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戏多还是真被歧视了?

原标题:他们是戏多还是真被歧视了?

如果有关注每年戛纳各种时尚造型,那amfAR慈善晚宴你应该不会陌生。

在我个人概念里,它有时比各种首映礼的红毯还要精彩一些:

曾经的维密天使和只走HF的人气选手,同样会为此盛装打扮。

而amfAR晚宴还有公益兴致的时装秀,顶级超模们现场演绎各家大牌制定的全新款式,只是阵容更强,发挥更随性。

我们非常熟悉的面孔有时也会出现在这里,刘雯啦李宇春啦,还有上面图里的雎晓雯……

水果姐不仅人到,力也要出到,登台献唱自然少不了。

那么多大咖齐聚一堂,其实都是给amfAR面子:

它的全称叫做AIDS Medical Foundation艾滋病研究基金会,是一个致力于艾滋病研究、预防、治疗教育和相关宣传的国际非营利组织。

“玉婆”Elizabeth Taylor与Mathilde Krim博士在1985年创办了它,每年各路名流要么卖力吆喝募善款,要么慷慨激昂捐善款,总之是为了慈善事业做互动搞拍卖。

但豪门、娱乐圈、时尚圈混在一起,总是容易出故事。

特别是当它2015年开始进入香港,由赌王千金何超琼做主席承担举办之职后,制造八卦的速度和数量,堪比苏芒在位时的芭莎之夜。

2019年的香港amfAR慈善晚宴是25号,也就是前天在尖沙咀的瑰丽酒店办的,但今天报纸娱乐版的头条还是它:

因为甄子丹携妻带女全家入场,结果去了没多久就愤而离开,他老婆汪诗诗还发ins控诉,说主办方区别对待中国人,并打出大字tag#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话一说到歧视,问题可就大了。

要知道当晚甄子丹之所以带妻又带女,老少齐出场,是因为他是本次活动的联合主席,身份特殊。

甄子丹方面也事先跟活动举办方做过大量沟通,理应没有任何问题才对。

在汪诗诗看来,红毯部分没问题,但进到宴会厅也就是人流最集中的地方,就开始有问题:

现场混乱,没有人指引,居然还有工作人员问他们,“晚宴还没开始,你们怎么就进来了?”

之后就有人带他们一家三口去见主办单位的负责人,但汪诗诗觉得对方态度轻慢、眼神也不太友好尊重,和对同场的外国明星(她特别指出韩国明星)有天壤之别。

△河智苑是当晚的座上宾之一

△出演了《皇后的品格》《Justice》等剧的崔振赫,也有出席

甄子丹夫妇因此觉得是中国人被歧视了,这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如果当时乖乖入场就座那就是默认了这种不公平对待的存在,对不起中国人身份也对不起在场的女儿(意思是起了不好的示范作用),所以他们全家没开场就走了。

回家之后,汪诗诗就发了那条ins,用《绿皮书》作比,说自己在电影里感受到了美好,“但从来没想过,今时今日,尤其是在我们的家,会亲自体验到如电影所描述的事情。今晚我们被一个海外机构歧视。“

不管在哪里,是谁对谁发出的,“歧视”都是非常严重的指控,更何况是在一个众星云集的盛宴上?

香港媒体迅速跟进,又联系甄子丹这头,又去询问何超琼那边,能问的都逮着问了一遍。

当晚有份在场的香港歌手王友良就说,虽然没特别接触,但执行中彼此配合也没有什么问题。

一样在场的刘嘉玲女士也觉得没歧视,“这种场合一定人多,要自己找位置休息啊。”

关之琳当晚也去了,但她说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活动结束才知道有不开心。

不过她说甄子丹是很有修养的人,会这么表态那问题一定很严重,如果自己有遭遇类似事情肯定也会离场。

还有甄子丹的好友吕良伟,说自己也去了,不过还没进厅就看到甄子丹气冲冲地出来,说遇到了好像《绿皮书》中讲的事,于是自己共进退,也跟着一起撤了。

吕良伟还说,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参加香港的amfAR慈善晚宴。自己虽然没遇过这类歧视,但甄子丹在海外发展过,他经历得多。

问来问去问了一大圈,结果《苹果日报》收集到的信息却和汪诗诗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说的完全不同:

根本没有人搞区别对待,是甄子丹一家嫌位置不好,自己走的。

爆料人说,甄子丹进会场的时候,工作人员正忙于开场,没来得及接待。和甄子丹一起进场的哪些人就开始闹,说要找经理,怎么是这个待遇blabla……

总之“有人态度差也不满安排”,但没点明说甄子丹什么时候离场的。

当然《苹果日报》不是接到爆料就报,他们还找了何超琼有份创立、负责整场活动大小事宜的天机公关郑诗韵对质。

结果郑诗韵先撇清制作单位另有其人,再说自己有看到汪诗诗一家走,但当时对方还和自己打招呼,夸自己的礼服很好看(暗示顾得上寒暄和基本社交礼仪,心情应该没有太崩坏)。

郑诗韵还说汪诗诗当时并没有回答自己为什么要离开,是进场后才有人告诉自己,甄子丹嫌位置不好。

郑诗韵还补充说,何超琼知道这事儿之后马上从自己坐的正中间席里腾了两个位置给甄子丹夫妇,让他们一家跟自己一块儿坐。

郑诗韵只有汪诗诗微信,没能及时联系上汪诗诗一家,等何超琼好不容易找到甄子丹(甄子丹英文名叫Donnie Yen)的时候,甄子丹婉言谢绝,说对当晚安排不高兴,不用她好意关照了。

何超琼作为荣誉主席,亲自让位都没法挽回,也是看得出来甄子丹一家有多不爽了。

当然这次回应虽然都是官方辞令,郑诗韵说得万分诚恳,恨不得将现场情况原原本本描述出来,但是她越说就越打甄子丹的脸(。

比如承认制作单位方面招待不周,“當時冇人知道佢哋係星,當咗佢係一個普通賓客(当时没有知道他们是明星,只把他当做普通客人)”。

又比如引用刘嘉玲的话,“自己招呼自己”咯…

郑诗韵最绝的是,她把甄子丹坐哪儿、在整间厅里大概是什么位置都说得清清楚楚,“其实有半间房的位置都没他好”。

但又婉转表示,“给我编排我会排得更理想,会让他坐中间”,“可能他们那天没找到amfAR高层,找到何超琼或者我都会很快搞定,但位置不是我排的啊”。

当然郑诗韵还做了个表态,说已经叫amfAR的人去道歉了,大家都是沟通不足,外来团队不了解本地嘉宾,才出现了沟通误会。

而针对郑诗韵这番解释,汪诗诗那边只说,自己已经表了态,拒绝回应更多细节了。

一番拉扯到这里,看官们大概都有自己的立场了。

可能有人会觉得甄子丹和汪诗诗在外打拼、吃过苦头,所以更懂到底是歧视,有时候我们是无意识地助长了别人不公平对待的气焰;

也有人觉得,根本就是甄子丹两口子耍大牌失败,其他人怎么没这么多问题?

目前看来,香港那边还是持第二种观念的网民更多。

不少人吐槽,甄子丹一家既然要说是中国人被歧视,那为什么不用中文发声?

而刘嘉玲有句结语其实更能代表我的意见:

吵来吵去,做慈善嘛,在没实锤说歧视面前,只是一点服务不周,就体谅下啦~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