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正文

邻居太野了,可我还是很爱ta

原标题:邻居太野了,可我还是很爱ta

最近肉叔又看到一条新闻。

没错,又。

似曾相识的新闻不知道看到多少次了——

一头体长八米的抹香鲸,横死在意大利撒丁岛海滩。

死因很可能是肚子里的塑料垃圾阻塞消化道

在它体内有塑料杯盘、渔网鱼线、毛巾床单等等垃圾,重达44斤

更令人伤感的是,她原本即将当妈妈,肚子里有近三米的鲸鱼宝宝……

胎死腹中

塑料垃圾的话题聊起来无解。

但从抹香鲸的悲剧,和每年很多发生在其它动物身上的悲剧,都直指同一件事——

人类的一举一动,正强烈地影响着地球上其它动物的死生

日本冲绳沙滩上,寄居蟹因游客们捡走了贝壳,只能委身不那么坚硬的塑料盖。

海马因找不到海草,习惯性地用尾巴抓住一根不知道带有什么细菌病毒的棉签。

随着人类生活用地不断扩张,资源掠夺范围不断扩大,人类跟野生动物们的栖息地难免会产生重叠。

鳄鱼大佬不得不在城市漫步,嘤嘤怪水獭只有水泥缝隙休息,猴子……

猴子不愧是大圣爷,还学会了掰着人类的灌溉设备偷水喝……

你看,当我们的城市与它们的领地重叠,各种“奇景”随之而来——

生活在重叠区域的野生动物,要怎么样适应,人类。

BBC自然历史纪录频道的大神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又拍出一部超水准的自然纪录片——

野性都市

Nature's New Wild

跟前两年的《地球脉动2》《蓝色星球2》一样,《野性都市》也是BBC拿重金砸出来的大作(谁让BBC那么有钱呢,英国每户每年要交1000多人民币的有线电视费,其中7成给了BBC拍纪录片)。

不太一样的是,《野性都市》不再是纯纪录片导演掌镜,而是——

《逃出绝命镇》的丹尼尔·卡卢亚

就是当年刷屏的这哥们儿

由演员出身的他掌镜,《野性都市》篇幅不长,只有三集,但主题非常集中:

把镜头对向了城市里的动物,从浅至深呈现了人类和野生动物相处的问题。

而且画风还贼幽默,不信你看——

1

来城市相亲的野山羊

以色列沙漠,一群雄性野山羊

它们活泼又伶俐,来到密支佩拉蒙,寻找人类种下的青青草地。

它们打着吃货的旗号来,其实却把相亲看得比吃更重要。

这种羊的雌性,全年只有一天发情期

对于公羊而言,时间紧、任务重——

错过一天,就是错过365天。

一头年轻的公羊,我们姑且叫他“愣哥”。

出发前,愣哥非常自信,积极打开探探、陌陌、附近的人(感应器官)寻找发情期母羊。

愣哥发现两只潜在对象,正坐在石头上优哉游哉地晒太阳。

人家姑娘也瞟到他了,但瞄了一眼后,转过身去当做啥也没看见。

愣哥也是头铁,不懂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人间真理,人家明明不理他,他还非要把鼻子往人家屁股怼。

嘬什么大死(读shi)呢?

果然,人家一看哥们儿你变态啊,就跑了。

愣哥还不死心,准备搞搞那个跑掉的妹子的闺蜜。

呵呵。

愣哥相亲的一天,是惨遭拒绝的一天。

兄弟,妹不是这么把的啊~

给你们瞅瞅成功人士都是怎么把妹的,有技巧,掌声有请今天的教员,情场老手舌叔。

看看舌叔是怎么撩妹的:

见到心仪对象,秉持住了风度,站在安全范围外,先吐吐舌头表示好感。

对象掉头就走,貌似在拒绝?

不,那是在试探你的诚意。

只要持续吐舌头,妹子就很难抗拒你的魅力。

(此技巧适用于人类,不信你们去公园和广场上试试)

略略略

所以这一年,愣哥又要自己一头羊过了。

当然了,它还是可以时不时进城吃草啃树叶,毕竟……

这些吃素的羊对城里人造不成威胁,反而为城市注入些野性气息。

城市同时也为山羊们提供了吃不完的食物。

这局,双赢。

2

鳄鱼高尔夫球童

经常去高尔夫球场的朋友,我们可以认识一下,肯定对球场上的小动物见怪不怪。

但如果是四五米长的肉食动物短吻鳄呢?

迈着霸气的“大王来巡山”步伐,丝毫不怕人。

你也不用害怕,因为鳄鱼并没闲工夫搭理你(前提是别作死去招惹),他们正忙着泡妞呢!

