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宝马永远的唯一 宝马E26 M1

原标题:宝马永远的唯一 宝马E26 M1

在经典车世界中,有种特别案例,生产周期短、生产数量少且只有单一车型,因稀有与独特性特别受到藏家们注意,而宝马E26 M1正是此案例中最具象征性的代表作品。

中置引擎、楔形流线车体,E26 M1这在宝马品牌历史中从无仅有的车型,为了打入美国市场,并符合当时指标性的Group 4参赛规范的前提下诞生,为了打造出不论在赛道或街道都能有优异表现的性能猛兽,宝马找上了当时因设计多款性能跑车出名的ItalDesign,委托乔治亚罗大师设计这辆完全颠覆宝马传统的性能跑车,而当时因Miura以及Countach等中置引擎跑车而驰名国际的兰博基尼公司,也受托替M1进行底盘调校、动力开发与车体打造(此案因兰博基尼财政问题而合作告吹,转由宝马自行开发制造),在1978年到1981年的短短生产周期间,M1只生产了包括399辆街车以及56辆Group 4厂车在内的极少量产品,如今这455辆宝马M1的动向可说是全球藏家们最密切关注的焦点之一。

在455辆E26 M1中,宝马特别为赛道打造的56辆M1厂车,除了部分经规格修正后参与勒芒Group 5赛事之外,其他均经过动力强化与空气动力调校后成了经典的宝马M1 Pro Group 4统一规格赛厂车,因只在1978至79年生产且所剩数量稀少,这些专为赛道而生的厂车如今已累积超过30万美元的平均身价,其中底盘编号9430- 1053的M1 Pro厂车(同时也是Art Car),因著名美国车手Peter Gregg死前特别订制的内外涂装以及从没驶上赛道的较新车况,在2014年Bonhams拍卖上交出了成交价高达85.4万美金的惊人成绩,成为目前M1厂车家族中身价最高的代表。

市售车部分,由于399辆M1均经过最高规格的定制化工程,因此每种外观涂装与内饰的搭配在宝马原厂均有完整的记录资料,越稀有的搭配就越有机会在拍卖舞台上脱颖而出,其中如E26 M1车系在1978年发布时的代表配色─橘色外观黑内饰,就因为仅有72辆的限量配额,成为经典车迷们争相锁定的目标,2014年的Gooding & Comnpany Classic Car Auctions中,底盘编号WBS59910004301194就因这经典的原厂配色,以高达44万美金的价格落槌成交,相对的另一辆底盘编号WBS59910004301360的M1,虽然也是以同样配色现身2013 RM Auctions拍卖舞台,却因是后天整修时改色,最终仅以24.2万美金成交,两者间的差异显而易见。

然而在2015 Bonhams拍卖中,一笔高达60.5万美金的交易,以几乎全新的原厂车况以及10,547公里的超低里程数,打破了经典车色称王的局面,底盘编号WBS59910004301336的纯白M1,自1981年出厂至今仅经过一任车主,除了极低里程数之外,从车身烤漆、内饰品质到车辆资料与随车工具、备胎等配备,均保留了1981年出厂时的原样,此车一出场就彻底粉碎了收藏家们的防线,创造出宝马M1街车有史以来最高成交纪录,而经典车拍卖中瞬息万变的精彩,也在此得到了最完美的验证。

固定与艺术家合作的宝马Art Car系列,当然不会让M1缺席,这辆由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设计的宝马M1 group 4赛车,安迪沃霍尔一反常态的并非由缩比模型开始设计,而是直接在车身彩绘;而这辆group 4赛车参加了唯一的一场赛事—24小时勒芒耐力赛,最终拿到总排名第六、分组第二的成绩。

另一辆1979年Frank Stella绘制的宝马M1 Procar,抽象主义艺术家Frank Stella同时也是一名赛车迷,名为”Polar Coordinates”的彩绘是Frank Stella为了他的赛车手好友Peter Gregg所设计,这也是首次宝马的Art Car不是为了品牌本身,而是为了个人的目的创作。 Frank Stella的宝马M1 Procar也是唯一成为个人收藏的Art Car,由宝马代理商Jonathan Sobel于2011购得,现展示于Hamptons展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