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100位中师生故事之17:中师,永远留在一代教育人的记忆里

原标题:100位中师生故事之17:中师,永远留在一代教育人的记忆里

原题:中师的“三好”

作者: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学报编辑部 陈彩燕 研究员

中等师范学校(简称中师)办学是时代的产物。从20世纪末开始,我国教师教育体系从旧三级“中师、师专、本科”向新三级“师专、本科、研究生”升级转型,“中师”已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中师教育培养出的400多万教师对我国基础教育的重大贡献将永远无法磨灭。中师,永远留在中师生的记忆里。回想起来,中师有“三好”。

一是有好的老师。

所谓好,就是老师爱学生,爱在课堂上,爱在生活里。时隔30多年,老师们的形象依然鲜活。他们中主要有两个群体:一是经历十年冲击故事多多的老一辈,其中不乏名牌大学毕业生;二是本科或师专毕业分配来的新生代。不管哪代,他们身上都充满教育热情,爱生如己。教育学、心理学、小学语文和数学教材教法、文选、历史等科目老师都属于老一辈,往往知识渊博,平时大都不苟言笑,但上起课来热情洋溢,知识梳理严谨细致滴水不漏。

教历史的李老师那时快接近退休的年龄,对着一张地图“指点江山”,上下纵横地给我们讲郑和下西洋,融汇贯通,旁征博引,激情喷发,与平时低头走路沉默不语判若两人。

心理学陈老师会让我们做一些有趣的不需要实验室也能进行的实验或测试,举生活中的心理学例子,让我们很容易便掌握了那些概念和原理。

小学语文教学法的李老师恰好也是我的实习指导老师,课堂讲授内容严谨丰富,教学形式多样,现场观摩、录像教学等等,实习指导时手把手地教,教案推敲、备课细节、上课提问与反馈、课堂纪律调控等等,悉心交待。

我本科学的是教育管理专业,在师院任教时主要上管理学专业课程,但在系里人手不足时也敢承担心理学、小学语文教材教法课程的教学,正是与中师这种学习经历有关。

新生代老师一般从华南师范大学和雷州师专(岭南师范学院的前身)毕业分配而来,年轻有活力,待学生如朋友。

代数、物理老师都是华南师大毕业的,代数黄老师语言幽默风趣简洁,坦荡率直,黑板上每每论证完一道题目,便把粉笔头往讲台上一扔,然后转过头来极具成功感地对着我们无邪地笑。那种精神的愉悦大概便是如此。黄老师牙齿长得不是很整齐,他无邪率直的笑容至今我依然历历在目。

地理罗老师也是年轻的,他爱生的厚道我至今记取。一次班里周末要组织到湖光岩游览,自行车还没有借够。我上公共厕所时途经罗老师住处,便顺便说到借车之事。罗老师抱歉地和我解释,他周末回家要用车。从公厕出来再路经罗老师宿舍,他立即迎上来,说单车借我们,他走路回家即可。罗老师的家在县城中心,从学校回家走路要大半个小时呢。我也没和罗老师多客气,便推着老师的单车走了。现在想起这些细节,依然温暖。

二是有好的同学。

所谓好同学,就是大家互助互爱,单纯无隙,各自倾其所能,服务同学。

我的母校是广东省遂溪师范学校,同学来源于湛江市遂溪、吴川两县及赤坎区、霞山区、坡头区。当时最重要的一个活动便是“推普”(推广普通话),每个师范生都要通过普通话测试。这对来自方言区的两县及坡头区的同学是个难题,来自市区赤坎区、霞山区的同学便主动承担“推普”责任,其中以推普员王倩、欧少霞为代表。

王倩在南京出生长大,初二时才随父亲转业回到湛江,字正腔圆,儿化音掌握到位,非常热心纠正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孩子“说话”。两个推普员早上带我们朗读,又把易错的、我们经常读错的词语板书出来,进行强化训练,有时又把我们错得离谱的发音拿出来调侃一下,在笑声中加强印象。

