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上海50多岁博学流浪汉沈巍:被网友称为“国学大师”,是奇才还是网络炒作?

原标题:上海50多岁博学流浪汉沈巍:被网友称为“国学大师”,是奇才还是网络炒作?

上海50多岁博学流浪汉沈巍:被网友称为“国学大师”,是奇才还是网络炒作?

原标题:上海“博学”流浪汉:网上走红不能改变我的命运
时间: 2019-3-20 来源: 红星新闻

摘要: 在上海车水马龙的街头,一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席地而坐,蓬头垢面但语出惊人。面对陌生人的镜头,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讲《左传》《尚书》,谈企业治理,谈各地掌故,也告诫人们“善始者众,善终者寡”。 ... ...

在上海车水马龙的街头,一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席地而坐,蓬头垢面但语出惊人。面对陌生人的镜头,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讲《左传》《尚书》,谈企业治理,谈各地掌故,也告诫人们“善始者众,善终者寡”。

多段视频在网络流传,他甚至被网友称为“国学大师”。他到底是谁,是奇才还是网络炒作?

沈巍

红星新闻记者多方调查核实,他真名叫沈巍,系上海人,已流浪26年,曾是上海某区审计局公务员,家中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上海相关部门向红星新闻证实,沈巍系某区审计局长病假员工,26年来,薪酬按相关标准正常发放。

红星新闻分别联系到沈巍的弟弟和一个妹妹,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近7年,沈巍多在上海杨高南路地铁站附近栖身。附近一家酒店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沈巍腹有诗书,谈古论今,未伤害过任何一人;只是他将捡来的垃圾堆在酒店门口的绿化带里,既有碍市容,又令过往行人不适。这位负责人称,他曾看到过沈巍的工资卡和身份证。

一位与沈巍相识多年的环卫工人向红星新闻介绍,沈巍的家人曾找过他,但他拒绝回去。他称赞沈巍读书多、脾气好,有时候会和他买废报纸去读。

负责沈巍所在片区的一名城管称,沈巍的确博古通今,但在捡垃圾方面走进了死胡同,“我们的工作也很难办。”

红星新闻记者近日深度对话沈巍,还原他流浪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以下为他本人自述:

原生家庭如何?

我的父亲是我反思人生的样本。他是(上世纪)60年代的本科生,学的航海专业,从江苏到上海后,他的人生遇到了挫折。

我出生在上海,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但父亲和外婆的关系不好,不知何故父亲常迁怒于我。即使这个样子,我也没恨他。

我喜欢画画,也喜欢读历史之类的书,但他深恶痛绝。有时候,我卖了垃圾买了书,回家时,只能悄悄藏在肚子里不让他看到。直到晚上,等他睡觉了,我才敢在被窝里偷偷把书拿出来看。

那时的语文老师说,我有压抑感。是的,我在父亲面前无所适从。

学审计专业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如果父亲很客气地交流,我一定不会选择这个专业。我会选择中文系或者国际政治研究。

毕业后,我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我没有名校背景,对审计专业也不喜欢,但在父亲的约束和压力下,我才做的这个选择。

这辈子,没有做自己想做的事,很遗憾。如果可以重来,我会选择一份符合自己意愿的工作,和文化挂钩,而不是数字。

沈巍说,现在他每天有两件事,捡垃圾和读书。

这次网上走红真是不虞之誉,没想到。不过,这不能改变我的命运。我一辈子没想过成名,人要实至名归,做到了自然就出名了。

我最向往成都,读书人一辈子有个理想,最好的像诸葛亮一样,出将入相。如果做不到,就学杜甫,忧国忧民。

为何走上这条路?

