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坂城木拱桥跨越岁月家国情

原标题:达坂城木拱桥跨越岁月家国情

以仰视的视角,才能发现达坂城木拱桥结构的精妙

文/图本报全媒体记者王素芬

在达坂城,有一座“老华桥”伴随了几代人成长。这是一座木拱桥,飞跨于白杨河之上,桥西是连霍高速公路,桥东为312老国道。这座木拱桥落成于1940年,至今桥身仍旧坚固,只是桥面东段被洪水冲毁缺失。

抗日战争时期,国际援助物资由苏联运抵新疆,再经达坂城木拱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内地抗战前线。路桥专家认为,它可能是全国现存的唯一一座木拱桥。如今,这座桥上早已没有车来车往,往昔的故事却并未因此褪去色彩。

营造精妙

经受住岁月考验

湍急的白杨河上,达坂城木拱桥是个神奇的存在。那木结构的桥身,裸露着原木本色,与周遭环境对比,有着巨大的时空反差。造访者行走到桥面会发现,依然十分稳固,哪怕重踏也没有丝毫晃动。

观察这座桥的最佳视角是平视与仰视。选择平视,需行进至河床上,可以看到桥东由石砌的桥台支撑,坐落在一块小屋般大的岩石上,而桥西则直接搭着相邻山崖,与紧挨的连霍高速呈T字形,巧妙地借助了地势。仰视需近距离打量,桥体结构一目了然。桥体构造甚是精美,五道拱形支撑如彩虹,下方木支架呈八叉形交错,最上端桥面铺着圆木,整座桥体没有丝毫损毁。

历经近80载风雨洗礼,达坂城木拱桥缘何如此结实?达坂城居民金国峰的父亲金长寿曾参与筑桥,金国峰回忆道:“父亲曾说,修桥时,在达坂城招收了五六十名壮劳力。那时,没有大型机械,每道工序都靠人工。木桥不腐,关键是木料处理,专家让工人们将作拱肋的木板烘干,再全用烧热的清油浸泡了一遍。”

而从专业角度考量,达坂城木拱桥之所以坚固,远不止民间的说法那么简单。作为简支梁木桥,达坂城木拱桥跨度能达到近30米,非常了不起。它利用了当地地形,两岸以岩石做桥台,浆砌块石台身。桥的跨高距水面远,不受洪水侵蚀。结构上,此桥纵向横向都很稳定,自然耐久。

据《新疆公路交通史(第一册)》记载,达坂城木拱桥的木拱系用木板烘烤后按拱度层层叠垒,每层用钢钉钉结,再用U形铁箍组合而成拱肋。中孔桥面拱肋5条,肋跨18.5米,拱肋顶立木柱排架,上面铺设简支梁桥面。两岸孔各为4.5米简支梁,全长28.5米。桥面净宽7米。拱肋木板,全部用清油浸泡处理,至今完好无损。

上世纪50年代初,自治区交通厅曾派工程师吴耀清前往达坂城木拱桥实地测量,描绘了结构略图,并制成模型,在一次省级展览会上展出。依据实测,路桥专家推测,当时施工时,先在平地上将这些木拱肋制作好,再分别悬架到两端桥台上。以当时条件,全凭人力完成,难度相当之大。

此外,建筑上有“干千年,湿千年,干干湿湿三五年”的说法。指的是,保持一个相对恒定的气候条件,对于建筑寿命至关重要。达坂城木拱桥,桥本身设计结构合理,桥面适当外延,为桥下支架起到阻碍雨雪水的功效。加上桥台稳固、科学的木料处理等诸多因素,施工严格按照设计进行,通车后养护工作保证了桥身完好,防止雨雪水往桥面下渗漏,令此桥长期保持了相对干燥的理想环境。

运送枢纽

铭记抗战历史

提及达坂城木拱桥时,当地居民均称其“华桥”,可见这座桥在当地人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据《新疆公路交通史》记载,达坂城木拱桥,位于乌鲁木齐东南约89公里,系苏联工程师于1939年设计并主持施工,1940年建成通车。

据《百年乌鲁木齐(军事编)》记载,抗日战争时期,沿海地区被日寇侵占,国际交通路线均被截断,国际援助物资改经新疆运往内地,而内地各省贸易物资亦经新疆运送。当时新疆成为重要的国际交通要道,运输极为繁忙。

新疆境内运输路线长达1500公里,达坂城木拱桥则为乌鲁木齐与吐鲁番之间的必经点。“一切为了抗日,一切为了前线。”抗日战争时期,达坂城居民积极投身到守桥、护桥之中。现年63岁的马福是土生土长的达坂城人,他曾听当地老人丁万贵回忆,抗战时期,丁万贵13岁时因为个头高被选入护桥队,在桥头负责安检。

达坂城居民李占山的父亲,也参与了筑桥和守桥护桥工作。为了养路护桥方便,还将家安在了桥北侧不远的树窝子旁。1942年,桥通车的第三年,李占山便出生于此。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占山的父亲成为达坂城段的养路工。在李占山的记忆中,卡车过桥,必须是荷载8吨以下的。因为桥面经常散落下石子等杂物,来回碾压将会破坏桥面,因此每隔几天,父亲便赶着牛拉着“路拖子”(一种木制的养路工具,前端镶有铁缘),将桥面杂物清理干净。桥上不宽,人畜车都在上面行进,异常繁忙,容易出事故。于是,养路工们在桥两侧,用木杆隔出一条很窄的通道,让行人和牲畜通过。原本,桥面只有木板,1965年后又铺了层柏油路面。

1996年7月,乌鲁木齐地区普降大雨,引发百年不遇的洪水。洪水沿白杨河肆虐,冲断毁坏了达坂城地区大小桥梁30座,同时也将木拱桥东端路基截断。桥便成了现今我们看到的模样,但桥体本身完好无损。那次洪水,还将河床里的树和草连根拔起,至今残留在桥体上端孔洞里的干枝败草就是见证。

倾力保护

成为时代记忆

在近40年的光阴里,这座桥上车来人往,当地小孩也喜欢到桥附近玩耍。即便是卡车通过,桥身也仅仅有微小晃动,结构相当稳定。

在桥面养护的同时,有关部门还对桥体进行了维护。至今,东侧桥墩上还留有“1970年7月维修”的字样。1978年,因载重能力较低,跟不上时代发展,在木拱桥北侧,又建了座钢筋混凝土拱桥,跨度30多米。达坂城木拱桥自此退休。2004年12月1日,达坂城木拱桥被列为乌鲁木齐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严禁四周动土建房。

如今,达坂城木拱桥已然成为达坂城区的一道景观。据达坂城区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局长王晓梅介绍:“由于年久失修,2015年经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争取,自治区财政厅拨款150万元,对达坂城木拱桥进行保护性修护及环境整治。遵循文物"修旧如旧"的原则,木拱桥本身保留了原貌,仅仅对桥面进行了修护,加固了周边防护栏。还在附近新建了观景台,访客可以近距离接近木拱桥和留影。2016年7月,经过精心修缮,达坂城木拱桥作为抗战历史文物重新对民众开放。”

这座老桥的价值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知。1993年,上海同济大学的桥梁建筑学者造访达坂城木拱桥时,颇为惊叹。木拱桥是国内罕见的桥型,一座木拱桥高负荷使用超过半世纪,竟能保存得如此完好,堪称奇迹。中国公路学会专家经过查阅公路史料后认为,达坂城木拱桥是我国现存的唯一一座木拱桥。

于许多达坂城居民来说,“老华桥”既是儿时的记忆,亦是历史的见证。而对于更多人来说,达坂城木拱桥见证的是永不褪色的家国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