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华晨原董事长退休,留下的“妈宝”将何去何从?

原标题:华晨原董事长退休,留下的“妈宝”将何去何从?

文 | 观察者网 潘昱辰

4月1日,祁玉民正式从华晨汽车董事长的职位上离开,接替他的是又一位政府出身的领导:辽宁省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

再过5个月,祁玉民就将年满60岁,因此他的离任属于正常退休。而就在一个月前的两会期间,祁玉民亮相了央视《对话》栏目,在节目中特别提到了有关华晨宝马股比调整的一系列细节,试图对外界接连不断的质疑声作出辩解。但作为第一只“被吃的螃蟹”,祁玉民的言论也受到了外界的诸多质疑,更有激进网友怒斥其为“买办”。

祁玉民作客《对话》栏目

从大连市副市长到华晨汽车,祁玉民一干就是13年,并最终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昔日作为救火队长的祁玉民,将因仰融案连年亏损、濒临崩溃的华晨做成净利润数十亿元的汽车集团。同时,华晨的盈利又完全依赖于合资企业华晨宝马的业绩,其自主品牌也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中不断被边缘化。

临危受命的救火队长

1992年,由原沈阳金杯董事长仰融创立的华晨汽车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五年后,主营金杯商用车业务的华晨开始进军轿车领域,与奇瑞、吉利等早期自主品牌几乎处在同一起跑线。2000年,中国第一个完全拥有整车自主知识产权的车型——中华尊驰正式上市。另一方面,在仰融的前后奔走下,华晨得以击败国内其他强敌,与宝马在成立合资公司上达成合作关系。2001年,华晨的市值一度高达246亿元。

2000年,第一辆中华轿车下线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

然而,就在华晨试图在乘用车市场大显身手的时候。公司内外的矛盾也在激化着。2002年,辽宁省政府要求仰融承认华晨为国有资产,遭到拒绝后,省检察院以涉嫌经济犯罪为名批准逮捕仰融。2003年8月,仰融出走美国,并在美国华盛顿特区法院起诉辽宁省政府,这场史无前例的跨国法律诉讼一直维持到2006年,以美国法院驳回仰融起诉而告终。

这一系列的折腾,也将华晨逼入绝境。由于董事长的离开、高管的不断变动和人才大量流失,导致华晨汽车的生产也陷入停滞。到2005年末,华晨汽车自主品牌轿车同比销量腰斩,亏损高达4亿元。

此时,由辽宁政坛空降华晨的大连市副市长祁玉民,接手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而“价格回归”,成为这位出身重工业的“救火队长”的法宝。2006年3月,华晨中华的第二款轿车骏捷上市,由于当时市场上的自主品牌竞品不多,在祁玉民严格的价格把控下,骏捷的售价不到10万元,并很快打开市场,月销量一度超过1万辆。伴随销量的迅猛增长,华晨也随之扭亏为盈。

让华晨从濒临崩溃到逐年盈利,祁玉民为华晨汽车和辽宁立下了大功。华晨也由此一度被视为早期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领军者之一。在2006年6月,中国第一台自主品牌涡轮增压发动机——华晨1.8T汽油发动机正式投产。同年11月,华晨汽车又与德国HSO汽车贸易公司签署了为期5年共15.8万辆中华尊驰的出口协议。2007年,华晨汽车成为第一个亮相日内瓦车展的自主品牌。

2007年,华晨汽车成为首个参加日内瓦车展的中国车企

这样的企业形象,怎么也不会和后来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妈宝”角色联系起来。

“中国宝马”只是黄粱一梦

大约是刚接手华晨时的凄惨乱象带来的心理阴影,祁玉民治下的公司不敢剑走偏锋,而是追求四平八稳式的发展盈利。此外,祁玉民对公司的转型发展也缺乏比较前卫的规划。在骏捷取得了暂时的成功后,2008年起,华晨又围绕骏捷推出FRV等衍生车型,而它们抢占市场的手段仍然是老套价格战。

2009年,中华骏捷FRV在北美车展上亮相

也就是在这一两年,更多自主品牌的竞争车型开始在市场中出现,合资品牌也开始价格下探,而华晨自主品牌产品力不足的缺陷也开始暴露。价格战逐渐失去作用,华晨汽车销量也随之大幅下滑。2009年,华晨中国将中华牌轿车业务出售给母公司华晨汽车,变向承认了中华品牌轿车的失败。

“华晨想做中国的宝马。”这是祁玉民在任上经常说的一句话。而市场换技术,也是国内合资车企成立的初衷。但实际上,华晨宝马的日益壮大,并没有如预计那样带动自主品牌前进,反之,华晨中华却迅速走向了衰败之路。

2010年以后,SUV车型开始成为中国汽车市场新的蓝海,有宝马技术作背书的华晨又推出了代号为V的SUV产品序列,同时将轿车序列统一代号为H系列。不过,此时的华晨中华早已被市场边缘化,表面上看,华晨获得了宝马授权的发动机,并得到了宝马参与开发的M8X模块化平台等技术。但反馈到市场表现上却不尽如人意。

