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沿着一带一路跑起来

原标题:中国汽车,沿着一带一路跑起来

4月底,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随着论坛日期的临近,全球对于“一带一路”经贸合作的成果和前景更加关注。在“一带一路”上,哪些行业实现了新的发展?哪些领域书写了共赢佳话?相关国家和民众得到了什么实惠?围绕这些话题,本报从今天起推出“一带一路共赢故事”系列报道,为您展现丰富多彩的“一带一路”合作画卷。

——编者

不久前,装载着2602辆中国国产汽车的“维京海洋”号滚装船,驶离位于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核心区的宁波舟山港梅西滚装码头,前往马来西亚和以色列。对宁波舟山港来说,这艘船的作业让其首次完成外贸汽车滚装出口超1万辆;对中国汽车产业来说,则是驶向“一带一路”广阔市场的又一坚实步伐。

作为重要的消费品和交通工具,汽车在国际经贸合作中具有体量大、实用性强、效果直观等特点。沿着“一带一路”,中国汽车产业提品质、拓市场,形成了长城、吉利、奇瑞、长安、广汽、比亚迪等一批具有独特优势的自主品牌,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欢迎。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汽车“走出去”海外产能已超过150万辆。

精准把脉消费需求

——“沙特地表温度常高达70摄氏度,我们的产品就根据特殊气候、温差做最严苛的试验”

中国制造的汽车,靠什么赢得用户?精准研究市场、满足消费者的个性需求,是中国车企努力的方向,也得到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认同。

早在10多年前,叙利亚汽车商萨米尔就对一次车展上的奇瑞“风云”轿车“一见钟情”。车展结束后,他一路追到安徽芜湖,找到奇瑞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希望促成“风云”出口。二人在大街旁站着匆匆谈了10分钟,就这短短10分钟,敲定了首批10辆奇瑞风云轿车出口叙利亚,拉开了奇瑞“走出去”的序幕。

“每进入一个海外市场前,我们都会深入研究当地的产业政策、市场情况、消费者行为习惯等,并进行相应的产品适应性开发。即使同一款奇瑞车,在国内、国外市场卖的配置和功能可能也有所区别。比如,中国消费者偏爱小排量涡轮增压车型,而一些中东国家消费者偏爱大排量自然吸气的车型。此外,像沙特这样的地方,地表温度常常高达摄氏70多度,我们的产品要根据当地特殊的气候、温差、路况环境和消费者个性需求等进行严苛的试验,做适应性开发。”奇瑞汽车国际公司副总经理杜维强说。

如今,奇瑞控股集团旗下的奇瑞汽车、奇瑞商用车等多款产品,远销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占到46个。奇瑞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销量占到集团出口总量的80%,奇瑞也连续16年保持中国乘用车出口第一,累计出口超过140万辆。

新能源车,是中国汽车产业的一块闪亮招牌。2018年起,比亚迪海外市场新能源车发展进入快车道,在西班牙、瑞典、意大利、智利、巴西等国家的多个城市赢得订单。其中,在哥伦比亚,比亚迪设计的电动车比美洲国家传统柴油客车节约了60%的成本与75%的维护费用;在英国,比亚迪专门结合伦敦的城市特点打造具有轻量化车身、可利用夜间低谷电价充电、内饰配置具有服务性和舒适性等特点的双层电动大巴。这些成果的背后,离不开比亚迪多年来在电池、电机、电控等新能源车全产业链核心技术上下的功夫。

实现本地化生产

——“汽车产业走出去,不仅仅是把产品卖出去,而是与全球合作伙伴联合,通过协同与分享来占领制高点”

与普通商品不同,现代汽车制造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紧密合作。在“一带一路”合作过程中,中国汽车企业注重在海外开展并购并进行本地化生产,从而降低成本、扎根当地、加深合作。

在英国、瑞典、比利时、白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国,吉利控股集团建有世界一流的现代化汽车整车和动力总成制造工厂,拥有各类销售网点超过4000家,产品销售及服务网络遍布世界各地。其中,吉利还在瑞典哥德堡、英国考文垂、西班牙巴塞罗那、美国加州、德国法兰克福等地建有五大工程研发中心、五大设计造型中心体系,共有研发设计人员2万多人。在海外布局的过程中,吉利汽车实现了与沃尔沃汽车、伦敦电动汽车、宝腾汽车的文化融合、人才融合、技术融合,协同效应正在发生聚变。