我沦落至此,归根到底是理念的冲突。

我在艰苦环境里长大,为了读书,从小就捡垃圾,橘子皮、碎玻璃,能卖钱的都捡,然后就去买书。

小时候,因为捡垃圾经常被同学们笑话,我也很难为情。但那个时候我就很纳闷,怎么讨饭的人不做事情,反而都同情他。而我付出了劳动,反而被讥笑。最有趣的是,我捡的橘子皮有专门的人收,为什么还遭人笑话。直到现在我都没搞懂。

26年了,我一个人就这么过来了。有时候,我觉得很痛苦,正常情况下我该有个儿子。但26年前的一桩往事,直接导致了我今天这样的结果。

1986年,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进单位的第一天,我走进卫生间,发现垃圾桶里扔了很多纸。我觉得可惜,有用的东西不该这样被浪费,所以就捡起来。

从此以后,只要在办公大楼一天,我就捡有用的东西,比如报纸或者只印了一面的纸。但不捡可乐瓶之类的东西,我经济独立了,不需要再卖钱来花。

那时候,我工作很勤奋,每天很晚回去,有时直接住在办公室。就这样过了几年,直到有人投诉我在单位捡垃圾。那是1993年。

回家后一进门,我70多岁的外婆就从床上坐起来,扯着嗓子喊,你们单位的领导来过了,说你脑子不正常,老捡垃圾。我就想,到单位和领导们解释下。

第二天,我还没去找领导,结果几个领导就来找我谈话。他们说,沈巍,从今天起,你收拾下办公室的东西回家待岗。他们认为我捡垃圾,脑子坏了。

(注:对于沈巍的这个说法,相关审计部门予以否认, 表示他们并没有逼走沈巍。)

那天,费城交响乐团在上海万体馆演出,我本想去看。但人生头一次遭受挫折,有点经受不住。坐上公交后,本该在中途下车,但车到了南浦大桥终点站。我就想,那就回家吧,多读点书。但家人和我闹起来了,像不认识一样。

我生平第一次哭了起来,觉得很委屈。我捡垃圾不卖钱,而且给单位节约。怎么就成了这样?

1995年,和家人赌气,我去外面租了一套房子。老房子快拆了,我想快有自己的房子可以住了。但直到2001年,房子才被拆。

房子拆了以后,我就住在邻居家一个老头的屋檐下,直到2002年春节。之后,我搬到了浦东。那边是老屋,所以也没人投诉我。之后,家里人给我指定一个房子,但因为被邻居投诉,我两次被人赶了出来。那时候我已经和家里人断绝了关系,就正式流落街头了。

每天的生活怎么样?

我有钱,不需要人接济。这26年来,单位一直在给我发工资,大概有2000多元,我的卡里目前约有十万元左右,其中部分是父亲的遗产,拆迁时他把房卖了,我分到了十多万。

我适应能力很强,在马路边一趟下就能睡着。冬天时,我会蜷缩着睡,但经常被冻醒。吃饭是最简单的事。现在的社会,吃是最好捡的东西,也是被浪费最严重的东西,是很多人不以为珍贵的东西。我只吃诱惑到我食欲的东西,一般是素食。

捡回来后,吃剩下的分拣下,给猫、给狗或者给鱼吃。

沈巍会把捡来的食物喂给流浪猫。

每天凌晨两点钟,我会推着三轮车去附近几个固定的点捡垃圾,点太多身体受不了。大概五点钟,我回到睡觉的地方,眯会儿。天亮后就开始收拾。现在,我只能把手伸进袋子里整理,不能摊开,否则城管就来了,所以时间很慢。我会把吃的、用的,报纸、书,塑料、铝罐之类的分拣开。

六七点钟收拾完了,就去附近的地铁里看会书,到八点钟左右找个地方去睡觉。

读书时,不懂或者吃不准的地方我会用手机查查,连的是附近商家的网络。因为身份证几年前丢了,所以没法办卡。之前曾买过一部手机,但被人偷了。之后托人在网上买了这部500元的二手手机。

我喜欢画画,下载了很多名画的照片,我也会把看中的书的封面存下来。

我的手机里存着甘地的照片,我特别崇拜他,我愿意主动过苦行僧的生活,我不标榜,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

沈巍说,他的手机里存着甘地的照片。

我不想红,喜欢宁静的生活。

岁数大了,到了天命之年,更何况生活这么动荡,再想什么呢?这么多年,我坚持的生活理念是,人不能肆无忌惮浪费东西。

和家人联系多吗?

