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通议大夫宫尔铎 文/宫开理

原标题:通议大夫宫尔铎 文/宫开理

清朝尔铎字农山,通议大夫三品官,生于光绪时,道光十八年,原籍怀远地,今为凤阳县。西泉通其衢,余脉大别山,宫集庄园大,其内出圣贤。

大清道光十八年暮春的一个清晨,风雨大作,雷鸣闪电,宫集庄园一个母亲正在分娩,尤其是在医学不发达的年代,遇到这事,就意味着孩子奔生娘奔死啊!突然,产房里的家属大声哭叫:“坏了!咱家大难要临头了!”要分娩的产妇就是宫尔铎的母亲,有诗记载:

道光十八夏阴连,雷雨交加四月三,

诞儿之母产不顺,眼看两人命中悬。

诞生之婴便是清朝道光年间授通议大夫的三品大员宫尔铎,字农山,号为师吕居士。

宫尔铎降生后,家人拿出银两重谢道师,他坚辞不收,走时嘴里念叨:

一粒丹药重万千,埋下道吕百世缘。

多亏道人赐丹药,才得母子保平安。

唯让美玉雕正果,羽化之时雷雨天。

当时家人皆不解其意,糊里糊涂地送走了老道。

由于国运渐衰,家中又遇天灾人祸,童年的宫尔铎家境慢慢地败落,少年失学,在父亲生年好友的介绍下,被安排在濠梁税关谋个差事。他常在浮桥烟锁的临淮税关收税。白天关卡很严,晚上河道松散,税差们就指望晚上截商船收税中掩人耳目,假公济私饱私囊来养家糊口,税差们每夜均不放弃得夜草的契机。

这天晚上,从上游缓缓驶来一条偌大的帆船,上面亮着商灯,税差们见着商船就像老鼠见到大米,把关卡一阻,纷纷登船,尔铎也驾着小船飞快地跟上,可万没有想到,水手把商灯一关,突然变了官灯,使税差们惊慌失措,想退也无门,这船是皇家嫔妃去南方探亲船,过去擅闯官船是要治罪的。因临淮关夜阻商船中饱私囊已有风声,水手们恨之入骨,故意把税差们引上船企图给他们颜色看。时至子时,船上的官兵出舱拿人了,税差们乱作一团,有跳水的,有被官家逮到的,诗曰

菜里青虫菜里完,劝君莫想份外贪。

纸里包火终需烬,才有商船换官船。

事有巧合,大官船突然抛锚了,慢慢往下沉,是何原因,当时不得而知,因此,整个大船上的人也慌乱起来,尔铎年青眼疾,忙用小船救人,他一连救了十几个人,其中一落水丽妇是道光的嫔妃。别的税差逮得逮,关得关,唯有尔铎因祸得福被带往京城,入京后尔铎深得道光的赏赐,先赐一小官,而后又让其从军,在军营尔铎军功卓著,深得慈禧的赏识,慈禧亲擢尔铎为西安知府。尔铎上任后,由于地方豪强与尔铎相互来往的都是书法大家,言语之中少有轻慢,使尔铎心里不爽,心说:所谓的书法不就是写字吗?唯熟练而,有何难哉?于是尔铎痛下决心练好书法。

为了告诫自已不忘心诺,随在卧室内写下一逆条幅: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后来他不分昼夜苦练书法,天长日久,他练就了自己的书法体系,号为“二王体”,名列清朝二十四书法名家之首。

尔铎在西安期间,勤政清廉,为民办事,得到朝廷的褒奖,几年后因延州天灾三年颗粒不收,尸横遍野,惨不忍瞩。他又被调往延州,虽然他被提升为通议大夫三品大员,实乃受命于危难之际。

由于清政府极端腐败,内有太平军,捻军起义,到处烽烟四起,外有西方列强侵略中国,而割地赔款。他身为一方储候,当然要深入基层体察民请。他首先青衣小帽视察秦陇,回官邸后肝肠寸断痈哭不止,因为他耳闻目睹千户无狗叫,百里寡鸡鸣的凄惨图景,奋笔写道:

