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向时尚圈扔了一枚“彩蛋” —— “胡社光时尚娘子军”诞生

原标题:又向时尚圈扔了一枚“彩蛋” —— “胡社光时尚娘子军”诞生

(环球网 作者 李晓丹)因为胡社光,时尚圈的人发现原来时装可以这样设计。

与初创巴黎时装周时的山本耀司经历相似,时尚圈总需要“怪人 ”来打破规则。并不是每一个设计师都可以承受“鬼马”所带来的非议和质疑,胡社光前几次开发布会的时候,有的时装评论人愤而离场,并过早地下了断言“胡社光进不了主流时尚的视野。”可是,就在随后的一季,他设计的“东北大棉袄”被张馨予穿到了戛纳并占据了各大头条,也是那一年王德顺因为做了胡社光秀场的模特,成为“中国时尚大爷”荣登各大年度时尚人物颁奖礼登上各种杂志,“怪趣味”东北印花成为当年最重要的贴纸影响了大众。后来,胡社光推出了“丝路”的几个系列,谁还敢说胡社光的“怪诞”没有话语权?胡社光每一次的秀场总是充满了惊喜,仿佛他随时会转过头来,对整个世界放肆地吐吐舌头。

2019年3月,SheguangHu又推出了“胡社光时尚娘子军”主题发布会,这一次聚焦“中国中老年女性的时尚无龄感”。当观众进入秀场,“有趣世界的大门便开启了”,秀前T台被布置成小型展览,被黑暗裹挟,透着桀骜不训的幽默感。模特手持50年代复古手电筒,身穿皮草、薄纱、塔夫绸等多种材质组成的“大廓形礼服”与亮片或者金属丝镶嵌的“建筑结构肩型紧身旗袍”呼应,面部精致的妆容取材于传统国风植物元素,数不清的观众不再安分地坐在看台上,他们迫不及待地走近这些“模特扮演的艺术装置”、与这些华服合影、并沉浸在难得的氛围中,观看变成沉浸,通过一探究竟的“触摸”,观众与模特一同成为时尚氛围中的一部分。

胡社光一次次用他的特立独行也让时尚圈始终保持了艺术的偏激、敏感、神经质,也让时尚在光环中保持了一点点的清醒!胡社光说:“我的秀场经过是艺术化的,为了将无趣变得有趣每一次我都绞尽脑汁。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该是眼前的世界,我希望通过这几年艺术时装的装置,让观者触摸、互动、融入、感受,把服装看作一个窗口。手电筒是典型的老物件,更成为当时时髦,它与这次秀场上出现的行军水壶、书包、黑色制服、红色行李箱等都是不可磨灭的中国元素,也是胡社光时尚娘子军这个系列中的潮流单品。”

这个系列一开场就是“红配绿”,的确惊世骇俗,将创意逼上绝境。红色羽毛高筒帽上精致的线绣和珠饰充满了巴洛克风情,而绿色的紧身衬衫、马甲、纱裙、阔腿裤充满了军旅风情,整场秀充满了强烈的视觉震撼和独立的时尚态度,胡社光用炫彩配色的皮草、毛呢大衣等将这两个看似无法调和的风情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立、坚韧、刚强的造型。

当舞蹈家郭爽同样踩着25cm高跟鞋跳完整场舞蹈,无数观众因为一朵铿锵有力的玫瑰绽放之美而欢呼雀跃,为了中国女性的自由奔放的态度。郭爽说:“穿着25cm高跟鞋走路都非常困难,更别说跳舞了,控制身体最重要的就是控制呼吸,我听说很多模特姐姐都夜以继日的训练了两个月才适应了恨天高。但是我们中没有一个人放弃,因为与设计师的合作过程有太多共鸣。在我眼中,胡社光是一个特别单纯的艺术家,些许的偏执而满满的紧迫感,时尚之妙和艺术之美都是由艺术家的匠心锻造的。”

遮得住的青丝白发,遮不住的潇洒帅气。皮草、薄纱、塔夫绸等多种材质被结合在一起,形成奇妙的视觉效果。高高耸起的军服礼帽、超大的Oversize廓形、层次丰富的宽肩造型霸气有力;华丽的皮草与军服的质朴形成鲜明的冲撞,东方与西方、传统与潮流被完美融合。这一季融合了很多军装元素,将改良旗袍、廓形大衣、军旅制服等多种服装进行了融合,在冷酷、阳刚、坚韧中通过勾勒女性曲线来表达柔情的一面。色彩除了象征着和平和环保的橄榄绿之外,更运用了香槟色、白色、粉色、橙色、蓝色、红色、绿色、紫色、灰色等。在印花方面改良了传统迷彩,更手绘了诸多花型;在工艺方面,使用金属线刺绣、珠绣、线绣、叠绣等方式。

黑色的墨镜、红色的亮片红唇、手插在口袋里、25cm高跟鞋,所有模特有着一种秩序感,一种整齐划一的画像感,在变幻的时装下,这些年龄从7岁到76岁的100个模特“帅得就像是同一个人”。

胡社光对记者说:“我就是想要表达时尚的无龄感,服装是安放身体和灵魂的居所,我的时尚娘子军团们很多都经历过岁月洗礼,拥有沉淀后的独特魅力,一个女人始终保持着自信和不竭的创造力,她怎么会老呢?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前卫是熟知现实,不断地提供窥视前方确实的答案和惊喜,我的每一季设计都会考虑传统的中国主流审美,通过设计,我希望在主流的审美里打开了一个缺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