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故应唤作瘦西湖

原标题:故应唤作瘦西湖

摄影:王虹军

【扬州艺文.史话】

清初著名扬州文人吴绮的《扬州鼓吹词》记载:“城北一水,通平山堂,名瘦西湖,本名保障湖……”这是“瘦西湖”之名最早见诸书面文字的记载。乾隆二十二年(1757),来扬州参与红桥修禊的钱塘诗人汪沆,一首“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红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让“瘦西湖”进入大众视野。然而,“瘦西湖”这个名字却一直没有得到文人雅士的广泛认可。只到清末,优势不再的扬州人终于接受并乐道于“瘦西湖”的“瘦”了。时至今天,瘦西湖不仅极好地诠释了“精致”美学,更越来越呈现出她宽广的美誉度和深厚的人文风采。扬州“瘦西湖”如今何“瘦”之有?

瘦西湖,清代扬州与宋代杭州的经济类比

乾隆二十二年,钱塘诗人汪沆来扬州参与红桥修禊,他看到扬州保障湖的冶游之盛,扬州人消费亦如熔金化银之坩埚,与南宋时的杭州好有一比,因而发出“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的慨叹。由此,瘦西湖之名正式进入大众传媒的视野。

在中国,由于杭州西湖名气太大,以致各地竞相模仿,只要自己的城市西边有一汪清水,便就叫做“西湖”。据说清代乾隆年间,全国有三十六处“西湖”。然而,却有一处西湖名字叫得特别,这就是扬州的瘦西湖。瘦西湖也是扬州古城西边的一条河,历史上曾被叫做“炮山河”“保障湖”。清末文人王振世《扬州揽胜录》说:“湖之水,其源旧发于甘泉、金匮两山,由蜀冈中、东峰出,注九曲池,汇蜀冈前。”

扬州蜀冈是大别山的余脉,已有几万年历史。两千年前,它是长江北岸的岸线。后来由于长江泥沙的沉积,扬州蜀冈以南的江滩变成陆地,并逐渐南移,形成了现在长江北岸的平原。瘦西湖最早是在长江南移过程中留下的泻湖,后来成了河道。古时候蜀冈上植被茂盛,雨量充沛,瘦西湖是蜀冈之水流向长江的自然河。

到了唐代,扬州城先在蜀冈之上,叫牙城或者子城。唐朝后期,扬州城往蜀冈下的平原发展,形成了罗城。唐代扬州城很大,今天的瘦西湖在唐代是市河。唐代诗人姚合说扬州“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可以想象,唐代的瘦西湖畔已经有园林。

宋代扬州,瘦西湖是扬州城的西护城河,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明末清初。

到了清代,运河再次全线贯通,使得大量的商业资本集聚到扬州。瘦西湖水道位于扬州城西北郊,绿水蜿蜒,环境清幽,于是富商巨贾们便在沿湖两岸建造私家园林。商人对园林化住宅的迷恋,带动了一方经久不息的造园热潮,形成了私家园林遍地开花、异彩纷呈的城市景观,开启了中国古典园林的扬州时代。

康乾盛世,扬州不仅经济富裕,而且文人墨客众多。早期的大画家石涛来到扬州,后来又有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近千名书画名家云集于此。同时,清代很多著名文士,如刘鹗、吴敬梓、袁枚等都曾长期生活在扬州。他们靠著书立说,卖字鬻画为生。

当时扬州人口构成中有本土扬州人、外籍官员。职业有文人、工匠,加之主导扬州经济命脉的商人。他们各自的文化基因,带有明显的地域差异。因此,由他们所共同构建的扬州城市文化,呈现出多元化的文化特性。瘦西湖畔的诸多园林,是当时全国文化交融的一个集合体。这些园林以水面作为共同空间,博采众家之长,相互因借,既相互分开各有特色,又互为统一和谐共存,从而使得瘦西湖在园林美学情趣上显得整体有章,个体有法。

