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寺庙庵观,处处隐藏曹雪芹深意

原标题:红楼梦里的寺庙庵观,处处隐藏曹雪芹深意

《红楼梦》以一个有神话色彩的故事开篇,通过一僧一道的时隐时现贯穿全文,而既有僧道,就少不了寺庙庵观。

单就前八十回而言,这些庙观就多次出现,有名称的就有十六处之多,且个个背后隐藏深意,我们不妨一一来看。

一、葫芦庙:甄士隐败落、贾雨村兴起之源

葫芦庙出现在第一回里,坐落于甄士隐家隔壁,此时的贾雨村,因为没有路费赶考,所以就暂时寄住在葫芦庙里,卖文为生。

曹雪芹设置葫芦庙是大有深意的,葫芦,寓意糊涂也,直指后文贾雨村高中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一事,且贾雨村本自湖州人士,寓意胡诌,又住在葫芦庙里,对应其名寓意假语存言。

且因葫芦庙就在甄宅隔壁,所以英莲丢失的那年三月十五,因为庙里炸供,结果就引起了火灾,甄宅家业毁于一场大火,甄士隐也由此败落。

甄士隐家因为葫芦庙里的一场大火从此没落,而他最终也因遇到跛足道人,一起跟着出家去了。细思不由恍然大悟,秉性恬淡的他,与佛门本就一墙之隔!

不仅如此,在贾雨村乱判葫芦案一回出场的门子,也曾是葫芦庙的一个小沙弥,正是在他的诱引下,贾雨村判了冤案,且为防过去落魄事泄露,于是将门子打发,而八十回后,这个葫芦庙出身的门子,一定还会出场。

二、智通寺:翻过来的龙钟老僧

智通寺出现在第二回里,贾雨村此时已因“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被罢了官,成为林府西宾,做了林黛玉的老师。

黛玉之母贾敏去世后,因多日未曾进学,贾雨村闲来无事,就去郊外闲逛,无意间就闯入这座叫智通寺的破庙。

虽是“门巷倾颓,墙垣朽败”的破庙,但门两旁的一副对联却大有深意,写的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脂砚斋批曰: 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却是为余一喝。又曰:一部书之总批。可知这座寺庙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两句联对也道尽世人一生汲汲营营之相。

这个庙里香火不枉,只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且“ 那老僧既聋且昏,齿落舌钝,所答非所问。”但通过诸多脂批可知,这个老僧却正是个看破红尘的高人,是翻过来的。

脂砚斋对这个僧人评说:毕竟雨村还是俗眼,只能识得阿凤、宝玉、黛玉等未觉之先,却不识得既证之后。可见,这个僧人,其实正是八十回后,宝玉、黛玉、邓婕等人参破世情之后的镜像。

说白了,曹公一开始已经把结局告诉我们了,只是你我肉眼凡胎,处红尘中,都与贾雨村般,未曾看破,必得如宝玉等人,经历一番尘世,方能幡然醒悟。

三、玄真观:故弄玄虚一心修仙的贾敬

玄真观是宁国府贾敬修道炼丹的地方,最早被提到是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但没有提到观名,只是说“因他父亲(贾敬)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

由此可知,贾敬的修道,在冷子兴这个外人眼中,根本就不是诚心正意,这一点从其死亡一回也可知,他只是着急成仙,结果“吞金服砂,烧胀而殁。”

玄真观坐落于城外,此后贾敬在其生辰时、秦可卿死亡、贾府祭宗祠等回都有暗出或明出,但均未提到观名,直到他吞食丹砂死亡的六十三回,才提到了“玄真观”三字,曹公用意,也确符合“玄真观”之“玄”字。