延州城外堆白骨,延州城内饥民哭

来去兵贼苦相仍,十家九户遭杀戮。

榆皮已空榆顶净,掘尽草根当饭粥。

豺狼纵横食人肉,卖儿卖女谋升斗。

饥民泣唤去逃命,鹄面鸠形衣露肘。

差余忝腐郡符寄,对此疮痍弥滋辱。

痛哭陈书挥热泪,历阶谁识痛切骨。

风声鹤鸣疑呼呼,安忍坐视万骨枯。

伤心莫问延州道,万落千村啸鬼孤。

尔铎用诗歌的形式把当时豺狼纵横、千村萧疏、万家黑面、饿殍寒道,白骨野枯的凄惨情形,跃然纸上,作为延州执掌郡印的三品大员能不心酸痛苦吗?在那个快要灭亡的封建亡朝里,要改变这种凄惨的状况,只有求告于当今的皇上。于是,他上书奏请朝廷赈灾济民,力挽延州天灾兵祸给当地民众带来的重重灾难。可是国家空亏到极点了,政治腐败,你争我夺,朝中几乎无人在理朝政,大厦将倾病入膏肓。尔铎的十道奏折如泥牛入海,使之进不能为民解除灾难,退也在烟熏火燎之中。他对朝廷万分地失望,只有眼看着白骨遍野与日聚增而无法挽局。他在身心受到昼夜煎熬的岁月里精神完全崩溃了,他进不能救民,退也被烟熏,在无力回天的时刻,只有“白云苍狗看浮云,痛饮狂歌日已熏。肝胆惟思赠自己,姓名羞仅诧空文。防边鼓角如相语,惊月鸿鸟谷唤群。铁甲霄来寒彻骨,伊凉何日罢屯兵。”

无法维持的末落王朝千疮百孔,朝不保夕,再也没有财力去救灾保民了。洪流滚滚,凭以已之力怎能抗拒,他作为三品大员自觉愧对苍天,愧对头上三眼顶戴的花翎,愧对延边苦难中的饥民饿鬼,他常仰首喝问苍天:为何这样折磨他。为了发泄胸中的愤怒,只有寄情于书画与诗赋,幻想用手中的笔来唤醒民众、唤醒朝廷,同时求得个人精神上的解脱和对当代王权的喝然悔悟。

尔铎发出最后一道奏章时,正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协议和开始,尔铎更是肝胆俱裂,面对国仇民难,他一筹莫展,痛哭陈书挥热泪,一片冰心在玉壶。他仰天长叹:“唉!国将不国了!”

面对伤心的国事,不仅痛恨当局,更恨自己无能:想当年,曾祖父宫兆麟乃封疆大吏,他雄心勃勃干了那多利国利民的大争,断白鳌,审侯七郎,智断韩道青,智取苗从善,不畏权贵智斗和坤。那是何等的威风!可到了自己却如此地不堪一击,特别是当下的民间苦疾对他刺激过度,近乎麻痹,悲愤之中,才写下了《书怀》一篇:

读书深怨负平生,宠辱年来不可惊。

儿女累多归未得,怨尤意泯气俱平。

苍黄世态风云幻,磊落襟怀雪月明。

饮酒高歌差不恶,此身期与世无争。

从他的《书怀》中揭示了宫尔铎雄心颓废,自暴自弃,消极避世的内心世界,他不为饥民抗争而丧志,最可悲的是他笃信天道轮回,痴迷道家学说,宾朋数探尔铎之心,不得其沦落心志,他弃官皈衣道家,心沉上天之功,寄德于出生时那粒仙丹善世吧!

开始他怀抱琵琶半遮面,只研究道家理论,自从弃官返回故里,慢慢地滋生了他人生的虚幻世界。

他认为:浮生如梦,永远是无边的痛苦,神仙世界才有永恒的幸福,所以他闭门不出,专心研究“黄老”之学,追溯道家之源,谋求得道之路,探索成仙之法,修道之心日诚。

一日,他苦读于子时,不觉身心疲惫,昏昏欲睡,突然从院井之中,一道长缓缓从天而降。老道刚进门风云突变,雷雨交加,尔铎忙上前寒喧,老道笑而不语,片时,他微笑着整整道冠,念道;“天道轮回不可违,天即道,道即天,道法逅无边。根是道,道为天,入道才是缘,痴迷不返,苦海无边!”