“瘦西湖”之名,最早见于书面文字记载,是清初著名文人吴绮的《扬州鼓吹词》。吴绮(1619-1694)是扬州人,康熙五年(1666)任湖州知府,三年后罢官,回到扬州,康熙三十三年(1694)去世。该书记载:“城北一水,通平山堂,名瘦西湖,本名保障湖。其东南有小金山焉,在城北约二三里……每逢夏日,郡人咸乘小舟徜徉其间以为乐。日夕归来,小舟点点如蜻蜓,掩映夕阳,直如画境,而扬州之风景游览,亦以此为最盛焉。”可见,瘦西湖之名康熙初年已经出现。

乾隆年间的扬州达到第三次繁盛,人口已达五十余万,是世界十大城市之一。乾隆二十二年(1757),钱塘(今杭州)诗人汪沆来扬州参与红桥修禊,作《红桥秋禊词,同闵莲峰、王载扬、齐次风作》三首,其一云:“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红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汪沆生长在西子湖畔,对杭州在南宋时留下的“销金锅儿”印象深刻:“日糜金钱,靡有纪极,故杭谚有"销金锅儿"之号”。他看到扬州保障湖的冶游之盛,扬州人消费亦如熔金化银之坩埚,与南宋时的杭州好有一比,因而发出“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的慨叹。由此,瘦西湖之名正式进入大众传媒的视野。

瘦西湖,扬州文化朝圣的水上通道

康乾两代君主南巡,扬州是极其重要的站点。他们去平山堂拜谒欧苏,往往乘龙舟,走水路,瘦西湖就成了必经之地。由此也使瘦西湖形成了“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繁盛景观。

瘦西湖风景区的形成,还与平山堂有着密切关系。

平山堂是北宋庆历八年(1048),欧阳修为官扬州时所建。欧阳修是北宋文坛领袖,在朝中为官后,致力于推动文风改革。他主持科举考试,借此引领宋代新文风。

欧阳修为什么会到扬州?因为“庆历新政”失败。

北宋庆历年间,有一批朝廷重臣兴起了一场改革运动,史称“庆历新政”,中坚力量为韩琦、富弼、范仲淹等。由于改革触犯了权贵利益而失败,一批官员被贬。欧阳修当时担任谏官,其职责就是专门给皇帝提意见。他为庆历党人鸣不平,上书《朋党论》,惹怒了宋仁宗,结果被贬到滁州。欧阳修到滁州后,放下架子走群众路线,与民同乐,又实行宽简之治,滁州百姓很喜欢他。欧阳修与老百姓同游琅琊山,写下《醉翁亭记》,文章写得特别好,一时洛阳纸贵。消息传到宋仁宗那里,他觉得对欧阳修处罚太重,便将其调整到大郡扬州。

欧阳修到扬州任上的日期是庆历八年(1048)二月二十二日,到任之初,人生地疏,公务繁剧,但他以在滁州推行宽简之治的经验,很快就把喧噪的扬州衙署治理得如同僧舍一般宁静,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欧公将事“十减五六”。时过千年,欧公当年的成功简政之举,今人却只能在故纸中找寻了。

有人曾经问欧公,如何做到“为政宽简,而事不废弛者”?他回答:“以纵为宽,以略为简,则弛废而民受其弊矣。吾之所谓宽者,不为苛急尔;所谓简者,不为繁碎尔。”欧公道出了他简政高效的要决,即“不为苛急”为宽,“不为繁碎”为简,既宽且简,则事不废弛,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后人将欧阳修在扬州任上所为概括为三大政绩,即劝农、御水、治狱。欧公在扬州的职务全称为“起居舍人知制诰知扬州军事兼管内堤堰桥道劝农使”,简称扬州知州。劝农是他的重要职责,他深入民间,调查生产状况,劝农颇有成效。当政之年,扬州农业丰收,有诗为证:“至日阳初复,丰年瑞遽臻。飘飘初未积,散漫忽无垠。”在水利方面,欧公实地勘察,他在一封信函中说,旧有做法不适合当地情况,希望上司能在治水时免于扰民。在断狱方面,欧阳修尽量减少死刑。其子欧阳发在《事迹》中说:“公天性仁恕,断狱常务从宽。尝云汉法惟杀人者死,后世死刑多矣,故凡死罪非已杀人而法可出入者,皆全活之。”在任一年,有此三大政绩,确属难能可贵。用如今流行的口号,“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欧公可当之无愧。

