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那些时装设计师的家,全都美得跟仙宫一样吗?

原标题:那些时装设计师的家,全都美得跟仙宫一样吗?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去造访电影、电视剧、甚至是动画片里头的那些可爱又温馨的家,也许大家都会想要一头扎进那些美好的想象里,不舍得回到现实。

比如《欲望都市》里 Carrie Bradshaw 温馨的小家,《罗马假日》安妮公主偷偷留宿的落魄记者 Joe Bradley 的家。

甚至是《飞屋环游记》那个被气球带着飞往南美洲的木屋,以及《龙猫》充满欢声笑语的乡间小屋……

而现在,一位来自西班牙的设计师Iñaki Aliste Lizarralde,就用他的画笔,让大家梦想成真。

他将自己喜欢的电影、电视剧里家居生活的场景,以平面布局图的方式手绘出来,而且他的手绘跟大楼盘里售楼处那些冷冰冰的传单可不一样,无处不充满着温馨的生活气息。

就连家具、地毯的摆放位置、室内装饰、配色等等细节,他都精心地考究,让人宛如置身于曾经观看这些影视剧的美妙时光里。

自 7 年前手绘了一张《欢乐一家亲》的平面图送给朋友作为生日礼物,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巨大反响。

不出所料,《欲望都市》的铁粉找上门来了,希望 Lizarralde 可以送她一张 Carrie 的公寓图,他还真的画了。

于是乎,他便开始将这一项特殊的爱好——为经典影视剧绘制建筑平面图,日复一日地坚持了下去。

黑白电影时代经典之作《罗马假日》里可以俯瞰罗马街道的大阳台、以及《桃色公寓》那个逼仄拥挤的小厨房,都在 Lizarralde 的图纸上以黑白两色忠实地还原。

而《蒂芙尼的早餐》里,拜金女郎 Holly 的家更是精彩,斑马纹地毯、用切半的浴缸改造而成的沙发、甚至是装在行李箱里的电话,都得以一一重现。

除此之外,还有《老友记》那件装满了情感和回忆的房子;

《天使爱美丽》里那栋与 Amelie 一样古灵精怪的巴黎小公寓;

《恋爱假期》 里那间伫立在皑皑白雪中的温馨小屋Rosehill Cottage,碎花布艺沙发和老式壁炉治愈着失恋的女孩儿。

还有《辛普森一家》、《魔法奇缘》、《黑客军团》、《破产女孩》、《神探夏洛克》等等。

甚至还贴心地标上了地址和门牌号,反正就算知道了你们也去不了。

当然了,如果看影视剧场景的平面布局图还嫌不够过瘾的话,那么今天就可以大饱眼福。

你或许也会好奇,那些大家所钟爱的时装设计师、艺术大师、现代设计巨擎的家,到底都长什么样子?

磅礴就与大家一同推开他们家的大门,探寻他们职业生涯之外的最生活化的一面。

Thom Browne

现代主义“蜗居”

提起如今赫赫有名的时装设计师,大家肯定觉得他们住的都是 Fancy 上天的大房子……

事实上,也真的是如此。

不过,依然有一位设计师反其道而行之,只在曼哈顿买下了一间仅仅占地 74 平方米、今年已经将近 90 岁的老公寓,想不到吧。

这位设计师就是Thom Browne。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灵活地运用空间比例、色彩、线条、材质等等细节,将自己在设计上的“无性别”理念,从时装延伸到了家里。

这座充满浓厚世纪中叶现代主义风格的公寓,主色调采用了褐色、灰色和黑色,与 Thom Browne 签名式的西装色系如出一辙。

白墙、黑色铁框玻璃窗、拱形门洞为并不十分宽敞的空间,勾勒出简约流畅的线条,并无过多性别偏向,视觉上显得经典而持久。

而 Thom Browne 本人所钟爱的玻璃、皮革元素,以及质朴实用的原木家具、主人各处搜藏而来的艺术品摆设,流露出相比于秀场更为生活化的场景。

不只是公寓小,这位设计师的床也是小得惊人,是一张又窄又矮的单人床,一翻身感觉就要掉地上的那种。

被罩的配色依旧是灰色加上招牌的红白蓝饰条,扫一眼就知道走进的是 Thom Browne 的房间。

Magaret Howell

无性别之家

英国设计师 Margaret Howell 也是将无性别理念运用到极致的设计师之一。

她与 Thom Browne 俩人,一个在 2018 年春夏女装系列里,誓要将模特儿变成流露着自然轻松特质的假小子,一个在自家男士西装里加入各种裙装、斗篷、高跟鞋元素,模糊着性别之间的差异。