中华V7身上带有浓厚的宝马印记

2018年6月,华晨汽车最新的旗舰SUV中华V7上市,该车型是MX8平台下的第一款车型,从发动机到供应商都通过宝马共享,甚至外观都是依照宝马进行设计。然而,这款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宝马”在去年下半年的累计销量仅为1.27万辆,还不及吉利博越在市场淡季里一个月的销量。整个2018年,华晨中华品牌销量仅8万辆出头,其中中华H系列轿车的销量只有个位数。

摘不掉的“奶嘴”、堵不住的窟窿

华晨旗下的自主品牌渐渐被市场所淡忘。而近年来华晨集团却始终保持盈利。这毋庸置疑是宝马的功劳。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华晨宝马每年贡献给华晨中国的净利润经常在100%以上。换言之,同时期的华晨自主品牌全部处于亏损之中。

另一方面,早在祁玉民和华晨集团忙于应对公司动乱的时候,宝马集团就开始强化对合资公司的控制。在华晨掌握销售渠道的时期,合资公司的经营状况相当惨淡。毕竟在不少人看来,指望一个商用车品牌来带动宝马这样的高端乘用车品牌的销售,无异于小马拉大车。因此在2006年,宝马先后设立了覆盖华东、华南两大区域的销售大区,区域经理全部由德方派遣。很快,华晨宝马实际控制权全部落入德方之手。

华晨宝马位于宁波的整车分拨中心

对华晨中国而言,这样的好处在于公司可以躺着赚钱;坏处则是,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仰人鼻息的华晨汽车再无手段把握自己的命运。对于合资企业的依赖,也加速了华晨自主品牌的式微。

在合资股比放开的政策出台后,甩不掉合资企业“奶嘴”的华晨汽车再也无法维持中外股比的平衡。2018年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成立十五周年之际,华晨宝马与宝马集团正式就股比调整达成协议,宝马以36亿欧元收购华晨汽车所持有的25%股份。而华晨汽车所得到的,只是华晨宝马的合资协议延长至2040年,以及宝马增加30亿欧元投资,用于沈阳生产基地的改扩建项目。

2018年10月,华晨与宝马就股比调整达成协议,到2022年,华晨所持合资企业股比仅剩25%

就在华晨宝马股比调整的次日,华晨中国在港股的股价大跌17.47%,市值蒸发144亿港币。花旗则将华晨汽车2019年和2020年度的纯利润预测分别下调17%和25%。

资本市场对华晨汽车的看衰并不让人意外。根据华晨中国2017年财报显示,华晨宝马2017年共盈利104.8亿元,其中归属于华晨中国的净利润为52.4亿元,比上年同期足足增加了三成以上;而2017年华晨中国净利润仅为43.8亿元。换言之,如果没有宝马,华晨中国的净亏损将达到8.62亿元。

而根据华晨2018年财报,尽管华晨宝马仍为华晨中国贡献利润62.44亿元,同比增长19.2%。但华晨中国的收益却同比下滑17.48%至43.77亿元。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华晨中国首次出现收益同比下滑。

2018年华晨中国业绩报告

过往清零,爱恨随意

乘用车市场节节败退,华晨在商用车市场也不断失守,2017年,华晨金杯的亏损超过3亿元,这使得华晨汽车在同年7月以1元的象征价格将49%的金杯股权转让于雷诺集团,并于同年12月成立合资公司华晨雷诺金杯。根据规划,从2019年初开始,将在中国开发7款轻型商用车车型,到2022年实现年销量15万辆。然而在业务上,直到2020年,华晨雷诺都无法为公司提供盈利。

不过,接下来包括华晨雷诺在内的整个华晨集团的发展,都与祁玉民再无瓜葛。而他的接任者阎秉哲,并没有像祁玉民那样拥有工业制造的背景。不过,从个人简历上看,阎秉哲历任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局长、铁西区(华晨宝马铁西工厂所在地)区长、沈阳市发改委主任等职。就在今年3月26日,阎秉哲还同沈阳市的其他领导一同出席了华晨宝马供应商大会,可以说其仕途是伴随着华晨汽车的发展一同走来的。

2018年10月,华晨与雷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前排左一为时任沈阳市副市长的阎秉哲,后排右一为时任华晨汽车董事长的祁玉民,右二为尚未被捕的雷诺原CEO卡洛斯·戈恩

13年后,祁玉民留下了一家奶水尚足,但离不开“奶嘴”就无法生存的“妈宝”。现在,轮到阎秉哲接手华晨集团了,在他的手下,华晨宝马是否能在BBA的激烈竞争中避免掉队?华晨雷诺在商用车的蓝海中能否找到自己的归宿?华晨自主品牌乘用车是否还有翻身的可能?一切只能让我们拭目以待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关注观察者网汽车频道微信公众号“300弄车评”,ID:Lane300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