至于欧阳修在扬州建平山堂、美泉亭、无双亭,则早已成千古佳话与千年胜景,给扬州百姓、中国历史和文坛都留下了宝贵遗产。

欧阳修在扬州工作不到一年便因身体原因请求调到颍州,但他留下的平山堂却一直为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而向往与朝拜。

清代,康熙意识到,面对着泱泱大汉民族,用武力统治天下行不通,必须亲近汉文化,用汉文化来笼络和治理汉人。于是,他定儒学为国学,并亲自带头学习汉文化,他大力兴办文化融合工程,诏令编撰了《龙藏经》《全唐诗》《全唐文》《佩文韵府》《古今图书集成》等重要的经典图书。其中《全唐诗》《全唐文》《佩文韵府》三部图书即是在古城扬州编成,编撰地点就在天宁寺。康熙南巡主要是为了治水保漕和稳定人心。来到扬州,祭拜先贤,平山堂及欧苏胜迹是一定要去的。他第五次南巡回京之后,诏令御赐“贤守清风”匾于平山堂。

乾隆是“康乾盛世”的维持者。为了巩固盛世,收抚民心,加强中央集权,他效仿康熙频频南巡。南巡中,他施惠于民,减免田赋,优赏老人,增加学额,适时赈济,选拔人才,鼓励文学,拜谒前贤、召见旧臣等。客观上,对笼络东南人士和社会上层,加强对民众的控制,发展繁荣东南地区的经济文化,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因为扬州是连接运河与长江的漕运枢纽,又是“动关国计”的盐业集散地。所以,康乾两代君主南巡,扬州是极其重要的站点。扬州既有康熙行宫,又有乾隆行宫,祖孙两代12次南巡,有11次驻跸扬州。两处行宫,一在高旻寺,一在天宁寺。他们去平山堂拜谒欧苏,往往乘龙舟,走水路,瘦西湖就成了必经之地。而瘦西湖两岸自清初以来,已渐成冶游之地。进入乾隆朝之后,扬州的富商们为了博取圣上欢心,更在龙舟经过的水道两岸,争相造园,挥洒万金。且设计精巧,各得奇妙,使得造园的风气达到鼎盛。据史料记载,今之湖上园林中,西园曲水、虹桥修禊、小金山、五亭桥、熙春台等多数景点,均修建于乾隆年间。瘦西湖终于形成了“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繁盛景观。清人刘大观说:“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

瘦西湖,西湖瘦了也风情的文化心态

清末扬州,陷入了长达百年的沉寂。生活在这个已沦落成江北小城的扬州人,突然觉得“瘦西湖”这个名字很好!于是瘦西湖之名,悄然地、渐渐地、频繁地出现在扬州文人的诗文中,并且赋予它诗情画意般的注解。

虽然瘦西湖之名在乾隆时代已见诸诗文,但却没有得到文人雅士的广泛认可,纵览当时留传下来的、与今天瘦西湖-蜀冈风景区有关的诗词歌赋,鲜有用“瘦西湖”之名的。乾、嘉之后诸朝,包括《扬州画舫录》在内的诸多地方文献中亦未采纳“瘦西湖”之名。直到晚清,“瘦西湖”之名才逐渐被扬州人接受,并在一些著述中出现。

考察瘦西湖之名的来龙去脉,忽然触及到扬州历史文化中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问题,即扬州人的群体心态。朱自清先生曾很直率地说:“我讨厌扬州人的小气与虚气。”康乾盛世时的扬州,是扬州发展史上第三个鼎盛时期。遥想当时,那些耀武扬威的盐运使们,那些“把银子花得如淌水似的”盐商们,还有那些尽管囊中羞涩,但却自我感觉良好的扬州文人墨客们,如何能接受一个“瘦”字呢!当朝的皇帝都说“扬州

盐商实力之伟哉,朕不如也。”

然而,康乾盛世虽如日中天,却也是落日时分亦将来临之际。当扬州大虹桥边急管繁弦歌吹沸天之时,人们未曾察觉的是西方世界正悄然发生着变化,当康乾祖孙两代人乘着龙舟踌躇满志地先后穿过虹桥的时候,英国已开始了资产阶级革命、美国正酝酿着独立战争、法国正处于大革命的前夜、日本则在嗣后年进行了明治维新……

