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想离婚,就直说......

原标题:想离婚,就直说......

图片: Dribbble | 设计: Ani for Norde | 责任编辑: 周金梅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导言

这是全国离婚率持续增长的第17个年头

从统计数据来看,2002年到现在这十几年里,离婚率不断增高,2018年更是以380万对的数量创近几十年的新高。

大环境就是这么个情况,谁都不是破坏大环境的人,但又都参与了这一趋势的变化。

虽然我已经结婚很久了,但是我始终没能找到简单质朴的话去描述婚姻——也许是下班回家时,六夫人在窗前对我的挥手;也许是出差前,六夫人帮我收拾好的行李;也或许是周末午后,她看书、我写字的时光……我不知道,也不打算描绘出婚姻具体的样子。

但我在临床工作中,看过太多别人的婚姻,有的很幸福,有的不幸福,有的苦苦支撑,有的别无选择……

我同样很难说清楚那些婚姻中出现的问题,只能记录下当时的一些感受,也许只有作为局外人才能看透。

「我不想离婚,我还想再试试!」

这是我遇到的第一对一起来咨询「同房问题」的夫妇,一般在门诊很难有机会同时面对夫妇两人,毕竟妇科门诊的标配就是「男士止步」,所以我们约在了我的工作室见面。

从对方提供的资料来看,我本以为是一对想要孩子的夫妇,但是因为同房问题没有办法怀上,等到见面才发现问题的核心根本不是怀孕。

准确地说,男方觉得女方阴道过于松弛,同房没有感觉,甚至不如自己用手;女方觉得自己这是初婚(刚刚结婚一年),而且婚后才开始有性生活,一定还有努力的空间。

关键在于:男方已经没有耐心等她努力了,女方却觉得不应该这么早放弃。

坦率地讲,一个多小时的咨询中并没有太多非常专业的咨询,她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比如凯格尔运动,甚至尝试过很多缩阴紧致的产品(关于这部分的内容我们之前也有讲,点击阅读👉),就差去找个私立医院做阴道缩窄手术了。

可是男方仍然认为没有改善,甚至坦然地说他在婚姻期间曾出轨过其他女性,发现体验出奇的好,自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我当时一脸错愕。

但是女方的反应告诉我,她知道这件事,并且她觉得这都是她的问题导致的,如果能把同房的问题解决了,他就不会出轨了……

男方很感激她的付出和包容,并坚持认为他不想因为这个事情离婚,只不过「同房问题」让他有些受不了,为了表达他的不满,甚至试图用具体分数去比较他跟别人同房(2万分~3万分)、跟太太同房(200分~300分)、自己用手(50分~200分)这三种方式带来的快乐。

我当时特别想跟他说:「想离婚,就直说……」

女方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我不想离婚,我还想再试试!」

最后,我把所有能分享的方法以及这些方法的局限都对他们讲清楚了,他们也约定好再试半年,如果还是不行再离婚。

走的时候,我把他们送到门外,两个人一起扭头跟我道别,女方脸上带着希望,而男方脸上写着失望。

现在已经过去三四个月了,我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他不会因为这个跟我离婚吧?」

这是小C在咨询中一直反复问的问题,这让我感觉她的婚姻脆弱得不堪一击。

其实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就是孕前检查结果提示HPV58型阳性。

这件事情成了压在小C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嘴里一直反复问着:「不影响怀孕吧?不影响同房吧?会不会传给老公啊?你说真的很多人都是阳性吗?他不会因为这个跟我离婚吧?」

……

大概在一分钟里问了60多个问题(可能夸张了),问得我都开始焦虑了。

所有的问题一股脑提出来,我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从HPV病毒最基本的概念入手,慢条斯理地去拆解那些问题。只不过,有很多问题根本不是我的专业范畴。

比如她一直问我的离婚问题。

虽然我跟她讲了HPV感染并不代表疾病,也不代表影响生育,而且一般1~2年有可能转阴,但是她仍然觉得她老公会因为这个跟她离婚。

我一度好奇她到底嫁的是什么家庭,为什么活得这么小心翼翼?

随着各项孕前检查结果陆续出来,她的焦虑进一步加强,因为各种小毛病层出不穷。其中很多在我看来就是一些常见的波动,很难说是真正的问题,可是那些结果却把她压得喘不过气,好几次凌晨三四点,她给我发来大段的信息哭诉她的不幸。

后来好一阵子她没再来找我咨询,我几乎快要忘了这件事情了。

有一天,她又给我发来消息:「HPV58感染之后,是不是我定期复查就可以了?还需要给自己打疫苗吗?」

我一愣,咦,她终于开始关心起自己了。然后回复她:「是的,定期复查就好,疫苗的话也可以打,同样有保护意义的。」

她回了一个笑脸,然后说:「哦,对了,我离婚了,他还是在意这个事儿……所以我直接提了离婚。」

「要不是有孩子,我早和他离了!」

对着阴道镜活检的病理结果聊了十多分钟,王姐终于接受了自己目前患有高级别宫颈病变以及尖锐湿疣的事实,但是她始终不能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和先生平时都洁身自好,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更不要提什么冶游史……怎么就感染了HPV?

王姐满脸的难以置信,任我怎么去讲HPV传播的原理,她都觉得不可能,一直在反复回想过去三年的种种经历,一会儿问是不是去日本旅游住宾馆泡温泉感染的,一会儿又怀疑是不是单位的马桶被污染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了一句:「其实现在追溯原因的意义不大,当务之急,还是先考虑手术的问题,具体的原因可以之后再说。」

我给王姐开了住院证,过了一周左右医院有了空床,王姐来住院了,这次来明显憔悴了很多……

手术前一天晚上,正好我值班,她来问我第二天手术的风险,聊着聊着突然问我:「小六大夫,你说嫖娼会成瘾吗?」

-啥意思?

-不瞒你说,那天回去我就问老公了,他也坦白了,前一阵子他们单位出差,他跟几个同事去找了小姐。

-嗯,这就是我之前问的「冶游史」。

-是的,当时我不知道他有这个事儿,但是你说尖锐湿疣可能跟这件事有关 ,但是宫颈病变也可能这么快吗?

-那倒不会,以你现在的情况来看,至少是好几年了。

-是的,后来在我的追问下,他承认他们每次出差都会去固定的地方消遣。

-那就难怪了。

-他跟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但是我担心他已经成瘾了。

-呃……这个还真不好说,可是你不打算……

-离婚?说实话,我想过,要不是因为有孩子,我早就想跟他离了!

……

后来王姐的手术还不错,挺顺利的。

术后三个月王姐来复查,这次是带着孩子来的,宫颈的恢复情况挺好的,就是阴道口有点儿尖锐湿疣复发,建议她去皮肤科再治疗一下。

临走前我看到她左手无名指上有一道明显的压痕,我想大概是离婚了。

她没提,我也没问。

……

整篇文章写完,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婚姻。

之前看到一组数据:49804起离婚纠纷的案件中有三分之一是因为「生活琐碎」,还有三分之一是因为「分居」,剩下的有感情脆弱、家庭暴力、性格差异、婚内出轨等原因。

我在想,这接近5万起离婚案的当事人,他们当初结婚时的理由是什么呢?

如果把那些理由统计起来,又会是怎样的分布呢?

我们通常说大数据解释不了个体问题,因为每个问题都有其独特性。婚姻就像是一辆开在单行道上的大巴,有的人开到了终点,有的人中途下了车。

但是,无论是谁想下车,都请第一时间说出来。

人生短暂,不要相互耽误。

对啦,记得点点 那啥在看哦!

早安,我是六层楼,我爱这个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