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亿股权冻结、门店倒闭、销量大跌,知豆汽车陷困局!

原标题:数亿股权冻结、门店倒闭、销量大跌,知豆汽车陷困局!

昔日“微型电动车霸主”知豆正迎来多事之秋。

据国内企业征信查询系统启信宝数据显示,3月11日,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达一个亿,这是2019年以来,知豆汽车的第18条被执行信息,合计标的超过5.85亿元。

这并不是知豆在2019年才开始遭受不顺,对于“纠纷”这事,知豆几乎已是“习惯成自然”。去年8月份前后,知豆电动汽车就被曝出了裁员、工资延迟发放,甚至研发中心变迁等问题,迅速引起市场关注。而在2017年,知豆总裁鲍文光对媒体表示,知豆自成立以来已经连续12年亏损。

另外,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北京的知豆新能源店已倒闭,另有知豆经销商表示,目前知豆的展厅也已变成综合车型的展厅。

业内人士表示,法律纠纷不断、股权屡遭冻结反映出知豆的运营现状并不乐观。尽管知豆试图转型脱困,但在传统车企加快抢占市场份额、造车新势力实现纷纷实现量产交付的情况下,知豆的自救之路并不乐观。

一位接近知豆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知豆D1车型已经停产,但D2、D2S还在小规模生产,北京地区的经销商都没有进货。大部分的知豆经销商目前也只保留销售代理权,等待知豆5月的新品上市。

股权冻结、门店倒闭、销量不济

根据启信宝显示,知豆汽车分别在2018年10月、12月以及今年2月、3月发生过股权冻结,合计冻结金额超过5亿元。另外,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鲍文光也曾在2017年被冻结9529万元,但目前已解除冻结。此外,各地法院发布多宗知豆汽车作为被告与其他公司纠纷的民事裁定书,纠纷类型包括买卖合同纠纷、企业借贷纠纷以及拖欠其他公司货款的纠纷。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曾风靡一时的微型电动车知豆,在沦为老年代步车后,目前彻底面临停摆。资金链断裂、股权被冻结,吉利尚未伸援手。知豆的未来已罩上一层迷雾。

“我认为,通常公司资产被冻结有多种原因,例如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到期还不上债务、被起诉导致资金冻结等;如果冻结的是实控人所持股权,将对公司经营产生很大影响,严重的或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等情况发生。”宋清辉补充道。

3月14日,记者在搜狐汽车上搜索“知豆汽车”显示已经停产。与此同时,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原本挂着“吉利知豆新能源”招牌的店面已经更换为“长安新能源”。该店店长对本报记者表示,因为近一年来知豆新能源汽车销量不济,且维修时厂家寄零部件的时间屡屡延迟引发一些消费者的不满,所以目前已停止销售知豆新能源汽车。另有知豆的经销商告诉记者,目前知豆的展厅已经变成综合车型代理展厅,现在也只销售知豆的二手车型。

一位接近知豆公司的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D1已经停产,但D2、D2S还在小规模量产。由于北京市场新品太多,又在打价格战,知豆没有紧跟市场潮流进行改版,一直保留着两座车型,没有竞争优势,所以北京地区的经销商都没有进货,但在三四线城市这些市场较好的地区,有些经销商还在进货。目前全国大部分的知豆经销商都只保留了销售权,等待5月从知豆厂家进新品。不过现在还不知晓新品的车型配置价格等具体细节。

针对售后问题,该人士称,目前知豆推崇经销商轻量化,不要求经销商有售后,销售中心和维修中心分离,如果电池电机等系统损坏只能向厂家申请换货,需要一定的周期。同时,他认为新能源汽车普遍都存在着类似维修难的情况。

从辉煌到困局

从最初的新大洋知豆,到后来与众泰、吉利的分合,知豆的造车之路颇为曲折。

2006年,新大洋机电集团成立知豆品牌,成为国内最早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企业之一。

耐人寻味的是,由于没能拿到造车资质,知豆在成立后的六七年时间里都以“三无”产品的身份而混日子。直到2013年,知豆获得欧洲E-Mark认证,并通过了ISO9001、CCC和欧洲CE认证,从而出口意大利。