当康乾盛世谢幕而去,中国历史的车轮,犹如陡坡滑行,急速而下。波澜不惊的河水摇碎了文人雅士的扬州梦。运河淤塞了,漕运改道了,盐政改制了,京沪铁路撇下扬州直奔了上海,本是黄金水道、历史上曾给扬州带来过无数财富的长江,此时却成了阻断扬州人走向现代的天堑!扬州,陷入了长达百年的沉寂。面对着扬州一天天衰落下去,生活在这个已沦落成江北小城的扬州人,突然觉得“瘦西湖”这个名字很好!于是瘦西湖之名,悄然地、渐渐地、频繁地出现在扬州文人的诗文中,并且赋予它诗情画意般的注解。扬州人怡然自得地说:“天下西湖三十六,唯有扬州西湖瘦”。这个瘦,那是瘦得一个好,瘦得一个巧,瘦得一个妙!缘于此,连瘦西湖的英文译名,也反复斟酌,丢弃了原先“Small West Lake”“Thin West Lake”等传统译法,采用了“Slender West Lake”的译法,并成为公认和流行的英文名称。因为“small”本意是“小”,“thin”的本意是“瘦薄”,都很少褒义,而“slender”则是“苗条”的意思,这才符合了瘦西湖之“瘦”的美学意义。

其实,即便扬州人后来不得已接纳了“瘦西湖”之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名称也仍然只是出现在游人的口头上,文人的诗书中。因为当时的瘦西湖既不属于哪个人的私家园林,又不属于官家园林,所以没有一处题写“瘦西湖”三个字。甚至,有些人依然对瘦西湖之名不予认可。如朱自清先生在《扬州的夏日》中便这样写道:“扬州的夏日,好处大半便在水上——有人称为"瘦西湖",这个名字真是太"瘦"了,假西湖之名以行,雅得这样俗,老实说,我是不喜欢的”。我猜想,自认是“扬州人”的朱先生,对扬州近代的迅速衰落同样怀有一种不服气心理,才对瘦西湖之名怀有如此强烈的抵触情绪。然而,瘦西湖之名约定俗成,已成为不争之事实。

1950年,扬州部分私家园林被收归公有,今瘦西湖南大门里的叶园和徐园等被改造成为“劳动公园”。直到1957年7月1日,原扬州市人民政府决定,将劳动公园正式命名为“瘦西湖公园”,并且在当日举行了盛大的开园仪式。当时瘦西湖的大门,是用毛竹搭建而成的竹木门楼,显得十分简陋。但据有关当事人回忆,在瘦西湖开园的那一天,大虹桥上人山人海。开园仪式结束后,工作人员打扫现场时,人们被挤掉的鞋子就捡了几箩筐。

1974年10月,瘦西湖将原先的竹木门楼改建成具有中国园林风格的砖木结构门楼,并延请著名书法家、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孙龙父先生书写了瘦西湖匾牌。孙先生所书“瘦西湖”三个大字,饱满遒劲,既有厚重的金石之气,又洋溢着轻盈的浪漫之风。他用书法的笔墨语言,完美诠释了瘦西湖精致、秀丽、文气的美学风貌。至此,在扬州西郊水面上漂荡了近两个世纪之久的“瘦西湖”之名,才真正找到一个合适的安身立命之所!

瘦西湖,

送客迎宾总尽情的城市名片

2015年,市区最大的闸站——黄金坝闸扩建而成,与扬州闸、平山堂泵站等同时开启。瘦西湖水环境再次提升。一幅“胜地据淮南,看云影当空,与水平分秋一色;扁舟过桥下,问箫声何处,有人吹到月三更”的美丽画图再现了。

四十年前,我有幸负笈扬州,瘦西湖成了我读书的“后花园”。然而,由于近代以来国运沉沦,扬州凋敝,那时瘦西湖游程很短。原先的瘦西湖河道大半荒废,古籍中记载的“城北一水,通平山堂”,早已被“腰斩”,只剩下大虹桥至五亭桥这一段对游人开放,五亭桥以西一片废池乔木。再往西去,有一座破旧的水泥桥横卧于寒水之上,听人说,那便是“二十四桥”。

