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周文化热点回顾 | 赵宝刚新剧《青春斗》开播口碑差

原标题:一周文化热点回顾 | 赵宝刚新剧《青春斗》开播口碑差

赵宝刚新剧《青春斗》开播口碑差

近日,由赵宝刚导演执导的新剧《青春斗》开播。自带热搜体质的主演,热门的青春春题材,导演的金字招牌,使得这部剧在开播前就备受关注。

截止4月6日,该剧的微博主话题 #电视剧青春斗# 阅读量迅速飙升至14.3亿,子话题 #青春斗# 10.3亿,艺人话题#郑爽 青春斗#阅读量也相继达到了 6亿+,成为该剧中流量贡献的“突出型”艺人。

然而,收视数据火热的背后,这部剧的豆瓣评分只有4.4,创下赵宝刚电视剧系列的最低分。除了郑爽的演技争议,这部剧的人物设定与情节也引发不少网友的讨论,拍出《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等青春爆款剧的赵宝刚,这次似乎根本不懂年轻人。

《青春斗》定位于当代都市青年生活与情感,讲述五个性格迥异的女孩从大学毕业到迈入职场,在六年时光中不断磨炼最终明白要通过自我斗争改变命运的故事。最让观众诟病的是人物设计方面,剧本中作为应届大学毕业生,几个女生面对工作生活显得稚嫩,尚能为观众所理解。但作为主角的向真在前几集展现出明显的性格缺陷,让观众咋舌,与常规青春剧中女主角温柔美好的正面人设大相径庭。例如,一开场,向真冲出宿舍楼打翻同学水瓶,只留下一句“回来赔你”就走了;创业失败后理直气壮地拖欠员工的稿费;劝室友接受不喜欢的男生,她说:“你看我们都有男朋友了,就你没有,你不想哭吗?”

虽然相对于以往电视剧中,女主角人设完美地在生活中根本不存在,让观众感觉不真实。但此次导演在《青春斗》里意图要刻画的敢爱敢恨、真性情的向真,更是引起大众的反感与不解。仔细想来,其中一些人物的设定和赵宝刚过去的电视剧都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总有角色特别喜欢“折腾”,他们任性嘴硬、情绪大开大合,行为冲动又感性,《奋斗》里的米莱、《我的青春谁做主》里的钱小样都带有这样的特点。

主角们的演技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过关,并没有弥补起人设的缺陷。赵宝刚导演曾夸赞主角郑爽在这部剧中“演技炸裂”,然而事实上,“瞪眼嘟嘴”的爽式演技依然贯穿整个剧情。在角色人设不完美的情况下,演员的演技就至关重要了。在刚刚结束的《都挺好》中,郭京飞、倪大红、姚晨等众多实力演员,用过硬的演技将角色一个个演活了起来,使得观众被代入剧情之中,既有对自私自利父亲苏大强的厌恶,更有对备受欺负的明玉的心疼。而《青春斗》中演员的表现,让许多观众表示十分尴尬。

今年64岁的赵宝刚,曾拍出过一系列经典的青春剧,《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北京青年》都引发过全民追剧热。 同《青春斗》一样,当年的《奋斗》也是用人物群像的方式来反映年轻人的青春,尽管人物设定有戏剧化之处,但是树立起了几位敢爱敢恨、追求独立自主的都市青年形象,这在当时的影视环境中比较少见。而《青春斗》里呈现出来人物的精神状态脱离现实生活,太像其他家庭伦理题材情节愣往里凑的剧情设置,显得套路化和模式化。除了没有抓住当前年轻人的精神内核之外,五个姑娘的青春奋斗史更是有些飘忽和浮于表面。

编剧兼导演的赵宝刚记忆里的青年人意识和现实里的青年人意识有了代沟,他无法体会当前青年人的精神,只好套路化地堆砌青春题材里的传统元素,来构思他以为的青年人的生活。这使得《青春斗》这部剧缺乏现实感,更多的则是套路和闹剧。换而言之,当他还想用梦想、爱情、成长这老三样的青春题材来感动当下的年轻人时,却发觉,就连自己都感动不了。

小伙骑车逆行被查大哭,正视年轻人压力“爆棚”的危险

近日,杭州一位小伙因骑车逆行,被交警查后崩溃大哭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里,一个年轻小伙因在道路上骑车逆行,被交警扣下。刚开始,他非常正常地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是这样的,我逆向骑车被抓了,我走不了。”而刚讲完电话,小伙突然把电话摔了。

