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旺村,她说她们是不会彝语的彝族

原标题:兴旺村,她说她们是不会彝语的彝族

文 | 大白

坐标: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彝族自治县小街镇兴旺村

标签:彝族、花鼓舞

很多时候

我都觉得

只看相片就行

文字有点多余

进村的路。

左边这栋是学校。

这里是新的村委会。

在路边。

在学校旁边。

村里的经济作物包括:

四季豆菜豌豆菜花和小白菜等

这是村里新盖的房子。

我拍这张相片。

只是羡慕那长长的院子。

撒好的秧苗。

后面的新房子。

我其实不想用文字来描述我见到的。

一旦开始写出来。

偏见也随之而来。

就拿这张相片来说。

我不说大家也知道是干嘛的。

我不想写文化。

因为没能力。

我也不想探寻建筑背后的故事和底蕴。

讲真。

我其实更喜欢到此一游。

村里的请客房和舞台。

正在用三轮摩托碾压蚕豆的一家人。

比起村子的文化。

我更愿花时间用相片记录下这些平凡的人。

他们不用认识我。

我也不用认识他们。

我希望当我老了。

当看到这张相片。

我能笑着说。

我忘了我拍过这样的相片。

这张相片。

我其实是想拍墙上的画。

这应该算是民间艺术。

我用相片记录。

之所以没拍近照。

那是因为我赌你们也不爱看。

这个地方。

我拍了两次。

我的相片。

是按照我进村的时间排列。

这样。

才能记录下我的脚步历程。

这里蕴含的文化。

我用几句话说不清楚。

老房子。

我喜欢拍的东西。

如果加上滤镜。

这里更有感觉。

只是。

粒志从来不用滤镜。

当然。

我也不敢说你看到的就一定是真实。

具体如何。

要你亲自去看。

巷子。

深深的。

红砖煤渣砖和土坯。

那是小时候常见的东西。

时代发展。

升级和淘汰交织在一片相片里。

两栋老房子。

你且看房顶。

还有几串包麦。

你们可能叫玉米。

关于老房子。

我想说的很多。

但想写的很少。

那些凝聚着智慧结晶的存在。

我不想用三言两语来亵渎。

我且拍。

你且看。

倾斜的相片。

我尽力了。

建筑的演变。

时代的变迁。

从相片可见一斑。

就怕连相片也快见不到了。

上面那栋老房子的里面。

灶和烟囱。

位于天井前面正中间的位置。

这里是普家老宅。

村里主要姓氏包括:

师方普矣晋施何龙李佟易包薛金詹

天井。

吸引我的是那些铺天井的砖。

我喜欢平淡无奇的东西。

就像我只拍平淡无奇的风景。

楼梯。

奇特之处在于它直接通向旁边的那家人。

这是两栋连在一起的老房子。

从这边可以到那边。

那头。

这是站在普家老宅的楼梯头拍隔壁那家人。

关于这种设计的含义。

我不想揣摩。

我只想记录。

我只想拍下来。

那头的阁楼。

纸脱落后的斑驳。

我的手机。

拍不出它的色彩。

对面。

木窗外的风景。

我在看对面。

对面也在看我。

鲜红的对联。

这是另一家人的大门。

红色与木头。

这是中国风的基本元素。

出路。

小孩领路。

这是我表姐家的小孩。

拍个背影留念。

一辆摩托车。

一蓬花。

一排老房子。

表姐和儿子。

她家的新房子地基。

在上面一个村子。

原路返回。

途经一个烤烟房。

表姐带我去找她的一个朋友。

她朋友开了一家小卖部。

还负责村里的文化建设工作。

《兴旺村志》

在这里。

我第一次见到了村志。

当粒志遇到村志。

一切都恰如其分。

我不敢赘言。

一切尽在志里。

关于村里的龙王庙和大庙。

我没拍。

龙王庙现在被锁起来了。

那是村里原来的水源。

我坐在超市门口。

看着村志。

听着村里人聊天。

我算是一个状元。

在我们这边。

转同逛的意思。

园指村的意思。

转园说的是去村里逛。

谐音等同状元。

我又返回去拍古楼。

这是村里的卫生院。

有花有草。

还记得之前拍的请客房吗?

请客房那在兴旺广场上。

大石头后面露出的小山。

她们说那里有阿楂力的脚印。

关于阿楂力。

见下图。

她们说。

有很多人来村后面的山找阿楂力的脚印。

她们还说。

她们小时候经常能看到。

只是现在记不清具体位置了。

她们又说。

等她们找到了会拍相片发给我。

她们再说。

她们是不会彝语的彝族。

我又回到这里了。

这两个柿子是从老凹山上搬下来的。

至于老凹山。

那又是另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这是我表姐那位朋友画的。

他还经常去玉溪市里帮人画画。

注意左上角那块牌匾。

上面写着:

云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彝族花鼓舞》保护传承点。

关于彝族花鼓舞。

见下图。

其实。

我一直以为兴旺是个汉族村。

我们的固有认知。

大多带着偏见。

关于兴旺的名族成分。

这是请示书。

关于名族成分请示书。

这是决议。

作为一个有村志的村落。

志里有文化的沉淀和历史的变迁。

只是文化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所以只能用相片来记录。

当然。

你完全可以自己去体验。

只是。

当见惯了各种绚烂的摩天大楼和繁华都市。

那些平淡无奇。

注定会被人打上无趣的标签。

这是原来的村委会。

现在卖给了一户人家。

我停留。

我驻足。

我听她们说。

我发问。

我拍照。

我看她们聊天。

这其实是我第一次去兴旺。

在清明这个平淡无奇的日子。

我骑着电毛驴。

你们叫电单车。

新盖的房子。

古朴的房子。

都是兴旺。

都是一个村子。

一排土黄色的烤烟房。

吸引我拍下这张相片的。

是土。

是土地的颜色。

写再后面

在时代的洪流下。

一切颜色都会被冲刷。

我的足迹。

在时间之下微不足道。

一村一记。

第006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