Margaret Howell也不止设计衣服,她还在店铺里出售家具、灯具和各种融合日式与北欧风格的餐具,她认为好的设计从来不仅仅是身外之物。

“good design is about living with thoughtful style.”

——Margaret Howell

而 Margaret Howell 在英格兰萨福克的家,也和她所设计的衣服一般,有着一股自然而质朴的克制之美。

没有过度装饰的家居饰品,也没有华丽跳跃的色彩,一切都显得柔和开阔、安静而有呼吸感,拥有着平易近人却又隽永持久的姿态。

所有家具都是 20 世纪以来的经典设计作品,大多出自于现代设计大师的代表作,以及 Margaret Howell 自己从古董市集上搜罗来的 Vintage 摆件。

静静立在卧室一角的 Ercol 原木椅、书房窗边整齐摆放的手工陶制容器、海边的鹅卵石,出自芬兰设计之父 Alvar Aalto 之手的 406 亚麻编织扶手椅……

无不以厚实而温润的质感,给家注入着一丝丝人的温度。

Raf Simons

设计是为了赚钱“养家”

Raf Simons总给人一种比较感性的印象,因为他看 Margiela 的秀就忍不住哭了,离开 Jil Sanders 的告别秀上也忍不住哭了。

而在买家具上,他也怀揣着一颗“买买买,这些家具都被我承包了!”的心。

Raf Simons的家,就位于他所成长的城市安特卫普,是一栋建造于 1968 年的建筑,跟 Raf Simons 的年纪一样大。

不过,说他的家如同一家私人博物馆,真的丝毫不为过。

本来吧,物业费也不便宜了,而屋内的艺术品、家具、家居饰品的价格,比这栋物业还要贵出不知道几个零。

美国当代艺术家 Mike Kelley 的经典作品、大师级木匠 George Nakashima 的桌椅、Noguchi的咖啡桌、Mark Leckey的雕塑、Jeanneret的沙发……

据说,Raf Simons把自己赚来的钱都花在了自己的家里,可谓是挑起生活的“重担”,努力赚钱“养家”的完美典范。

Yohji Yamamoto

拥有多重性格的家

人们总是以“现代主义兽穴”去形容暗黑鬼才设计师 Rick Owens 的家,不过,将黑色玩到登峰造极的始祖,还有来自日本的山本耀司。

拿 Rick Owens 的家与 Yohji 对比,是因为两个人都爱暗黑色调,都带有原始的气息,但不一样的是,Rick Owens认为家具只是满足审美的产物,而并非是必需品。

但是,山本耀司的家却像舒适的居所。

这个永远一身黑色、言语犀利、爱抽烟的傲娇小老头,并没有 1:1 地将秀场的仙风道骨搬回家里。

而是以质朴的木地板、纯白的床具,营造出自然沉静的 Wabi-Sabi 风格,即便是黑色,在他的手里也是有温度、会自我表达的颜色。

他曾经这样形容贯穿于他的设计和家居的颜色:这是一种最有态度的颜色,谦虚与傲慢,慵懒随性却神秘。

而他的家,亦是如此。

James Jebbia

“街头达人”并不潮流的家

你或许不会猜到 Supreme 创始人 James Jebbia 位于纽约的家,与他所创立的那个潮流世界几乎完 全背道而驰。

这个为世界打开了一扇潮流之窗的英国人,将明亮开阔的Loft,自己的爱人、小孩还有狗狗,都安放于位于纽约市的 Greenwich Village 里。

诺大的空间简约而通透,在这里,你找不到任何一个印有红底白字的Logo,宛如抽离了那个高调叛逆的滑板世界。

倒是不少毕加索的陶瓷艺术品、丹麦设计师 Kay Bojesen 的木雕小鸟;