俩同学对我们还特别严格,有时个别辅导,有时会指名道姓地批评不认真或出笑话的同学,但大家都看成是善意的。

毕业前,我们都顺利地拿到了普通话等级考试证书,两个推普员功不可没。在师范时各种活动多多,唱歌跳舞郊游野炊学雷锋等等,大家都互帮互助。郊游时我最积极借单车,想着我是“地主”,要帮外地同学借,往往先把县城两个叔叔的单车借了,再不够,便继续想办法,反正都是有办法。

同学间的这种风气和友谊我们一直保持着。2018年暑假我们毕业30周年全年级聚会,我班出一个诗歌朗诵节目,马上就有擅长写作的同学写了一首长诗,重温当年中师生活的各种场境,阅读的、舞蹈的、体育运动的、郊游的等等。当年的文娱委员给所有同学都安排了角色,本地工作的同学分头准备道具,有个同学还找了一部老掉牙的凤凰牌单车推上舞台重现当年郊游的情境。

同学分各一方,不可能集中排练,一个同学便在纸上“排兵布阵”,给每个同学划定站立的位置、上台和走动的次序,发到微信群,让大家记在心里。不用实际排练,我们便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节目,可见我们当年的默契。有那么多好同学,在好同学之间发生那么多的故事,成了我们美好的回忆。

三是有好的师范文化氛围

师范学校对于学生道德品质和行为习惯的养成十分重视,强调一进师范门,就是教育人。

从入校那一刻,我们就被赋予“学生教师”“教师学生”的双重身份。学校校园里随处可见“明日之师,今日做起”“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学高为师,德高为范”这类标语,提醒我们从小事做起,从小处做起,时时处处注重培养学生的荣誉感、自豪感和良好的行为习惯。

师范校园文化真正做到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因此,我们同学绝大多数对自己的要求都十分严格,同时都有着很强的职业荣誉感,能安于本职,扎根基层,扎根乡村,默默奉献。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也是师范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承担着强化教学基本功训练与综合素质培养的责任。

在中师,隐性课程与显性课程、活动课程与学科课程无缝对接,我们在上完书法、音乐、舞蹈、普通话等正式课程后,课后便自觉自主地练习,通过各种活动锻炼教育教学基本功,不需要学分,不需要奖励,不需要强迫。

在这种氛围中,你觉得练字画画唱歌跳舞是天经地义。每个同学都在课桌上规规矩矩一笔一画地练字,在学生推普员的带领下认真地练习普通话发音。教室里书声朗朗,琴房里琴声悠扬,艺术楼或校园空地上舞姿翩跹,教学楼架空的地方是同学的翰墨丹青。中师生到小学任教特别受欢迎,正是这种师范文化熏陶的结果。

中师三年,遇到好老师,拥有好同学,感受良好浓郁的师范文化熏陶,奠定了我的人生底色。2018年毕业30周年回母校聚会,久违的老师和同学一一走来,所有的青春与美好回忆一一走来。

我把聚会的图片发在朋友圈里,有个中师的朋友羡慕地说“你的母校还在,真好!”是的,在教师培养体系升级中,中师撤销,我的母校升级为基础教育学院,但一些中师学校不复存在,许多中师生找不到自己的母校。

回忆母校,几多深深感恩!

回忆中师,几许淡淡忧愁!

作者简介:陈彩燕,20世纪80年代中师生,教育学博士,研究员。曾为小学教师、大学教师、记者编辑、高校教学管理干部,现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学报编辑部工作。以追求知识为乐,以师范教育为爱。

出版著作《知识就是快乐——教师专业发展的课程与故事》《做一个有情怀的老师》2部;在《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教育理论与实践》《学术界》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多篇,其中6篇被中国人大书报资料中心等转载。在各类报刊发表散文随笔近50篇。

利用专业所长,参政议政,服务社会。2014年以来,撰写广东省政协会议提案3个;执笔完成民盟中央委托调研课题“完善师范教育体系,加强基础教育师资队伍建设”调研报告,相关内容被民盟中央采纳,作为提交2017年全国政协提案的素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