2003年之后,我就很少和家人联系了。

2012年9月30日正好中秋节,弟弟联系到我,说父亲不行了,问我要不要去看下。我答应了。那个时候,我流落在一座大桥下,头发乱得一塌糊涂。我就叫了一个认识的人给我剪下,剪得勉勉强强的吧,又借了几件干净的衣服。我甚至问人,要不要带点东西。

到了上海长航医院,父亲在病床上,十年不见,他不认识我了。

知道是我后,他开始流眼泪,紧握着我的手,说很愧疚。他说,你本可以在学习上有一番成就的,全因为我……他一直打自己的耳光,我已经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我说算了,都过去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我已经流落街头。他说,一家人终于团圆,正好又是中秋节,买个月饼大家分着吃了。

我走后不久,父亲走了。

在流落街头前,我爱美,随身会带着镜子和梳子,参加活动时,我甚至会专门去卫生间打理下头发,刮下胡子。

两个从北京来的小伙给沈巍赠书。

但我最后一次理发是在2014年5月,去参加外婆的追悼会。

网上有人说,我的妻子和女儿在一场车祸里丧生,这是在造谣,我没结婚。

中学时,我看中一个女孩,暗恋了很久。直到工作后,有人说,她就在我对面的医院工作,我写了信托人送过去,结果人家已经有了对象。之后,就再没有心动过了,静如处子一样。

有人说,我是因为这个事受了刺激才捡垃圾。我一再和他们解释,捡垃圾是由我的理念和价值观决定的。

为何坚持捡垃圾?

我从小捡垃圾,但我并不以此为耻。

这些年,我发自内心地就想为垃圾减量做点贡献。垃圾分类是源头治理,应该针对产垃圾的人。但在一个提倡垃圾分类的社会,我从小捡垃圾,反被嘲笑。

这个苦我吃了26年了,就好像一碗饭,我觉得挺好,为什么你们觉得不好。

有因为垃圾定罪的吗?报纸是报纸还是垃圾呢。我读了很多书,但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垃圾是什么意思。它是名词、动词还是形容词。

有时候,我辛辛苦苦捡来的东西又被人拉走了。因为捡垃圾,我反反复复被房东撵出来。

我不想与世隔绝,我想让外界理解我,垃圾分类,是这个国家都在提倡的。

纸板被沈巍写满毛笔字后,才会被卖掉。

但有的东西我不卖,藏书藏报很正常。人真奇怪,我节约资源,不管什么纸,捡回来了,我写写画画总可以吧。

我不会放弃捡垃圾,我没有做错。

有人说,给我钱或者给我吃喝的东西。但我无儿无女,孤老头子一个。我不要任何金钱和物质的帮助。给我钱干嘛,我自己有一双手,要人家的钱好意思吗?

这20多年,我没买过一粒米,也没买过一件衣服,身上的衣服已经穿了几个月。不管到哪儿,我都会做两件事,买书、捡东西,哪怕看到地上有一张纸也要捡起来。

我卖废品买书,这几乎是唯一的开支。但恶性循环,书被放在室外,日晒雨淋,一直丢一直坏一直买。

我读书很杂,什么书都买。像上瘾一样,美术、历史、文学……但我不喜欢理科,之前虽然硬着头皮买了,但看不懂。

真的,我什么都想看,我原本以为像我这样的人可以为社会做一番贡献,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沦落至此。

我从小受儒家教育,想做个政治家。坦白讲,我想做官。

附录——

“流浪大师”沈巍真情的告白:事实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与俗世不同,活出真自己

来源于 网络

我出生于1967年,直到工作时一直和外婆生活在一起。我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但是我们的感情并不好。父亲对我管教很严,讨厌我画画和读历史方面的书。那时我都是偷偷看书。也许是父亲对我感到愧疚吧,临终时曾向我道歉,可他的选择改变了我的一生。如今母亲还健在,只是我们再没有交集。家里人对我的态度伤了我的心。他们认为我脑子有问题,很丢人。