我们知道,贾敬是贾府唯一通过科考出身的进士,他身上本肩负着振兴家族光耀门楣的重任,但他偏抛弃家业,出家炼丹成仙去了,因此被曹公赋以“箕裘颓堕皆从敬”的定语。

玄真观在贾敬眼中,也许是炼丹成仙的好去处,但在世人眼中,也许就是故弄玄虚,充满假象,专门骗人钱财的肮脏之地。

四、铁槛寺:宁荣二公昔日之苦心于此可见

铁槛寺出现在第十四十五回,铁槛寺是贾府家庙,但凡族里有人去世,多半都停灵于此,贾瑞、秦可卿、贾敬、尤二姐等人死时,都曾停灵于此。

关于铁槛寺的来源,原文说的明白:原来这铁槛寺原是宁荣二公当日修造,现今还是有香火地亩布施,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

我们知道,贾府的老家在金陵,人死之后自然要回原籍,但因金陵离都中较远,所以宁荣二公修造了铁槛寺,以便族人有去世者在此做短暂停留。

铁槛寺与贾府义学一样,都是宁荣二公为家族和后世子孙所作的一件好事,因此脂砚斋说: 大凡创业之人,无有不为子孙深谋至细。以此可知二公苦心。

铁槛寺还跟一个人密切相关,即贾芹,他是负责管理家庙里的和尚道士的贾府子孙,五十三回被贾珍大骂“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贾芹作为贾府子孙,在家庙里干如此勾当,也预示着家族的必然败亡。

五、水月庵:写尽天下尼庵之肮脏面目

水月庵出现在第十五回,与铁槛寺先后出现,因为馒头做的好吃,又叫馒头庵,住持是净虚老尼。秦可卿死亡停灵铁槛寺期间,王熙凤带着宝玉、秦钟曾在此小住。

从原文我们知道,这个水月庵并不是什么佛门净地,王熙凤刚住进来,净虚老尼就找她说项,要她利用贾府影响力,帮忙从中调解一场官司,而她则能坐收渔利。

脂砚斋说净虚是“小人”“坏极”,从后文我们知道,因为净虚老尼说动了王熙凤,结果害死了两条人命,且是一对苦命鸳鸯,这既是王熙凤的罪业,更是净虚老尼的罪业。

俗语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净虚老尼干着肮脏的勾当,他的徒弟如智能儿、智通也都犯了戒律。智能儿与秦钟私会,智通专门在大户人家走动,拐带女子,后文她就把被王夫人撵出的芳官拐了去使唤。

尤其要注意的是原文的一段话“原来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为什么馒头庵离铁槛寺不远呢?曹公在这里也是隐藏了深意的。

脂砚斋批语说:前人诗云:“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是此意。故“不远”二字有文章。铁槛寺是贾府家庙,自然是铁门限,而馒头庵又是坟墓的另一个意象,两者离得不远,正是生死咫尺转瞬间也。

六、栊翠庵:隐藏贾府败落与中兴的秘密

栊翠庵是大观园内的一处所在,专为元春省亲而建,第一个住进来的主人是妙玉,八十回后的续文里则是惜春。

元春省亲一回,提到:忽见山环佛寺,忙另盥手进去焚香拜佛,又题一匾云:“苦海慈航”。又额外加恩与一班幽尼女道。这应该就是妙玉的栊翠庵了。

“栊翠庵”三字在贾母带刘姥姥去品茶一回,才正式出现,回目为“栊翠庵茶品梅花雪”,这一回亦是正面写妙玉为人。

栊翠庵三字非常有意思,即有把世间所有景色都栊于庵内之意,宝玉乞梅一回即可见栊翠庵内景色是大观园里风景这边独好的。

妙玉虽住在栊翠庵,但却早已不学经文了,甚至她在宝玉身上还寄托了某种情愫,可谓身在空门,心在红尘。栊翠庵关得住她的肉身,却关不住她对红尘的向往。

妙玉为黛玉湘云二人续诗一回,有两句“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这里似有深意存焉,极有可能暗示着贾府的败落是以栊翠庵作为尾声,之后的中兴则是以稻香村为始。

如果我们再延伸,就说到了妙玉身世与贾府败亡的关联,极有可能贾府败亡是妙玉身份揭开导致的,故谓“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很好理解,李纨住在稻香村,这暗示着八十回后贾兰高中。

