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一版杨逍,源自金庸,胜似金庸

原标题:这一版杨逍,源自金庸,胜似金庸

在《倚天屠龙记》(以下简称《倚天》)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人物便是杨逍。但几经翻拍,也没能留下得以比肩孙兴版的杨逍,有的版本甚至将这个人物,从性格到经历设定得“泯然众人矣”,成为了《倚天》里的普通配角,太过可惜。因此,一开始对于2019版的《倚天》只关注在赵敏与周芷若两个“红白玫瑰”身上。

不知是否因为预期值太小,此版中林雨申饰演的杨逍,着实惊艳了我。

《倚天》一书中,给编剧最大发挥空间的角色,个人认为是杨逍。杨逍在书中正面描写的内容不多,大部分都是作为张无忌任教主时期的“光明左使”而出现,那时已年过半百,而他年轻时期的“高光时刻”,全部是借由他人之口来表述。

在江湖中出道甚早,少年时期已成为明教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光明左使;与孤鸿子比武时,夺其倚天剑掷于地下,称之为“破铜烂铁”,将孤鸿子活活气死;被昆仑众人疑为杀死其师父白鹿子的凶白鹿子死在明教人的手里,真凶是谁虽不确知,但昆仑派众同门一向都猜想就是杨逍杨逍、范遥当年江湖上人称“逍遥二仙”,都是英俊潇洒的美男子;掳走峨眉派纪晓芙……

如此精彩的履历用多处暗线,以及第三人称的转述,将一个至情至性、亦正亦邪的江湖人物更添了几分神秘气质,也更值得编剧去推敲玩味。而最为重要的“逍芙恋”,自然是各版本《倚天》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杨逍这个名字于第十三章不悔仲子逾我墙一篇中首次被提到,“逍芙恋”也是在纪晓芙的回忆中第一次呈现。

纪晓芙续道:“那人笑了笑,说道,‘一个人的武动分了派别,已自落了下乘。姑娘若是跟着我去,包你一新耳目,教你得知武学中别有天地。’”

杨逍这句话不知是否撩到了当下的纪晓芙,但却“撩”到了一生潜心武学的灭绝,「(灭绝)不由得颇为神往,说道:“那你便跟他去瞧瞧,且看他到底有什么古怪本事。”

之后纪晓芙提到书中人以及读者都模糊不清的“孽缘”时,只说道“弟子不能拒,失身于他……”但我们也隐约可以看出纪晓芙对这段“不能拒”的态度:当灭绝说到师兄孤鸿子被杨逍气死的往事时,纪晓芙「不自禁地也隐隐感到骄傲」、宁死不杀杨逍,以及不悔仲子逾我墙”。

如何将这段改编得合乎情理,让一个大魔头掳走“小白兔”的爱情故事自然真切、打动人心?继之前的“霸道总裁逍与灰姑娘芙”“老司机逍与个性芙”“英雄逍与温婉芙”等几个版本后,新版的“逍芙恋”再次给了一种很有格局的新解,即“三观相符”。

是的,英雄救美、霸道强硬没有,言语撩拨也在其次,此版的杨逍是靠人格魅力俘获了纪晓芙的心。

“我们明教的宗旨又何尝不是除恶扬善、惠世济民呢?但我们从来不标榜自己。”从来不跟人多解释半句话的杨逍,刚把纪晓芙掳了过来,便开始跟人家讲述本教宗旨了。

之后为两人之间感情有最大推动的,便是杨逍托纪晓芙照顾的一个小女孩(杨逍一个手下的女儿,手下因卧底身份败露而死),其中还穿插了杨逍因被同门误会而追杀,而杨逍却没有计较的片段。另外,此版杨逍能弹琴能吟诗能喝酒能品茶。这时候,一个有情有义、狂傲不羁的杨逍便呈现在纪晓芙眼前了。

于是,在送走小女孩之后,便有了纪晓芙与杨逍的这几句对话,是询问、是质疑,也是坦诚与表露。

纪晓芙:“我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会说你危害武林(怎么跟我看到的不一样)……我师父是讲道理的人,只要你好好跟她说,她可能会原谅你的……就是因为你总是这样目空一切,又无视于人,所以你才会这么容易跟人结怨的……你真的不怕死吗?”

