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的王子们,坏过苏大强,渣过洪世贤

原标题:迪士尼的王子们,坏过苏大强,渣过洪世贤

from《无敌破坏王》里的迪士尼公主

要说《都挺好》播之前,全民还不想手撕苏家男人之时,横坐全网渣男榜单top1的男人,当属洪世贤。

这个小眼睛且眼袋有些重的男人,凭借着一张“你好骚啊”的表情包,瞬间攻陷众多社交平台的同时进阶为“爽剧带货王”,让我的众多摩登男性女性朋友每天在挤地铁的时候疯狂重温《回家的诱惑》。

“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既然要刺激就要贯彻到底啊。”并列“你好骚啊”通用于情侣间调情,兄弟间开车,同事间吐槽。

天下渣男一般黑,他们可能渣的方式千差万别,但都逃不开的是他们永远可以用深情款款包裹对于爱情的“不真诚”。让另一半惊觉“这TM就是爱情啊”之后,不出三天哭到亲妈都不认得。

如今渣男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物种了,他们可能出现在每一个爱情发生的地方。

就连拥有“公主和王子最后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样万年不变happy ending的童话世界里,也有他们的踪影。

长大后,惊讶的发现迪士尼的这些王子,真的是渣的惊天动地。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算什么?爱上一个已经订婚的男人才可怕。

小时候我们除了感叹爱丽儿为爱走钢索,失去声音换腿,甚至不惜为了真爱甘愿变成泡沫的痴情之余,都忽略了一点。

艾瑞克,这个落海后大难不死,拥有迷人卷发穿着白衬衣的王子,落海前,明明就已经,订!婚!了!

就是这样一个早已名草有主的男人,迟钝如他不仅没有发现小美人鱼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并且在知道自己已经有婚约的情况下并没有拒绝陌生女孩发送的爱的信号。

艾瑞克王子像极了现实生活中“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渣男。

对于他们来讲,爱情中的责任可以轻易的被突如其来的心动稀释。同样,他们拥有着来者不拒的特质,即“反正先心动的那个人又不是我。”

迪士尼的《小美人鱼》和安徒生的著名童话《海的女儿》其实讲述了同一个故事的两种结局。

我第一次接触小美人鱼这个故事,是安徒生的版本,书中说小美人鱼尽管把鱼尾变成了双腿,但是“每走一步路都会像走在刀尖上一样疼痛”,这个细节看的我呲牙咧嘴。

书中最后说小美人鱼最后终究没有得到王子的吻,在第四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在甲板上变成了泡沫,看着书里橙红色的插图和飞向云朵的泡沫,我难过了好久。

社恐患者爱丽儿的自白

现在回忆起这些,只想大声质问爱丽儿,hello?为了一个在法律层面已经结了婚的男人,真的值吗?

迪士尼版本的《小美人鱼》比安徒生要温和很多,故事的最后小美人鱼在螃蟹比目鱼等众多朋友的帮助下,冲破魔咒,寻回了和王子的美丽爱情。和谐程度让我一度以为在看2D版的海底总动员。

但生活总是没有童话那么容易,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请记得始终要保持自我的清醒和理智,失去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失去你自己。

穿上礼服你就是我的公主,脱下礼服请问你哪位?

请问哪个女孩子小时候没有过一个想要成为Cinderella的梦想?

仙女教母晚礼服,南瓜马车水晶鞋,这个故事教会了无数平凡的女孩做梦,也激发了她们对于爱情的期待

仙女教母施加在灰姑娘身上的魔法,更像是一场关于灰姑娘内心完整人格的觉醒,前往舞会的通行证像是对于自我信念的认同,同样也在告诉每一个人,心存善意,奇迹总会发生。

但是长大后,小时候,拿着水晶鞋挨家挨户寻找灰姑娘的痴情王子亨利,变成了一个“穿上礼服你是我的公主,脱下礼服请问你哪位?”的渣男。

亨利王子和灰姑娘跳了一晚上的舞后,居然记不清她长什么样子???是宫殿里的灯光暗到她们在玩“摸瞎”,还是灰姑娘的妆太浓,卸了妆王子就不认得了?

或者是王子根本只记得华服和水晶鞋这些代表着美好的符号,而忘掉了他对面的那个人本来的样子?

