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富二代上了哈佛,穷孩子还在犯迷糊?

原标题:富二代上了哈佛,穷孩子还在犯迷糊?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英年早逝的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写到:

我年级尚学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让我至今念念不忘。

“每逢你要批评他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人,个个都拥有你那样优越的条件。”

最近,哈佛大学公布了一组有关新生的调查数据,数据显示:

29.3%的新生,至少有一位亲戚或父母是哈佛校友,堪称是“书香门第”;

这些学生中,46%的都来自浮于家庭,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堪称“富二代”;

35.9%的新生很少用推特,56.4%的新生干脆就没有账号;

85.9%的新生将学术列为第一优先选项,83.9%的新生压力来自自我期望……

2017年高考北京文科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出的那番话:

我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衣食无忧的,而且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还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现在很多状元都是家里厉害又有能力……

从哈佛新生的大数据,到北京状元的真心话,都指向这样5个残酷真相——

不管是哈佛的富二代、书香子弟,还是像高考状元熊轩昂那样的中产家庭之子,不管是农民孩子还是工人孩子,都无法回避的真相是:

父母的平台和格局,决定孩子成年后的起点和开局。

既然,我们无法改变环境和父母,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和未来,给孩子一个出发的高平台、高起点。

所以,与其抱怨这是个拼爹的时代,不如拼命成为令孩子骄傲的爹。

比阶层固化更可怕的是思想一直僵化。

在《出路》这部纪录片中,中国导演郑琼用多年跟拍三个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

其中两个孩子,一个是来自甘肃大山的马百娟,母亲罹患智障,家庭极度贫困。

一个是湖北农村的袁佳,父亲早逝,家庭贫寒。

马百娟的父亲认为,女孩子读书没用,早晚要嫁人。袁佳的父亲在患病去世前,交代妻子“爬也要供孩子上学”。

后来,梦想“到北京上大学“的马百娟,无力抵抗命运,早早辍学,16岁就嫁了人。

而袁佳落榜复读后考上了大学,找到工作,咬牙拼搏,买车买房,站稳脚跟。

同样出身寒门,一个在底层轮回,一个已到城市扎根。

有时,父母的眼界决定着孩子的世界。

底层出身的父母,无力陪伴或极少陪伴孩子,不会教育孩子。在有限的与孩子相处的时间里,为了放松自我或满足孩子的请求,他们习惯塞给孩子一部手机,让手机代替自己陪伴,很多情况下导致孩子沉迷手机,无法自拔,荒废了学业。

也有不少年轻人,沉迷于微博热搜,抖音短视频,网络游戏,认知的世界仅仅局限于眼前。

那些不沉迷网络社交的哈佛新生,告诫我们:

你的世界和真相,更多的体现在你在现实上的探索与精进。

央视纪录片《高考》,展示了不同地域、不同家庭的中国考生:毛坦厂贫困的复读生、出国留学的北京考生、走出大山的甘肃少年、上海的农民工子弟……

不一样的环境,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父母,只要你想变得更好,都需要作出一样的努力——

家庭贫困的孩子起点更低,富人家的孩子起点更高,但他们都需要通过奋斗来竞争更优秀的平台。

穷人最容易犯的问题,教师想当然地以为,比自己富的那些人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唾手可得,不需努力就能得到;而自己的懒惰和差劲都是外部环境和别人造成的。

竞争一直都在,只是在或高或低的平台。

这世上压根没有绝对的公平,为什么越穷的人越需要努力?

一个出身底层迎战高考的姑娘回答:

放弃高考,会死得更惨。

从穷苦孩子成长为事业有成的董事长,工程师滕有玺写过一笨《穷人的出路——穷人写给穷人的启示录》。

他的童年,点着油灯、吃着山芋、穿着旧衣的滕有玺,和我们大部分人都一样,有着窘迫的童年。

当跳出原有阶层,摆脱生活困境,回望自己艰难蜕变的脱贫史,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贫困境遇下的思维和选择,决定这穷人到底能否摆脱贫困。

什么是贫穷式思维:

“为什么我这么穷?“

“为什么我又失败了?“

“为什么别人不认可我?“

“他/她为什么不爱我?“

而乐观的、积极的、富有建设性的思维应该是这样的:

“我怎样才能富起来?”

“我从这次经验教训中学到了什么?”

“我能给别人带来些什么益处?”

“我要如何努力才能让我的家人幸福?“

很多时候,并非是没有出路,只是受到思维的局限,迈不开脚步。

古罗马政治家塞内加所言:

我们所赞美的从来不是贫穷,而是那些在贫穷面前从不低头的人。

是的,我们最大的敌人从来不是贫穷,而是明知道贫穷还总是找借口的自己。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