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孟老诗集《奶奶没有名字》序

原标题:为孟老诗集《奶奶没有名字》序

为孟老诗集《奶奶没有名字》序

/树元

烟雨绵绵的江南,春意阑珊。忘却夜的沉寂,细细品啖孟老的诗集,临窗有清茶为伴。

我和孟老相识于网络,续缘于茶墨群,迩来两年有余,未曾谋面。许是年近古稀的孟老长我太多,平日恐多惊扰,偶有诗联往来,只言片语的互动,针砭时弊、悲天悯人,未尽之言,亦于我心有戚戚焉。

时戊戌岁末,孟老于群内咨询诗作出版事宜,余常自诩推诚至仁,又好成人之美,遂协助相关细节问询,也基本确定了孟老诗集编册的意图。后因了解到孟老疲于用眼又不善于电脑操作,并主动承接了诗作电子档的整理工作。蒙孟老抬爱夸赞之余,受嘱为诗集作序。我虽素来喜好搬弄些文字,但大多自娱自乐、不登大雅,惶恐为难之心溢于言表之际,孟老说到:我知道你能写的,遂应承。只是,三言两语的感悟又如何能体会孟老字里行间的岁月静好与人世沧桑呢?

《奶奶没有名字》是这本诗集的书名,也是其中的一首诗,平实的行文镌刻着一个时代的烙印,深邃的字眼回荡着无数生命的呐喊,奶奶不断变换的称呼阵阵敲打我沉重的心门。

走远的<乡野>,无法触碰天尽头的远方,且看“今天的日子记不住/今天的火柴却不时地/把久远的日子点燃”;又有“天边的残月像耪地磨亮的锄头/挂满了泥土和露水的味道”;更有“啥时候还能听见/娘追着月影儿吆喝/啊,啥时候还能看见/爹驱赶着老阳儿缓缓落山”。如此悠远情长,画面强烈,我恰似置身诗的梦境,天边五彩祥云,四野草长莺飞,院中的桃花落尽、槐花正开,沁人的芬芳肆意散漫,和煦的暖风正赶着老阳儿落山。

万般皆可入诗,柴、米、油、盐、大石头……难忘的<知青岁月>在那个魂牵梦绕的甘谷埋了根,那根叫做“甘谷”的扁担一头挑着希望,一头挑着故乡。知青岁月是人生长河的宝贵财富,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孟老用诗的语言浇灌着那段青葱时光,挂钟嘀嗒、嘀嗒敲醒了沉睡的梦,残缺的信封爬满了泛黄的思念。不知那份四十八年前的插队名单如今在哪里沉睡,名单上的人儿又在何方?而那没有石头的大石头始终都在心头;甘谷,还有当年栽下的槐树在为这段故事默默守候。

一般而言,退休以来的生活是单调的,而孟老退休以后却是用双足丈量地球,用文字描绘万里山河。有著《借道汉堡》和《笔墨足迹》,惊叹之余让我钦佩不已。如今,<我,幸福的像花儿一样>,大概是孟老又把退休生活的部分感触写成了诗,自得其乐的同时或多或少流露出些许烟花易冷、人事易分的无奈。“轻轻端起茶杯/品尝今天的心情/苦涩和甜蜜都是笑容/把明天放在杯中/月缺月圆雨雪阴晴/浸泡不同的黎明”,午后的慵懒,正陪伴棋案两侧老王与老王对弈。

诗者之所以赋诗,或托物言志、或借景抒情。<借调呻吟>是孟老未标注词牌韵律的诗词,自谦不尊格律,但源于生活,与时俱进,评时事热点、颂风花雪月;话亲友、念同窗;缅怀历史伟人、赞扬革命先烈。对伟人、先烈的崇敬,对亲友、同窗的关怀,言之灼灼,感人肺腑。所谓诗如其人,一句诗、一阙词都承载了孟老不可复加的人文情怀。

读完孟老的诗集,咀嚼再三,话此一二。宋代的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有云:参禅分三大境界,第一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重,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也许孟老的诗,说的还是山,写的还是水,而我本不善于品读,浅薄之言,承望不嫌……

以上,藉由此篇真诚祝贺孟老七十岁生日: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茶墨文化#

传统弘扬 文化传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