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它是世界上最破旧的首都,却曾像欧洲城市的风情万种

原标题:它是世界上最破旧的首都,却曾像欧洲城市的风情万种

作为80后,古巴给我的最初印象,只有女排、老爷车和格瓦拉的头像,雪茄和朗姆酒还是最近几年才留意到的。在去哈瓦那之前,我也已经从身边人的口中听闻了不少关于这个国家的故事:旅游业蓬勃发展,观光客的涌入,两极分化的物价……这个正在改变的社会,当地人的热情淳朴尚未被完全磨灭,更是街拍爱好者的天堂。

太多的评价塞满了我的大脑,一点点挤掉了我对于哈瓦那的好奇和想象。我想,我需要亲自去看一看。

但是从未有人同我提起过,美丽的哈瓦那,是一座令人惋惜的城市。

破旧,是我对这里的第一印象。

几乎所有描写古巴的文字,都会提及“这里的时光停留在了半个多世纪前”,先被西班牙殖民统治,后又作为美国的傀儡,哈瓦那老城今天让旅行者们惊叹不已的老建筑,大多都是18世纪中期到20世纪中期所建造的。在整个拉丁美洲,西班牙殖民的痕迹都完整地通过建筑的形式所保留下来,哈瓦那也不例外,伙同着那一辆辆色彩艳丽的老爷车,宛如从时光隧道中穿越而来,给这片土地披上了一层复古的外衣。

初到哈瓦那,满眼都是破旧不堪的街道和建筑,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破旧得令人咋舌,甚至可以说,我连把相机拿出来的心情都没有。哈瓦那人每天看到这些破房子不知道是视而不见还是习以为常,抑或是无可奈何的一种麻木?

当我游走于哈瓦那的老城,透过那些歪斜的门窗,可以看出昔日哈瓦那的辉煌。高耸塔楼的教堂,希腊风格的拱形门廊,法式落地窗后是矗立着高大罗马柱的殿堂;步入庭院,墙壁上依然遗留着精美的浮雕,那些残败接近坍塌的一幢幢建筑中,依然可以看出昔日的哈瓦那有巴黎的浪漫,罗马的永恒,希腊的典雅,西班牙的风情万种,外墙上一个个的小阳台,又像极了神秘的西西里……可以想象到,这座城市曾经的主人们沐浴着加勒比海明媚的阳光,从肥沃的土地上收获到丰饶的物产,过着衣食无忧的惬意生活。“美丽的哈瓦那”,不是一个传说。

随着大批世界各地游客涌入古巴,逐步开放了与旅游相关的私营经济,甚至一些“先富起来”的人开始修葺自己破旧的房屋。然而,那些“面子工程”把外墙刷的五颜六色,看上去却显得那样的突兀。在过去的一百年间,哈瓦那经历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游走在如同老电影片场一般的哈瓦那街头,回味之余,只是觉得有些惋惜,它是我见过最破旧的首都,只不过这座城市的破旧不像波黑的萨拉热窝因战争而导致,却因半个多世纪以来内忧外患,经济封锁而导致。

哈瓦那老城区不大,一天足可以走的过来。我曾经说过,每一座拉丁美洲的大城市都有一处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哈瓦那也不例外。它作为哈瓦那最古老的广场,修建于1519年,濒临加勒比海,西班牙殖民者最早从此登陆,从此拉开了殖民的序幕。

广场中央矗立着古巴国父卡洛斯·曼努埃尔·塞斯佩德斯(Carlos Manuel de Céspedes)的雕塑,他曾是古巴富有的地主和律师,解放了自己的奴隶们,在1868年10月10日发动了史称“亚拉呼声”的起义,宣布古巴独立,开启了十年战争。

武器广场西侧是哈瓦那总督府(Palacio de los Capitanes Generales),1773年由当时的古巴总督费利佩·冯斯维拉(Felipe de Fondesviela y Ondeano)提议修建。那时的哈瓦那虽然处于殖民时期,建筑材质可一丝不苟,砖石都是从西班牙、意大利运来,再由奴隶修建。这样一来工期可就长了,直到第六任总督才开始入驻。但建造时间长使用寿命也长,1898年,西班牙把古巴割让给美国,最后一任古巴总督搬离总督府,1902年古巴共和国在此宣告成立,直到1920年都是古巴的总统府,今天成为哈瓦那城市博物馆。

既然曾作为殖民地,西班牙国王的雕塑也竖立于此。这两座分别为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Carlos III)和费迪南德七世(Ferdinand VII)。

朗姆酒是古巴最著名的饮品,“Havana Club”这个牌子早已风靡全球。你是否注意过它的标志:一名窈窕淑女手持一枝长矛,这个标志就位于广场东北侧的皇家力量城堡(Castillo de la Real Fuerza)里。

它是哈瓦那的第一所要塞,又叫皇家军队城堡,修建于1558-1577年,是美洲最古老的防御建筑之一,也是美洲第一个为守卫城市而建造的城堡。当时古巴所有男性只要没有雇主都必须参与修建,否则就要受100鞭刑。

其实城堡内可看的不多,但它是远眺对岸卡萨布兰卡的最佳地点。1632年,城堡建造起钟塔,两年后在塔顶竖起一座风向标,就是Havana Club的标志。

城堡内的沙盘

西班牙殖民者的帆船模型

这个风向标也有自己的名字,叫做“La Giraldilla”,它的原型是西班牙探险家埃尔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的妻子Inés de Bobadilla。

对岸就是拉卡瓦尼亚城堡(Castillo de San Carlos de la Cabaña)大耶稣像(El Cristo de La Habana)

城堡对面武器广场东侧有一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小殿堂El Templete,建成于1827年,前方的纪念碑为纪念1519年这个地方一座名为“San Cristóbal”的小镇而建,顶端是圣母怀抱耶稣,下面是哥伦布的半身像。左侧的木棉树被古巴人视为神树,曾经第一届哈瓦那议会就在这里召开。不过,就像北京景山公园那棵号称“崇祯皇帝自缢处”的树一样,最早的那棵木棉树早就死了,今天看到的是1960年重新栽种的,每年11月16日都有哈瓦那人绕着这棵树转三圈,投下一枚硬币许愿。

殿堂里有法国画家让·巴蒂斯特·维尔梅(Jean·Baptiste·Vermay,1786-1833)绘制的三幅油画,中央最大的一幅是埃斯帕达(Espada)主教在这座殿堂里的就任典礼,画家也把自己画了进去,右下角坐着的那个人就是他本人。

画家的雕像,1833年他因霍乱离世后就葬于殿堂中。

小殿堂旁边是圣伊莎贝尔酒店(Santa Isabel) ,它的前身是举行重要庆祝活动的圣多文尼亚宫。

广场北侧建于1772-1776年的第二端点宫(El Palacio del Segundo Cabo)在1902-1929年间曾是古巴议会所在地,今天是文化部下属两家出版机构的驻地。

======================

【作者:沙漠玫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