以及各种陶瓷、柚木与藤编等质朴的自然材质随处可见,与摆放的家人照片一同流露出沁人心脾的温情。

James Jebbia在创立 Supreme 之初,便不是为了让年轻人大排长龙去消费他的产品,他只是想将那些酷玩意儿,带给那些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的Cool Kids。

而他本人更是低调到不能更低调,关于 Supreme 的报道很多,但他本人却甚少在公众面前路面,也不怎么玩滑板耍酷。

他的家,似乎就是他本人的真实写照。

David Hockney

宛如画作的梦幻之家

英国国宝级艺术家 David Hockney 如今已 80 岁高龄了,但他同时还兼任制图员、版画家、舞台设计师和创意摄影师等多重身份。

不过,他的画作才是真的精彩,波光粼粼的泳池和明黄色的跳板,他笔下的色彩浓烈到让人每一个细胞,都仿佛能够跟着躁动起来。

而他的家,也如同画作里所描绘的一个个超凡脱俗的场景一般梦幻,仿佛是一块三维的画布,而 Hockney 本人则花费了 30 余年,在里头酣畅淋漓地创作。

他将自己的所有灵感,灌注于这个他在上世纪 70 年代便开始居住、位于洛杉矶好莱坞山区的家中。

多亏 David Hockney 实在也算得上是一名高产的画家,于是乎,我们也得以从不少画作中,窥视艺术家的家,到底长成啥样。

比如他曾经在画作“Nichols Canyon”里描绘过回家的道路,枝繁叶茂的山坡上,有一栋普通的棕色牧场风格的房子,而这就是 Hockney 回家路上的风景。

走进屋内,仿佛走进一个不断变幻的舞台,一部剧情跌宕起伏的话剧,又或是一个光怪陆离的精神乐园。

和他的作品一样,他的房子在空间布局和色彩搭配上,也一如既往地大胆,每个房间都如同一个丰富缤纷的调色板。

“我正在做的是,像艺术创作一样,一间一间地创造属于我自己的环境,这当然很有趣。”

——David Hockney

这些房间也成为他灵感的来源,不少著名的作品,就在这些各不相同的小房间里诞生,然后再到达世界的各个地方巡展。

Hockney最负盛名的那些泳池作品,比如《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更大的水花》(A Bigger Splash),也与他的房子有关。

自一次西海岸的游览后,他便迷上了阳光斑驳下的泳池们,于是他不但造访了不少洛杉矶的泳池,在画作里对泳池反复描绘,还在自家后院造了一个游泳池。

从他亲手绘制的池底图案,到岸上晒太阳的躺椅,

以及如同童话书里的蜿蜒围绕的红色砖墙,无不充满着天马行空的臆想,以及 Hockney 式的巧思。

KAWS

最多“竞品”的家

早前作品被拍出 800 万天价的街头设计师KAWS,也乐于从全世界搜刮好设计来为家“代言”。

他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住所云集了海量来自不同设计师、以及现代艺术家的作品,可谓是堆满了艺术界的“竞品”。

而这座宽敞明亮的住宅也来历不小,由日本室内设计大师片山正通(Masamichi Katayama)操刀打造。

屋内家具全部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艺术设计臻品。

妻子 Julia Chiang 的雕塑创作、波普艺术家 Keith Haring 的画作,印有美国艺术家 Chris Johanson 作品的被单;

还有日本滑手、雕塑家 Haroshi 打造的彩塑玩偶、由美国设计师夫妇 Charles & Ray Eames 设计的经典 LCW 椅子……

传统的、前卫的、质朴无华的、古灵精怪的、传世经典的,应有尽有。

Le Corbusier

建筑巨擎的室内创作

即便现代设计仅有短短一百多年的历史,却诞生了无数传奇人物,而著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便是现代设计的奠基人之一。

