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竞争力虽然位居亚洲第一,韩国仍难逃被3个强国碾压的境遇

原标题:竞争力虽然位居亚洲第一,韩国仍难逃被3个强国碾压的境遇

在最新发布的“亚洲竞争力排行榜”上,韩国高居第一。但对文在寅来说,这个排名几乎毫无意义。现在的韩国已经进入“艰难时期”。所谓的“竞争力第一”只是个虚名,在东北亚这个格局里,韩国现在是受到多方碾压。

首先是美国。韩媒3月26日报道称,“河内峰会”的戛然而止已经令特朗普非常扫兴,但青瓦台却依然争取要恢复开城工业园,这令华盛顿认为韩方在刻意绕过制裁,令白宫更加不满。

美方在3月25日已经通知青瓦台,如果韩方派出外交人员就是为了说服美方重启开城工业园,那么就请取消行程,恕不接待。从3月6日到22日,韩国已经向美方派出3批人员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结果适得其反。

白宫坚决拒绝在当前的形势下恢复开城工业园和金刚山旅游项目。显然,美方认为韩方开始不听话,而韩国内部也有不少重量级人士劝说文在寅暂时不要为北方邻国而激怒华盛顿,别再做不合时宜的尝试。

在白宫的敌对意识开始复苏并越来越强烈的情况下,青瓦台依然试图与北方邻国维持2018年冬奥会时建立的沟通氛围,这令美方开始怀疑首尔的立场,进而排斥谈论相关话题。

其次是日本。日媒报道称,文在寅最近提议日韩首脑每年至少会晤2次的呼吁,但鉴于日韩矛盾的升级,这一愿望不可能实现。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3月26日在记者会上公开对青瓦台进行抨击。河野太郎声称:“韩方命令日本新日铁住金向韩国劳工进行巨额赔偿,还以日企未能配合为由扣押涉事日企资产,这些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日韩劳工问题早在1965年就已经签署协议并解决,而且规定日后不再就劳工问题起诉日企。”

为了进一步向韩方施压,日方还放出风声:正在就是否拒绝韩国加入CPTPP进行讨论。当然,这只是日韩“外交战”在经济领域的投射。日韩之间已经有2次经济会议都因为日本方面的拒不配合而告吹。自从2015年就过期的“日韩货币互换协议”更是看不到恢复的希望。

韩国方面曾权衡过“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利弊,最终分析的结果是利大于弊,因为韩国的一些产业(譬如汽车业)拥有相当优势。可日本作为CPTPP的“盟主”,显然不打算放过从经济领域对韩国进行报复的机会。

第三,文在寅已经点燃了一根导火索,最终可能引爆韩国的整个财阀体制。韩国娱乐圈最近曝出“胜利门”丑闻,文在寅坚决要查明真相,而且不会放过包庇和隐瞒实情的人。紧接着,“胜利门”又勾出了10年前的“张紫妍案”,文在寅更是宣称“赌上命运”也要查明真相。

众所周知,张紫妍留下的遗书牵扯出数十个韩国有头有脸的要人,多个大财阀陷入其中。借助娱乐圈丑闻,青瓦台想做的是连根拔起,不仅维护正义,还要一举铲除背后的庞大网络。

青瓦台的确碰上了3个难题,但也能看出文在寅的志向不小。美日之所以都不给韩国好脸色,主要就是因为文在寅要构建一个新的“半岛体系”,让南北双方形成新的安全秩序,共享经济发展成果。而在此之前,必须清除殖民残余势力。尤其在针对日本的强硬态度方面,韩国没有妥协的可能。

这实际上已经令韩国进入了死胡同。美国是韩国的安全依靠,日本是韩国重要的出口市场与经贸合作伙伴,在因为“萨德”问题而迟迟无法与第一大贸易伙伴完全恢复关系的情况下,文在寅也没能与美日搞好关系,让韩国同时遭到3个强国的“碾压”。而现在对盘根错节的财阀流露出动手的意图,无疑选错了时间,很可能导致腹背受敌。但文在寅并没有其他选择,这就是困境所在。

文在寅并不能掌控韩军,现在也得不到崛起大国或超级大国的力挺,其支持率降到45%,差评反而超过50%,出现“死亡交叉”。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依然没有放弃初心,等同于孤军奋战。可以推测,文在寅的最终结局可能并不乐观,但他用行动证明韩国依然存在最后的政治家。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孤注一掷值得钦佩。(完)

注:本文系“海外探客”原创稿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