不过,由于知豆起步得较早,终于获得了传统车企的青睐,其中就包括众泰和吉利。

值得一提的是,众泰的生产资质帮助知豆渡过了难关,但“众泰知豆”仅出现在市场上一年,众泰就自行开始独立发展新能源汽车业务。

2015年,新大洋电机集团和吉利、金沙江资本等达成合作,并成立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借着国内发展新能源汽车政策的“东风”,补贴后售价区间为4万元~6万元的知豆电动车迅速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打开局面,销量也是节节攀升,被限号城市消费者称之为“占号神器”。

2017年10月,知豆获得工信部公告准入,正式获得独立造车资质。知豆是继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之后第四个获得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一直以来,知豆主打微型纯电动车型,目前在售车型主要有知豆D2、知豆D2S以及知豆D3,微型车成本低但享受的补贴和其他级别车型基本一致,这也使得知豆在前几年迅速崛起,常常位居纯电动车销量榜前列。

知豆3,一款续航达到315km的微型车,而这台车也代表着知豆的最高技术水平。和过去的几款车型不同的是,2017款知豆3仅仅提供了2款车型可选,而2018款知豆3更是只提供了1款车型可选,而2017款和2018款的最大区别,就是一个续航为210km/310km,2018款的为315km。由2款并成1款,续航稍作提升,最主要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尽可能迎合国家政策,拿到300km以上400km以下的补贴。

可以注意到的是,在续航里程的提升上,知豆可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先不说微型车把续航提升的意义有多大,时势所趋,一方面是国家的硬性要求,一方面是竞争对手的卯足了劲地推动,知豆或许也深知自己底细,只有微型车的研发尚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但居于技术受限,在大浪潮之下劣势就显而易见了。

其实,以知豆的发展历程来看,现在的新势力几乎都在重蹈覆辙。2015年到2017年是知豆的巅峰时期,虽然那时补贴也在开始下跌,但续航里程知豆还是能够轻易达到要求。而无论是新势力还是现在的某些车企,在国家要求提升续航的时候,他们如同挤牙膏式的增加车辆的里程,为的是能够恰到好处的达到补贴标准,从而使得成本可控最大化。

而这种挤牙膏式的提升,可以反映出现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一大弊端——靠着补贴而活,没了补贴就会面临倒闭的窘境。

随着补贴退坡,微型纯电动车的市场空间不断被蚕食,知豆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挤压。2018年,微型电动车同比增长22%,远低于整个新能源车的整体增长水平,如紧凑型电动乘用车同比增长137%、小型电动乘用车增长293%。“2019年新能源的补贴将再次退坡。微型电动车由于空间小搭载电池度数有限,目前在续航上难有大突破,所以与高补贴基本无缘。享受不到政策红利,已经让微型车开始步入下行通道。”业内人士分析。

数据显示,今年1月,知豆的销量为零。2018年知豆汽车累计销量仅为1.5万辆,8万辆的目标完成率仅有19.2%,同比大跌63.90%。而在2015年至2017年,知豆分别销售2.53万辆、2.4万辆、4.2万辆,位于纯电动汽车的销量榜前列,并且成为2017年国内纯电动汽车企业销量亚军。当时知豆电动汽车CEO鲍文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曾时自信满满地表示:“现在企业的盈亏平衡点是5万到6万辆,2018年知豆电动汽车肯定会盈利。”

销量的大幅下滑,让知豆入不敷出。2018年8月,知豆旗下负责车联网等技术领域研发工作的全资子公司知豆智信被爆因房租到期被裁撤,而已三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员工被要求要么去浙江宁海总部报到,要么主动离职,这被视为知豆汽车的变相裁员。知豆汽车内部人士彼时回应称,知豆汽车计划将知豆智信合并到上海技术中心,并坦承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下发缓慢,确实出现了拖欠工资的情况。

吉利无意帮扶

早在去年被爆拖欠员工工资期间,即有消息传出知豆各方股东希望吉利再次成为知豆的大股东并掌控运营,但吉利对此一直未做回应。

从最初的新大洋知豆,到后来与众泰、吉利的分合,知豆的造车之路颇为曲折。2015年,吉利、新大洋机电集团、金沙江资本三方合作,吉利持股45%成为第一大股东。然而,一年后,吉利发布股权变更公告称,为让知豆独立申请纯电动乘用车资质,吉利将以6.21亿元转让旗下部分知豆股份给第三方。2017年10月,知豆获得工信部公告准入,正式获得独立造车资质。目前,知豆的股权结构为:大股东新大洋机电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1.45%,第二股东吉利集团(宁波)有限公司持股26.44%。;创始人鲍文光则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不过在2018年6月,知豆宣布鲍文光不再担任总裁职务,来自汉腾汽车的李学明被任命为新总裁。