七、清虚观:暗示贾府败落的不可逆转

清虚观出现在第二十九回,时近端午,元春派人来娘家要去清虚观打三天平安醮,被贾母得知,于是带着阖府上下浩浩荡荡地去了清虚观。

这个清虚观的张道士,“是当日荣国府国公的替身”,所以他跟贾府关系自然非常亲近。

且先皇和今上都有御封:曾经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是当今封为“终了真人”,可知其身份不简单。

贾母在清虚观打醮一回,发生两件很重要的事,一件是在贾珍在神前拈的三出戏,暗示了贾府的百年兴衰。一个是张道士忽然为宝玉提起亲来。

曹公通过神前拈出的三出戏文,透露贾府急速由盛转衰的不可逆转,此神意也。张道士为宝玉提亲,则透露宝玉姻缘动矣。

此前元春已通过端午节礼对宝玉姻缘表明了态度,而贾母亦接着张道士提亲的由头,直接回绝了此事。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两种姻缘此起彼伏,令人捉摸不透。

八、水仙庵:井边祭奠投井的金钏儿

水仙庵出现在四十三回,时为王熙凤生日前后,宝玉带着茗烟出城去祭奠金钏儿,最终选择了水仙庵。

水仙庵与前文之水月庵仅一字之差,却别有深意,水月,意即人间风月事耳,因此写智能儿与秦钟之事。水仙,因供洛神,故名。

宝玉于此祭奠金钏儿,从“那老姑子见宝玉来了,事出意外,竟象天上掉下个活龙来的一般,忙上来问好,命老道来接马。”可知,水仙庵亦是与贾府有关联之庵观,且对宝玉极尽奉承谄媚事。

茗烟引宝玉去水仙庵前就说“这水仙庵的姑子长往咱们家去,咱们这一去到那里,和他借香炉使使,他自然是肯的。”而常去贾府的姑婆,还有净虚、马道婆、智通、圆心等人。

脂砚斋于马道婆做法还宝玉凤姐一回曾批:此回本意是为禁三姑六婆进门之害,难以防范。这些姑婆常出入贾府,且深得贾母、王夫人信任,他们背后干了多少肮脏之事,想来令人心惊。

宝玉在水仙庵祭奠金钏儿,也对应了一个仙字,想必在宝玉的心里,金钏儿早已是到那警幻处销号,做回了仙子。

九、天齐庙:王道士的疗妒汤

天齐庙出现在第八十回里,宝玉带着小厮茗烟等人去天齐庙还愿。我们知道,黛玉进贾府一回,宝玉即是去庙里还愿去了,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天齐庙。

天齐庙在“西城门外”“本系前朝所修,极其宏壮。如今年深岁久,又极其荒凉。”可见这又是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

天齐庙的道士叫王一贴,“专意在江湖上卖药,弄些海上方治人射利,这庙外现挂着招牌,丸散膏丹,色色俱备,亦长在宁荣两宅走动熟惯。”

由此可知,这个王一贴也是有些来头的,也许宝玉凤姐遭魔魇一回,还曾请过他也未可知。且我们知道,薛宝钗吃的冷香丸,就是一个癞头和尚给了一张海上方,这里也提到了海上方,不知曹公有心还是无意。

这个王一贴与前文的张道士遥相呼应,他也是会说话的,在宝玉跟前变着法儿说笑哄宝玉,最知名的要数“疗妒汤”了。

宝玉求王道士赐疗妒汤,自然为的是香菱倍受夏金桂折辱,想要救其于水火,用疗妒汤化解夏金桂这个河东狮的妒忌之气。

十、狱神庙:八十回后王熙凤、贾宝玉落难处

狱神庙在前八十回里没有正文,但脂砚斋批语却不止一次透露,关于狱神庙,资料解释为:古代设在监狱里的一种庙堂或神案,它供奉的是所谓“狱神”,故而得名。

第二十回有一段批语: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

第二十六回批语:“狱神庙”红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二十七回批语:且系本心本意,“狱神庙”回内方见。四十二回批语:“应了这话就好”,批书人焉能不心伤?狱庙相逢之日始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伏线于千里,哀哉伤哉!