尔铎转身去沏茶,回头不见了道人,他愣愣地站在天井院内,追寻老道踪迹,突然从半空的雨雾中飘飘荡荡地落下一个条幅,虽在雨中,条幅不湿,尔铎拾起一看,在纸上写了一首小诗:

天缘地缘彻悟贤,道童道士道神仙。

若无当初丹一颗,哪得花翎三只眼。

参破天机快回首,该进得知莫等闲。

道吕合一天注定,羽化仍待雨雷天。

尔铎看了又看,待句刻于心间,他把小诗朝案头一放,那小纸又慢悠悠地升天而去,尔铎跳起去捉,不慎摔倒,醒来乃南柯一梦。他被梦中的情节所困扰,食不甘味,夜不能眠。

梦中的道士相貌清晰地映入脑海,通过几天的苦思冥想,他决定遍访名山寺庙去默对道师的尊容:找回心中的偶像。最后在山西芮城县永乐宫找到了那尊道家师祖的神像,也就是八仙中的吕洞宾

吕洞宾原名吕岩,后改名吕洞宾,祖父和父亲都是唐朝的高官,到他这一代却发生了变故,唐宝历元年(公元八三五年)中了进士,先出任知县,后因和狗咬(苟杳)的心结而弃官出走,把万贯家财散尽入道九峰山,一次在岳阳楼饮蛇龟酒而醉梦自已是道家鼻祖,故自称为吕祖,后人为了仰慕他,修筑“洞宾醉酒亭”作为永久的纪念,此亭已和全国四大名亭齐名。还有“岳阳弄鹤”“八仙度卢”“江淮斩蛇”等一系列美好的传说故事,在濠梁还传狗咬(苟杳)来找他,狗咬(苟杳)站在濠河入淮口大叫三声;”吕洞宾!”。水帘真洞的大石门,吱吱一声开了,狗咬(苟杳)和吕洞宾携手进入水帘真洞,一渔夫好奇,也跟进润中,并看到了洞中的仙景。渔夫把亲眼所见洞中的天地描绘得神呼其神,因而狗咬(苟杳)和吕洞宾故事传遍濠州城,同时水帘真洞之名也。

据《宋史》记载,吕洞宾晚年穿道袍,游四海,会剑术,救苍生,百余岁而鹤发童颜,步履轻盈,顷刻数百里。

自云游回来后,尔铎闭门不出,自悟自己是吕洞宾分身转世,“宫”乃宝盖头下面放个“吕”字,便是“宫”。洞宾姓吕,自己姓宫,这不是天成之合吗?他把入梦之见解为吕祖指点他回归道家的仙符,他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当机立断地搬入荆山北麓一个大院内并修建成道馆,自命为“纯阳道院”。自称为“师吕道人”,又号“抱璞山人”。从那时起开始入道修炼,为表示自己的敬吕祖的诚意之心,他决心在荆山北麓的山坡上白乳泉的南端修建吕祖殿,这个设想一出台,他便自出纹银三千两,开始修建大殿。当时的家人和父老乡亲都感到特别惊讶,有劝阻的,有嘲讽的,有对抗的,但都无法阻挡其入道建殿的决心。

仅用一年的时间,雄伟的吕祖大殿便高高地矗立于荆山之上,大殿之中供奉的是吕祖神像,神像旁是一首词:“出京破浮华,书剑走天涯;横扫不平事,三界一神侠。”其余的是过海之七仙。在白玉石的栏杆下方长条石上,雕刻着影像,每个影像下面还多有诗句,比如在一尊大肚神像下面便刻着几句顺口溜:

大肚渡良善,仲离出自汉,斩虎鸣金涧,炎凉一蒲扇。

站在大殿门口,顿觉海阔天空,一览无余:正东涂山高耸,禹王宫矗立于云雾之中,林涛怒吼,淮水奔腾;西面晚霞辉映一眼万里;汴河洞蝙蝠乱舞章法不均;老西门磨石若隐若现,隐疥藏形。昂首北顾河道,河流好似数根玉带,揽于淮北平原之腰。隐约间斩蛇之剑在飞舞,好似听淮海拼杀声震耳欲聋。