学审计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如果不是父亲的要求,我想我可能会选择其他专业,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我从上海一所大学毕业后,进入上海市徐汇区审计局工作,但是我生活得并不快乐。那时我依然和外婆生活在一起,很少与父母见面。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父亲去世的时候。

1993年我进入审计局工作,但这份工作并不是我喜欢的。当时我就在关注垃圾分类的事。比如我看到卫生间有被丢弃的报纸,我会觉得为什么要丢弃,这些报纸还可以有其他用处。看到没有喝完的水,我觉得水是珍贵的,没有喝完的水为什么要扔掉?有一次出差,我看到所乘轮船地上有很多报纸,我说等等,我先捡起来,还可以看的。同事们都认为我脑子有问题,喜欢捡垃圾。1993年领导主动找到我,给我办了病退。26年来,每月有2000多元工资。

我曾两次被关入精神病院。第一次是家人说我有精神病,把我送进去关了3个月;第二次是街道关我进去的。我认为当时的精神病鉴定,是一面之词。所以,我捡垃圾不是生活所迫,只是一种生活理念。我希望无论是家人还是单位,都不要认定我是精神病人。

另外我要再三声明,这个工资是他们认定我脑子有病,给我的病假工资,不是劳动所得工资。如果是正常人,你愿意拿这个工资吗?这并不是对我的特殊照顾。我不认为我是吃空饷。

我认为,“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没有垃圾之说,只是它们被放错了地方。起初我倡导垃圾袋装理论,就是说不同的垃圾可以归类放在一个袋子里,然后可以回收利用。比如食品可以喂流浪猫狗;比如剩下的水,瓶子可以回收,水可以浇花;比如纸壳,也可以有很多的用途,不应该被当做垃圾扔掉。我的衣服、鞋子、生活用品,都是捡来的。

其实我不喜欢捡垃圾,我希望路上一点垃圾都没有,我倡导的是不浪费的行为。

我被要求病退后,仍然和外婆生活在一起。有时去听曲、有时去看戏,有时去书店看书。我记得是1993年,离开审计局那天,我本计划去听费城交响乐,但心情太沮丧了,只想回家寻求温暖。

可是我回家后,面对的却是外婆和家人的指责,他们也认为我捡垃圾,是脑子坏了。我一直想不通,我为单位节约成本为何被说成脑子坏了?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我选择了租房独自生活。

2002年,老房拆迁的第二年,我没有得到拆迁安置房,只能在家人指定的浦东老房子居住。由于我喜欢捡垃圾,经常被投诉,被驱赶了两次。我的书大部分也是在这个时候遗失的。2009年以后,我就开始了流浪生活。

除了每月2000多元工资外,我还有父亲留下的十几万遗产。我白天除了捡垃圾,就住在地铁站里;晚上地铁站关门,我只能住在地铁站卷帘门口,或者周围绿化带里。我也找过几次房子和住所,但都被赶了出来。

开始流浪生活后,除工资外,我也会卖一些废品。我想声明的是,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救济。我捡垃圾过程中,有时会有人给我吃的。我觉得挺可笑的,我是在劳动不需要救济。我的工资都用在买书和租房子中。

如果我穿着西装革履去捡垃圾,肯定会被人认为成有病。也许现在这种蓬头垢面的气质,更符合流浪汉捡垃圾的身份吧。

多年来,从来没有审计局的领导联系过我。即使是我走在街上这么多年,也没有人提出要救助我。如果他们能让我回去工作,就证明我没有病。但是回不回去,我还要考虑。

我的全部收入都用来买书了,买得多丢得也多。我喜欢看古典文学《战国策》、《论语》、《朱子家训》;有时也喜欢看轻松点的书,比如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有时间我也会读一些很专业的书,因为专业术语比较多,读起来需要很多时间。这些年来,有的书我读了全本,有的书我只读了几册,大概有上千本吧。我喜欢读书,也会继续读书。

