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美股份IPO募资前曾大额分红,资金占用,环保事故等频发

原标题:三美股份IPO募资前曾大额分红,资金占用,环保事故等频发

3月24日消息,三美股份首次公开发行的网上中签结果已出炉。根据招股书,这次IPO三美股份将募资19.4亿元,其中大笔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募投资金,事实上,三美股份根本不差钱,其凭借手中握着的货币资金和分红完全可以覆盖募投的项目资金,为何急着上市?

在化工事故被推至风口浪尖的大背景下,三美股份的IPO成为了备受关注的资本市场动态。

去年2月,三美股份曾被国家安监总局点名,其存在13项安全隐患。巧合的是,在就在响水发生特大事故当天,位于浙江武义的三美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刚好进行A股上市前的网上申购。

根据公开资料,大举募资19.4亿元的三美股份,其身后不仅毛利率“畸”高异于同行,公司靓丽业绩的背后,隐藏着很多潜在的风险点,公司资金管理混乱,与关联方资金互相占用,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大量参与民间高息借贷。

而根据三美股份2016年12月28日报送的招股书披露,在2013年10月12日-2016年11月4日,公司公司及子公司共计受到18宗处罚,其中有4笔环保处罚。尤其是在“1·24”中毒事故五个月后,2017年6月28日,三美化工全资子公司上海氟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产品又卷入爆炸事故,令人不寒而栗。

为了冲击IPO,公司进行了11次重组,将与主业关联不大的地产、汽车、园林和贷款等参股的资产剥离了出去。若能成功上市,三美化工或将成为金华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儿子胡淇翔也将成为国内身家最高的80后之一。

高暴利行业

早在2016年12月28日三美股份便向监管层正式申报IPO申请的三美股份,在等待两年之后,终于等来上会之日。

2018年12月11日,来自浙江的三美股份成功过会。在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陷入危机之后,这家年净利润超10亿的上市公司,将成为武义最赚钱的公司。然而,三美股份此次IPO却可谓槽点满满。

此前三美化工不仅遭受市场质疑关联交易重重,更罕见的是,在2016年3月,三美股份申报IPO前夕,其进行股份转让,引入了数家战投股东,但这些战投的大部分资金来源更是直接指向了三美股份的实控人。

根据资料,成立于2001年的三美股份,主要从事氟碳化学品和无机氟产品等氟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氟碳化学品主要包括氟制冷剂和氟发泡剂,产能大幅调整的氟化工近两年来成为了暴利行业。

高暴利下,三美化工可谓营收和净利润双丰收。

2013-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三美股份分别实现净利润0.62亿元、1.47亿元、2.10亿元、3.89亿元、9.55亿元、6.07亿元, 2014-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136.44%、43.32%、85.13%、145.71%。

三美股份丰收之下福泽了武义县。根据资料,在2017年度武义县纳税百强中,三美化工、三美投资分别排名第1、第2,三美房地产排名19,三联实业排名21,三美化学品销售排名43。三美股份子公司,几乎贡献了武义税收的半壁江山。

同时,公司主营毛利率也由2013年的23.66%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42.98%,但公司高于同行的毛利却引来了质疑。

2013-2015年之前,公司主要产品氟制冷剂毛利率为22.58%、20.63%、26.29%,浙江巨化股份有限公司同一款产品为7.61%、9.85%、13.02%,上海三爱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为15.41%、16.31%、23.92%。同样是远高于同行。

2016年-2017年,三美股份的综合毛利率为41.81%和39.59%,而同行的巨化股份与三爱富平均值为23.25%、32.65%。

不论是其主要综合毛利率还是主要产品的毛利率皆高于同行,并无特别优势产品的三美化工,如何能让公司产品毛利率能畸高于同行上市公司如此之多?

不缺钱,为啥要上市?

毫无疑问,营收和利润的大幅攀升,给三美股份的经营带来了极大的收益。高额盈利下,三美股份在报告期内,连续高额分红,2015-2018年间,三美股份共计分红额度高达13.19亿元。

高额分红受益最大的无疑是大股东。截至发行前,胡荣达合计持有公司71.73%的股权,可得分红9.46亿元。2016年12月,三美股份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书。

招股书显示,本次IPO募集资金约18.13亿元,据利润表可见,2017年净利润近10亿的三美股份的募集资金中却有四成是为了偿还银行贷款,这引发了发审委的质疑。事实上,三美股份根本不差钱,其凭借手中握着的货币资金和分红完全可以覆盖募投的项目资金,为何急着上市?