“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的‘一带一路’倡议,实现了参与经济体的普惠发展,而且形势越来越好。21世纪,全球汽车产业面临巨大的创新机遇,汽车企业单打独斗很难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与全球合作伙伴联合,通过协同与分享来占领技术制高点。”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杨学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长期探索,吉利已经从当初单一产品贸易“走出去”的思维转变为产品、技术、人才、标准与资本共同输出的产业战略布局。

在“一带一路”市场上风生水起的还有具有中美合资背景的上汽通用五菱。在国内,上汽通用五菱MPV平台产品“五菱宏光”和“宝骏730”常年蝉联中国多用途汽车(MPV)排行榜前列,因此上汽通用五菱将目光投向了同为发展中国家且经济增长态势较好的印度尼西亚。

2015年8月,上汽通用五菱在印度尼西亚的工厂正式奠基动工,旨在打造包括供应链体系、制造体系、销售服务体系的完整产业链。在产品生产方面,企业考虑到印尼地处热带、岛屿众多、高温高湿、空气盐度大等特点,对在印尼生产的产品进行了显著的适应化提升。

上汽通用五菱在印尼设厂,不仅帮助企业自身打开了销路,而且带动了产业链上下游的相关企业一同“走出去”。据介绍,截至目前,已有16家国内供应商与五菱一道在印尼建厂开展国际化业务,主要涵盖钢材、钣金、后桥、塑料件、空调等供应商。同时,印尼本地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也不断加入上汽通用五菱的供应链体系,汽车产品本地化比例不断提高。如今,经过近两年的经营,上汽通用五菱印尼公司已建成93家覆盖印尼各大中城市的销售服务网点,拥有2万余名客户,并在2018年完成整车销售约17000辆。

互利共赢的合作

——“因为吉利的投资,我才得以回到工厂继续工作”

“走出去”所带来的互利共赢也正在收获海外民众的广泛认可。

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在英国,65岁的丹尼斯是伦敦出租车公司的退休员工,2017年7月公司正式更名为伦敦电动汽车公司后,丹尼斯被返聘。“因为吉利的投资我才得以回到工厂继续工作。”说起新老板、新工厂和新产品,丹尼斯十分开心。而上汽通用五菱印尼的主机厂,直接带动就业超过1000人,工业园区供应商带动就业700余人,并带动经销商体系、售后服务体系等人员就业发展,得到了当地政府和民众的广泛认可。

培训大量专业人才。在巴西,帕特里西亚·纳瓦罗·玛蒂斯是奇瑞汽车与当地最大的汽车制造与销售商卡奥联手成立的合资企业奇瑞卡奥合资公司的财务主管。如今,帕特里西亚正在夜校学习普通话,希望一年内能流利交流。她表示,自己去过欧美很多国家,但中国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那里的一切都发展很快。“中国人对工作兢兢业业的态度深深感染到我。感谢奇瑞,让我有机会更多地了解真正具有革命性的车辆和中国技术。同时,我也将继续进修国际财务专业,希望用我所学知识为中巴汽车合作出一份力。”她说。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企业“走出去”只是第一步,相互融合、互利共赢才是关键。“文化的交融是人心相通的必要条件。企业的跨国经营与全球发展不分肤色、不分人种、不分语种,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商业追求而相互尊重共同发展。‘全球型企业文化’是吉利并购沃尔沃汽车过程中逐渐产生的想法,在吉利之后的海外并购中不断加以运用。”杨学良说。

杨学良表示,开放促进竞争,竞争带来进步,最终获得实惠的一定是消费者。中国扩大对外开放既体现了开放与自信,又促进了中国汽车企业的觉醒与自强。杨学良说,未来,中国汽车工业必须融入到“一带一路”建设与全球汽车工业的产业链中,真正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竞争与合作格局。(记者 王俊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