对于未来,我不知道还能做哪些事情,也许还是读书、捡垃圾、找房子的无限循环吧。其实,我渴望家的温暖,渴望有个稳定住所。有个大房子,可以让我放我的书;有个大桌子,可以让我随意书画;有个大电视,可以让我欣赏世界名剧;有个大院子,可以让我种花和收养流浪动物。

对于这次爆红,我挺惊讶的。不明白大家为什么称我为“国学大师”,我只是多读了几本书,有一些知识。现在我不敢出门也不敢睡觉,24小时都有人盯着我。我只能暂时寄居在没有装修的门面房里。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留不住的人,血液里都住着风。你我年少时期,都拥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事物,都曾誓死守护那珍贵的梦想。或许是想要获得一方安宁,我们放弃理想,就此停下脚步将就生活;或许是不想停下前进的脚步,我们不停地奔跑,最终却每天外表光鲜地挤地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秀之处,却不免被尘世埋没,漂泊社会

近日网红“流浪大师”沈魏的出现,在社会上招来了众人的热切关注。在他爆出自己的人生自述后,更是让网友们唏嘘不已。在沈魏的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原来是父亲这个角色。

作为上世纪60年代难得的大学生,沈魏父亲的专业是航海,本在江苏,后迁往上海,婚后一家人一直和外婆住在一起,由于父亲与外婆关系并不好,沈魏也时常在父亲发怒时受苦。父子之间长期的压抑感让他在父亲面前永远抬不起头,对于沈魏爱好画画与历史,父亲感到十分厌恶。因此上大学时,在父亲的要求下,他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中文或国际政治研究专业,而是与之相差甚远的审计专业。

如父亲的愿,他1986年顺利到上海某区审计局工作,尽管他此时仍爱好文化。1995年,沈魏因病辞职,与家人赌气后在外租房。2002年,他在浦东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和家人断绝关系,再无联系。10年之后的2012年,沈魏得到弟弟的通知,探望病危的父亲。见到沈魏,虽不知儿子流浪街头,但是看到他潦倒的模样,父亲十分后悔当年干涉沈魏的人生,并一直自责,不久去世。其实连沈魏自己也没想到落入此般境地,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想在政治上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为国家做一定的贡献,也曾像古代读书人那样有一个政治的梦想。

如果我们将子女的成长比作花朵的成长,将家庭看作土壤,梦想看作太阳,再联系沈魏事件,就能看出家庭对子女梦想的制约作用。沈魏的爱好与梦想,在父亲看来是毫无用处的,他也只好偷偷地“爱好”。考上大学以后,父亲并没有给沈魏足够的余地来商量,而是轻视他喜欢的专业,没有尊重他的意愿。进入审计局工作后,父亲自然了愿,但是身在岗位的是沈魏,每天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也是沈魏本人。在父亲给予的土壤中,沈魏没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太阳。

100年前,在鲁迅先生所发表的《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曾提到,中国这样以家为核心的国家,父权是重心,父亲对子女有着绝对的权威,父母的缺点便是对子女的致命一击。沈魏父亲虽是难得的大学生,但可见其骨子里仍是旧社会的老爷做派,他对儿子的流浪落魄负有根本责任。

出身医生,投笔救病的鲁迅针对这个教育问题也给各位父母开出了良药:理解、指导与解放。第一,对孩子的一切行为予以充分的理解。孩子在不断长大成人的过程中,肯定有忤逆父母的情况发生,予以尊重,父母也能得到孩子的尊重。第二,孩子所作的一切决定中,有正误之分,应适当指导。让其有善恶是非之分,树立正确的三观,切忌揠苗助长。第三,成材要先成人,解放孩子的身心,让其在自由的环境成长。不要过多束缚他们,告诉他们禁止做什么,想象是他们飞翔的翅膀。

沈魏的父亲没能做到这三点,致使社会上产生了这样的“奇观”,也是一个悲剧,值得我们深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