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车市“熄火” “钥匙”何在?

原标题:车市“熄火” “钥匙”何在?

今年高中低价车一齐下跌,车市再度“熄火”。困扰业界的一大难题是,启动车市的“钥匙”到底在哪儿?

增值税下调,豪车降价,有业内人士大呼,消费升级的大好时机来了!此时此刻,高呼消费升级忽悠厂商合适吗?

车市“熄火”

今年车市跌惨了,市场结构呈现“小细腿+大肚腩”的畸形发展。在少部分人看来,这是消费升级的结果。

然而,专家指出,由于宏观经济结构调整持续深化,带动车市结构发生变化。

前两个月,公众消费能力大幅下降,消费水平仍在上涨。来自北京正则大成汽车信息咨询中心的统计分析显示,2019年1~2月全国乘用车累计市场规模为5248.7亿元,同比增幅为-15.5%,市场规模为近三年最低水平,表明消费能力出现下降。1~2月乘用车市场销售平均价(累计)达到16.3万元,创近十年来最高水平,表明消费水平在上涨。

低端车需求严重疲软,导致乘用车市场规模大幅萎缩,中高端车需求相对较好,支撑市场销售平均价上涨,而这种“头重脚轻”的销量结构非常不稳定。

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乘用车累计销量为323万辆,同比增幅为-16.7%。其中,高端车(≥20万元)累计销量为81.6万辆,同比增幅为-9.8%;中端车(9万~19万元)累计销量为189.1万辆,同比增幅为-9.1%;低端车(<9万元)累计销量为52万辆,同比增幅为-41.2%。

一直以来,部分业内人士把低端车需求越来越小,中高端车销量越来越大,看作是消费升级的典型表现。然而,今年则不然。专家认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导致了汽车消费减速下滑。

高速疾驰

十几年间,中国车市高速扩张,乘用车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上涨了2万元,消费升级是主要推动力。

必须承认,中国车市经历了从普及到升级的过程。统计显示,2006年,中国乘用车全年销量为422万辆。虽然不足2018年销量的五分之一,但单车的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却达到14.5万元,当年国内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2万元。换言之,当年一个生活在城镇的普通消费者14年的积蓄才够买车,对于多数农村居民来说购车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居民收入增速超越车价上涨速度,汽车逐渐走入家庭。统计显示,2006~2018年间,乘用车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从14.5万元上涨至16.5万元,而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8万元。换言之,2018年,就全国而言,普通家庭只要五年多的积蓄就能买车,加之汽车金融工具的普及应用,促使汽车快速走入普通家庭。

同时,政策刺激对销量上涨、消费升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09和2016年我国先后两次对1.6L以下小排量车实施购置税优惠政策。第一次促进乘用车快速普及,表现为市场销售平均价大幅下降;第二次推动消费升级,表现为市场销售平均价稳步上涨。

统计显示,2009年乘用车销量为843.2万辆,同比增幅高达48.1%,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为13.8万元,与比2006年相比下降了0.7万元,达到近13年来的最低值,这是低端车快速普及的结果。 2016年,购置税优惠政策再次发力,当年乘用车销量达2368.9万辆,同比增幅为17%,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上涨至15.2万元,表明中高端车需求渐趋旺盛。

然而,当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越过16万元关口,车市迎来负增长。2017年后,虽然购置税优惠结束,但中高端市场快速扩张的势头并未停止。2018年,中、高端车市场份额分别达到56.3%和25.2%,与2006年相比上涨了10个百分点。当年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达到了16.5万元,这也是13年来首次超过16万元。与此同时,中国车市迎来了28年来首次负增长。

十几年来,乘用车累计市场销售平均价由高到低、再由低到高,坐了一轮“过山车”,反映出中国乘用车由普及到升级的过程。

而今,市场销售平均价仍在上涨,我们却不应该再为消费升级高唱赞歌了。

钥匙何在?

宽松的财政政策将助推经济增长,而车市回暖似乎尚需时日。

今年前两个月,低端车市场份额严重下降,上半年车市主力跳空信号明显。一季度是低端车的销售旺季,低端车销量占比在25%以上的年份,年度销量均呈现正增长。

统计显示,2006年~2017年间,一季度低端车销量占比在25%以上的年份,车市呈现正增长,上述12年皆是如此。2018年,一季度低端车市场份额低于25%,结果当年车市出现负增长。2019年1~2月,低端车的市场份额不足两成,与25%的“荣枯线”更是相去甚远,因而今年上半年车市负增长的概率极大。

车市负增长原因何在?三大政策直击“痛点”。今年两会释放的重大信号是,就业优先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并列,首度成为三大宏观经济政策之一。

3月15日的记者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不但指出中国经济遇到了新的下行压力,而且他对就业问题看得很重,他表示:“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就业会始终是一个巨大的压力。不管是减税还是降低实际利率水平,都是围绕着就业,有了就业才会有收入,才会有社会财富的创造。”

李克强指出:“大规模减税降费,是要动政府的存量利益,要割自己的肉。所以我说这是一项刀刃向内、壮士断腕的改革。”为应对经济放缓,中央除实施减税降费外,还希望激活市场力量,上下戮力推动经济发展。

专家指出,高速扩张之后,中国车市处在发展的瓶颈期,短期回落是正常现象。随着各项政策落实,就业风险化解,就业人口增加,未来中低端市场消费有望逐渐转暖,车市将会出现向好势头。

显然,启动车市的钥匙在宏观层面。所以,此时站在汽车领域高喊消费升级实在有些不合时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