,全部转移到成立不足一年的公司“贝壳找房”。

将贝壳找房计划上市,而不是经营了十数年的链家,甚至一度有言论称左晖是在有意“掏空链家”。

贝壳找房的商业模式不同于链家。

链家是垂直房产中介领域的O2O公司,而贝壳更像一个房屋中介的互联网平台,把链家的经营管理系统和真实房源信息共享给同行,并制定规则。

但在仅仅推出2个月后,贝壳就遇到了同行的围剿。

2018年6月12日,58集团与中原地产、我爱我家、21 世纪不动产、万科物业和龙湖冠寓等一众房产中介品牌成立了“真房源联盟”,许多链家之外的房产中介们也将组成联盟,抵抗贝壳找房。

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直指链家贝壳找房“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58集团CEO姚劲波同样表示:“有的公司希望这个行业里的公司全死掉,只有自己活着。”

作为信息分发平台的58同城,营收主要来自房产交易这一块,而房产交易的收入基本依赖从各房产经纪公司收取的“平台端口费”。所以,贝壳找房的出现被认为是完全搅乱了行业格局。

根据《财经》的报道,2017年5月链家内部曾经发起过一轮高管大讨论,核心人物悉数到场,讨论重点之一便是:做不做加盟与平台。纵使近半高管反对,但左晖坚决表示:只要做成贝壳,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与牺牲。

前段时间更有千龙网、搜狐网等媒体爆出“贝壳找房要求员工每日完成100下载量”的新闻,也映射出,贝壳找房作为平台的困局:流量从何未来?

据说链家内部经常搞实战演练,以模拟未来对手将会怎样“干掉”链家。得出的结论无非两种:一是对手通过对线上流量的截断来“饿死”链家。二是靠占领链家还没有布局的地域来对链家形成包夹。

究竟掏空了谁

如今,贝壳拿到了腾讯的流量。

根据腾讯发布的2018年财报,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10.98亿,这是一个巨大的流量头等舱。

微信的第三方服务里躺着的是各领域的巨头。刚上市的拼多多、美团点评、同程艺龙、蘑菇街、猫眼,之前就已经上市的京东、唯品会,尚未上市的滴滴、摩拜、转转。

它所代表的,是腾讯和微信的支持,以及巨大的流量。

微信第三方服务真的有人在用吗?这是很多人都质疑的问题。

事实上,微信钱包中第三方服务的流量对腾讯的这些合作伙伴来说占比并不小。由于微信九宫格目前提供的服务都是以小程序形式承载的,小程序 MAU 的 Top 3 提供的功能服务全部来自九宫格。

同程的小程序和 app 差别是最大的,它上市时被媒体称为「被腾讯和携程抬进港交所的同程艺龙」。独立 app 的 MAU 只有 600 万,在微信生态里却有接近 1.8 亿的 MAU,同程的招股书也直接标明「与腾讯的关系变差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及增长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蘑菇书的招股书也显示,微信小程序给其带来的交易额占蘑菇街总 GMV 的百分比在 2019 财年上半年达到 31.1%,同比增长了 16.7%。

拼多多曾对外表示,九宫格的露出价值值几个亿。在其招股书中,拼多多将微信中的接入点算作了 28.52 亿美金的无形资产。

腾讯执行董事刘炽平曾希望,资本结盟让腾讯庞大的流量资源得到变现。拿到了巨大的流量入口,意味着将半条命交给干爹,少了份独立发展的意志。

此外,还是另外一种声音——左晖“掏空”链家全力去做贝壳找房。

3月20日,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的注册资本、投资人及管理层发生变化。

天眼查信息显示,链家的原投资方中有22家显示退出,公司的注册资本也由2054.02万元变更至1355.8万元,注册资本减少33.99%。

对此,贝壳找房回应称,本次减资目的在于企业发展所需,原投资方在链家的股份将通过协议镜像平移到贝壳找房。

知情人士透露,链家上市搁置,寄希于贝壳海外上市。

在左晖的心里,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但有了流量不等于故事的动听。

链家在售前、售中、售后有相对严苛的监管,但是对于贝壳的加盟模式,那些加盟商哪里有资源监管经纪人的行为,来保障贝壳上的交易诚信?起家于直营的房产中介链家,如今all in贝壳,左晖带领的团队是否真的有平台的运营基因?

这都是贝壳要面临,真正长期存在的问题。对于贝壳的未来,真的有可能像左晖所说:贝壳没做好,链家也没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