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问诊江淮,瑞风危局!

原标题:问诊江淮,瑞风危局!

近几年,江淮汽车的发展迟滞不前,饱受争议。曾经非常辉煌的江淮瑞风商务车,到底遇到了怎么样的发展危局?

江淮瑞风作为一款经典的商务车,在国内保有量非常高,其源于韩国现代H1,由江淮汽车正式引入国产,并于2002年3月18日正式下线,之后发展迅速,很快就跻身了主流MPV第一阵营。尤其是在2010年前后,达到了巅峰,曾连续数年成为中国MPV销量冠军。时至今日,虽然曾经的经典瑞风商务车已停产,但是得益于庞大的用户基盘,累计客户已突破80万,瑞风商务车的谱系不断壮大,在售车型瑞风M3、M4、M5、M6、R3覆盖了商用、公商务、家用等MPV市场。

应该说,得益于瑞风商务车取得的辉煌业绩,MPV业务成为了江淮汽车的优势业务,10多年来为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回报。那江淮商务车为什么走到了今天的危险局面?

盲目扩张,产能利用率低

不得不说,转折出现在2010年。那一年,江淮商务车高歌猛进,年产销突破6.4万辆,再创新高。同年9月,江淮集团收购了位于安徽蒙城县的安驰公司,成立了江淮安驰公司,并新建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生产线,年设计产能达到20万辆,主要生产瑞风M3(加上18年初由合肥工厂转产的瑞风M5)。

公开资料显示,江淮商务车老工厂在合肥市经开区,经产能提升后具备双班10万辆年产能。加上蒙城安驰工厂的20万年产能,江淮商务车的年产能达到了30万辆。但江淮商务车2017年销量为6.6万辆,2018年销量为5.3万辆,也就是说近两年的实际产能利用率不足2成。要知道,2010年瑞风商务车产销6.4万辆,均在其合肥商务车工厂生产。可以看出,目前江淮商务车各工厂的产能均严重过剩,而相应的固定资产折旧、能耗、人员工资等费用支出实在是太大。

产品缺乏创新,不思进取

盲目扩张,导致产能利用率低只是瑞风商务车危局的原因其一。其实,更重要的是瑞风商务车在产品层面的不思进取,早已布下了恶果。老款瑞风商务车于2001年引自韩国现代H1,采用了非承载式车身平台,与GL8、奥德赛等主流的MPV车型是有差距的。但10多年来江淮商务车仅在此平台基础上开发部分变型变动产品,如瑞风祥和、彩色之旅,也包括后来的瑞风M3、M5,均没有开发全新的平台。

2016年初,江淮商务车终于下定决心停产老瑞风车型,由新瑞风M4来替代,但是新的瑞风M4无论在产品设计还是做工细节上,均未达到老瑞风的感官体验,加上新M4价格普遍在11万元以上,相比老瑞风提升2万元以上,无法打动老瑞风的目标客户群。很多原老瑞风客户苦苦寻求老瑞风,无奈已彻底停产。瑞风M4月销量长期维持在1000台左右,相比当初老瑞风动辄5000台的月销量,实在是惨不忍睹。

基于老瑞风平台的瑞风M5从2007年便开始设计、试制,折腾多年,直至2011年4月才在上海车展勉强上市。2018年初,江淮集团将瑞风M5从合肥工厂转产至蒙城安驰工厂,生产线转移后,其模具、焊装线、外协总成工艺均受到严重影响,复建生产线勉强应付生产,但车身精度、装配一致性等质量指标不复当初,加上蒙城工厂长期以生产M3为核心,并不充分具备保障M5质量的人员和能力,导致瑞风M5整车质量严重下降,市场抱怨极大。经销商称现在压根不敢卖M5,因为卖一台问题太多,客户抱怨一片,反而影响其他车型的销售。