如果要用语言来描述他对于建筑、家具的巨大影响力,可能就是,每一个对现代设计有所涉猎的人,都不可能没听过的一个重量级名字。

他位于巴黎的住所兼办公室,在去年重新对公众开放之后,便成为了如今无数设计爱好者前往朝圣的场所。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 80 多年前,柯布西耶亲自设计了这间占地 240 平方米的、位于莫利托大楼最顶层的复式公寓。

而这里也从普通住宅,摇身一变为他实践那些伟大的建筑理念的场所。

因此,你会看到不少能够媲美于雄伟建筑体的室内创作,比如柯布西耶大胆地运用玻璃,填充地板到天花板之间的空间。

墙面也并不是单调的白墙, 而是通过简洁鲜明的几何线条、还原建筑材料的原始色彩,勾勒出宛如抽象画般的视觉效果。

同时,他还减少了走廊和门框出现的几率,整个空间都似乎流动、联动了起来。

柯布西耶一直在这里居住和工作了 30 余年,一直到他 1965 年去世。

在长达两年的修缮后,他的公寓开始对外开放,让所有对设计怀有热诚的人,能够走进他的居室,感受设计巨擎所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以及生活的痕迹。

Finn Juhl

建筑理论与爱情的结晶

一开始,丹麦人 Finn Juhl 一心想要成为一名艺术史学家,结果在父亲的游说下改行踏入了建筑设计圈,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所设计的那些融合了北欧精湛木匠工艺和先锋艺术性的家具作品,一直流传至今,成为 20 世纪以来最具有代表性的现代设计艺术品。

他本人也不出所料地成为了丹麦设计大师,他的故居化身为丹麦著名的设计博物馆。

Finn Juhl位于哥本哈根的家,是他与第一人妻子一同操刀设计,既是二人设计语言、美学风格的体现,也是爱情的结晶。

线条流畅的木质餐椅、散发出柔和光线的 Louis Poulsen 吊灯,

整齐有序的一大面书墙,每一个角落,都散发出温暖的人情味。

当中也藏有一些跳脱的奇思妙想,明橙色天花板与绿色座椅的碰撞,

彩虹木柜和亮粉色地毯,让静谧的空间瞬间充满了生机,区别于一般印象中的北欧“性冷淡风”。

贯穿于每一个空间的绘画作品,让艺术与设计的界限不复存在,设计即是现代人的艺术。

Alvar Aalto

芬兰之光的实验室

Alvar Aalto的名字响亮到,现在大家一提起芬兰设计,就免不了要说起他。

他被誉为“北欧现代主义之父”,在芬兰设计了超过 80 栋建筑,称得上是芬兰设计界前辈中的前辈,设计师中的设计师。

他以“曲木”将大自然的温度与生命力注入到每一个芬兰人,乃至设计人的家中,同时也包括他自己。

在妻子去世后不久,他为自己夏天度假所设计的住宅,也堪称设计界的经典,里面几乎都是他所设计的家具。

这间屋子既是居所,也是一间建筑实验研究所——咦,这句话很耳熟,上面提到的设计师们也不爱“坐班”,就爱把自己的家建成工作室。

不过 Alvar Aalto 的屋子更具有实验性质,因为他在庭院实用了超过 50 种不同的砖,就为了测试不同排列下的美学效果,同时也考验它们对于气候的不同反应。

同时,屋子内部还有一间桑拿浴室,以及,一艘设计于 1954 年的船,至于为什么要在家里放一艘船,也没有太多人知道。

不过这一间藤蔓缠绕的住宅,可是从内而外都散发着芬兰设计之光,是除了看极光以外,游览芬兰必须打一次卡的旅游胜地。

人们常说,家,是居住者风格个性、生活态度于空间上的延伸。

无论是影视剧里的家,还是现实生活中名人的家,还是每天陪伴我们度过日与夜的家,它都拥有着或迷人闪光、或周到贴心的不同面貌。

看了这么多所美丽的房子,

最让你砰然心动的,又是哪一间?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Karen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