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只看《波西米亚狂想曲》怎么够,像摇滚歌手们一样喝酒才硬核

原标题:只看《波西米亚狂想曲》怎么够,像摇滚歌手们一样喝酒才硬核

眼下,正在影院热映的皇后乐队传记片《波西米亚狂想曲》,凭借斩获四项奥斯卡大奖的高分口碑,让众多慕名观影的社畜们,看到原来还有这样一群摇滚人,活得自由真实,叛逆有力。

“赤裸的上身,鲜艳的红领巾。风骚的走位,魔鬼的步伐,一言不合就开喝的台风。”这句疯传多年的评语,是皇后乐队(Queen)死忠乐迷对主唱弗雷迪·莫库里(Freddie Mercury)的普遍印象。

尤其是主唱弗雷迪,背负着异族、移民、龅牙、同性恋等诸多标签,是或疯狂或涵咏的酒精,帮助他将种种压力抛在脑后,热情地拥抱这个对他并不友好的世界。

而那些我们熟知喜爱的摇滚老炮儿,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段跟酒难舍难分的故事。

皇后乐队(Queen)主唱Freddie Mercury: 被香槟协会起诉的岁月

“在那漂亮的小阁楼里/她存下悦酩香槟/‘让他们吃蛋糕’她说/像玛丽•安托尼特王后一样冷艳高贵。”

“She keeps Moet et Chandon/In her pretty cabinet/'Let them eat cake' she says/Just like Marie Antoinette”——《王后杀手》(Killer Queen)

这首有点小调皮调调的歌,是皇后乐队为数不多的“皮”一下。同时也让乐迷们知道了主唱弗雷迪是个资深香槟爱好者。喜欢在台上唱着歌喝着酒的弗雷迪,曾经不止一次被乐迷拍下端着碟型杯喝香槟的画面。

因为性取向的原因,处于事业巅峰的弗雷迪却无法得到真爱,身边的经纪人,唱片商,又无时不在觊觎他的商业价值,这让弗雷迪常常陷入孤独和痛苦,相比爆裂的毒品,爽脆绵长的香槟,更能陪伴他渡过那些冷寂的时光。

有意思的,喜爱香槟的弗雷迪,却曾经是法国香槟协会中的眼中钉。因为皇后乐队的代表作"We are the Champions",龅牙的弗雷迪,发音与香槟Champagne十分接近。香槟协会一度打算起诉皇后乐队,要求把歌名改成 "We are the Winners"。

老鹰乐队The Eagles主唱Glenn Frey:纵情声色桃红香槟

“天花板上镶嵌着的镜子/桶里冰镇着的桃红香槟/她却说,‘我们在这里都是囚犯,为自己的欲望负债’。”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

老鹰乐队(The Eagles)的经典名曲《加州旅馆》,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首歌还对美国葡萄酒市场影响颇深。

当这首民谣风摇滚流行后,很多嬉皮士立马变成雅皮士,开始追捧喝冰镇桃红香槟的中产生活。而歌曲中的那句“我把领班叫过来/请给我来些葡萄酒/他说‘自 1969 年以后我们就没有这些酒了’”,引来许多人猜测加州旅馆是不是精神病院,因为1969年之前,精神病院的护士都会在晚餐时给病人一些葡萄酒,让他们镇定下来。

加州旅馆歌词中对酒与医院的熟悉,可都是主唱兼吉他手格伦·弗雷(Glenn Frey)的功劳,这个生于汽车城底特律的不安分男孩儿,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喝酒,弹吉他,找姑娘。他前往洛杉矶开始音乐生涯,是因为要追一个女孩儿。

他找到乐手组成老鹰乐队,是在日落大道上的“游吟诗人”(Troubadour)俱乐部一晚一晚的纵饮里;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干脆是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偏僻小镇的酒馆里写词编曲的。

正是在风流成性,欢饮达旦的格伦·弗雷的歌声里,美国人开始了不问政事,只顾自己纵情声色的十年。

谁人乐队贝司手John Entwistle:沉静的老年份葡萄酒爱好者

2017年,英国发起过一项“谁是英国最伟大的摇滚乐队”。结果出来,高居排行榜第三的,便是被称为“史上最佳现场演出乐团”、“音量最大乐队”的谁人乐队(The Who)。

