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进有免死金牌为什么却保不了自家性命

原标题:柴进有免死金牌为什么却保不了自家性命

柴进有免死金牌为什么却保不了自家性命

柴进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卷在家中”,江湖上很有名气,被称为“小旋风”。誓书铁卷也称之为丹书铁卷,是皇帝发给大臣的,表示这个人功劳很大,他会永远记住的。假如这个人犯了罪,要开刀问斩,别人要是想救他,可以提提这件事情,皇帝如果念一个旧好,说不定还就能够把这个人给放了,所以,民间又把这种东西称之为免死牌。

柴进的祖上以及柴进本人以前是不是用上过这个东西书中没有交代,但是到了柴进真要用它的时候,这东西却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再看看柴进被关进死牢里被折磨的那个惨样,还真的不如没有誓书铁卷的罪犯林冲、武松、宋江等人好。

柴进想使用誓书铁卷,起因是因为他的叔叔柴皇城。

(柴进与宋江 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柴皇城家里有一个后花园很漂亮,让一个叫殷天锡的给看上了,于是二话不说,就让他赶紧搬出去,那意思是说,这东西好,那就是我的了。柴皇城告诉殷天锡,“我家是金枝玉叶,有先朝丹书铁卷在门”,你可不要在这儿撒野。柴皇城认为搬出“丹书铁卷”来能唬住殷天锡,谁知不说还好,一说这丹书铁卷,殷天锡马上就要赶他们出去。柴皇城上前去扯他,反遭一顿殴打。这柴皇城受不了这般凌辱,又因为没儿没女,赶紧给侄子柴进送信,让他来高唐州一趟。等到柴进来到叔叔身边,柴皇城嘱咐了一番告皇状报仇之类的言语,然后死去。这个殷天锡又是个什么人物呢?他是太尉高俅叔伯兄弟高廉的小舅子,人称殷直阁。眼看着叔叔死了,柴进只好安排殡葬事宜。到了第三天,这个殷天锡又来了,说是叫这家管事的出来回话。柴进出来了,告诉他自己是这家主人的侄子。殷天锡就对他说,前天我就吩咐你们搬出去,“如何不依我言语?”柴进在这儿耍了一个小聪明,他告诉殷天锡断七后就搬,也就是利用这四十九天的时间到京城里告状。不过,这点儿小聪明没有任何效果,殷天锡没有耐心等,说:“放屁!我只限你三日便要出屋,三日外不搬,先把你这厮号枷起,先吃我一百讯棍。”柴进和他的叔叔一样,也搬出那个“丹书铁卷”来,同样的情况,这东西没有唬住殷天锡,只听他说:“便是有誓书铁卷,我也不怕,左右与我打这厮”。

这事情惹恼了跟随柴进前来的李逵,他把殷天锡从马上扯下来,一拳打翻。等到跟随殷天锡来的狗腿子被打走后,李逵就把殷天锡好一顿痛打,直到打死。

柴进平日里可能和民间有着一样的认识,认为这“誓书铁卷”就是免死牌。所以他说,那些“捕盗官军”,那是连“正眼儿”也不敢看看的。因此上他专门招揽天下好汉,尤其是被打成罪犯的好汉。只要你看得起我柴进,不管你是“做下十恶(不赦)大罪”,还是“杀了朝廷命官,劫了库府的财物”,他都敢藏在庄里。等他安排李逵回梁山,便毫不在乎地等在叔叔家里。高唐州一下子来了二百多人,捉拿黑大汉不及,直接就把柴进带走。来到高唐州大堂,高廉问他“怎敢打死了我殷天锡”,柴进在回答问题之前,先说了自己的身份,再一次告诉高廉,他家里有“誓书铁卷”,并说,打死人是庄客李大(李逵),与他无关。高唐州知府高廉不容柴进分辨,一口咬定就是柴进指使庄客打死了人,并让“牢子下手,加力与我打”。柴进又一次提出誓书之事,高廉倒不像殷天锡,问了一句:“誓书有在哪里?”柴进说:“已使人回沧州去取来也。”高廉不再在誓书铁卷上纠缠,而是只管让人打,直到柴进承认,就是他指使庄客李大打死了殷天锡。

后来这柴进家人有没有拿来誓书铁卷,书中没有交代。估计拿来也没有用处,因为高廉不可能让这东西送到柴进手上。假如梁山人马不来搭救柴进,估计高廉会想方设法把柴进弄死。如果柴进死了,家人即便是能够拦住皇上告状成功,高廉也可以说这人当初拿不出来,他以为是柴进是冒充。高廉反复提出要把柴进“加力”的打,看来他也并不在乎柴进家的这个誓书铁卷。

那么,柴进的誓书铁卷为什么不起作用呢?