随后情绪更是全线崩塌开始哭喊,甚至给警察下跪,一边下跪一边哭喊说“求求你们让我走吧”。之后小伙跑着冲向河边,交警见势赶快把他拦下。被拉住之后,他蹲在桥上抱头痛哭,他终于说出了让他崩溃的原因:我疯了,我压力好大!我加班到十一二点,我女朋友没带钥匙又让我去送钥匙!所有人都在催我,我真的好烦啊。我只是想哭一下……

等到小伙发泄完,又向交警们道歉“你们去工作吧,我对不起你们。我是真的需要发泄一下。我太烦了“。最后把自行车停好离去。

看过视频的人纷纷表示太像自己的真实生活了,看似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但其实正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多人从小伙身上看到了自己,无奈和辛酸。也有人会质疑,这么点小事至于吗?但其实击垮我们的并不是这个小事本身,而是积累已久的压力和心酸。成年人的特征就是,大事淡然处之,小事随时崩溃。

近年来,各种迹象表明年轻人的压力越来越大。无论是来自家庭、生活、感情、工作等哪一方面,压力都在一步步压榨这年轻人的身心健康。2018年,《第一财经周刊》发布《都市人压力调查报告》,结果显示,有30.24%的受调查者每天会感受到好几次压力,而有43.3%的人认为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已经大到让自己吃不消。之前,有一张动图在网络上传播甚广,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地铁上吃面包,吃着吃着,就突然流眼泪了。这很像生活中的很多人,虽然每天都承受很大的压力,但自己一直在努力地控制,而突然的某一个时刻,情绪像洪水一样,爆发得不分对象,不分场合。

生活节奏的加快,使得年轻人,尤其是大城市的年轻人,生活几乎全部被工作所充斥,失去了个人生活。去年热播的《我们无法成为野兽》中描述的上班族像极了被工作压榨的年轻人。每天早上在拥挤的地铁上开启了新的一天,上班时总是莫名其妙被领导安排了额外的工作,还时不时地要替同事背锅,即使这样也永远得不到重视和应有的回报。

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终于卸下笑脸与伪装,一个人呆呆地在地铁站等回家的地铁。

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美国、德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是中国人的两倍以上。年轻人的焦虑很多自工作和生活“边界线”的模糊。太多“拼命三郎”在办公室格子间深深“扎根”,甚至在下班、外出休假时也要抱着电脑,来应对随时突发的工作安排。之前有人曾提出了“报复性熬夜”的概念,也正是因为年轻人白天时间被学业、工作和社交束缚,只有在晚上才能拥有自己的时间,所以才会放肆地去熬夜,但其实也只是想有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此外,还有统计显示中国抑郁症的发病率和猝死发生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压力之下,一些人会因为一件小事瞬间崩溃,一些人会“工作996,生病ICU”。全球约有3.5亿抑郁症患者。抑郁症,已成为世界第四大疾病。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20年,它将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人类第二大疾病负担。2017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约有5400万人确诊抑郁症。常年累月地压抑自己的不开心和悲伤,使得抑郁症离我们越来越近。年轻人更应关注自身内心的健康,在发现苗头不对时,要及时地积极寻求帮助。

在我们的压力达到极点时,希望都可以像那位逆行的小伙一样,哭一下,释放出自己所有的不甘、悲伤、痛苦、心酸。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勇敢前行。

张国荣逝世16周年

4月1日,张国荣逝世16周年。

2003年的4月1日,本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节日,却因一个人的离去,而变得非同寻常。当晚6点41分,张国荣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24楼纵身一跳,将自己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6岁。

1956年9月12日,张国荣出生于香港一个相对富有的家庭。12岁的时候,他前往英国读书,后来因父亲病重回到香港。当时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他就去卖鞋卖牛仔裤为生。1977年他凭借《American Pie》获得丽的电视亚洲歌唱大赛香港区亚军,并由此进入歌坛,从此开启了他另外的一条人生之路。

刚出道的张国荣并没能一帆风顺,一直到1982年他出演《烈火青春》才首次获得影帝提名,同年他以一首《风继续吹》而为人们熟知。张国荣的成长之路成为后来许多艺人勉励自己的典范,在香港有着这样一句话“连张国荣都要熬十年”。到了1987年,张国荣横扫了几乎所有的颁奖典礼,他在红磡的演唱会也开到了23场,他也如愿以偿地拿下了十大金曲最受欢迎男歌手奖。在那个时代,张国荣已经成功地站在了歌坛的顶峰。