由此可知,狱神庙跟茜雪、小红、贾宝玉、王熙凤等人密切相关,极有可能是贾府败落,凤姐、宝玉身陷狱神庙,茜雪、小红得知后,冒险前去探望,甚至为营救宝玉、凤姐出谋划策。

且八十回后,围绕狱神庙发生的故事,应占据了非常重要的篇幅,遗憾的是我们再也看不到了。

以上十座寺庙庵观或有正文,或是脂砚斋多次提到,从情节可知,这些寺庙的出现,都被曹公赋予了不同的深意,此外,还有多处寺庙,虽只一笔代过,却不可粗粗看过。

十一、善才庵、蟠香寺、牟尼院、玉皇庙、达摩庵、地藏庵

水月庵的净虚老尼,最初出家不是在水月庵,而是在“长安县内善才庵”,这个“善才庵”名字别有深意,一如被凤姐派到尤二姐身边服侍的丫鬟善姐,曹公取其反意耳。

从净虚老尼利用王熙凤帮张财主摆平官司一事可知,她的善是伪善,她的才是爱财。

栊翠庵的妙玉,在进入贾府之前,先后还在两个庙观里待过,一个是牟尼院,一个是蟠香寺。十八回里提到妙玉“去岁随了师父上来,现在西门外牟尼院住着。”

六十三回里邢岫烟跟宝玉说到她与妙玉的关系:我和他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他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他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他庙里去作伴。

由此两处可知,妙玉先前曾先后在蟠香寺和牟尼院两处寺庙修行,后来被贾府下帖子,才住进了大观园的栊翠庵。可见妙玉自从带发修行后,一直都在寺庙内,未曾踏足红尘。

大观园里面积广袤,贾府又是豪门公府,大观园里的寺庙庵观自然不止一处,贾政与众人游览园子时,原文即有“或山下得幽尼佛寺,或林中藏女道丹房”可见庙观非止栊翠庵一处。

二十三回里,元春省亲之后,就明确提到了两处,“且说那个玉皇庙并达摩庵两处,一班的十二个小沙弥并十二个小道士,如今挪出大观园来,贾政正想发到各庙去分住。”

这里提到的是玉皇庙和达摩庵,应是专门供僧道尼做法事的地方,也许还有,但原文并未再有提及。七十七回里倒是又提到了另一座庵观——地藏庵。

王夫人把芳官、蕊官、藕官等戏子悉数解散或赶出后,这几个戏子因为没有父母,无处可去,发誓要剪了头发做尼姑去,后来芳官就跟水月庵的智通去了,而蕊官和藕官则被地藏庵的圆心拐了去。

由此我们再次看到,曹公笔下的这些寺庙庵观,多是藏污纳垢之所,并非佛门方外净地。那个狠毒的马道婆,应该也是在某个道观里挂名的婆子,其在贾府兴风作浪的手段,想来真是后背发冷。

以上为原文一笔带过的六处庵观,除此以外,曹公还写到几处提及寺庙的情节,一处是宝玉听了刘姥姥的故事,让茗烟出城去寻,最终“找到东北上田埂子上才有一个破庙。”一处是柳湘莲斩断情丝出家时,“睁眼看时……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着一个跏腿道士捕虱。”

前八十回里,明确提到名称的寺庙庵观有十六处之多,平均每五回就出现一个,曹公如此频繁地提到这处红尘之外的所在,加上一僧一道的时隐时现,似乎总在提醒读者着眼,要我们不要只看这红尘,更要看破红尘。

当然,看到如此多的庵观藏污纳垢,谋财害命,也就很容易理解曹公为何要借宝玉之口“毁僧谤道”了。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