生活中像亨利王子这样专注于外表的“渣男”,真的不要太多,毕竟好看的外表人人都喜欢。

但是爱情从来都不是两副华丽躯壳的结合,可能始于外表,但最后回归到的一定是灵魂有趣部分的碰撞。

喜欢一个人,不是只爱她身披锦绣,爱她在人海中散发光芒的时刻.

最重要的是,当一切回归平凡,你在我眼里依旧动人,无论有没有魔法,无论有没有水晶鞋。

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直男癌”

迪士尼所有的公主里,花木兰是最特别的存在。

她的诞生与故事,除了证明其他公主都具备的勇敢正直和善良,更重要的是,她实现了在这个世界上,女性的另一种可能性。

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上阵杀敌,毫不含糊。花木兰没有长裙加深,长发及腰,但是多了一分“男女平等”的英气。

带着这样的英气,她遇见了李翔,这个迪士尼里最不像王子的王子,同时也遇见了众多士兵,堪称的直男癌患者。

其实李翔作为一个渣男,渣的并不彻底。因为他的直男癌程度尚可营救。

但是,在故事里,他和他的士兵在前期或多或少的传递出这个世界上,男生能做的事情,和女生能做的事情,有一条明显的界限。

比如战斗这件事,别说女性,就是像花木兰假扮的身材看起来比较单薄的男性,都会成为被歧视的对像。

再比如,发现了木兰的女儿身后,担心“欺君之罪”的重锤敲打在自己的头上,而把花木兰丢弃在冰天雪地里。

这样的观念,像极了我们生活中那些把性别作为可以或者不可以标准的直男癌。

他们的眼中的爱情,女生对于男生就是依附与从属,女生在家庭中的角色就是相夫教子,这些不成文的规则变成了他们口中的传统和本份。

但我们都知道,今天,性别早已不是这个社会定义能力的标签。一个人作出的每一个选择和想要去完成的目标,从来都无关于ta的性别。

所以请记得,别因为仰望恋爱,而被“直男癌”定义自我,限制自己的无限可能。

怀揣目的来爱你的男人,他的目的永远比你重要。

《冰雪奇缘》的横空出世不仅刷新了迪士尼公主系列动画从票房到原声带的诸多记录。

更重要的意义是,迪士尼的故事里第一次打破了“公主和王子最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结局设定,也第一次出现了女王艾莎,第一次出现了反派的王子角色汉斯。

汉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派,带着目的和野心接近安娜,没有一丝一毫的真诚。

当然最后他的阴谋也没能得逞,成了迪士尼史上第一个龙套+炮灰王子。

他对安娜说,我永远也不会不理你,然后转身就不理她了!好坏一男的!

其实《冰雪奇缘》在很多人眼中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大女主动画,这一次姐妹情深战胜真爱至上,成了故事圆满结局的落点。

有人说,这其实在标志着男性和女性地位的日渐平等,而女性尽管在爱情中也不会是完全依附于男性的存在。

但无论如何,汉斯王子用他的惨案告诫各位女孩,一个男人带着目的来爱你一定靠不住,至少他的目的永远比你重要。

小心一点,毕竟你也没有一个像安娜一样会使用魔法能用冰造城堡的姐姐。

长大以后,迪士尼里的王子相继暴露自己的渣男属性,而迪士尼里的公主们也不再是女孩子们最想成为的样子。

合上童话书,那些勇敢善良和她们对着水面,花海和辽阔天空吟唱自我的时刻都被永远的传颂。

只是我们都不再相信里面的故事会变成现实。

但是无法否认,这些公主的故事里,埋藏着我们对于爱里面心动和美好的初始和理解。

王子唤醒沉睡的睡美人,贝儿手中的玫瑰花盛开,和野兽在华灯璀璨下共舞,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在森林里最后终于等来了王子的白马。

之前看过一篇让人印象深刻的报导,很多人会在自己的家人死后将他们的骨灰带到迪士尼,洒在迪士尼的园区。

尽管这个行为并不被官方允许,但是他们还是愿意相信这片承载了世界最美好部分的小小世界,可以带给逝者永久的快乐。

现在看来,很多王子都是坏的,很多公主也都傻的,很多故事都是假的。

但曾经执着的相信这一切的我们,快乐和纯粹,梦想和愿望,都是真的。

作者:吴阿赞,今天完成了一件很久以来的愿望,望成真。

你最喜欢迪士尼的哪一部经典?

在留言区告诉我们吧!

今夜做回小朋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