截至2018年12月,公司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长期银行借款余额仅4亿元,而公司的现金流在2018年末达到了12.15亿元。可见三美化工并不存在巨额的财务负担,如果募资成行,偿还银行贷款的募资将直接成为超募资金。

实控人曾拆借公司2.66亿,民间放贷吃利息

不仅如此,三美股份胡荣达被曝参与民间放贷行为。

招股书显示:2015年期初与期末,三美股份对公司实控人胡荣达的拆出资金余额分别为2.33亿元和2.66亿元;对实控人名下的三联实业拆出资金余额分别为1.67亿元和1.262亿元。

胡荣达曾利用公司实控人的身份,让三美股份为自己旗下房产提供担保免费借款,并以个人的名义进行大额民间借贷。

比如,在2014至2015年,三美股份还为实控人名下的武义三美房地产、发行人参股的浙江三美房地产、发行人曾参股的上海地利、实控人名下的南通三美置业、实控人参股的唐风温泉提供过数量不等的借款。

这并非先例,早在2012年胡荣达就从集团公司获得资金0.92亿元,2013年又借了1.02亿元。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公司免费资金的实控人胡荣达至少在2011年、2013年,均以个人名义进行大额民间借贷,赚取每月20‰-25‰的利息。

在三美股份申报IPO前夕,其进行股份转让,引入了数家战投股东,有意思的是,外部股东入股三美股份的数千万资金,居然也是老板借的。

2016年3月,董事长胡淇翔及三美投资转让部分股权给外部投资人与员工持股平台时,受让人约三分之二的转让款系由实际控制人胡荣达提供的无息借款。也就是说,所谓的外部投资或是利益方代持。

其实,早在2008年,胡荣达就以三美股份名义、联合武义县汇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浙江武义神龙浮选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设立了专门的小额贷款公司—武义三美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三美小贷)。

也就是说,胡荣达左手干着化工的营生,右手放着贷款吃利息,如今又想上市奔现?11.08亿元的净利润,上市前夕又分红13.19亿元,却募资10.13亿元加码主业。

子公司环保频遭处罚

根据招股书,虽然公司处于高额盈利的状态,并且持续巨额分红,但是对比对比前后的招股募投项目,三美化工并没有做出改变。

三美股份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氟制冷剂、氟发泡剂和氟化氢。此三类产品的收入多年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均在90%以上。但招股书显示,公司的快速增利仅是在市场竞争调整下催生的利好,国内企业还没有完成产品机构的研发转型,盈利能力能否持续还不确定。

目前,国内氟化工行业处于低端产品过剩,中高端产品比重偏低,高端产品主要依靠进口的困境中。产品结构不合理的矛盾较为突出。在公司的上市反馈意见中,监管层提到,目前,公司第三代HFCs类氟制冷剂产品已形成较大生产规模,不排除未来公司产品会被其他综合性能更好的新型制冷剂替代的风险。

但目前,公司在第四代氟制冷剂的研发和生产均是空白。而颇为尴尬的是,三美股份的研发投入较弱,2015~2018年前半年研发投入占比营收均仅为1%左右。

从三美股份招股书披露的风险性因素来看,三美股份经营业绩对产品销售价格的敏感系数较高。主要产品HFC-134a、HFC-125、HFC-32、HCFC-22、R410A、AHF平均售价在2016年以后均大幅上涨。

不过,未来若受宏观经济、下游市场需求波动等因素影响导致主要产品价格持续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三美化工的盈利能力。而作为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对三美化工的担忧不只是它的盈利能力。

招股书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注重环境保护和治理工作,秉承“安全环保,过度防控”的理念,加大环保投入和重点环境治理设施的改造。但在其18年的发展史上,三美发生过无数次环境污染事件,多年来违规不断、屡遭处罚。

在2013年10月12日-2016年11月4日,公司公司及子公司共计受到18宗处罚,其中有4笔环保处罚,子公司又卷入爆炸事故,令人担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