虽然面临股权被冻结,知豆汽车仍在斥巨资打造新的生产基地。1月,知豆汽车总投资达120亿元的“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年产20万辆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项目在南京签约。与此前聚焦微型车不同,该项目将生产新能源乘用整车,包括轿车及SUV,这标志着知豆汽车将在产品方面实现转型。根据知豆汽车的预测,项目一期10万辆整车(纯电动)建设项目投产后,预计实现年销售额100亿元,二期20万辆整车(纯电动)建设项目投产后,预计实现年销售额200亿元。

知豆是继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后的第四个获得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手握稀缺资源的知豆自然不甘心退出市场,转型已迫在眉睫。但转型需要大量资金做支撑,没有吉利的支持,知豆对外融资难上加难。资料显示,知豆在对外融资方面进行了多次尝试。2015年,知豆完成10亿元A轮融资;B轮则计划融资20亿元。2017年,多氟多宣布战略入股知豆后,知豆原计划于当年底完成的B轮融资进度再未披露。

质量、技术堪忧,亦是新能源车企症结

前文就已经谈到,知豆近年来纠纷不断,但背后仍有不少消费者的投诉未能完全公诸于众。比如在汽车投诉网、车质网以及多个汽车论坛上,小编发现关于知豆的质量、售前售后等投诉不在少数。

如上两个源自汽车投诉网和车质网的截图所示,知豆电动车的质量投诉都集中在电池上,而作为电动车,电池是十分重要的技术部件,所以不难看出为何一路走来知豆都是磕磕绊绊了。

另外,小编在汽车投诉网发现两则投诉案例,是关于配件等待和维修等待时间过长的问题。

如上截图所示,知豆2车主表示,自己的维修等待时间超过了10天,打电话咨询回复称厂家没有配件发。车主还称:“而且不止我一辆车,后勤需要配件的车辆已经摆满维修站了,打400售后电话没人接,也没人提供备用车。”

另一位知豆3车主先是经过了多次了电池维修申报,后来审批通过后,等待更换时间需21天,而在此期间4S店却没有备用车提供。

其实纵观现在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可以知道并非知豆车主才会有这样的遭遇。居于补贴政策逐年调整,新兴的造车新势力都希望尽早研发出一台量产车,从而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往往的,量产车出来后,售后服务才渐渐跟上,这样的话,前面几批车主的用车基本没法保障,长此以往,问题越积越严重,终有爆发的一天。

压力传导至租赁共享公司

虽然北京等一线城市较少销售知豆汽车,但在一些租赁或者共享公司仍然可以使用知豆汽车。与此同时,有一些消费者向记者表示,租用知豆汽车出现了押金难退的情况,并且在使用过程中,会发生车盖突然弹起并掉落的状况。有一位消费者甚至表示:“如果以后不是迫不得已再也不会租用知豆的汽车了。”

记者通过这些消费者租赁合同发现,目前有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武汉润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存在上述押金难退的现象。而本报记者梳理发现这些押金难退的公司均与有龙集团有关。

根据企查查显示,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由有龙集团100%控股;而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胡正林同时也掌控广州有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巧合的是,武汉润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最大股东也是广州有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而广州有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大股东谢向东正是有龙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有龙集团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集团化运营的汽车销售服务企业,注册资本达8000万元。广州有龙集团作为广州市首批进军新能源汽车私人领域推广应用的企业,积极推进广州市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其代理的知豆电动车当初在广州市场有非常不错的表现。

有龙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集团在早期大批量购买了知豆汽车,如今知豆汽车在驾驶舒适感、续航里程、外观等与其他新能源汽车相比稍显弱势,加之共享租赁经济也不景气,所以存在经营不善,押金难退的现象。目前集团内部的一些子公司已经进行资本重组,业务也进行多元化运作,将知豆库存放置三四线城市消化,此外还引进新型车型东风等汽车,正在陆续退还押金。“现在已经不是盈利的问题,而是如何存活周转下去的问题了。”该人士向记者表示。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经过了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的走向。而在这个属于初期的阶段中,补贴和续航几乎主导了整个走向。从知豆的发展来看,它在寻找出路之余,尽可能都在贴合国家的政策方向,而过于依赖补贴生存,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做好研发工作,最终便落得如此田地。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新能源汽车产业确实不能只瞄准如何推动推广来发展了,一切都需要完善,尤其是现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