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次选美,谁拔了头筹?

原标题:民国第一次选美,谁拔了头筹?

1946年8月20日傍晚,旧上海“四大舞厅”之一的“新仙林”舞厅,民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向全社会的大型公开选美正在举行。3000多人,每人花2万元法币(市场上可以买80斤大米,折合现在人民币200~300元左右),为的就是一睹选美的风采。

为什么要搞选美?

1946年春,江淮平原遭遇了特大洪涝灾害,很多地方出现了“平地行舟”的情况.整个苏北地区300万难民流离失所,数十万灾民痛失家园,涌进上海。政府无力赈灾,想起了有钱,有势,有威望的“上海皇帝”杜月笙出面发动民间力量捐款。

赈灾费用需要20亿元法币。杜月笙先是组织了球赛、电影和京剧等义赛义演之后,再加上金融工商界的捐款,缺口巨大。怎么办?脑筋活络的杜月笙想出了一个新点子:组织一场“选美大赛”。

“选美大赛”怎么办?

1946年7月26日,上海各大报刊都出现了一则“上海小姐”选美大赛的“报名启事”。启事发布后,报名者却是寥寥无几。

为什么?因为选美从晚清开始就有,特别是1917年上海“新世界”游乐场就搞过一次,但那是一次著名的娼妓行业群芳选秀大会,为众人所不齿。

也正是因此,当1946年的“选美启事”刊登后,虽然报纸铺天盖地宣传,但几乎没有什么女性愿意报名——有青楼界“选美”的故事在先,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一件正经女子应该参加的事。

没办法,杜月笙认为必须还是要从“选美”的“三观”上入手:

一是请当时上海演艺界名动一时的“名角”带头报名参加,包括当时的周璇、王丹凤等明星都答应报名参加。

二是强调为“赈灾”选美,慈善活动,是在做善事。

三是提出选美“五美”标准,即:外貌美、体型美、品德美、思想美、操行美。

谁是第一个报名的?

第一个报名的是17岁女孩高清漪,上海民立中学高二学生。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整个报名立刻就热络了起来。一些原先持观望态度的妇女开始走向了报名处,像上海民政局民政处的女职员就全体报名参选。

一批明星也开始主动报名,比如14岁就获得上海歌唱大赛“皇后”桂冠的歌星韩菁清,还有梅兰芳的弟子、京剧名旦言慧珠等等。

在报名的人中,人气最旺的是来自复旦大学的谢家骅。她的父亲是上海化工原料的大老板谢葆生,家境优越,气质优雅,外貌漂亮,是典型的“白富美”外加才女。

最终,在媒体和各方面力量的推动下,这届“选美”大赛的报名人数居然突破了3000人。考虑到当时社会观念和妇女受到的道德束缚,这个数字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虽然是第一次搞那么大规模的“选美”比赛,但组委会的选拔流程还有模有样:每位参赛者除了要交一份注明个人信息的报名表和一张近4寸的照片外,还要比赛唱歌和游泳。

组委会将评选分四类,分别是:“闺阁名媛”组(即“上海小姐”组)、“平剧坤伶”组(即京剧组)、“歌星”组和“舞星”组。除了“闺阁名媛”组设冠、亚、季军三个奖外,其余各组只选两名胜出者,分为“皇后”和“亚后”。

谁拔了头筹?

1946年8月20日,“上海小姐”选美大赛总决赛如约在“新仙林”舞厅开幕。

晚上8点,选美大会正式开始。入围最后决赛的美女一一登台亮相,参加包括问答、表演等在内的各个环节比赛。在各个环节中,还穿插各种弹唱、滑稽戏和气功等表演节目,包括姚慕双、周柏春等演艺界明星都登台献艺。

当然,本次活动的最重要环节,是各佳丽要接受现场来宾的投票——这才是组委会收入的主要来源。

可以让观众现场投票的选票分为三种:蓝色票(法币1万元,算10票);黄色票(法币5万元,算50票);粉红色票(法币10万元,算100票)。换句话说,你要给自己心仪的选手投票,最少要付出1万法币的代价。

评选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11点,然后投票箱被搬上舞台,进行现场唱票,担任颁奖嘉宾的,是梅兰芳。

在最受关注的“闺阁名媛”组——也就是实际上的“上海小姐”——评选中,最后的结果出乎很多人预料:夺冠呼声最高的谢家骅虽然拿到了25430张选票(相当于2543万元法币),但居然只得了亚军。

冠军是之前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叫王韵梅的女性,原先是上海“仙乐宫”的舞女。而她得到的选票是65500张,相当于6550万元的法币,甩出谢家骅一大截。第三名获得者刘德明的得票数更低,只有8500张。

在其他几组中,冠军的获得者虽然没有爆什么冷门,但冠亚军的得票数相差巨大:京剧组的冠军言慧珠得票37700张,亚军曹慧麟的10600张还不算太难看;但歌星组的冠军韩菁清得了2万张选票,亚军张伊雯只有1000票;舞星组的管敏莉拿了23500张,而亚军顾丽华的得票只有冠军的零头——500张。

真的是因为实力如此悬殊吗?并不是。造成这样局面的最大原因,还是“花多少钱就能买多少票”。

就拿“上海小姐”王韵梅来说。她虽然之前只是一名舞女,但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川军军长范绍增的女朋友。

为了能让王韵梅顺利夺冠,范绍增一个人就出了4000万,买了4万张选票。而杜月笙得知这个消息后,邀请了四川在上海的商人以及上海的一批有钱人,连赌好几夜,共得抽水钱2000万元法币,全部做人情,算是给王韵梅买选票,一共买了2万张。当然,也有另一种说法:6000万元全是杜月笙一个人出的。

当然,如果从钱都是用来赈灾的角度来看,花钱买选票也有自己的道理。但毕竟最终和组委会之前宣扬的所谓各种其他评选条件没啥大关系,所以也难免被人议论纷纷,以至于有人说,最后选出来的不是“上海小姐”,是“上海太太”。

那天决赛结果公布后,没有思想准备的谢家骅当众痛哭失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