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脑洞:塔罗之夜与联盟的未来

原标题:脑洞:塔罗之夜与联盟的未来

撰文 | 李熬

版式 | Jeffrey

音乐 | 热爱古典音乐的小姐姐

西元两千又八年,秋,风驻雨歇。萨伏伊王朝旧都[1],波河街,安东内利塔下,一座巴洛克式的旧宅子里,导师塞尔吉奥[2]坐在桌旁。

他关了电灯,特意在壁炉四周点上很多蜡烛。他喜欢在晴朗静谧的夜晚,摆上一局塔罗牌,问卜一二。困扰他许久的星象,今晚就会得到答案。

从绣着金线的宽大袍袖中,伸出两只精瘦却力量十足的手,将牌面统统朝下,码成一整齐的一摞。

大公子约翰[3]静悄悄地踱进来,没有出声,就坐在塞尔吉奥的对面,两人之间已经无须多言。

“大公子,今天你好像不大平静啊”,等了许久,塞尔吉奥终于开口。

“所以要找到导师您求得一点平静。”

“嗯”,塞尔吉奥垂下眼皮,将纸牌快速地碾成一个圆圈,动作熟稔而潇洒。两手顺时针洗牌,同时用眼睛看着约翰,过了一会儿,约翰点了下头,塞尔吉奥停止了洗牌,牌面倏地重新变成一叠。

洗好的牌面仍然扣着,塞尔吉奥把它们放在手掌中,递到约翰面前,后者连续切成三叠,又变换次序叠放成一摞。

显然,他们经常做这个游戏,配合默契。

这一次,塞尔吉奥摆了个简单的凯尔特十字牌阵,大出约翰的意料。

他进来之前觉得,世事纷乱如麻,非十二宫等复杂牌阵不能解读。导师的手非常稳定,早已想定的样子。

翻开第一张牌,就是“节制”逆位,约翰傻眼了。导师微笑地点了点牌面,“怪不得我们最近做什么都不得要领,行舟略有不慎,即刻倾覆。”

约翰皱着眉头说,“4年前我们和GM[4]分手,得到20亿美元分手费之后,以为诸事顺遂,没想到集团业务不彰,欧洲扩张乏力,南美不靖。这该如何是好?”

“我们的问题在于自己摇摆不定,而非局势险恶。”塞尔吉奥虚指了一下牌面上拿着两个圣杯的天使,“我们自己消耗自己,没有找到合适的伙伴而已。”

“谁,谁是我们可信赖的伙伴?”

塞尔吉奥手向下压了压,示意稍安勿躁,翻开第二张牌,“星星”正位。“我们不是没有钱,做成这件大事[5],很可能不需要我们出太多钱,但障碍是如此明显。”

他看约翰不大明白,就指着牌面说道,“目前最有希望的联盟是谁呢?”

“经营最成功肯定是雷-日联盟[6]”,提到这些,约翰侃侃而谈,“雷拯救日之后,两家很快就会合成一家了。这么说,那个黎巴嫩人[7]就充当了希望女神?”

约翰想到戈先生和伊西斯希望女神的反差之大,要不是身处如此严肃的氛围,险些笑出声。

“雷是法国的希望,当时日奄奄一息,但今天已经反客为主了。法国绝不会让日主导联盟,反过来也一样。”

“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戈先生正在塑造一个强有力的联盟,但他给法国人的伤口上戳了个洞。前车之鉴在此,不能指望可爱的罗马出一分钱拯救我们了”塞尔吉奥调皮地睐睐眼睛。

“戈先生主导的联盟命运如何呢?”

“星星的另一个含义是怀孕,所以联盟会生出新成员。”

“然后呢?”

“然后各怀鬼胎,分崩离析。戈先生嘛,他不懂得放手,可能会栽到水池里去。就像跌入冥想盆里一样。”[8]

塞尔吉奥说着翻开了第三张牌,“隐士”逆位,不像吉兆。约翰不禁垂头丧气。

“呵呵,不要心急”,他看着“隐士”打着灯笼的手。“我们憎恨孤独,患得患失,对赤裸的忠诚脾气暴躁,但伙伴仍在大海对面向我们招手。”

“还和GM?他算什么忠诚伙伴?”约翰不大理解。

“五月花之地,七孔垂瀑的朋友,他们可将我们带出旧大陆的困境”,塞尔吉奥不想显得自己故弄玄虚,“灯笼仍照西海,显示朋友的方位,他将带来丰饶之角的礼物,和我们携手。”[9]

“真的?”约翰重燃希望。

“是啊,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退缩,让对方心寒。”塞尔吉奥看着摇曳的烛火。

他说着又翻开4号牌,“复活”正位,连约翰都知道这张不错。是啊,天使吹响号角,唤醒罪人到达天堂。旧观念死亡,在福音的召唤下拥抱新世界。

“新世界?不就是美国么?”约翰兴奋起来。

“是的,我们的朋友在美国。而且,他将不离不弃,我们的联盟将是牢不可破的。”塞尔吉奥微笑道。

“好极了”,约翰小声咕哝着,他生怕破坏了牌运转盛的趋势。

塞尔吉奥连续翻开5、6号牌,“愚人”正位、“太阳”正位。

“嗯,不错”,塞尔吉奥指着愚者牌说,“不知天高地厚的天真,未经思考的横冲直撞,偏偏吉星高照。”

“那是谁?”约翰好奇。

“你看,他左手拿玫瑰,右手拿着包裹,全力出击不留余地。他未来会不计后果地孤注一掷,你猜会是谁?”