2018年3月,江淮商务车满怀信心的推出了瑞风R3,旨在打入家用商务车市场,但其松散的前脸造型,臃肿的侧围设计,实在是不堪入目,与当下家用MPV的黑马——宋MAX的精致设计差距甚远,甚至比不上宝骏,与吉利嘉际差距就更大了。虽然其6-8万元的售价相当有诚意,但显然无法打动越来越挑剔的年轻一代消费者。据悉,该车销量极为凄惨,超期车遍布各地4S店。

多年来,江淮商务车产品不思进取,生产线制造工艺仍然维持在02年水平,使得瑞风产品的竞争力已大幅下降。随着东风风行、上汽大通、广汽传祺、长安欧尚等诸多车企不断发力,纷纷推出全新MPV产品,瑞风商务车的市场占有率已不断下滑。

客观的说,老瑞风停产实际上砍掉了江淮集团最大的利润来源。因为老瑞风经过十多年的生产,其模具摊销、设备折旧几近全无,单车制造成本极低,利润率非常可观,14年、15年均能为江淮集团贡献近10亿元利润。随着2016年初老瑞风的停产,瑞风M4的利润率大幅降低,加上6-9万元售价区间的M3产品占比急剧增大,使得整个瑞风商务车的单车售价及利润便大幅下降。十分巧合的是,江淮集团自2016年开始,也步入了发展困局,2017年利润大度下跌,2018年预计将出现7.7亿元的利润亏损。

随着国六排放政策的升级,江淮商务车的危局恐将进一步爆发。江淮内部人士透露,在国六方面江淮目前还没有可用自产发动机,瑞风商务车在2019年会借用其他品牌发动机进行替代,但受制于研发费用控制,只会开发瑞风M3、瑞风M4及星锐的部分国六产品。据此估计,江淮商务车已选择性放弃瑞风M5、M6产品。

失了人心

如果说产品与市场是外因,那么,内部的管理混乱则严重加剧了江淮商务车的危局。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应对市场下滑的严峻形势,江淮商务车在19年2月进行了组织结构变革,其合肥的瑞风工厂、星锐工厂进行了合并,取消车间、技术科等基层建制,涉及1000余名操作工、专业管理员工进行双选。

实际上,自发布方案开始,无论相关干部还是员工,均人心惶惶。加上双选时生产线岗位进行重新选择,很多偏脏、重岗位无人选择,年轻员工、年龄偏大员工均选择普通岗位,导致很多生产线岗位人员不足,但同时待岗员工将近百余人。双选后,各专业厂陷入混乱不堪,生产线严重缺人,在岗员工也无心干活,加上新岗位技能不熟,长期无法正常开动,超期车遍地皆是,出现了“整车未下线而系统已入库并发给经销商”的奇闻。为保证生产线开动,不得不征调专业人员支援一线生产。如此大面积人员浮动,导致的错漏装比比皆是,整车质量大幅下降。

据其市场人员爆料称,不仅是制造厂,其所在的商务车营销系统也被多次“折腾”,称一年内要搬家3次。首先是18年初与乘用车营销公司分离,从紫云路厂区搬至金寨路边;不到半年,2018年8月商务车营销公司总经理冯有成“被迫”离职后,营销系统被新任总经理罗世成狂风暴雨的调整,进行了二次搬家。就在19年3月,流传将从金寨路营销大楼搬至远在十公里以外的生产厂区内。可以说目前营销人员是“心无所念,居无定所”,更无心关注市场。

而许多研发、销售、市场、品牌部门负责人已心灰意冷,先后离职,纷纷加入吉利、上汽等车企。日前,有员工心怀不满,在微信发布了工资信息称,领导为了迅速实现业绩报表利润,一味压榨员工的生存“口粮”。以2019年1月为例,制造部员工上班达27个工作日,每天加班至晚上10点,但实发工资还不到1800元。

从前的王者,如今深陷泥潭,在汽车产业大变革的关键节点上,江淮瑞风未来还有翻身的机会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