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将迎最大幅降费,会影响养老金正常发放吗?

原标题:社保将迎最大幅降费,会影响养老金正常发放吗?

20190326-社保费率5月1日起下调,预计降费规模将达8000亿元,职工享受得到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梁宙

2019年5月,我国养老保险将迎来社保制度建立以来最大幅度的一次降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将降至16%,并有望倒逼养老金制度改革提速。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3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落实降低社会保险费率部署,明确具体配套措施。按照《政府工作报告》要求,为落实从5月1日起各地可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从原规定的20%降至16%等降低社保费率部署,会议决定核定调低社保缴费基数。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各地由过去依据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改为以本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加权计算的全口径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核定缴费基数上下限,使缴费基数降低。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可在本省平均工资60%—300%之间自愿选择缴费基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对界面新闻表示,这次养老保险降费幅度确实比较大,一方面是为了改变此前养老保险缴费率过高的情况,确定一个合理的缴费水平,另一方面是为广大的企业减负。

中国是全世界养老保险费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曾列举数字表示,我国企业和个人合起来的养老保险基本费率为28%,几乎高于所有发达国家,与之对比,美国是12.4%,加拿大是9.9%,韩国是9%。

目前,我国各省份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中,最低的是厦门为12%,广东和浙江为14%,福建和山东为18%,其他的省市费率多为19%和20%。

过高的养老保险费率给中小企业带来了较大的压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曾做过一项研究,研究结果显示,企业五项社会保险的缴费率约为30%,利用宏观数据的研究表明,2015年企业实际缴费率平均为20.9%;根据制造业上市公司微观数据的研究表明,2014年企业实际缴费率约为19.5%。

“实际缴费率与名义缴费率之差约为10%,这是包括养老保险在内的社保降费的可能空间。另外,高缴费对就业具有挤出效应。”朱俊生对界面新闻说,制造业上市公司的社会保险缴费率变动与就业变动存在反向互动关系,企业社会保险缴费率增加1个百分点会导致就业人数下降3.84个百分点,对民营企业、资产规模较小的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尤其如此。

我国的养老保险费率过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时的转轨成本造成的。其时“老人”个人账户无资金积累,“中人”个人账户资金积累严重不足,但他们的工作年限视同缴费年限,这个钱在很大程度上由现在的人来支付。

董登新称,养老金制度建立至今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养老保险已基本全覆盖职业人群,如今中小企业越来越多,如果继续实行高缴费率,会令很多中小企业难以承受。

2016年,我国拉开了养老保险“降费大幕”。当年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超过20%的省份,将缴费比例降至20%;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可以阶段性降低至19%。

与几年前1个百分点的降费相比,今年的最高4个百分点的降费力度很大。有人担心对养老金领取造成影响。人社部部长张纪南此前曾表示,我们有能力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今年还将继续适度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实现养老金“15连调”。

董登新指出,养老保险的费率逐渐降下来,养老金上涨的幅度也会相应减缓,最近三年来都是提高5%到5.5%,以后养老金的增长速度可能会降低到2%到3%,和中国的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相当。

人社部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4》显示,近五年来,我国的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一直维持在65.9%到67.5%之间。董登新认为,今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大幅降费,第一支柱的养老金替代率也会随之下调,下调之后仅靠基本养老保险的退休金难以保证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因此在降费的同时,必须把第二、三支柱发展起来。

现实中,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个人养老金等第二、三支柱发展一直不理想。朱俊生说,我国养老金第二、三支柱发展仍然比较迟缓,企业年金的覆盖面只有5%左右,第三支柱去年开始试点,但是卖得也非常有限,养老金三支柱呈现失衡的状态。

据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我国第一支柱占比74%,第二支柱占比23.1%,第三支柱占比0.29%。相比之下,我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差距较大,如美国第一支柱占比10%,第二支柱占比61.9%,第三支柱占比达28.1%。

“退休金收入应该是多元的,有一部分来自公共养老金,更应该鼓励的是来自私人养老金的部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单位费率有所降低,对私人养老金特别是企业年金的发展会有促进作用,让企业有更多的空间做员工的福利计划。”朱俊生说。

朱俊生表示,降费不是单一的一件事情,需要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其他几项工作连起来同时实施。在养老保险降费的同时,还需要加快推进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提高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回报,以及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

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10余个省份当年养老金支出大于收入,随着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单位费率的大幅下调,黑龙江等省份的养老金支付压力也引起部分人的担忧。董登新认为,养老保险单位费率下降之后,黑龙江等省份的养老金缺口会更大,所以养老金全国统筹要加速推进。

2018年7月1日,我国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实施,养老金全国统筹迈出了第一步。2019年两会期间,财政部部长刘昆指出,目前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整体上收大于支,今年将提高调剂比例至3.5%,预计全年中央调剂基金规模达到6千亿元,缓解个别省份收支压力。

“若将来养老保险制度的转轨成本得到很好的解决,养老金统筹层次得到提高,养老金第二、三支柱发展起来,养老保险还将有进一步的降费空间。”朱俊生说。

董登新认为,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最低可降至12%,与最初制度设计的20%的标准相比,累计可下调8个百分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