“沙发和轮子那位?”[10]约翰继续小声BB。

“哈哈,大公子真是聪明人。”塞尔吉奥赞同他的看法。

“他的理想国在哪里?”

“嗯,他喜欢挑战新鲜事物,总是做了再说,看似鲁莽,眼下时运正隆,一连串的冒险总得到不菲的回报。嗯,看起来,他很快会与北欧海盗扯上关系。”塞尔吉奥咂咂嘴,甚至有点嫉妒对方的好运气。

“北欧海盗?那里会是终点吗?”[11]

“当然不是,别看他现在所有家当都在手里。之后就如同脚踏祥云,四处游荡。他会以独特的方式构建自己的帝国。”塞尔吉奥再次表示赞叹。

约翰不置可否,“东方如果硕果仅存,是不是此人呢?”

“哈哈,那就不是我活着能见到的结果了。你还年轻,可以见证。”塞尔吉奥卖了个关子。

“皇帝是谁?运势如何?”约翰又问。

“独来独往,精神上的独行者”,塞尔吉奥把手放在牌面上方,“你看他的权杖。”

“三角星芒?”约翰就着烛火声音大起来。

“是啊,这还不明显吗?他一直扮演日耳曼人威严的父亲角色,不过总有一天,他会老,他会衰落,权杖旁落之前,他必须和身边的巴伐利亚骑士组成新的联盟”。塞尔吉奥没用约翰发问,就一股脑地说。

“他和骑士现在不是正斗得如火如荼吗?未来居然会携手?”[12]

“是的”。导师简洁地说。

他连续翻开7、8、9号牌。“太阳”正位、“教皇”正位,“命运之轮”正位。

导师不再循循善诱,而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太阳就是扶桑,一个小男孩骑着马,歌颂太阳的能量。太阳充满着‘氢’。这说明,这男孩将来的命运,与‘氢’相关,所有生命系于此。他将驱逐黑暗。”

“这男孩是谁?”

“谁的名字里带个‘男’字?”[13]塞尔吉奥反问道。

“哦”,约翰如梦初醒。

“教皇之城在我们这里,他将给予我们力量,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来自亚平宁的光辉。”导师语焉不详,却不肯进一步解释。

“命运之轮呢?”

“新的机会,新的潮流。难以预测的新转折。”塞尔吉奥眯着眼睛,“斯芬克斯可以是天使,奇怪吗?而下面的魔鬼、毒蛇,将可能将任何意志不坚定的人拉下去,永堕黑暗之地。”

“他们是谁?”

“我不知道”,导师轻声地说“命运之轮是由命运女神转动的,我们要顺应她的旨意,斯芬克斯带来的不止是谜题,还有机会。我们要抓住机会。”

约翰云里雾里。

“太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导师扣住最后一张牌,面露疲惫。

“好的”约翰顺着说,“不如我们来一杯睡前酒吧,还是奥古斯塔?”

“好吧。”塞尔吉奥慢慢起身走向沙发后面的酒柜。

约翰悄悄地掀了一下10号牌,“毁灭”正位。[14]. 一座高耸如云的塔楼被闪电击毁,他的手抖起来。

身后,塞尔吉奥的身影拉长又缩短,他回到座位上,手里只拿着一杯酒。

“给你的。”他微笑着,“刚忘了,我最近身体不大好,医生让我戒酒一个月。”

【关于注释,答案在这里】

[1] 萨伏伊王朝旧都,即意大利都灵。 萨伏依王朝 在1946年 意大利共和国 建立前一直是统治 意大利王国 的王室。

[2] 塞尔吉奥,是的,就是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

[3] 约翰·菲利普·雅各布·艾尔坎(John Philip Jacob Elkann),被家族选定为其外祖父吉亚尼·阿涅利的继承人,掌管菲亚特。

[4] 2005年2月13日,通用终止与菲亚特5年来的关系,为此,通用支付给后者19.9亿美元。

[5][9] 2009年4月,克莱斯勒与菲亚特联盟,9月,菲亚特获得前者20%的股权。

[6] 即雷诺-日产联盟。

[7]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法国人,黎巴嫩后裔。

[8]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约1亿日元,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带走,12月10日,东京检察机关正式起诉卡洛斯·戈恩。21日,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涉嫌违反《公司法,再次逮捕了戈恩。2019年3月5日,东京地方法院决定同意卡洛斯·戈恩保释。

[10] 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早年关于汽车的著名金句。

[11] 2010年8月,吉利控股集团正式完成对沃尔沃轿车公司全部股权的收购。

[12] 2013年4,丰田宣布和宝马结成技术联盟。

[13]丰田章男。

[14] 2018年7月25日,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发表声明,塞尔吉奥·马尔乔内因病去世,享年66岁,一代传奇谢幕。

-THE END-

芥 末 汽 车 由 媒 体 人 芥 公 子 马 蕾 创 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