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看个画也能看出画中人的籍贯 怎一个牛字了得

原标题:看个画也能看出画中人的籍贯 怎一个牛字了得

李大嘴 大嘴读史

涉猎各种知识,已经很难得了,能够把各种知识融会贯通,更是了不起。

北宋的苏东坡苏大胡子就是这样一个人。

宋代岳珂在《桯史》上就记载了一个苏东坡看画判断画中人籍贯的故事,有些十三不靠、匪夷所思,却又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先说一下《桯史》的“桯”字。

这个字有两个读音,一个读“tīng”,一个读“yíng”。读“tīng”的时候解释为床前的茶几或者横木。

岳珂在《桯史》的序言中说:“亦斋有桯焉,介几间,髹表可书,余或从搢绅间闻闻见见归,倦理铅椠,辄记其上,编已,则命小史录臧去,月率三五以为常。”

所以,这里的“桯”读作“tīng”。

岳珂把自己道听途说的各种见闻,随手记在家里的横木上,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言归正传。

北宋有个大画家,名叫李公麟,被称为“宋画中第一人”,李公麟画啥像啥,除了最著名的画马一绝之外,人物山水、和尚道士,无一不精。李公麟最擅长的是白描,单纯用线条把事物画得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李公麟有一幅画,名为《贤已图》,故事就发生在这幅画上。

据《桯史》记载,元祐间,黄、秦诸君子在馆。暇日观画,山谷出李龙眠所作《贤已图》,博奕、樗蒲之俦咸列焉。博者六七人,方据一局,投进盆中,五皆玈,而一犹旋转不已,一人俯盆疾呼,旁观皆变色起立,纤秾态度,曲尽其妙,相与叹赏,以为卓绝。适东坡从外来,睨之曰:“李龙眠天下士,顾乃效闽人语耶!”众咸怪,请其故,东坡曰:“四海语音言六皆合口,惟闽音则张口,今盆中皆六,一犹未定,法当呼六,而疾呼者乃张口,何也?”龙眠闻之,亦笑而服。

《贤已图》名字很好听,其实画的是一帮赌徒聚赌的画面。

这帮赌徒赌的是骰子,画面中,五个骰子都停在了六点,最后一个骰子还在滴溜溜地滚动,画面中,赌徒的姿态各异,十分传神。

黄庭坚、秦观等人在一起看《贤已图》,对李公麟的画技赞叹不已。

这时候,苏东坡从外面回来,只随便瞅了一眼,就说:“李公麟为啥画个福建人?”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看画能看出画中人的籍贯?

苏东坡解释说,大家看啊,如果最后一个骰子也是六,六个六,就是豹子,通吃,所以,这个在赌桌边大呼小叫的人,一定是在喊“六!六!六!”

从发音角度来说,全国各地的口音,说“六”的时候,都不会张大嘴,只有福建人说“六”是张大嘴的。

恍然大悟,苏大胡子果真当得上博学二字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

好事者还拿苏东坡的结论找到李公麟求证,李公麟也十分叹服,他画的还真是一个福建人。

想在网上找到《贤已图》作为配图,久寻无果,只找到很多似是而非的图。经过咨询一位宋画研究专家,《贤已图》并没有像《五马图》《维摩居士像》、《免胄图》那样流传下来,所以,无图无真相,大家只好YY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