杨逍用明教的一句经文回答了她,“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由此可见,杨逍对待生死的态度是十分淡然的,像极了主题曲中的“我醒,一场春梦,生与死一切成空”。

此处也很自然地引出了杨逍的一句表白,当纪晓芙问他,在人世间,真的没有任何留恋的东西吗?杨逍说道,“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以前是酒,现在是人,是你”。林雨申在这里的断句很有意思,从小心翼翼的犹疑,“现在是,人”,到很坚定的“是你”。

杨逍攻破纪晓芙心防的最后一场戏同样如此,没有强硬手段,而是一步步地让纪晓芙认清她自己的心。

同样,杨逍也深知纪晓芙。当张无忌将他们的女儿杨不悔送到他面前时,张无忌告诉他,纪晓芙因不愿杀他而被灭绝一掌打死的实情。书中写杨逍的反应是,“其实,你(纪晓芙)只需假装答应,咱们不是便可相会……”而此版杨逍只是说,“你好傻”。他知纪晓芙是忠义之人,宁死来成全对师傅的恩情,此版“逍芙”互为知己。

此版杨逍最大的不同就是,你每次看到他,就知道他在思念纪晓芙,几乎算是最深情版本的杨逍。从初遇纪晓芙时的风度翩翩、潇洒恣意,到后面的深沉隐忍、消瘦冷峻,哪怕站在一旁一语不发,也能看出此人历经了丧妻之痛与数年的消磨。

从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一集中,灭绝口中侮辱纪晓芙,杨逍眼中的恨意、女儿告诉殷梨亭,自己叫“杨不悔”时,杨逍在身后的一滴泪,到张无忌决定去蝴蝶谷议事,杨逍瞬间黯然的神色、到蝴蝶谷后,为纪晓芙“哭坟”……甚至张无忌说服杨逍,将女儿嫁给殷梨亭时,杨逍抬眸望了一下天空,似在询问纪晓芙的意见。

此版杨逍不止深情在某段剧情设定中,也深情在演员的表演细节里。

另外,杨逍面对女儿不悔要嫁给殷梨亭这段剧情,也是极为出彩的。

在以往的版本里,杨逍的态度要么是强烈反对的,甚至打了不悔一巴掌,要么是欣然同意的,因对殷梨亭内心有愧(纪晓芙曾为殷梨亭未婚妻),希望用不悔化解(其实书中的杨逍也是类似的想法)。

但是此版杨逍是及其人性化的,是从一位父亲的立场出发的。

杨逍刚开始不同意时,张无忌询问是否因为上一辈的恩怨,杨逍回答,“没有恩怨”(代表他认定自己与纪晓芙两情相悦,并不亏欠他人)。最终,杨逍知道女儿不悔的心意之后,还是妥协了,他与纪晓芙被正邪之分所误,万不能再付诸于女儿身上。

于是,他去见了殷梨亭。他径自坐下,背对殷梨亭,第一句话就是,“她不是晓芙”。这是作为父亲最大的担忧,怕女儿成为了感情里的替代品。他听到殷梨亭的回答后(其实殷梨亭的这段台词,真的是没有什么说服力)为了女儿,他还是眼眶隐约含泪,用颤抖着的手,端起了殷梨亭的茶。在走出门前,他说道:“我女儿,少不经事,行止由心,日后如若有过,送回来,由我管教,你无权责罚,伤她者,必诛之”。

杨逍惜字如金,却无一不是一个父亲对未来女婿的嘱托,这场“失去女儿”的杨逍比为纪晓芙哭坟的杨逍更让人心疼。

此版杨逍的情感线有始有终,十分完整,随着纪晓芙去世,女儿不悔要嫁人,他新的情感线也已出现,他的好兄弟范瑶登场,此条线还有待观望。

除却杨逍的情感线,杨逍其人的抱负也在新版中得到了极大地呈现。

皆说杨逍性格颇具黄药师之风,但杨逍实则并无黄药师般潇洒,他始终为明教鞠躬尽瘁,劳心劳力

在新版《倚天》第一次出场,便是讨伐白眉鹰王,因其自立教派,而去清理门户;因鹰王与灭绝动手受伤,转而去找灭绝算账,维护同教中人;帮属下照看女儿,并为其报仇;为明教存亡,向五散人等赔礼道歉;帮同教中人挡下了成昆的幻阴指;为明教著了一本《明教流传中土记》,发扬本教“企业文化”;“套路”张无忌,为明教找到了可靠的接班人……

在第26集中,明教帮武当击退了赵敏的人,避免了武当派的灭顶之灾。当张三丰感谢众人时,韦一笑说道,“教主的事就是我们的事,理当竭尽全力,死而后已”,杨逍立刻补充道,“除恶扬善,本来就是我明教的志向所在”,抓住机会破除大家视明教为“魔教”的刻板印象,格局高下立现。他的理想与抱负从年少到暮年,至死不渝,他是将革命事业放在心里,背对江湖行走的侠客。

新版的杨逍,让我再读《倚天》时,心中有了形象。

文/申兑兑

The End

监 制 | 李星文

主 编 | 杨文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杨逍 红白玫瑰 林雨申 白鹿子 范遥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