誓书铁卷这东西皇上可以认同,大臣却不可以依赖。

誓书铁卷这东西,说起来分量很重金贵无比,但这种东西只可以用来咋呼一下老百姓和地方官,真正到了上层,根本就没有多少用处。据说这玩意儿是刘邦开始使用的,但刘邦杀了很多有这东西的人,没有听说谁提出来我有誓书铁卷,像韩信、彭越这些人免不了还是人头落地。再说,这东西能够免死,那是要看你犯的是什么罪,假如犯的是“谋反罪”,你有一块誓书铁卷,我可以让你死上十次。民间曾经有个传说,韩信当年被吕后捉住,曾经提出刘邦准许他“四不死”(也有一说是三不死),就是“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光不死,见铁不死”。吕后就把他用黑布四周围起来,让人用竹签子从外边刺死他。所以说,这东西在皇帝那儿根本就没有用处。再有一点,当代皇帝发了这东西,自己还害怕失信、食言,后世皇帝还能够心甘情愿地认吗?还说这汉朝,汉武帝时期,魏其侯窦婴得罪了田蚡,最后被杀了,这要是上推个十年二十年,那田蚡削尖了脑袋还怕挤不进窦婴的门里去呐!为什么?这窦婴是太皇太后的亲侄子,窦老太后又是汉武帝的亲奶奶,汉武帝能够当上皇帝,是这个老太太点头才算数的。可是,到了老太太一死,皇太后换上了姓王的,这田蚡就成了皇帝的舅舅。这时候两人再闹矛盾,你说皇太后会替谁说话?如果皇帝说你该死,你向外拿一块皇帝的爹、爷爷、甚至是老爷爷发的一块破牌子有用吗?

柴进说话做事有点儿悖谬狂妄,他把自己装进了一个矛盾的逻辑当中。

假如皇帝圣明,官员廉洁勤政、忠君爱民,你凭什么要收留杀了朝廷命官的罪犯?劫了库府的财物,即便是你家还是皇帝,对这样的人也是杀无赦,你为什么还要收留这样的人?如果这皇帝不圣明,是个昏君,官员奸佞贪贿,他们连王法都不当回事儿,还能在乎你一个什么誓书铁卷?还有,给你家颁发誓书铁卷的那个太祖,他把皇位“传给”了弟弟,他的嫡派子孙都得夹着尾巴做人,何况你一个前朝皇帝的嫡派子孙!所以,柴进这话有点儿说过了头,咋呼一下“捕盗官军”可以,对于高衙内、殷直阁这些人不管用。也许地方上的几个“芝麻官”不敢正眼儿看你,当朝权贵能不能低一低头看你还是个问题。可能是长期的庄园生活让柴进变成了一个井底之蛙,他就不好好想想,你祖上连皇帝的龙椅都坐不住,乞求哀告才保得一条性命,一个后世子孙,哪一个新贵会把你当一根葱?正是这种矛盾的逻辑思维,让柴进做出了一些不合常规之事。一方面,他需要这个政权来对他进行保护,另一方面,他时时刻刻做着有损于这个政权的事情。如果说,林冲是被冤枉的,出于同情他可以给予最大的庇护,那么,已经上了梁山的王伦,柴进这种身份就不应该再和他来往。因为林冲和王伦有很大的不同,火烧草料场之前的林冲是可以赦免的,而王伦是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

誓书铁卷这东西只能放在家里,不能拿出来招摇。

对于这一点,柴进应该是明白的,所以,他在对待宋江和林冲时是不一样的。宋江来到庄上,他说的是:“遮莫做下十恶大罪,既到敝庄,但不用忧心。”也就是说,一般官府公人不敢到庄上来搜查逃犯的。官员到了庄上,柴进一旦拿出这个誓书铁卷来,官员必须重视,立马就得下跪,因为这如同见到皇帝,如果不跪,就是对皇帝的大不敬。可是我们看到,柴进在送林冲上梁山过关时,却组织了二三十人,夹带着林冲蒙混出去。在这儿,他只是利用自己的威望,并没有使用誓书铁卷。就是说这东西只能在家里,不能带在身上。否则,难不成拿着这誓书铁卷满街上走,见着谁不顺眼就打死谁,然后告诉你我有誓书铁卷就可以啥事没有?还有,假如这东西谁拿着都有用,那被人偷了去,岂不是盗贼也就成了贵族?正因为如此,柴进知道叔叔是被人欺辱,他还是没有拿着誓书铁卷前往。高廉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要问:“誓书有在哪里?”既然你拿不出来,我就可以把你当做假冒,把你整死以后再说别的事情。

既然这誓书铁卷没起作用,作者为什么要设计这样一段情节和这样一个人物呢?

按常理来说,柴进这个人原本不用落草为寇上梁山,后来他积极地拥护宋江谋求招安,也是想回到他原本的生活中去。只不过,要是让“忠义”的梁山具有存在的合理性,作者只好把这个人拉了进来。无非是说,连这样的人都没有法子活下去了,这个社会还不该改造一下吗?顺便说一下,作者从来就不想推翻这个政权,他们认为大宋皇帝至圣至明,只不过由于奸臣当道,闭塞圣听,因此引得民怨四起,所以才需要宋江等人“播乱”一下,以便让皇帝清醒清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