池塘霸主的表白的方式也很霸气:

先把方圆五公里的其它雄性赶走,留下她和自己,再慢慢追,总会追到手。

达令,这片鱼塘被我承包了

节目组剪辑也是皮,当雄性短吻鳄追到雌性,跟它在水下不可描述时。

镜头一切,高尔夫球入洞了。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动物纪录片都这么凶!

鳄鱼:小心我来敲你门。

这是快乐逐渐消失の分割线

如果说野山羊、短吻鳄尚且跟人类和平相处,共享同一个空间,那么接下来的剧情要虐了。

人和野生动物,不可能没有冲突

或者说,有利益纠葛的地方,就有冲突。

3

被人“带坏”的猴子

在哥斯达黎加,生活着一群白面卷尾猴,它们捡人们吃剩的各种食物,也接受游客的投喂。

看起来似乎是Love&Peace?

不,这种行为时间一长就带来了隐患。

在与人日益相处中,本性是该畏惧和远离人类的猴子们,学坏了:

“耍猴”来讨好单纯的妹子,赚取食物。

看见你吃香蕉,就围过来厚着脸皮要。

而且只要你喂了第一只猴子,就会不断有猴子来找你……

小哥:我只是想吃个香蕉

还有更过分的,智商很高的猴子学会了不问自取,——

乘你没注意,就把你包里的食物抱走。

这种对于人类可定义为“偷窃”的犯罪行为,对猴子们又该如何定义?

根本没办法定义。

但卷尾猴们却因此跟当地人交恶,面临可能被赶出这片土地,甚至实施安乐死的命运。

当野生动物与人类正面刚,无疑是必败的一方。

什么“某山游客因打猴子遭到猴群围攻”都是个例,只要人类想,一个响指就让动物们灰飞烟灭。

所以,当野生动物和人产生冲突时,如果我们坐视不理,那它们可能会遇到灭顶之灾!

在美国一个小镇,就曾差点发生这样的事。

所幸人们自发地及时阻止了悲剧——

4

小镇居民救了它

美国一个三千多人口的小镇,名叫水晶河镇。

这里有发源于地下泉的清澈河流,颜色如同水晶般透明,没有半点瑕疵。

但最最吸引游客来玩的,是河中敦厚可爱的濒危动物,传说中的“美人鱼”原形,海牛

水晶河镇的海牛每年能为当地带来超3000万美元旅游收益;同样地,它们在这里安居乐业,繁衍出快乐大家族。

可你知道吗?

30年前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那时的海牛饱受水污染船只的威胁,而身上伤痕累累,甚至不少重伤去世,族群的数量急剧减少。

当地社区居民自觉发起了保护海牛的倡议。

热爱野生动物的队伍还是很庞大的,100多名志愿者,自愿从此时刻关注和保护海牛

2017年,海牛成功摆脱了“濒危物种”身份

你瞧,在自家房屋旁边小河里就能看到海牛,是多么幸福的体验。

看完《野性都市》三集,肉叔觉得野生动物在城市中混的情况,大体分三类——

第一类动物,利用城市的食物和设施,重构自己的生活。

比如,流浪到新加坡的水濑,沿着河道居住。

饿了跳进河里抓鱼吃,闲来无事在草地上散步,还以多胜少了另一只散步的狗狗。

俨然过着多姿多彩的城市生活啊~

第二类动物,往返城市和野外之间,寻求觅食和野性的平衡。

像上文提到的野山羊boy、短吻鳄和海牛。

开普敦(南非第二大城市)斑嘴环企鹅在城里筑巢,一方面因为栖息地被破坏,另一方面可以躲天敌。

但雄企鹅每天要走100公里去沙滩捕鱼,再回来喂养妻儿。

百公里路途艰险,随时可能被车碾死。

这样的危险系数,很难跟被天敌狩猎来作比较。

还有第三类动物,在与人类的冲突中、死伤中,探索一线生机。

哥斯达黎加的白面卷尾猴就在跟人类闹掰了后,前途未卜。

斯里兰卡,砍树造田,原本生活在森林中的大象缺了食物。

饥饿促使它们冲上人类的农田狂吃,而人类为了保卫农作物,用上了爆竹和照明弹对付它们……

人类为了自己的发展,城市势必会不断扩大,势必会吞并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接纳其它生命,也理应是未来城市必须具备的功能。

有句老话说:保护野生生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为什么?

学会接纳它们,并不仅仅是它们的幸运。

要知道

能心平气和地与其它生命的共处——

是我们,生而为人的幸运。

想看的,腾讯有。

编辑:蓝色长毛怪

希望不要再有动物灭绝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