但是,即便如此,修整开放之后的瘦西湖也以一种挡不住的诱惑,吸引了众多游客。尤其是中国园林界的专家学者,特别喜欢往扬州跑。大名鼎鼎的风景园林学术泰斗陈从周先生,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曾多次来到扬州,来到瘦西湖,进行系统考察与研究。他在其著述《中国园林·瘦西湖漫谈》中说:“瘦西湖是扬州的风景区,它利用自然的地形,加以人工的整理,由很多小园形成一个整体,其中有分有合,有主有宾,互相"因借",虽范围不大,而景物无穷。尤其在模仿他处能不落因袭,处处显示自己的面貌,在我国古典园林中别具一格。”文人墨客们则更在瘦西湖的“瘦”字上大做文章,盛赞瘦西湖之美。有“中国当代草圣”之称的林散之先生,1967年游瘦西湖,曾绝句曰:“漫说西湖天下瘦,环肥燕瘦各知名。爱他玉立亭亭柳,送客迎宾总尽情”。著名文史学家邓拓先生的那首绝句说得更直白:“板桥歌吹古扬州,我作扬州三日游;瘦了西湖情更好,人天美景不胜收。”

瘦西湖迎来又一个盛世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年的早春时节,扬州市有关领导在瘦西湖公园现场研究开通“乾隆水上游览线”事宜,经过不到五个月的奋战,“乾隆水上游览线”即举行了首航仪式,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专程来扬州拍摄了瘦西湖“乾隆水上游览线”记录片。从此,瘦西湖,这段充满传奇色彩和浪漫风情的河流,在经历了近二百年的沉寂之后,又风华再举,一线贯通。当年令人羡艳的“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胜景,在绿水画舫的映衬中徐徐展开。二十四桥吹箫亭下,杜牧那沉睡了千年的扬州梦也苏醒了,月色箫声又赋予了新时代的诗情画意。一幅“胜地据淮南,看云影当空,与水平分秋一色;扁舟过桥下,问箫声何处,有人吹到月三更”的美丽画图,终于在二分明月的绿杨城郭再现了。

瘦西湖的千年河道,从此流进一个又一个崭新的年月。2000年,市政府开始投入巨资,引邵伯湖水,启动瘦西湖水环境整治工程,再现了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优美图画。因为水质改善,引得众多的野生候鸟在此安家落户,它们或在天空翱翔,或在水边散步,悠然自在。“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成为瘦西湖畔的寻常风景。成群的野鸭在湖面上自由地游弋、嬉戏,“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成为瘦西湖上司空见惯的诗情画意。

2007年以来,瘦西湖又恢复建设了扬州历史上的万花园、锦泉花屿、石壁流淙、静香书屋等众多著名景点;

2010年,瘦西湖被授予中国旅游界最高荣誉——国家5A级旅游景区;

2014年,随着由扬州牵头的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瘦西湖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点。

扬州因水而生,水托起了扬州数度繁华,水孕育了名城文化,水更成就了瘦西湖的秀美。为了使扬州的水更清,水更秀,2015年,在扬州建城2500周年城庆之际,市区最大的闸站——黄金坝闸扩建而成。该闸与扬州闸、平山堂泵站等同时开启后,从高邮湖、邵伯湖引入的活水奔腾而来,大运河以西的主城区全长140公里的35条河流实现了活水环绕。作为扬州的第一名片的瘦西湖景区,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再一次得到了空前的提档升级。钓鱼台畔,湖中微澜春水暖;玉版桥前,阶上人影羽衣香。

作为瘦西湖的常客,也是她的老朋友,我已寓居扬州四十年,是瘦西湖的碧波清流浇灌了我的青春风华;是瘦西湖的诗情画意滋养了我的如歌人生。我看着她一年年的花红柳绿,她看着我一天天的青丝华发。

春风又涨广陵潮,诗兴入湖逐浪高。诗曰:

我夸扬州好,最爱瘦西湖。

逶迤碧水曲,玲珑秀石郛。

洞天神仙屋,虹桥修禊图。

钓台三星拱,五亭月影殊。

白塔擎红日,画舫拂野蒲。

水竹居风雅,静香梅影孤。

春楼琴瑟和,风亭箫管舒。

一望平芜远,清閟总不如!

华干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