相较于歌坛,电影或许带给了张国荣更多的欢乐。正如张国荣自己曾经所言:“在我演出的几部戏中,不单在票房有骄人的成绩,而且能够带领潮流,这才是感到最开心的。”他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既获得金像奖影帝,又获得金针奖(香港乐坛最高荣誉)的艺人。他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倩女幽魂》里的宁采臣,《阿飞正传》里的旭仔,《胭脂扣》里的十二少,《英雄本色》里的阿杰……他留下了无数经典的角色。在拍摄《霸王别姬》时,为了演好角色,张国荣向京剧演员专心学戏,闭关六个月,陈凯歌为其准备的京剧演员替身直到杀青也没派上用场。张国荣精雕细琢一颦一笑,从眼神到动作,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诠释虞姬的刚烈和痴情。这样一个个鲜活的角色背后,是一颗将真诚交付出来,用生命的光和热燃烧而成的真心。

《时代周刊》曾评价张国荣说:天生的明星气质,他是我见过的,比任何香港和好莱坞的演员更具有个人魅力、更性感、要求更多的人。在聚光灯下的张国荣,风华绝代、百转千回,演绎着一首首动人的歌曲,一个个动人的角色,展现出了迷人的魅力。生活中的他,也一样是个豁达有趣的人,他十分喜欢帮助朋友和提携后辈。张国荣曾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看好娱乐圈哪些新人?他说了两个名字,“唱歌是古巨基,演戏是古天乐”。就是这次点名,让古天乐开始受到TVB的重视,第二年才有了那部经典的《神雕侠侣》。在跟他人拍戏时,无论对方名气咖位大小,他都会很照顾对方的节奏,尊重对方的想法与习惯。

时至今日,每年的愚人节,歌迷们都会自发地举行纪念活动,大家对张国荣的怀念从未间断,除了因为他留给我们的无数经典歌曲和影视作品,还有他自身散发出的迷人的人格魅力。这个名字、这幅脸庞,已经蕴含了太多的意义与能量,作为一个传奇人物,他不止存在于过去当中。即使过了16年,他的样子在人们心中依然没有模糊,正如他歌词中所说的那样: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故宫万寿灯天灯宫灯拍得善款2005万元

4月2日晚,故宫博物院在乾清宫广场举行“景禧灯华——故宫万寿灯天灯宫灯复原品公益拍卖”活动,1对天灯、1对万寿灯和5对宫灯的复原品进行拍卖。其中,1对天灯的复原品现场拍出了1060万元,1对万寿灯的复原品现场拍出了800万元。另外,5对宫灯复原品现场共拍得145万元。本场拍卖共获善款2005万元。据悉,此次公益拍卖所得善款将全部用于贫困地区的教育和文化等事业。

清代宫廷沿明代旧制,春节前后要在乾清宫丹陛上下各立一对天灯和万寿灯,这是清代早中期过年最盛大的活动之一。专家介绍,按《国朝宫史》记载,每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安设天灯、万寿灯。天灯至次年二月初三撤出,万寿灯至正月十八日撤出。从立到撤,前前后后要使用八千多人力。因国力渐微,道光二十年(1840年)皇帝下谕,天灯和万寿灯停止竖立。直至今天,乾清宫、皇极殿丹陛上下只有灯座遗存。

据介绍,此次拍卖的7对复原品都是故宫博物院举行的“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的重要实景展品,于2019年春节期间在故宫乾清宫前展出。万寿灯、天灯、宫灯的复原工作依托于故宫博物院丰富的馆藏文物资源、故宫文物专家对清代档案史料的扎实研究。据故宫专家介绍,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天灯与万寿灯复原困难重重。天灯、万寿灯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相关文物也早已分散各处,无迹可寻,复原工作几度陷入僵局。通过研究人员的努力,最终在文献中查出来天灯、万寿灯的使用方式、历史沿革,乃至各部分的详细尺寸;更在各个库房中找到了灯身模型、灯联小样,以及灯杆原件;并成功将它们复原出来,重新竖立在乾清宫的台基上下。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天灯和万寿灯复原品拍卖的消息一经发出,就有多位买家报名参与竞拍,甚至有些买家志在必得。但最终成交价格的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参与到了此次公益拍卖活动中来。

“这是唯一一件用于拍卖的天灯、万寿灯复原品,它将会是一家企业、一座城市参与扶贫工作的丰碑。明年故宫将迎来它600岁的生日,我们还会再制作一组天灯、万寿灯复原品,让它们能够在故宫600岁时再度在乾清宫前竖立起来,以后也会在重大活动中使用。”单霁翔透露。

文 / 赵聪 编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