总之吕祖大殿宏伟壮观,纯阳道观近在咫尺,尔铎每日修道觉着不静,因为大殿落成后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同时猝间亲朋来看望宫尔铎的与日俱增,因此他无法沉下心来安心修炼,被迫搬入禹王庙中。进庙便写下一幅名联:“传子特开三代局,来年共仰八年功。”在禹王宫的大门两旁如今还刻着他的门联:“峻拔在寥廓,磅礴压洪源。”

这禹王庙纪念大禹治水之功的,所以又“空山垂四壁,古庙独千秋”之说。由于大殿供奉的是大禹而不是自己的师傅,所以没久驻之心,突然夜间雷雨焚劈了银杏树,这颗古老的银杏树,大有来头,盛传“先有银杏后有山,大禹问树几千年”谒语。却萌动了他出生时也是雷雨交加之夜,同时老道条幅也提到羽化与雷雨之事。因此夜带大虎、二虎两个保镖(弟子)搬入凤阳的禅窟寺。

禅窟寺位于凤阳东南四十余里,始建于西汉武帝年间,因满山遍开桃花而得名建寺落成后命名为“桃花寺”,隋时这里虎患成灾,此处多为藏虎之穴,故更名为“虎窟寺”。唐代改名为“禅窟寺”。

这里山清水秀,群峰奔凑,绵延起伏,山下幽谷深邃,溪流潺潺,山上流云雾海,岚气沙弥期间,林木深秀,古树参天,百鸟争鸣,奇花斗艳。

尔铎迷恋这里的自然风景,同时离水帘真洞也不远,但美中不足的是长年失修,殿宇破败,几十年无僧道出入,又遭雷火,残垣破壁,殿塌断梁,神像被风拨浊的不堪入目,尘满院落,败叶塞宇,蜘蛛迷踪,陈网遮天,破烂不堪,人不能进,尔铎带着弟子沉下心来,先打扫大殿,然后回家变卖家产,决心重修禅窟寺

自尔铎进驻禅窟寺后,自称师吕道长。休整寺容,重新修建大殿,再度供奉吕祖。从此山中再生紫烟。千里善男纷纷来朝,万家信女焚香许愿。恢复了往日的盛光,再显山重水复之寺容。可谓深山蒙古寺,香烟腾满山。道友纷纷来投,佛光宝刹,经韵声声。

晚年的宫尔铎只重打坐修炼,不想起身走路,于是他利用山涧泉水从上而下的资源修筑溪水进厅堂,行水缓流,形成水端盘子水端碗,不但俭省了人力,在科技匮乏的时期,那精妙的构思与造诣,也是人间的创举。

后来他倾心向道,志在成仙,数日不吃人间烟火,拒食坐禅,坚信自己也会像师祖吕洞宾一样得道成仙,迈腿百万里、除恶安人间,云游天涯海角,神视河流山川。

天道轮回,兴衰有时,不幸终于降临了,宫尔铎不愿进食快近月了,仍闭目盘坐于大殿里,合掌于吕祖像前,这天阴云密布,飞沙走石,从傍晚就开始下起了大雨,开始雨垂直线,风平浪静,下个不停。

深夜,一道闪电劈雷交加,禅窟寺的一代主持,收藏名流、文学家,著名书法大家宫尔铎婺星陨落,羽化在大殿里,死不知日,去不知时,坐体不倒,无声无息。后人将他的仙体肉身抬放于大缸之中,葬于去禅窟寺的道旁,如今塔陵仍在。

他的十多部诗集留存很少,十二卷《思无邪斋古文》分初集、正集、续集和散文都散落于人间,至今不知存于何处。存留的诗书、著述也被文革期间被毁,现于蚌埠市宫少玉家还在留着宫尔铎一幅亲笔对联:“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他的表兄杨寿宝得知羽化的消息,步履来到禅窟寺,把他的遗物收在一起痛哭不止,随提笔为他挽联一幅,敬挽一代名流宫尔铎:

禅定静深宵,看尔时雷雨空山是果竟乘龙跨去。

仙踪留古寺,问此后月明华表可能重化鹤归来。

杨寿宝背着他的遗物返回,后将其遗物葬于怀远县五怀南面的土山上,现在宫尔铎的衣冠土坟仍然依稀可见。

诗曰:

诞时雷雨满人间,军功卓著得贵显。

只为堪怜苍生故;入道羽化不知年。

二0一九年清明草于中都鼓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