如今在网上找The Who乐队的演出视频,你会看到火药爆炸鼓,鞭炮震翻镲片等无数影响了摇滚乐史的震撼瞬间。主唱Roger Daltrey有一把力量十足的硬摇嗓,标志性的动作是用力甩话筒和暴走。吉他手Pete Townshend喜欢疯狂扫弦,一来劲儿就是大风车刷弦和砸吉他。

鼓手Keith Moon的节奏强烈紧凑,还时常因为太过激动昏倒在鼓边。

只有贝斯手约翰·恩特维斯托John Entwistle,很淡定地站在原地,只在乐曲的高潮阶段,用爆炸性的低沉扫弦,轰炸听众。

约翰的这种沉稳台风,也许跟他的饮酒风格密切相关。这是一个喜欢品味葡萄酒的资深爱酒人,尤其喜欢老年份酒,而且经常在酒过了巅峰期后饮用。这样的品味和境界,也是少有。

如果说The Who乐队的其他成员是旋风,那约翰就是旋风的中心,他安静淡然的性格就如经过四五十年沉淀的老酒一样,果香褪去,岁月的陈年香气迷人。

对约翰这种沉稳品味老年份酒的风范,The Who乐队还专门为他写了首歌:

“老酒/在盛年过后仍旧迷人/我们要在它彻底老坏之前/喝完它。”

“Old red wine/well past its prime/May have to finish it/after crossing the line”——《老酒》(Old Red Wine)

“狐狸”万晓利:唱完一曲吹一瓶

不止国外的音乐人喜欢喝酒,国内的民谣,摇滚老炮儿,也是志趣相投的酒客,喝着最嗨的酒,唱着最躁的歌。

这其中,最有名的酒客之一是万晓利,每逢演出必先喝酒的现场之王。他的酒劲儿,表现在整个人的肢体语言上,像狐狸一样跳跃,带着的都是醉酒的力道和节奏。放肆的滑棒,癫狂的口琴,唱完一曲吹一瓶的气势,喝到嗨的万晓利,只靠着一把吉他,就能玩出一个乐队的气势。

与万晓利类似的,还有“新民谣”运动的野孩子乐队,小河、周云蓬、吴吞,包括李志等元老人物,穿梭在全国各处的地下酒吧,高歌一曲醉一场,把酒精注入身上每一个细胞。

如今,这些民谣老将,很多已然戒酒多年,过上了保温杯里泡枸杞的中年日子,然而十几年的道行,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是那种酒到酣处最富激情的煽动力。

Marilyn Manson:说好一起神经摇,你却偷偷戒了糖

如果说哪个歌手最能体现摇滚的离经叛道,玛丽莲·曼森肯定算一个。这个白面、黑发、红唇,画着夸张眼线的摇滚歌手,与其他歌手的漂亮精致的面容格格不入。

他的工业哥特式金属摇滚,充满黑暗与冷酷,用另类的方式传递真诚,爱与生活的无奈。

曼森超脱世俗,不拘泥传统的独特音乐灵魂,开创了一个时代,也得到了世人的认同。包括他和瑞典著名苦艾酒厂Matter-Luginbühl AG合作推出的苦艾酒Mansinthe。

添加了各种药草的苦艾酒,经常会带给人酒精加迷幻的双重效果,喝了之后仿佛梵高、李白附体,随时都能飞起。苦艾酒成瘾的曼森,没少喝着自己的联名酒,谱写神经质的旋律。

不过,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曼森却表示自己已经偷偷戒掉了苦艾酒。

这让记者大为震惊,“你名下不是还有一款官方苦艾酒吗?怎么说戒就戒了?”

曼森表示“是呀是呀!我是喜欢苦艾酒,但是我怕胖嘛,现在改喝伏特加了。”

我自己平时很少听摇滚,太过爆裂,激昂。不过在几杯酒过后,情绪被微醺唤起时,我最想听的就是摇滚,尤其是那些伴着酒精歌唱的乐队。

当音乐遇到美酒,就像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酒鬼妙郎中一样,喝完酒才流露出自己的真性情。

而那些伴着美酒高歌的音乐人,总是用意想不到的形式给我们带来美好的体验,如坠酒坛,如入梦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